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王女(求月票)

第九十五章 王女(求月票)

        不喜欢绰号的莎伦?她怎么知道的?她和莎伦小姐有过交流?听到蕾妮特.缇尼科尔的回答,克莱恩先是一愣,旋即涌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疑惑。

        在他看来,正常情况下,信使和寄信者是不会有交流的,整个过程就是出现,拿信,以及离开。

        而且,这位信使小姐取绰号什么时候需要征得对方同意了?弗兰克.李和帕特里克.布雷恩有表示过赞同吗?

        几秒之后,克莱恩直觉地有了个猜测,那就是信使小姐和莎伦小姐肯定存在某种联系,而蕾妮特.缇尼科尔并不想隐瞒什么。

        收敛住念头,克莱恩拆开信封,展开信纸,快速浏览了下上面的内容:

        “有件事情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详细的情况到‘勇敢者酒吧’面谈……”

        和以前相比,莎伦小姐的用词不是那么吝啬了,稍微好转了一点,这是晋升半神的变化?克莱恩想了想,走至书桌前,拿起钢笔,就着这张信纸写道:

        “你希望在什么时候见面?”

        刚下钢笔,瞄了眼立于旁边,未曾离去,仿佛在等着自己写信的蕾妮特.缇尼科尔,克莱恩心中又笃定了一点。

        他随之折好信纸,递了过去,状似随意地说道:

        “给莎伦小姐。”

        蕾妮特.缇尼科尔提着的其中一个脑袋咬住了信纸,剩余三个依次说道:

        “你……”“这次……”“还……”

        “没有……”“支付……”“邮费……”

        ……克莱恩清了下喉咙,掏了枚金币出来,递给信使小姐。

        看着蕾妮特.缇尼科尔消失,他略微露出思索的神情,走到安乐椅位置坐下,耐心等待。

        不到一分钟后,那位身穿阴沉繁复长裙的信使小姐又一次走出虚空,嘴里咬着刚才那张信纸。

        克莱恩没有询问,接过回信,展开看了一眼:

        “如果你没有问题,最好是今晚。”

        今晚……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啪地甩了下手腕,让信纸腾地燃起赤红火焰,飞快变得焦黑。

        那火焰随之膨胀,一下将他的身体也笼罩在内。

        等到焰流平息,克莱恩的身影已消失在安乐椅位置,点点余烬盘旋于半空,在无形之风的吹拂下,自行落入了不远处的垃圾桶内。

        贝克兰德北区、乔伍德区、大桥区域,一栋栋没挨在一起的房屋内,煤气壁灯光芒相继变亮少许,又接连回归了正常。

        没用多久,克莱恩出现在了自己私下于东区边缘租的一个房间里,换了身衣物,戴上金边眼镜,以夏洛克.莫里亚蒂的形象出门,一路抵达“勇敢者酒吧”。

        这次,他没去找在棋牌室和一堆人玩桌游的伊恩,侧过耳朵听了几秒,伸手推开其中一间桌球室的门,缓步走了进去。

        他刚反手锁好房门,就看见左右两侧分别有身影勾勒了出来。

        左侧高脚凳上端坐的是戴小巧软帽,穿宫廷长裙,头发淡金,眼眸蔚蓝的莎伦,和以往相比,她脸色不再苍白得那么厉害,只是略有点失血感,这让她愈发偏离女性鬼魂形象而更接近人偶。

        右边立于球桌旁的是马里奇,这位喜欢和活尸打牌的年轻男子愈发苍白,眼中需要克制的恶意变得不太明显,却又直观地给人一种压抑感。

        “两位,晚上好。”克莱恩笑着取下帽子,行了一礼。

        “晚上好,侦探先生。”莎伦身体仿佛没有重量般略微飘起不少,认真回了一礼,马里奇同样如此。

        这一刻,这间桌球室内,分外有闹鬼的感觉。

        克莱恩随意拉了张高脚凳坐下,呵呵笑道:

        “这次是什么事情?”

        “很抱歉,可能又要麻烦你了。”莎伦再次欠身。

        马里奇紧跟着说道:

        “我们和血族达成了一项协议,合作对付玫瑰学派在贝克兰德的重要成员。

        “具体的事情肯定由我们自己去做,包括怎么引出,怎么埋伏,怎么动手,只是希望你能全程旁观,在出现意外时,带着我们离开。

        “你想得到什么,尽管提出,都可以商量。”

        也就是说,我是防备意外的一个后手……要是埃姆林那家伙也请“世界”暗中帮忙怎么办?到时候,他们的方案里就是有两个半神做预备队……呃,好像也可以,我自己当夏洛克.莫里亚蒂,让丘纳斯.科尔格做格尔曼.斯帕罗……克莱恩思索了几秒,没正面回应马里奇的话语,转而说道:

        “我提几个问题。”

        马里奇看了莎伦一眼后,微微点头道:

        “好。”

        克莱恩望向人偶一样坐在高脚凳上的莎伦:

        “之前得到的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是为你晋升序列4‘木偶’准备,而你确定已成为半神?”

        这是他之前从交谈和信中分别知道的事情,此时主要目的是做一次确认,开启后面的话题。

        莎伦安静回望着他,声音略显飘渺,带着点空灵与非人感地说道:

        “是的。”

        克莱恩轻轻颔首,直截了当地又问道:

        “你和蕾妮特.缇尼科尔是什么关系?”

        莎伦蔚蓝的眼眸几乎难以察觉地动了一下道:

        “祂是我的老师。”

        老师……祂……克莱恩虽然已经有些猜测,还是差点倒吸一口凉气,只觉牙齿又隐隐发酸。

        转瞬之间,他看似表情不变,心中却咕噜冒出了数不清的念头:

        ……信使小姐原本是天使?

        我竟然用一个天使做信使?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祂还是莎伦小姐的老师……祂当初应聘我信使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这么看来,祂肯定和“欲望母树”对立,之前和我签订契约,是不是看中“欲望母树”觊觎着我,不,必然与我为敌?

        难怪莎伦小姐能比较轻松就获得“木偶”的魔药配方和相应材料,原来是有老师的帮助……

        思绪电转间,克莱恩决定先提一个问题,利用莎伦小姐或马里奇回答的过程来平复心情。

        他略作斟酌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

        这次依旧是莎伦回答,她比霍拉米克的机械人偶更像无生命物体般平缓说道:

        “第五纪初期,死神陨落,南大陆的星星高原、帕斯河谷等地方出现了对拜朗帝国统治的反抗浪潮。

        “在这个过程中,‘被缚之神’出现,‘玫瑰学派’诞生,我的老师原本是当时高地统治者的女儿,后来成为了‘被缚之神’的眷者,协助祂的父亲建立了高地王国。

        “再之后,祂成为了序列2的天使,玫瑰学派的首领之一,崇尚节制,以清苦低欲的生活对抗疯狂。

        “到了九百二十二年前,‘神之子’斯厄阿降生,一切开始发生改变,放纵欲望和血腥祭祀逐渐占据主流。

        “原本老师还能勉力维持,让节制派不受影响,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欲望母树’的影响越来越大,斯厄阿也在前几年成功提升,变成了真正的‘神孽’。

        “内部的战争爆发了,老师庇护着我们逃离了高原、河谷和草原,而我看着祂陨落在斯厄阿等高层的围攻下。

        “不过,祂没有彻底死去,祂预先有一定的准备,在灵界以某种特殊的状态复活了过来,渴求着身体的完整。”

        这样啊……也就是说,信使小姐目前空有天使本质,没有相应的力量,处于虚弱期,难怪当初没法轻松对付玫瑰学派的半神杰克斯……等等,和我合作过的天使虽然多,可怎么都是不完好或者很虚弱的,除了阿里安娜女士,其他有一个算一个,都这样子……阿兹克先生、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威尔.昂赛汀、信使小姐……我这个“愚者”的称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难道祂们都等着我给“古代学者”对应的符咒?克莱恩有所恍然,又颇多感慨。

        他没去问蕾妮特.缇尼科尔为什么还渴求金钱,想了片刻道:

        “莎伦小姐,玫瑰学派肯定不会缺少‘木偶’的魔药配方,在你得到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后,他们多半已经将你视作半神,另外,蕾妮特.缇尼科尔女士曾经出现在玫瑰学派半神的面前,与他们进行过战斗,也就是说,玫瑰学派必然已知晓祂还活着,对祂不会不做提防,而你和祂的师生关系,在他们那边不是秘密。

        “这样的情况下,你和马里奇以自身为诱饵,想钓出玫瑰学派在贝克兰德的重要成员,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你认为他们会只派一到两个半神来对付你们?血族那边又能提供什么程度的帮助?

        “还有,我之前说过,基于我的某个身份,‘欲望母树’对我很重视,甚至有让‘神孽’斯厄阿直接出手,而你老师与我有合作的事情,他们同样很清楚。

        “综合这些,你们如果出现,将迎来怎样的打击,不难猜测。”

        说到这里,克莱恩表情一正,开口问道:

        “两位,你们是想在贝克兰德引发神降吗?”

        整个桌球室内,一下变得异常安静,但莎伦的表情未有任何变化。

        ps:先更后改,双倍期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