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各怀心思(求月票推荐票)

第九十七章 各怀心思(求月票推荐票)

        “月亮”埃姆林眸光闪烁了一下,向后靠住椅背,语速不快不慢,带着些许笑意地回答起“正义”小姐的问题:

        “我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确保合作双方顺利将事情推进下去。”

        那你应该是不需要直接参与战斗咯?“正义”奥黛丽本待这么追问几句,可打量了“月亮”两眼,重新品了下刚才的话语后,转而浅笑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最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保证自己的安全。”

        有道理,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我自己,反正也没什么需要我插手的地方……我不负责必须冒险的环节,之后租赁“莱曼诺的旅行笔记”,花钱请“世界”记录几页“传送”,安全方面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月亮”埃姆林想了几秒,轻轻颔首道:

        “非常好的意见。”

        由于血族狩猎行动的其他环节没有塔罗会成员参与,根本不受控制,这次小范围的私下交流很快就结束,参与者同时返回了现实世界。

        克莱恩倒是没急着离开,他身影消失后,又凸显在了“愚者”那张座椅上,招手摄来了被绑在一起的“无暗十字”和“偷盗者”途径神奇物品“断指”。

        此时,仿佛两根指骨打磨成的灰白色“镊子”表面,已浮出了一粒粒因吸收了周围所有光线显得漆黑深邃的砂砾,它们缓慢地流淌着,聚合着,似乎要重组成新的形体。

        而“断指”本身,灰白变得通透,反射出了些许亮光,裂开了一道道细小的口子。

        “‘无暗十字’竟然真的可以让神奇物品和封印物的非凡特性缓慢析出并重凝,当然,前提是,有类似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力量将它压制,让它‘愿意’接触别的含有非凡特性的事物……”克莱恩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那灰白的“断指”突然嗡地振动,发出了热情洋溢的声音:

        “噢,我的太阳!

        “赞美您!

        “赞美太阳!

        “……”

        这镊子样的物品唱着唱着,内部传出了吱吱嘎嘎的动静,仿佛随时会崩裂成碎片。

        可这一点也没影响它歌颂太阳。

        “……”克莱恩嘴巴微张地看着这一幕,短暂竟不知该露出怎样的表情。

        过了几秒,他叹了口气,将“无暗十字”和“断指”分开,一起丢到了杂物堆边缘,位于不同的位置,并用灰雾的力量做了压制。

        紧接着,他预备离开这里,返回现实世界。

        这时,代表“愚者”唯一信徒且被标记过的那个光点荡开了一圈圈辉芒,传出了重叠于一的祷告声。

        克莱恩收敛住各种念头,将灵性蔓延了过去,眼前顿时浮现出达尼兹在自己房间内虔诚祈祷的场景,耳畔则有相应的声音回荡:

        “伟大的‘愚者’先生,您卑微的信徒请求您将以下的话语传递给格尔曼.斯帕罗:

        “据我的船长讲,海上被传为‘疾病中将’随身物品的东西有很多,但全部是假的,无一例外,而自那次遇袭受伤后,这位海盗将军就非常注重自身行程的保密,且少有劫掠,她的船队上次出现是两个月前,在狂暴海西面的塞洛斯岛,之后,就驶入茫茫大海,无人知道去了哪里。

        “安德森肚子内的异物已经初步得到控制,与身体有了某种程度的隔离,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渗透进他的血肉。

        “彻底解决这隐患的办法有两个,一是请‘太阳’途径的序列4‘无暗者’帮忙,可这存在连本身非凡特性也被大量净化的可能,而且不小,二是寻找‘猎人’途径序列4‘铁血骑士’的魔药配方,通过仪式和材料的辅助,直接吸收掉那异物。

        “安德森倾向于后面那个方案,他乐意冒险。”

        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达尼兹是在以模仿的方式转述“冰山中将”的回答,这不太像是他正常的说话风格……不过,有些用词不够准确啊,难道,达尼兹偷偷做了修改,用了自己更能理解的近义词?他,他这是在担心格尔曼.斯帕罗听不懂?克莱恩挑了下眉毛,将注意力放回了内容本身:

        “疾病中将”遵循魔女教派的吩咐,在这较为关键的时期躲藏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要想在短时间内抓到她,基本没什么可能,而再过一两个月,也许事情就已经彻底引爆,无需再找她了……

        先派达尼兹试着找一找,保留点希望……我自己的重心则转移到寻找魔女特莉丝上,我有她的联络方法,可以考虑用合作对付“白之圣女”卡特琳娜为借口,让她与格尔曼.斯帕罗见面,看能否控制住她,利用她钓出卡特琳娜……

        安德森排除隐患的两个办法,我都能帮上忙,既然他倾向于冒险,以晋升来吸收异物,那我也就不用通过达尼兹向他推销“无暗十字”的短期使用权了……这挺好的,至少无需担心亚当给的十字架碰上亚当留的异物后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化学反应了……

        至于“铁血骑士”的魔药配方,以安德森在引诱因斯.赞格威尔这件事情上的重要作用,倒不是不能给他,呵,他肚子里的异物就是亚当给的报酬啊……嗯,不能直接赐予,他又不是“愚者”的信徒……格尔曼.斯帕罗也没有给他这种高层次事物的理由……

        思绪电转间,克莱恩很快有了决定,具现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让他摆出了祈祷的姿势。

        …………

        迷雾海,“黄金梦想号”内。

        砰!

        木制的房门猛地被推开,重重撞在了墙上。

        这不小的动静里,安德森顿住翻动书页的手指,表情如常地看向了插兜立在门口的达尼兹。

        “有个很好的任务给你。”披着斗篷,未戴拳套的达尼兹抬起下巴,呵呵笑道。

        安德森上下打量了对面的海盗几眼,啧了一声道:

        “你似乎很得意……

        “什么任务?”

        达尼兹瞄了安德森一眼道:

        “陪我去塞洛斯岛,协助我追寻‘疾病中将’的下落。

        “另外,帮我搜集‘阴谋家’需要的非凡材料,呵,这得你自己付钱。”

        安德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么,报酬是什么?”

        达尼兹嘴角一点点咧开,用一种俯视的姿态道:

        “‘铁血骑士’的辅助材料列表和晋升仪式。”

        安德森没有回应,没有说话,目光专注地看了达尼兹近十秒钟。

        然后,他像是早急不可耐,刷地扔掉了手里的书籍,一下站了起来,笑容灿烂地开口道:

        “什么时候出发?”

        …………

        贝克兰德,东区,某个拉上了窗帘的两居室出租屋内。

        身穿黑色长裙的特莉丝收拾好了行李,准备转去下一个隐藏点。

        她略圆的脸庞比以往瘦了少许,于甜美之外多了几分难以描述的清丽感,哪怕处在肮脏混乱的东区,也仿佛不会沾染一点尘埃。

        特莉丝没立刻提上那黑色的皮箱,于环顾一圈后,走到书桌前,摊开信纸,拿起钢笔写道:

        “格尔曼.斯帕罗先生,我已经从那位宫廷侍卫长处拿到了需要的情报:他真正效忠的是国王乔治三世。

        “你应该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接下来,我的目标是弄清楚这位国王究竟想做什么,为此,我打算与魔女教派的‘白之圣女’卡特琳娜为敌,她肯定了解相应的秘密。

        “她位居序列3,是不老的魔女,非常难以杀死,也很难被抓住。

        “我必须承认,单凭我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她,如果你感兴趣,且有信心,那我们可以试着合作。

        “你知道该怎么联络我。

        “特莉丝。”

        放下钢笔,特莉丝折叠好信纸,开始布置召唤格尔曼.斯帕罗信使的仪式。

        她直到此时才给这位疯狂冒险家写信,是担心对方借助信使,锁定自己的藏身处,然后带着帮手直接“传送”过来,给予打击,所以,等到即将转移,才做此尝试。

        ——特莉丝虽然不能确定格尔曼.斯帕罗究竟抱着怎样的意图,无法判断对方会不会突然袭击自己,但习惯性谨慎,选择了最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流程。

        把信交给信使后,就离开这里,等待格尔曼.斯帕罗联络我,不到最后开始行动,尽量不与他碰面……也不知道他背后藏着什么势力,必须以调动和利用为主,不能太相信他……这样确实麻烦,但足够安全……特莉丝边想边结束了手上的忙碌,退后两步,看着烛火,用古赫密斯语诵念道:

        “我!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徘徊于虚妄之中的灵,可供驱使的友善生物,独属于格尔曼.斯帕罗的信使。”

        她话音刚落,那烛火就膨胀了起来,变得异常苍白。

        紧接着,一道人影从烛火里跨出,身穿阴沉繁复的黑裙,手提四个金发红眼明艳大气的脑袋。

        那四个脑袋上的八只猩红眼睛同时转动,齐齐将目光投向了正对面的特莉丝。

        特莉丝的瞳孔一下放大,似乎看见了什么极端恐怖极为了不得的事物。

        ps:月底求月票,周一求推荐票,凌晨会提前更新~

        ps2:推荐一本书,《怪物被杀就会死》。

        这是疯狂的时代,怪异与邪物行走在大地,过去的亡魂再归人间,终末的阴影正在不断迫近。

        ——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要杀就杀,要剐就剐……你不要过来啊!!!!”

        “昼哥,别打了,再打这邪魔就死了!”“昼哥,算了算了,放过它们吧,太惨了……”

        苏昼:“不能算!”

        毕竟,怪物,被杀,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