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轻松

第一百六十一章 轻松

        作为一名“猎人”,又有“阴影斗篷”,达尼兹的躲藏和监控能力一向不错,当初还帮格尔曼.斯帕罗埋伏过“钢铁”麦维提,此时,一点痕迹也没露,只是觉得有些无聊,迫切希望安德森尽快来轮换。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结束啊,“疾病中将”快点出现吧,不,不行,不能现在,还是等安德森来了再说……达尼兹审视了下自己,理智地结束了“祈祷”。

        他担心“疾病中将”特雷茜这个层次的海盗将军能发现自己躲于暗处,而他对此没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

        当然,如果他戴上了那只拳套,这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只要做决定的速度够快,胆怯和畏惧就追赶不上他!

        “你似乎很苦恼?”突然,一道声音响在了达尼兹的耳侧。

        达尼兹吓了一跳,猛地从阴影里跃出,手中迅速有一团橘红的火焰成形。

        与此同时,他将目光投向了音源处,看见安德森躲于小树丛内,头上插着一根根带绿叶的枝条,几乎与环境融为了一体。

        “……狗屎!”达尼兹也不知道是在骂安德森,还是在骂自己,发泄了一句后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两分钟前。”安德森笑着回答道,“藏得不错,我都没能第一时间找出你,只好按照你躲藏的习惯,在这边随便提了个问题。”

        达尼兹一时竟不知该自豪,还是怒骂,感觉颇为复杂地反问道:

        “如果我刚才保持住了镇定,你就没法发现我了?”

        “理论上是这样。”安德森一点也不在意地笑了笑道,“但作为一名老练的‘猎人’,不会只有一个办法。”

        达尼兹正想问一问还有哪些办法,忽然看见房间内的巴兹熄灭了蜡烛,准备睡觉。

        过了几十秒,一片黑暗中,情报贩子巴兹的模糊身影出现在了窗边,轻巧一跃,落到了屋外无光之处。

        那正是达尼兹躲藏的地方,重新融入了阴影的他差点被目标踩到。

        巴兹随即沿着阴影,向海边行去。

        “……狗屎!”达尼兹这才现身,对着目标的背影,竖了下中指。

        安德森也离开了小树丛,边拔头上的枝条,边对达尼兹笑道:

        “今晚似乎会有收获。”

        达尼兹看了眼对面的迷雾海最强猎人,用力点了下头:

        “希望是‘疾病中将’。”

        他立刻带着安德森,借助黑夜里普遍存在的阴影,跟踪起那个情报贩子,距离保持得非常恰当。

        “还不笨……”安德森观察了一阵后,啧啧笑道。

        达尼兹在心里“呵”了一声,未做回应。

        没戴拳套的他很清楚,这不是互相嘲讽彼此挑衅的场合!

        一刻钟后,巴兹来到了海边,立于沙滩上,凝望起绯红月光照耀下的深蓝海洋。

        他没有等待太久,大海远方黑暗深处就有庞大的轮廓浮现了出来,逐渐勾勒成一条通体刷成黑色,飘扬着白色旗帜的船只。

        那旗帜之上,两团幽蓝的火焰“燃烧”于一个漆黑的头骨内。

        “黑死号”!

        “疾病中将”特雷茜的旗舰“黑死号”!

        达尼兹一下变得兴奋,要不是已然阴影化,他的瞳孔肯定会放大不少,以求纳入更多的光线,看清楚那条船只的每一个细节。

        他不自觉又往前潜行了一段距离,想要真正地确认“疾病中将”特雷茜是否就在船上。

        那艘巨大的帆船越来越近,阴影中的两人逐渐能看见一名名水手在甲板上忙碌。

        这边有码头可以停靠吗?还是说,给巴兹一艘小船,让他自己划过去?达尼兹刚闪过这么几个念头,就听见安德森压着嗓音道:

        “退出这里。”

        啊?达尼兹有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擅于听从权威者的吩咐,不管是面对艾德雯娜.爱德华兹,还是格尔曼.斯帕罗,他都顶多嘴上嚷嚷两句,行动方面绝不打折扣,此时,他虽然满脸疑惑,有心反驳两句,坚持自己的想法,但还是先借助阴影,安静而无声地远离了海边。

        等到已看不见“黑死号”,只隐约能听到浪潮声,达尼兹才脱离阴影,现身林中,急急问道:

        “不确认一下‘疾病中将’在不在吗?”

        安德森上下打量了达尼兹两眼,呵呵笑道:

        “永远不要小看这种在海上有很大名气却好好活到了今天的非凡者,每一位海盗将军都是必须慎重对待的目标,绝对不能有丝毫大意。”

        达尼兹下意识就回应道: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地狱上将’路德维尔……”

        他们都是被某位疯狂冒险家轻松解决掉的海盗将军。

        “……”安德森一时竟找不到语言反驳达尼兹,隔了好几秒才道,“所以,同样遭遇了格尔曼.斯帕罗袭击却还能活下来的‘疾病中将’特雷茜不是更值得重视吗?”

        达尼兹仔细一想,莫名觉得安德森的话语很有几分道理,他正要开口,喉咙突然一痒,咳嗽了起来。

        连咳几声后,他喉咙开始肿痛,有铁锈味道泛出。

        “你看,我说要小心吧。”安德森也握起拳头,抵住嘴巴,轻咳了两声,但不像达尼兹反应那么大,“特雷茜肯定是在船只周围那片区域内散播了各种疾病,一旦有谁靠近,很快就会感染,暴露出来,呵,这种大范围的能力应用说明她已完全消化了序列5魔药,有希望晋升序列4。”

        “为什么不是已经晋升到序列4?”由于远离了感染源,达尼兹很快缓了下来,本能反驳道。

        “那你现在不是在‘黑死号’上,就是得了‘黑死病’,即将死亡。”安德森半转身体,将目光投向了根本看不到的海边,“特雷茜刚才的应用有些取巧,应该只是维持了正面区域的疾病,没管另外三个方向,然后再借助了风的传播,才影响到了岸上的人。”

        说到这里,安德森轻拍了下手掌,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们的遭遇不就证明那位‘疾病中将’确实在船上吗?你可以通知格尔曼.斯帕罗了。”

        ……达尼兹没再犹豫,立刻布置仪式,召唤信使,安德森则以防备意外为借口走出了树林,

        …………

        凌晨三点多的贝克兰德东区,除了月光和星芒,一片漆黑。

        克莱恩身穿棉布睡衣,戴着保护发型的睡帽,坐在床上,什么都没问地从蕾妮特.缇尼科尔那里接过了来信。

        拆开一看,他平静起床,拿出衣兜内的钢笔,就着信纸背面写道:

        “返回港口城市,等待后续吩咐。

        目送信使小姐离开后,克莱恩不慌不忙地换上衬衣,套上马甲,系好领结,披上了黑色的风衣。

        然后,他逆走四步,来到灰雾之上,用黄水晶灵摆占卜起这次行动的危险程度,得到了几乎没有的启示。

        不再犹豫,克莱恩返回现实世界,立在镜子前,拿起半高丝绸礼帽,将它戴到了头顶。

        外面那个房间内,秘偶丘纳斯和秘偶恩尤尼在高低床上睁开了眼睛。

        …………

        “黑死号”上,一个无人的房间内,一道人影飞快勾勒了出来,黑发棕瞳,轮廓冷硬,俨然就是格尔曼.斯帕罗。

        黯淡的绯红月光下,克莱恩目光一扫,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欣赏起窗外的大海夜景。

        与这里隔了一层的船长室内,身穿白色衬衣和米色长裤的“疾病中将”特雷茜嫌恶地看着巴兹退出房间,条件反射般拉了拉领口,神情逐渐凝重。

        她刚刚才知道“烈焰”达尼兹和最强猎人安德森最近一直逗留在塞洛斯岛,目的不明。

        他们都和格尔曼.斯帕罗有关联……那个家伙在找我?特雷茜眯了眯眼睛,毫不犹豫走向了窗口,准备吩咐甲板上的水手,让他们操纵船只转向,远离这片海域。

        就在这个时候,她思绪突然一滞,仿佛陷入了明知道在做梦可无论怎么挣扎都难以摆脱的状态。

        不好……特雷茜体表骤然钻出了一团团黑色的火焰,试图焚烧掉可能存在外来的影响。

        可是,那些火焰刚开始还能顺利“流淌”,到了后来已是断断续续,不断滴落于地面,如同凋零的花瓣。

        特雷茜心中涌现出了强烈的绝望之情,念头转动得愈发迟缓。

        她再顾不上其他,忙让身体表面凝出了一层剔透的冰晶,让那一根根无形的丝线回卷,层层缠绕自己。

        这时,船长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戴着丝绸礼帽,穿着黑色风衣的格尔曼.斯帕罗走了进来。

        紧接着,他很是礼貌地随手关上了房门。

        轻微的喀嚓声里,整个船长室顿时变得极端安静,不再有海浪的声音回荡,仿佛从现实世界隔离了出去。

        而那一根根缠绕特雷茜的无形蛛丝似乎理解错了命令,紧紧绑住了那位“疾病中将”,让她无法动弹,难以应用非凡能力。

        “扭曲”!

        特雷茜的思绪随之恢复,大脑不再有凝固的感觉。

        “你,你想做什么?”她难掩恐惧地看着一步步靠近的格尔曼.斯帕罗道。

        她无法理解的是,自己刚才明明已没有了抗衡能力,对方为什么还会放弃秘偶化的尝试。

        克莱恩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疾病中将”和“白之魔女”有非常近的血缘关系,这样一来,特雷茜的死亡会让那位擅长诅咒的半神有所感应,提前做出规避。

        哒,哒的脚步声里,克莱恩停在了这个魔女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