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置身激流(求保底月票)

第九十八章 置身激流(求保底月票)

        贝克兰德,圣乔治区,一间工厂堆积杂物的房间内。

        那有明显裂缝的镜子光芒一闪,表面变得幽暗深邃,仿佛连通了另一个世界。

        忽然,一只洁白的手从镜面之下伸了出来,就像穿透了层层水波。

        一道人影随之从镜中走出,正是穿黑色长裙,甜美清丽的魔女特莉丝。

        她脸庞少见地苍白,似乎失去了血色,额头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

        啪的一声,特莉丝手里提着的行李箱掉落于地,眼眸里的恐惧再也难以压制。

        她随即表情茫然地喃喃自语了一句:

        “他的信使竟然是位天使”

        这一刻,特莉丝只觉背后凉飕飕的,如有冷风吹过。

        她之前根本无从预想到召唤信使这件事情也会那么危险,还好那提着四个脑袋的女人默默注视了一阵后,什么都未做,就那样收信离开了。

        北区,伯克伦德街160号,道恩.唐泰斯的府邸内。

        “谁寄的?”克莱恩边从信使小姐那里接过了来信,边带着点期待地询问道。

        蕾妮特.缇尼科尔四个金发红眼的脑袋依次说道:

        “肮脏”“黑暗”“的”“容器”

        这个绰号克莱恩听得一愣一愣,一时竟没能立刻反应过来信使小姐说的是谁。

        他脑海内飞快闪过了有自己信使召唤方式的那些人,一个又一个做出筛选。

        也就是几秒的工夫,他有了相应的猜测:

        特莉丝!

        据克莱恩所知,这位被改名为特莉丝奇克的魔女,很可能是原初苏醒或者降临的媒介之一。

        这种情况,称为“容器”也不是不可以。

        而对神秘世界有足够了解的人都知道,“原初魔女”是一位邪神,号称结束一切的“最终者”,以制造末日,毁灭所有为宗旨,且掌握着感情和感情相关欲望的部分权柄,祂被描述为肮脏黑暗,不能算太贴切,但也可以理解。

        同样的,肮脏和黑暗也能形容被邪神一定程度上污染了的特莉丝。

        不愧是天使,竟然敢这么说“原初魔女”克莱恩暗自赞叹了一句,就要展开信纸,快速。

        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忙看向信使小姐道:

        “寄信者面对您是什么表现?”

        “她”“很”“害怕”蕾妮特.缇尼科尔其中三个脑袋相继开口道,没能轮上的那个只能简单张了张嘴巴。

        克莱恩的表情略微凝重了一点,斟酌着问道:

        “您有标记她吗?”

        蕾妮特.缇尼科尔刚才没能说话的那个脑袋抢先道:

        “没有”

        剩下三个金发红眼的脑袋随即做了补充:

        “因为”“她”“有”

        “原初”“的”“气息”

        克莱恩默然了几秒,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目送信使小姐跨入虚空,离开这里后,他展开纸张,快速浏览了一遍特莉丝的来信。

        竟然是找我对付“白之圣女”卡特琳娜这不正是我想做的事情吗克莱恩眸光闪烁了几下,立刻翻找出了一团糨糊般的黑色事物。

        紧接着,他变成格尔曼.斯帕罗的样子,将这团事物均匀涂抹到了房间内的一面小镜子上。

        耐心等待了近十分钟,等到那糨糊般的黑色事物全部凭空蒸发,未有丝毫残留,克莱恩也没能联络上魔女特莉丝。

        果然,被“原初魔女”在一定程度上污染了的特莉丝辨认出了信使小姐的层次,被送信的天使给吓到了短时间内,她恐怕不会和格尔曼.斯帕罗联系了哎,早知道信使小姐是状态特殊的天使,我肯定不会让祂出现在特莉丝面前,或者叮嘱她,如果有魔女召唤,可以连人带信一起送过来克莱恩无声感叹了几句,只能说这实在有些不走运。

        这时,他耳畔忽然响起了虚幻层叠的祈求声。

        贝克兰德桥区域,一条阴森巷子内。

        休暗藏“阴冷之刃”,进入这里,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眼。

        “不错,越来越有经验了。”

        随着低沉的男声响起,一道人影从拐角处的黑暗里走了出来。

        他身形高大挺拔,戴着露出眼睛鼻孔嘴巴和两颊的黄金面具,正是之前和休联络的那位军情九处人员。

        “你紧急联络我有什么事情?”休主动开口问道。

        黄金面具男同样未做寒暄,直接问道:

        “你似乎还在监控斯特福德子爵周围的情况,最近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休想了想道:

        “有。

        “他和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女子有亲密接触,好几次让对方于深夜到他的府邸。

        “我试图跟踪那名女子,但两次都失败了。

        “还有,斯特福德子爵前两天的深夜突然外出,不知去了哪里,我没能跟上。”

        黄金面具男“嗯”了一声,深入地询问起各种细节,而休都按照自己当时看见的具体情况,一一做出了回答,只是隐瞒下了与雪曼在车厢内见过面和一路跟着斯特福德子爵去了那个仓库外这两件事情。

        “不错,你的坚持很有收获。”黄金面具男轻轻颔首,对休的说辞似乎没一点怀疑。

        他呼了口气,转而说道:

        “有了这件事情,你的功勋又能增加不少了。

        “坦白地讲,这么继续下去,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攒够兑换序列6魔药的贡献,但是,在此之前,肯定会有一次严格的资格审查,而你的背景,呵呵,不用怀疑,我很清楚你的背景,必然通不过审查。

        “其实,你没必要寻求真相,我知道,这是你坚持斯特福德子爵相关任务的动力,但我个人的建议是,放下这方面的事情。

        “以你目前的序列和能力,足以让你的母亲和弟弟过上很好的生活,放心,不会有人来找你们麻烦了。

        “而你如果想坚持,我无法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于这番说辞,休虽然早就有一定的预料,但真正听到时,还是有点难以遏制内心的悸动和情绪的奔涌,脱口而出道:

        “你究竟是谁?”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序列非凡者。”那黄金面具男笑了笑道,“你或许不知道,宫廷侍卫长这个职位,有对应的军情九处权柄,相当于负责王室相关的副处长,你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我是他的下属,在各个方面都得到过他的帮助,他过世以后,并未犯错也不知道任何隐情的我被排除出了军情九处的权利核心,你看,呵,我只能负责你们这些外围的情报人员。”

        说到这里,黄金面具男叹了口气:

        “你父亲对我有太多的帮助,所以,我认出你后,刻意让你成为了下属的情报人员,在自己权限范围内,为你提供一些帮助,不过,我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为你做太危险的事情,承担太高的风险。

        “这样,我接下来帮你弄一份‘法官’的魔药配方,再之后,你就不要积累功勋,寻求晋升了,换一些让生活更好的事物吧,至于私下里,你准备怎么做,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休听得怔怔出神,嘴唇翕动了一阵道:

        “我父亲,他,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

        黄金面具男语气有些唏嘘地回答道:

        “他是一个真正英勇高尚公正的贵族,但他并不是那样完美,他冲动,急切,易怒”

        休安静听完,本想再问点什么,可说出口的最终只是一个词组:

        “谢谢。”

        “回去吧,弄到‘法官’配方后,我会给你留消息让你来见面的。”黄金面具男挥了挥手道。

        等到休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巷子出口,这戴黄金面具的男子刚要转身,耳畔突然响起了一道略显飘忽的声音:

        “她在撒谎。

        “她当时有跟踪斯特福德子爵到案发地点附近,这是可以确定的事情。”

        黄金面具男沉默了一下,对着旁边的阴影道:

        “她可能只是担心这会引起怀疑。

        “以她的序列,怎么可能打败得了斯特福德子爵?而且,不是说斯特福德子爵带着一件‘1’级封印物吗?

        “我相信她很可能都没敢靠近,要不然,她根本活不下来!”

        那略显飘忽的声音回应道:

        “不管怎么样,既然有疑点,就要做进一步的调查。之后的事情,你不要再询问了。”

        巷子外面,休正沿着一根根煤气路灯,平静地走着。

        她刚才是故意没说有跟踪斯特福德子爵的。

        这不是为了隐瞒,为了撇清嫌疑,为了不招惹麻烦,真实的目的刚好相反。

        这次塔罗会前,她预想的方案是说自己跟踪斯特福德子爵到了码头区的某个仓库外,被突然蹿起的恐怖龙卷风吓跑了,这更有说服力,更让人相信,更不容易被怀疑,可知道“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先生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后,她悄然改变了主意,决定让自己的说辞留下引人怀疑的地方。

        她觉得以自己的层次,想调查清楚国王的秘密,很可能还要三年,五年,甚至更久,也许永远都没有希望,而借助“世界”的力量,说不定这次就能成功。

        为此,她愿意承担风险,将自己置身于激流之中。

        而今天来见军情九处那位戴黄金面具的男子前,休有向“愚者”先生祈祷,请祂将自己的想法转告“世界”格尔曼.斯帕罗。

        :十月第一天提前更新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