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协作(月底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章 协作(月底求月票)

        清晨六点出头,整个贝克兰德依旧一片黑暗,非常安静,绝大部分地方只有煤气路灯的光芒在照耀。

        身穿睡衣的克莱恩坐于床上,看着侧方手提四个脑袋的信使小姐,揉了揉额角,相当无奈地问道:

        “谁寄的信?”

        这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

        蕾妮特.缇尼科尔手中三个金发红眼的脑袋依次回答道:

        “你……”“那个……”“没有……”

        “脑子……”“的……”“仆人……”

        达尼兹啊……以前是半夜祷告,现在是清晨寄信……克莱恩吸了口气,缓慢吐出,随即从信使小姐那里接过了来信。

        他展开一看,表情逐渐变得有些严肃,因为达尼兹和安德森发现“疾病中将”特雷茜下落的时机真的不是太好。

        按照克莱恩的推断,用不了多久,那位海盗将军和“白之魔女”卡特琳娜就会恢复“自由”,不再那么躲躲藏藏,比较容易找到,现在对付情报贩子巴兹,从他那里拿到联络特雷茜的物品,最大的可能是惊吓到目标,让她继续潜藏。

        当然,克莱恩可以找“神秘女王”贝尔纳黛帮忙,弄到能通过镜子锁定对面“疾病中将”的办法,但问题在于,他怀疑目标躲藏的地方是魔女教派的重要据点,甚至就是存放“0”级封印物的总部,这样一来,即使自己确定了特雷茜的下落,也不敢“传送”过去抓人,于是,联络只会让那位海盗将军警觉。

        而如果他不趁这个机会联络,无论巴兹是死是活,天亮之后,情况都会传扬出去,特雷茜同样会警觉。

        真是的……不过,这也是因为安德森和达尼兹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不清楚鲁恩王国的局势变化……克莱恩想了想,对等在旁边的信使小姐道:

        “你等我一下,我写封回信。”

        他原本预备的是直接“传送”过去,敲定后续该怎么做,可考虑之后,还是选择了写信。

        ——虽然他认为查拉图不会在达尼兹这么明显的“诱饵”身上浪费时间,但还是觉得要谨慎一点,查拉图不那么做,不表示祂手下的密修会成员也会这样,这么大一个隐秘组织,圣者层次的半神肯定还是有几位的,一旦被对方缠住,麻烦就大了。

        “好。”蕾妮特.缇尼科尔之前没能说话的那个脑袋抢先回答道。

        克莱恩翻身起床,走出卧室,来到外面那个房间,抽出纸笔,流畅写道:

        “想办法让巴兹昏迷到清晨。

        “然后,立刻离开他的房间,远远离开,那里潜藏着很大的危险。

        “等到天亮,再重新监控巴兹,但不要惊动他。”

        所谓的很大危险是真话也是假话,克莱恩的主要目的是让安德森和达尼兹撤出现场,将可能存在的暗中监视引开。

        放下钢笔,重新浏览了一遍后,克莱恩将信纸折好,递给了跟着自己出来的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

        …………

        半夜三点十分,狂暴海,塞洛斯岛,巴兹的房间内。

        达尼兹刚收拾好祭坛,处理完痕迹,就看见那提四个脑袋的可怕信使返回了现场。

        格尔曼.斯帕罗竟然没来……达尼兹略感诧异地伸手接过回信,然后摸了枚金币给信使。

        等到穿阴沉繁复长裙,提四个脑袋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展开信纸,快速浏览起来。

        有,有危险!达尼兹瞳孔猛地放大,就像被火烧到了屁股一样飞速奔向了门口。

        出了房门,他对站在走廊上,背依墙壁,叼着一根卷烟却未点燃的安德森道:

        “快,快走,这里有很大的危险!”

        “……格尔曼.斯帕罗说的?”安德森怔了一下,若有所思地问道。

        “对,你怎么知道?就不能是我发现了什么吗?”达尼兹本能回应道。

        “你?呵。”安德森笑了一声,相当放松地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你都不紧张吗?格尔曼.斯帕罗在这种事情上还是非常可靠的。”达尼兹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对。

        安德森沉默了一下道:

        “他的信使更可靠,至少在他信使来回的这几分钟内,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存在。”

        真有什么“危险”潜藏,看见那位信使后都会默默缩回去。

        “……”达尼兹本想回一句从形象上来说是这样,可不知为什么却直觉地放弃了这句话。

        他转而说道:

        “格尔曼.斯帕罗还说让巴兹昏迷到清晨,让我们等到太阳升起再来监控,但不要暴露。”

        “……”安德森眉头一点点皱起道,“他想做什么?等到太阳升起,这里就不再有潜藏的危险了?”

        没等达尼兹回应,这位迷雾海最强猎人转身走入房间,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金属小瓶,拔掉塞子,凑至巴兹鼻端,来回移动了一下。

        “处理好了,走吧。”安德森没有掩饰自己好奇地环顾了一圈,然后领着达尼兹离开了巴兹的房间,一路远去。

        …………

        贝克兰德,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七点二十五分,奥黛丽忽然从梦中醒来。

        她梦见了无边无际的灰雾,梦见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请自己帮忙催眠一个人,让目标忘记之前六个小时内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打听过某个隐秘岛屿的所有人员。

        这是可以积攒“操纵师”魔药配方和非凡特性贡献的事情……还有,“世界”先生说,要再捐7000镑出来做战争救治……奥黛丽动作很轻地下床,于白色睡裙外套了件蓝绿色的斗篷。

        她随即按照格尔曼.斯帕罗的吩咐,布置仪式,祈求“愚者”先生赐予。

        虚幻之门很快成形并打开,三件事物飞了出来,落至祭坛上。

        这一是薄薄的人皮手套,一是白纸承载的“使用说明”,一是没有捆绑起来,却整整齐齐的钞票。

        这就是“蠕动的饥饿”?奥黛丽审视了祭坛几眼,感谢起“愚者”先生。

        然后,她戴上那手套,按照“使用说明”,驱使起那个“旅行家”的魂灵。

        等到手套变得透明,奥黛丽眼前突然出现了那有十二对火焰羽翼的圣洁天使。

        这是“世界”先生祈求来的“天使之拥”?作用是干扰针对现场的占卜和预言,保证我的身份不会暴露?奥黛丽眼眸微转,将手中早就预备好的“谎言”变成银白的面具,戴到了脸上。

        紧接着,她按照“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给的灵界坐标,开始了“传送”。

        这个过程中,灵界奇异瑰丽的风景和各种各样的古怪生物给奥黛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她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就已抵达目的地,看见颜色浓郁,块垒层叠的场景飞速褪去,变得正常,而外面的场景还是深夜。

        又有点找回刚进入神秘学世界时的那份心情和感受……奥黛丽自我分析了下心理状态,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躺在房间地面上的目标。

        那是一个昏迷的男子,心智体之门颇为薄弱,属于很容易就被魅惑的那种人,哪怕不涉及非凡能力也一样。

        “催眠”这种目标对奥黛丽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于是,她为了消化魔药,决定通过梦境来配合“催眠”。

        昏迷的巴兹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女性身影,在梦中,他认为那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疾病中将”特雷茜所能达到的完美状态。

        巴兹疯狂地追逐着,在旷野、山丘、高峰来回奔跑,可却什么都抓不住,似乎遗落了很重要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他疲惫醒来,缓慢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因为输钱造成了心情不好,自己只喝了小半瓶烈朗齐就直接醉倒,以至于到现在为止,额角都还有些胀痛。

        还撞到了后脑……巴兹揉了揉肿胀疼痛之处,一步步挪回床边,倒了下去,继续睡觉。

        而以“梦境行者”能力完成了更柔和催眠的奥黛丽,早就按照“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叮嘱,将现场完全还原,没留下一点值得怀疑的地方。

        这就是一位资深“观众”的能力。

        然后,她“传送”回贝克兰德,将“蠕动的饥饿”献祭给了“愚者”先生。

        这整个过程几乎没造成什么动静,负责保护霍尔伯爵一家的黑夜教会非凡者毫无察觉。

        奥黛丽处理完各种痕迹,遂拉响铃铛,让外面等候的女仆们进来。

        “小姐,‘慈善助学基金’那边传递过来一个消息。”贴身女仆安妮一边示意其余女仆开始忙碌,一边对奥黛丽说道。

        “什么消息?”奥黛丽从安妮的语气里解读出了惊讶,茫然,不敢相信,颇为喜悦和好奇等情绪。

        安妮语速颇快地回答道:

        “那位说要截肢的尤朵拉小姐完全康复了,就像没受过伤一样,这,这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

        奥黛丽同样愕然,隐约有些猜测,却又不敢肯定,缺乏足够的线索和证据。

        “还有,那里病房内所有的重症患者都痊愈了!”说到这里,安妮控制不住自己,压低嗓音道,“听说,听说那里的晚上有一个半边脸长着蘑菇半边脸长着杂草的鬼影在游荡,它以疾病、创伤和悲痛为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总之很吓人。”

        “蘑菇……杂草……”奥黛丽重复起那两个单词,一时没有思路。

        ps:月底了,有月票不投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