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梅森.迪尔之死

第七十七章 梅森.迪尔之死

        国王陛下……听到斯特福德子爵的回答,休一时竟有点茫然,内心充满疑惑。

        她难以理解雪曼刻意接近这位宫廷侍卫长,只是为了调查对方究竟效忠谁,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太重要太有价值的事情。

        而斯特福德子爵的回答更是非常正统,挑不出一点问题。

        就为了得到这样一个答案,雪曼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休本想再追问一句雪曼调查那件小事的目的,可转眼又想到这会不会太快触及较为核心的情报,让还未彻底进入“状态”的斯特福德子爵出现抗拒,遂暂时按捺下了冲动。

        她略作沉吟,转而问道:

        “你认识梅森.迪尔吗?”

        “认识。”斯特福德子爵神情呆滞地回答道。

        休.迪尔查继续提出较为简单不算重要的问题:

        “他是谁?”

        “他是前任宫廷侍卫长。”斯特福德子爵纯粹只回答问题,没做过多的延伸。

        这个时候,佛尔思没去听处于浅显阶段的“读心”,将那颗纯净的水晶球拿出,放入了休的衣兜里。

        转移完物品,她又一次弯腰,小心翼翼地试图拾取那个铜绿色的十字架。

        这一次,她手指轻微颤抖之中,灼烧灵魂般的感觉并未通过触碰袭来,让她轻松就拿起了那件长有几根尖刺的物品。

        果然,这十字架会排斥它之外的所有神奇物品,容不得它们存在……呃,我还带着“月亮纸人”和古老怨灵的残余灵性,它却没有反应……这说明,它不排斥不包含非凡特性的事物,对灵性与力量不抵触?如果真是这样,它会不会同样排斥我体内的非凡特性,但表现得不是那么明显……这就是它另外的负面影响,需要一定的时间才会呈现?佛尔思对这铜绿色的古朴十字架大致有了判断,警惕地将它收入了装各种仪式材料的暗袋里。

        做完这件事情,佛尔思低头看了眼自己腕部的银色手链,确认上面已空空荡荡,不再悬挂任何装饰。

        她那五颗能让人“传送”的石头至此已全部用完。

        不过,佛尔思没像以往那么惶恐,虽然她已经确信随着石头的一次次消耗,“满月呓语”会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恐怖,但她也知道,有了“愚者”先生的帮助,这都不是问题,最近这差不多一年,要不是每次满月或血月都得去灰雾之上待那么一小段时间,她都快忘记自己还承受着“满月呓语”的折磨了。

        希望有一天,这诅咒会彻底消逝……将目光从逐渐黯淡的银色手链上收回后,佛尔思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她旋即真心诚意地在心里感谢起“愚者”先生:

        “……不管祂真实的目的是什么,至少都一次次拯救了我,不只在‘满月呓语’上……

        “这个十字架的层次似乎不低,不知道‘愚者’先生会不会感兴趣,愿不愿意接受我的献祭……之前我没有好的物品和情报,没法回报那种仁慈,现在终于看到可能了……

        “呃……这是共同的战利品,我只拥有一半,不知道‘愚者’先生愿不愿意接受只有一半所有权的献祭……不,休也被‘愚者’先生拯救过……

        “嘿嘿,说不定还能因此取悦‘愚者’先生……祂要是觉得满意,也许会降下几个非凡能力,让我记录在‘莱曼诺的旅行笔记’上,不,‘莱曼诺的旅行笔记’肯定无法记录神灵的能力,难以承载‘愚者’先生的力量……嗯,祂座下天使的能力也可以,不不不,不能太贪婪,即使能请‘世界’先生抄录几个能力,我也很满意了……”

        佛尔思思绪发散地想着,并且做了美梦式的期待。

        这是一个畅销小说作者的本能。

        至于为什么不期待其他,只期待非凡能力的记录,是因为她今天无比深刻地认识到了半神层次非凡能力的重要和恐怖。

        如果“莱曼诺的旅行笔记”上没有抄录那个“龙卷风”,她和休今晚根本没可能抓住斯特福德子爵,甚至连逃跑都未必能成功。

        ——即使不算那铜绿色的十字架,斯特福德子爵本人也是相当强大的非凡者,若不是一开始就被“龙卷风”弄伤,摔得脑袋眩晕,两人的偷袭大概率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有极大可能被反击。

        当然,将可怕的“光辉十字架”与斯特福德子爵分离,是今晚那短暂战斗的胜负关键,而这同样是“龙卷风”的功劳。

        “仔细想一想,换个不那么急迫的环境,在分别除掉那铜绿色十字架和旅行笔记上半神层次能力的前提下,我和休联手对付斯特福德子爵,也不是没可能赢,甚至希望很大……

        “旅行笔记上那些非凡能力的多种多样与合理搭配真的很强,再加上休‘精神刺穿’能力、‘阴冷之刃’效果的补充和正面战斗的牵扯,斯特福德子爵若没有特殊的神奇物品,输才是合理的结局……

        “一个经历丰富且还活着的‘记录官’竟然这么强……”佛尔思越想越有种怪异的感觉。

        那就是自己似乎大概可能变得有点厉害了!

        对付古老怨灵那次,她原本已经有了些相似的认知,但后续遭受奇异污染,对整件事情只留下后怕,没再深入去想。惩戒欧内斯.博雅尔这位血族子爵时,她和休又没参与具体的战斗,自然不会因此衡量自身的实力。

        而这一次,她们的敌人斯特福德子爵是鲁恩王室的宫廷侍卫长,本身至少序列6,大概率为序列5,且执掌着一件半神级的物品,实力层次相当清晰,让佛尔思一下就能借此定位自己在超凡世界的“阶层”——虽然她们胜利的原因更多在于偷袭,可能成功偷袭,本身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

        我已经是“记录官”,誊写搭配好能力后,加上“莱曼诺的旅行笔记”,差不多相当于一个较强的序列5了……唯一的问题是,经验还是不足啊……佛尔思一边感慨,一边将目光投向了休和斯特福德子爵,继续旁听两人的问答。

        此时,休的问题已进入较为核心易造成抗拒的区域:

        “梅森.迪尔是因什么而死亡的?”

        问出这个问题后,休的情绪突然变得极为复杂,有期待,也有忐忑,有激动,也有恐惧。

        这是她八年前就想提出的问题,这近三千个日日夜夜里,她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答案,却又害怕答案不是自己想要是的,害怕自己的父亲确实参与了那场叛乱,因此被处死,毫无名誉可言。

        斯特福德子爵没立刻回答休的这个问题,似乎挣扎了一下才道:

        “他发现了国王陛下的秘密,想通知三大教会未能成功,被当场处决。”

        休呆了好几秒,终于确认自己获得了答案。

        这个答案虽然让她惊恐,但却使她一颗心落回了原本的位置,安定了下来。

        “秘密……国王陛下的秘密……”她小声自语了一句,以一种急迫的态度问道:

        “是什么秘密?”

        她旁边的佛尔思也惊得近乎呆住,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此时,斯特福德子爵的脸庞肌肉出现了明显的扭曲,好不容易才吐出几个单词:

        “那个秘密是……”

        突然,他身体剧烈颤动,迷茫的眼睛一下恢复了神采。

        紧接着,他从最细微的结构瓦解了,瞬间就崩溃成一团“烟花”。

        那血色的“烟花”直冲高空,轰然炸开,照亮了夜晚,映入了佛尔思和休的眼眸。

        这……有了之前的经验,佛尔思目光一滞后,没再啰嗦什么,当即蹲了下来,分别抓住了雪曼尸体和休的小腿。

        她们的身影飞快透明,消失在了原地,“传送”去了大桥南区。

        …………

        灰雾之上,拿着“海神权杖”的克莱恩同样看见了那朵染红天空的“烟花”。

        之前佛尔思向他祈求时,他刚好在这雄伟的宫殿内观察丘纳斯.科尔格的行动,顺手就容纳“红祭司”牌,摄来自己剪的纸人,调动神秘空间的力量,给予了回应。

        这个过程中,他发现“魔术师”和“审判”小姐旁边躺着的那位竟然是斯特福德子爵。

        ——这是他重点关注的一个目标,虽然没亲自调查,但却知道对方有问题,知道魔女特莉丝在针对这位,所以,在一场舞会上,记住了相应的容貌和特点。

        克莱恩并不清楚那两位塔罗会成员究竟想做什么,但既然涉及斯特福德子爵,他肯定不会忽视重要性,直接就通过对应的深红星辰,观察起“魔术师”和“审判”小姐后续的遭遇。

        ——晋升半神,获得这里更多权柄后,无需塔罗会成员祈求,克莱恩都能通过相应的深红星辰,直接查探对方周围一定区域的情况,这类似被特殊标记过的信徒,不过,克莱恩对此非常克制,之前从未尝试。

        这让他听到了休和斯特福德子爵的对话。

        而了解内情的他,很清楚那个“效忠谁”问题的真正含义和重量。

        再结合前宫廷侍卫长梅森.迪尔发现国王秘密,试图通知三大教会失败的事情,克莱恩对答案已是有所猜测:

        他怀疑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最大的凶手是鲁恩王国的国王,乔治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