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思考

第六章 思考

        “神弃之地”绝大部分地方不存在正常意义上的道路,但也不算难以行走,因为这里大片大片都是荒芜的旷野,深黑是一切的主色调。

        荒野之上,偶尔能见顽强长出的植物,它们奇形怪状,极为扭曲,克莱恩根本无从分辨这些东西的原型究竟是什么。

        四周,灯笼火光无法照到的地方,黑夜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深沉地似乎在无声蠕动,要吞噬掉覆盖住的所有事物。

        作为一名“古代学者”,克莱恩只是用眼角余光一扫,就看见周围的深黑中延伸出了一条又一条“灵体之线”,它们虚幻,细密,数之不尽,说明黑暗里潜藏着大量的怪物。

        这些怪物极为安静,就那样注视着古代魔法师打扮的阿蒙和当前年代绅士形象的克莱恩,注视着他们在昏黄光芒的笼罩下,行走于荒芜的旷野中。

        克莱恩目视着前方,随意地提着那盏皮制灯笼,一点也不担心它什么时候会熄灭。

        当他和阿蒙即将离开这片旷野,进入山丘区域时,斜后方的黑暗中,一个身体畸形,长了两个脑袋,五条手臂,卷成肉团的怪物突然抖动了一下。

        它已成为克莱恩的秘偶。

        操纵“灵体之线”本就无声无息,而且距离并未超过五百米。

        下一秒钟,那怪物安静地瘫倒,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行于克莱恩左侧,戴着尖顶软帽的阿蒙笑了笑,抬起右臂,摊开手掌,显露出了一件事物:

        那是一条有立体花纹的透明蠕虫。

        “灵之虫”!

        这是阿蒙从那个秘偶身上连同“灵体之线”一并偷来的。

        不等克莱恩开口,阿蒙轻松惬意地屈指成拳,捏碎了那条透明蠕虫。

        克莱恩顿时感受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疼痛,脑袋仿佛快要裂开。

        还好,他之前多次制作“昨日重现”符咒和“控灵子弹”,已比较适应这种感觉,仅仅扭曲了脸庞,没怎么失态。

        阿蒙保持着刚才的笑容,甩了下手掌道:

        “你太拘谨了,可以大胆一点。”

        已从疼痛中缓和过来的克莱恩抬手揉了揉额角,只觉身心皆是疲惫,每一条“灵之虫”都在呼唤着休息。

        被查拉图追赶的过程中,克莱恩从过去自己处借来的灵性就消耗得差不多了,后续还不断“传送”,用“天使之拥”消除痕迹,早已接近极限。

        他回归安全区域后,本来打算去灰雾之上检查下四周状况就进入沉眠,恢复精力,结果遇上阿蒙埋伏,惨遭“寄生”,一路折腾到了这神弃之地。若非身处绝境自然压榨了潜力,他也许途中就昏睡了过去,或出现了失控征兆。

        “我现在需要休息。”克莱恩放下右手,坦然说道。

        他相信阿蒙会满足自己这个要求,因为越是竭尽全力却无法逃脱,越能满足这位“恶作剧之神”寻求愉悦的心理。

        “好。”阿蒙戴着单片眼镜的脸庞稍有转向,对着山丘一侧道,“那里有休息的地方,很快就能抵达,当然,你想露宿荒野我也不介意,我只是感觉你们人类可能更喜欢一个能提供安全感的场所。”

        “就去那里。”克莱恩本想直接操纵灯笼的火焰完成跳跃,可他干涸的灵性阻止了他,只好跟着阿蒙,依靠双脚,一步步前行。

        途中,克莱恩抱着多问多了解的心态对阿蒙道:

        “你为什么不偷走距离,直接抵达目的地。”

        阿蒙侧过脑袋,用戴着水晶单片眼镜的右眼看了克莱恩一眼,嘴角微勾道:

        “想休息的不是我。”

        ……克莱恩闭上了嘴巴,安静往前。

        大概十几次闪电划过后,阿蒙抬手指了下斜前方:

        “到了。”

        不到一百米外的山丘阴影里,散落着类似尖塔顶部的几座半截建筑,周围地面凸出了十几根只有克莱恩膝盖高的巨型石柱,少量的荒草从它们的缝隙里长出,尖端暗红如血。

        “这里曾经有人居住?”克莱恩又揉了揉额角,开口问道。

        阿蒙用右手食指第二个关节抵着单片眼镜的边缘,微笑说道:

        “这里原本是一个很大的城邦,大灾变来临的时候,大地裂开,整座城市都被吞噬了,只剩下这些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文明的毁灭……克莱恩脑海内陡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加快脚步,抵达了奇怪荒草中的目的地。

        进了一个半坍塌的建筑后,克莱恩本能环顾了一圈,观察起这个地方。

        那裂开一道道缝隙的灰白石壁上,有历经几千年时光冲刷的壁画,它们早已模糊不清,只隐约看得出来,这城邦的人们以死后进入天国为荣。

        克莱恩调整了下呼吸,扔掉手中的皮制灯笼,靠着一根粗大的石柱,勉强观想出了层叠的光球。

        他根本没管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下沉睡会有什么危险。

        让危险来得更加猛烈吧!睡着前,克莱恩在心里呼喊了一声。

        身穿古典魔法师长袍的阿蒙看了他一眼,随意地坐到了旁边,啪地打了个响指。

        皮制灯笼里,即将燃烧殆尽的蜡烛停止了融化,但昏黄的火光还在继续发散。

        只能再支撑几分钟的它,似乎又能坚持几小时甚至几天了。

        这就像是一个错误,违背了自然规律的错误。

        昏昏沉沉地不知睡了多久,克莱恩总算恢复了精力,在“魔术师”小姐的祈祷声里苏醒了过来。

        对此,他暂时没有办法回应,闭着眼睛,假装自己还在梦中。

        非深层次“寄生”状态下,阿蒙应该监控不了我的想法,只能分辨我目前转动的念头是否对祂有害……克莱恩心中一动,悄然向灰白雾气里做了次召唤。

        他从历史孔隙里,从过去的自己处,借来了一个状态,并不直接针对逃脱之事的状态。

        那就是他心灵岛屿遭遇赫温.兰比斯入侵时的状态。

        这个尝试没被阻止,没被偷走。

        借助这个状态和自身能在被入侵的梦境和心灵世界里保持清醒的特殊,克莱恩的自我认知分化了一部分出去,居于灵性天空,冷静地俯视起意识岛屿。

        他开始审查自己的心灵内是否有不正常的,被寄生的念头。

        经过一番严格的分辨,克莱恩初步确认自己的心灵世界没有问题。

        也就是说,即使阿蒙还留有“时之虫”在他体内,也属于浅层次“寄生”,无法监听他的想法。

        找到这么一片“安全区”后,克莱恩终于能放开束缚压制住的思绪,分析当前的遭遇,考虑后续的自救:

        “阿蒙是‘恶作剧之神’,也是‘欺诈之神’,祂玩这个游戏,绝不可能单纯为了愉悦……真要这么做,祂完全可以等到与本体会合,窃走了我的命运,得到了‘源堡’再做尝试,那样一来,即使出现意外,祂的主要目的也达成了,不会损失什么……

        “祂在这件事情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目的?如果能抓住关键,说不定就能找到真正的生机……

        “还有,他用中文念出‘转运仪式’的咒文后,竟然对这种特殊的语言漠不关心,未做提问,这完全不符合祂表现出来的好奇心……

        “呃……祂之后说出‘bug’这个单词,是否就是在刻意而为,以此试探我会联想到什么……

        “但是,祂没有偷走我的想法啊,不,如果与前后都没关系的一整段想法全部被偷走了,那我是发现不了的……”

        克莱恩回忆了一下当时的状况,依据前后念头间的逻辑联系确认自己那个时候没被窃走想法。

        而这让他反向肯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深层次“寄生”状态下,阿蒙可以直接监听他的想法,无需窃取!

        阿蒙表现得必须先察觉到有害念头才能进行操纵,是在欺诈!

        “我就说,之前经历的深层次‘寄生’和帕列斯描述的似乎有点不一样……

        “按照这个推断,我沿途以来内心的想法应该都被阿蒙听到了,包括地球,老乡,对孩子的教育……

        “真是可怕啊……

        “还好,在谋划破坏乔治三世晋升仪式这个行动时,我有预想过身陷绝境被阿蒙‘寄生’的状况,泄露的想法一半是本能的反应,一半是有意的放纵,这样一来,既吐露了秘密,‘取信’了阿蒙,又隐藏住了最关键最核心的事情。

        “就像现在,祂肯定已清楚我打算从祂那里套取更多的历史隐秘,以尽快消化掉‘古代学者’魔药,但祂不会知道,我距离彻底消化已不遥远,就那么两三步或者一个契机……

        “阿蒙刻意解除‘寄生’,玩这么一场游戏,是否就是因为祂曾经从远古太阳神那里听过地球,接触到了某个隐秘,打算以自救驱使我帮祂完成一些祂不方便或者没办法做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接下来肯定会有一些情况……

        “嗯,我得表现出没有察觉这点,像正常一样谋划逃跑。”

        “等调整好身体状态,就做第一次‘尝试’!”又“睡”了一会儿后,克莱恩睁开了眼睛。

        戴着尖顶软帽的阿蒙坐在旁边,含笑看着他道:

        “想好了吗?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祂表现得就像是克莱恩的同伙,而不是逃离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