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觉悟

第八章 觉悟

        沉默地与山羊白兔们对视了十几秒钟,克莱恩闭上眼睛,让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别轻弹了一下,就像在按压无形的琴键。

        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秘偶猛然倒下,失去了活着的感觉。

        克莱恩的表情顿时出现扭曲,就像被人用巨剑连劈了三十三下。

        那熟悉而极致的疼痛肆掠于他的灵体内,让他的体表凸显出了一粒粒不太明显的浅色肉芽,每一个肉芽都仿佛在酝酿一条透明的蠕虫。

        这是一次杀死三十三条“灵之虫”带来的反噬。

        缓和了近一刻钟,克莱恩才开始做第二次尝试,让另外三分之一秘偶死去。

        同样的疼痛、同样的休息、同样的操作又一次轮番上演,克莱恩终于彻底解决掉了这批被诅咒的秘偶。

        他没法一次搞定,因为一百条“灵之虫”同时死亡带来的伤害足以让他接近失控,而被诅咒就意味着不能直接通过回收特性解决问题。

        当然,这是一个刚晋升没多久的“古代学者”该有的水准,而不是一个快消化完魔药的“古代学者”的表现。

        实际上,一次损失百条“灵之虫”,克莱恩也只是会疼痛加剧,不至于出现失控征兆,不影响战斗,他刚才只是在扮演,让自己的表现符合相应的定位。

        ——在他这个层次,同时损失过半数的“灵之虫”才有可能失控。

        等他彻底消化完“古代学者”魔药,一次死亡近五百条“灵之虫”也能缓过来,哪怕相应的非凡特性全部丢失,没有回归,他也不会掉落位格和层次,可以通过吸收“占卜家”途径非凡特性一点点恢复实力。

        完成了这件事情后,缓和下来的克莱恩走出半坍塌的塔顶式建筑,去外面的黑暗里提了几只白兔和一头山羊回来。

        他现在才发现,神弃之地的黑暗并不像小“太阳”描述的那么危险,大部分怪物是如此的弱小。

        不,准确来说是,黑暗深处隐藏的危险,除了让人凭空蒸发这点,其他都完全比不上我旁边这个叫做阿蒙的家伙……克莱恩扫了坐在皮制灯笼附近,含笑看着自己忙碌的瘦削男子一眼,从历史孔隙里召唤出了开水等事物,蹲了下来,认真处理起白兔和山羊的皮毛、血肉。

        经过一番忙碌,克莱恩生了堆篝火,架起了源于历史的烤架,将一只白兔放在上面,刷着来自调料套装的罗勒、小茴香、精盐等东西,不断地翻动。

        此时,他之前吃的历史美食早已因为没做维持消失,身体和灵魂都发出了渴望补充的呼唤。

        一阵诱人的香味渐渐传出,阿蒙微微抽动了下鼻子道:

        “你真的要吃?”

        不等克莱恩回答,这位“恶作剧之神”又自顾自说道:

        “它们的本质是怪物的血肉和你的‘灵之虫’,你确定要吃?”

        “天使层面的变形诅咒,如果没有同阶的对抗或正确的办法,是没法解除的,既然一个东西看起来像兔子,闻起来像兔子,吃起来像兔子,那它就是一只兔子。”克莱恩一边认真地做着烤兔,一边自嘲一笑道,“而且,要想从你手中逃脱,不保持最良好的状态怎么可以?为了这个渺茫的希望,我只能挑战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这叫忍辱负重!克莱恩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同时,他感叹起了“古代邪物”的变形诅咒。

        这比序列3“沉默门徒”的类似诅咒强了不知多少倍!

        维持的时间几乎没有上限……明明普通动物成为我秘偶后,都能通过“灵之虫”使用我全部的非凡能力,遭遇变形诅咒的秘偶却不可以……这是天使位格的诅咒……除了同阶的对抗,还可以用正确的办法尝试解除,没有一个诅咒是绝对无解的,都是有漏洞的……呵呵,亲吻这只兔子,它就会变回格尔曼.斯帕罗?克莱恩半是自嘲半是分析地调整着心理状态。

        听完他的回答,戴着单片眼镜的阿蒙笑着点了下头:

        “很好。

        “这确实是该有的觉悟。”

        克莱恩没做回应,继续着自己的烧烤事业。

        没过多久,在“操纵火焰”能力的帮助下,他烤好了一只兔子和一条羊腿,趁香料还未消失的机会,借着从历史孔隙里召唤出来的甜冰茶,吃的满口留香,身心舒畅,这让他有效缓解了被阿蒙“绑架”的压抑、绝望和徘徊。

        这个过程中,克莱恩偶尔会想到那些怪物的恶心模样,以及“灵之虫”等于自己这个事实,但他都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感受。

        填饱肚子,恢复好精力,克莱恩将火堆旁的剩余食材一一弄成了干粮,摆出一副为后续行程积攒食物的样子。

        看着他缓慢但有条理地做着各种准备,阿蒙忽然推了下单片眼镜,嘴角微翘地问道:

        “其实,你是在拖延时间,试图拉长抵达真正目的地的行程吧?”

        克莱恩双手的动作略有停滞又恢复了正常,他笑了笑道:

        “是啊,我在等待帮手。

        “你猜会是谁?”

        阿蒙没正面回答,笑着说道:

        “我很期待。”

        ……克莱恩继续着自己的忙碌,直至预备好能吃三四餐的干粮。

        他想了想,当着阿蒙的面,又一次将手探入虚空,他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尝试,不知想召唤出什么事物,这似乎在用动作说你有没有胆量窃取。

        阿蒙看了几秒,微笑摇了下头,缓慢站起身来,走向了半坍塌的塔顶式建筑外面。

        克莱恩的右手停在了半空,旋即收回,捏了捏额头。

        他满是疑惑地低声自语道:

        “我刚才想做什么来着……”

        回忆之中,克莱恩跟随站起,带上包好的干粮,提着皮制的灯笼,走到了阿蒙的侧后。

        一人一天使绕过山丘,进入了一处河谷。

        这里的水流哗啦流淌着,可当灯火的昏黄光芒照过去时,当高空的闪电点亮了这片区域时,克莱恩却发现河床里根本没有水,刚才听见的声音也消失了。

        “被转入隐秘状态的河流?”斟酌了一下,克莱恩毫不介意地向阿蒙提出了疑问。

        “对,只有在无光的黑暗中,它才会出现。”阿蒙轻轻颔首,不甚在意地回答道。

        “可以喝吗?”克莱恩追问了一句。

        阿蒙笑了笑道:

        “可以,这曾经是一个在黑暗中坚持了一千六百年的城邦的水源之一,只要能将水带离河床,它们就可以出现在有光的地方。

        “你下一步是想提议我带着灯笼去旁边等待,自己在无光的黑暗中补充水分?

        “然后,趁这个机会,转化为隐秘状态?”

        克莱恩略显尴尬地笑道:

        “我怎么可能用这么简单这么容易想到的办法?”

        阿蒙闻言笑了一声,抚了抚单片眼镜道:

        “有的时候,最简单的计划反而最有效,你可以试一试。”

        对于顶级欺诈者的话语,克莱恩既不敢相信,也不敢不信,害怕对方就是在正话反说。

        他只能将水的事情放到一边,转而问道:

        “在神弃之地,像白银城一样还未毁灭的人类聚居点有多少个?”

        阿蒙目视着前方,表情不变地说道:

        “我知道的不超过十个。

        “在这方面,白银城是幸运的,至少看得见也有能力去触及曙光。”

        这意思是,白银城距离“巨人王庭”这神弃之地的大门够近,不需要九死一生才能抵达,而其他城邦再怎么于黑暗里坚守,再怎么派出探索小队,都只是在做徒劳的挣扎,没可能找到出口?确实,从这个角度讲,白银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这纯粹看和哪边比……克莱恩提着皮制灯笼,边沿河滩前行,边开始构想第二次逃脱行动。

        阿蒙走在他旁边,时不时给他提供一些看起来靠谱,实际效果未知的办法,表现得像是已精神分裂,在竭尽全力破坏本体拿到“源堡”的希望。

        …………

        “巨人王庭”另一个方向的白银城内。

        戴里克.伯格接受首席的召唤,拿着“无暗十字”,来到圆塔顶部,进入了一个宽敞的房间。

        这里已布置好神秘复杂的祭坛,不同的位置摆放着不同的物品,这些物品共有六件,皆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戴里克一眼扫去,看见了普通的银色长笛、头骨制成的面具和变形者的遗骸。

        “你有‘无暗十字’,可以在这里停留一刻钟,但不能超过,否则会突然死亡。”科林.伊利亚特穿着亚麻衬衣,披着棕色外套,叮嘱了戴里克一句。

        戴里克灵感触动,张口问道:

        “首席阁下,这是因为那张‘黄昏面具’?”

        他的右手同步指向了那张头骨制成的面具。

        “对。”科林轻轻颔首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六种强大生物的遗骸,这都是我单独或作为主力猎杀的。”

        戴里克顿时有所明悟:

        “您还差神灵的祝福?”

        科林一下变得沉默,隔了十几秒才张开嘴巴,缓慢说道:

        “是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和挣扎,他最终选择了“愚者”。

        至少那些蘑菇真的给白银城带来了希望。

        戴里克忍耐住欣喜的情绪,回想了下塔罗会上的交流,略感疑惑地提出了问题:

        “为什么不让那两件神级封印物给予祝福?”

        他记得从神,也就是天使们,可以满足仪式需求,不是必须序列0的真神才能提供祝福,毕竟“银骑士”只是序列3。

        科林又一次沉默,犹豫了几秒道:

        “它们不会给予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