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证实(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第九章 证实(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它们不会给予祝福……戴里克对这个答案有些迷惑,不是太能理解。

        在下午镇营地,他将“银骑士”魔药配方交给首席科林.伊利亚特时,对方有表扬他做出了极大贡献,认为白银城之后的上限不再是序列4,而且语言里没有透露出一点想寻求外来力量祝福的意思。

        所以,戴里克一直都相信首席能借助两件神级封印物,自行完成“银骑士”晋升仪式,此时难免有点诧异。

        首席当时也不知道那两件神级封印物不会给予祝福,等回到了白银城,才发现了这个问题?戴里克下意识做出了一定的猜测,没有多问,重重点头道:

        “好的,我会努力帮您寻求神灵的祝福。”

        “猎魔者”科林无声吐了口气,指着门口道:

        “对面的房间没有人。”

        戴里克旋即转身,通过门口,穿越走廊,进入了那半敞开的房间。

        然后,他找了个位置坐下,低声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源堡”内部,藏于灰雾之中,代表“太阳”的深红星辰随之急剧膨胀,又猛然收缩,不断地重复起这个过程,荡出了一圈又一圈蕴含祈求声的光芒。

        而与这相隔不远的地方,代表“魔术师”的那颗深红星辰因为“愚者”始终未做回应,依旧处于类似状态,两者制造的光圈、涟漪和震荡逐渐交织,出现了叠加,变得愈发激烈。

        在一道道闪电照耀下,提着皮制灯笼,行于河谷之内的克莱恩顿觉耳畔那虚幻层叠的祈求声变得更加嘈杂,更加混乱,更加响亮。

        不过,克莱恩发现自己听得也更清晰了一点,不仅能分辨出祈求声来自一女一男,而且隐约间还能把握到一定的内容:女的似乎有提及“世界”和“贝克兰德”,男的采用的是巨人语,关键词好像是仪式。

        仪式,巨人语……这是小“太阳”那边……呃,那位首席希望得到“愚者”先生的祝福?“愚者”先生现在也想要祝福啊……女的可能是“魔术师”小姐,也不排除“正义”小姐……克莱恩为难地扯了下嘴角,侧头看向旁边戴尖顶软帽和单片眼镜的阿蒙道:

        “我能去‘源堡’回应祈求吗?”

        “你说呢?”阿蒙怔了一下,好笑地反问道。

        “既然你要玩这么一场游戏,为什么不让它更刺激一点?”其实,克莱恩对刚才那个要求根本没抱希望,因为只要他能返回“源堡”,就可以借助那里的力量初步摆脱困境,这等价于直接让阿蒙放了他。

        他之所以会这么提一句,是想借此开启后续的话题。

        阿蒙用指关节抵了下水晶单片眼镜,呵呵笑道:

        “作为‘恶作剧之神’,我从第三纪一直活到了现在,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嗯,有什么想问的?”

        ……这是准确把握到了我的心态和想法啊……克莱恩暗叹一声,开口问道:

        “你当初为什么会‘寄生’白银城探索小队,而且还非常耐心地在地牢里待了几十年。”

        阿蒙点了下头,姿态轻松地回答道:

        “我当时预感到在白银城会获得极为重要的情报,现在,这个预言实现了,是吧,‘愚者’先生?”

        ……专门为了等塔罗会等我才做那些事情的?这位“偷盗者”途径的天使之王看来能在一定程度上窥见“源堡”对命运造成的扰动啊……克莱恩完全没想到答案会是这个,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续话题。

        隔了十来秒,他才叹了口气道:

        “你真有耐心。”

        一位喜欢恶作剧的天使之王,竟然能潜伏于没什么乐趣的黑暗地牢里好几十年。

        “这和耐心没关系,这并没有花费我太多时间。”阿蒙随口回答道。

        …………我还是习惯于以人类的尺度来衡量神灵,对天生就是完整神话生物的阿蒙来说,几十年真算不了什么,祂真实年龄说不定都超过三千岁了……克莱恩调整了下认知,再次问道:

        “白银城应该是少有的还在坚持信仰你父亲的地方,你对那支探索小队做的事情会不会太过分了?”

        这个问题看似没什么必要,但克莱恩认为这有助于自己了解阿蒙的认知观点和行事风格,看有没有什么可供利用的地方。

        阿蒙侧过脑袋,用戴单片眼镜的右眼看了他一眼,不甚在意地笑道:

        “如果不是他们还在信仰我父亲,白银城现在已经是遗迹了。

        “呵呵,据我观察,他们藏着一个不小的秘密,具体是什么,因为‘倒吊人’和你的注视,我还没来得及去窥探。”

        ……真是天生的神话生物啊,单纯几个人类的死亡对祂来说可能就是踩死了几只蚂蚁,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白银城竟然还藏着一个让阿蒙都觉得不小的秘密……会是什么呢?克莱恩若有所思地转移了话题:

        “‘暗天使’萨斯利尔真是你父亲用自己一根肋骨创造出来的?”

        这是克莱恩一路想问,却没找到机会问的事情。

        阿蒙脸上的笑容变淡了不少,望着前方深沉的黑暗道:

        “是的,祂将自身一部分特性和对应的负面人格分离了出去,以自身肋骨为材料,造出了‘暗天使’萨斯利尔。

        “如果不是这样,梅迪奇那种傲慢自大的家伙又怎么可能服从所谓的神之左手,天国副君?

        “如果没有萨斯利尔的反叛、牵扯和影响,就算黑夜、大地、战神和其余天使之王联手,也没可能让我的父亲陨落。”

        果然……“暗天使”萨斯利尔是最重要的破局点……难怪女神最开始就要蛊惑祂……谁能想到自己会背叛自己?克莱恩对当初那场神战的猜测得到了初步的证实,只觉“古代学者”魔药又消化了一点。

        他故意犹豫了一下,提出了一个猜想:

        “你的父亲会不会有预见到这样的发展?‘暗天使’萨斯利尔同时也是祂复活归来的关键布置?”

        阿蒙突然笑了一声:

        “你问这么多,是想更进一步消化‘古代学者’魔药吧?”

        ……克莱恩装出差点流冷汗的模样,快速调整好心态道:

        “我只是很好奇,你游荡在神弃之地是想寻觅什么,追求什么?这里并没有你缺少的‘偷盗者’途径序列1非凡特性和‘源堡’?

        “试图复活你的父亲?”

        阿蒙保持着刚才的笑容,目视着前方道:

        “是,也不是。

        “我那个偏执狂兄弟距离复活我父亲已经很近了,大概不再需要我帮忙。”

        亚当真心想复活远古太阳神?我还以为祂纯粹是为了自己成就序列0……克莱恩未加掩饰地在心里直呼了“黄昏隐士会”首领的名字。

        他甚至期待亚当能来暴打祂弟弟一顿。

        当然,暴打这种事情不符合“观众”途径天使之王的风格。

        “不用念祂的名字,祂不会管我的事情,我也不会管祂的事情,我不称呼祂亚当,纯粹是觉得偏执狂这个外号很适合祂,不得不说,梅迪奇那个家伙在取绰号上很有天赋,还有,我就算说出了祂的名字,不想让祂听见,祂也听不见。”这时,戴着尖顶软帽的阿蒙笑着戳穿了克莱恩那点小心思。

        接下来,克莱恩没再提“暗天使”的事情,因为阿蒙明显不会回答。

        没过多久,一人一天使走出河谷,看见了一座死寂的城邦。

        这座城邦的建筑已坍塌了大半,剩余则有着很尖的顶部,仿佛在象征通往天国的高塔。

        它们表面生长着暗红色的藤蔓类植物,结着一颗颗不知能不能吃的果实。

        进入城邦,克莱恩发现每一栋房屋前都有具石棺,里面躺着或成白骨或刚有点腐烂的尸骸。

        它们的共同点是非常畸形,有的长了四条腿,有的眉心裂开了缝隙,有的缺少皮肤,直接显露出了血肉,有的手臂缠绕在脖子上,如同尾巴。

        “这里原本是信仰不死鸟的城邦,后来改信了我的父亲,但保留着一些与死亡有关的风俗。”戴着单片眼镜的阿蒙随意打量着四周道,“大灾变后,他们被遗留在了神弃之地,周围却没发现可供食用的,较为正常的植物,只好以被污染的怪物们为食,这样一代代下来,全部出现了身体的畸变和精神的失常,然后就,彻底覆灭了。”

        女神祂们刺杀白银城造物主带来的“大灾变”真的是一场文明的灾难啊……在那之前,这片土地上有精灵文明、巨人文明、不死鸟文明,等等,等等,之后就只剩下一些痕迹了……克莱恩联想到之前那被大地吞没的城邦,一阵唏嘘。

        历史书上,神秘学里,将那段历史称为“大灾变”,确实很贴切。

        他想了一下道:

        “为什么我们要进入这个城邦,而不是绕过去?”

        阿蒙笑了笑道:

        “在第二纪,不死鸟始祖除了掌握有‘死神’途径,还占据了一部分‘学徒’途径,这里的某些布置可以成为漏洞,被我利用,缩短我们抵达最终目的地的行程。”

        克莱恩的表情顿时微微一沉。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