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豪华阵容

第十五章 豪华阵容

        阿蒙说话的时候,祂背后那巨大的漩涡内,一根根布满神秘花纹的透明触手已是延伸过来,缠绕住了祂不同的“灵体之线”。

        瞬息之间,这些虚幻细密的黑线被毫无阻碍地提了起来。

        于是,一只只形态奇特的怪物被悬吊到了半空,如同等待风干的火腿。

        阿蒙身边的那些“灵体之线”,都是祂不知什么时候偷来的!

        查拉图展开攻击的同时,祂另外的滑腻触手不断地伸入着虚空,试图往回拖拉出某些事物。

        也就是这样两三下的工夫,一道人影飞快勾勒了出来。

        祂留着栗色微卷的长发,蓝眼睛,高鼻梁,薄嘴唇,有两撇打理得很是漂亮的小胡须,穿着锈金线的暗红外套,正是因蒂斯曾经的皇帝,罗塞尔.古斯塔夫。

        这位“知识皇帝”刚一踏入现实世界,就居高临下地望向了巨大化的阿蒙,眼眸内瞬间凝聚出一个又一个复杂而虚幻的符号。

        祂一点也不担心阿蒙偷走自己的攻击,因为祂准备的是极其大量的没什么作用的庞杂知识,无论是祂强行灌输,还是阿蒙自行拿走,都可以达成撑爆对方脑海的目的。

        就在罗塞尔大帝的历史孔隙投影彻底成形时,查拉图的透明触手又拖出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面容年轻,长发却已是半白,它们往后扬起,浮于半空,在黑夜里一半藏匿一半明显。

        这是一个克莱恩不认识的天使,祂外形为男性,眼眸幽黑,蕴含着沧桑,五官都还算不错,脸颊上却长出了一撮撮粗黑短毛,给人一种既苍老又青春,既理智又疯狂的矛盾感受。

        祂旋即化成了一团蠕动着合抱着的小虫,延伸出了与查拉图投影相似的透明滑腻触手。

        很显然,这也是位“占卜家”途径的天使。

        此时,克莱恩甚至有点不敢直视半空中的情况,但他灵感一动间,已是察觉到了某种熟悉。

        被查拉图召唤出来的第二位天使是,古神之子,安提哥努斯家族最初的那位先祖!

        这是祂还没成为半个“愚者”时的历史孔隙投影。

        很显然,查拉图在这段时间内做了充足的准备。

        随着安提哥努斯展现出完整的神话生物形态,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改变,黑暗更加浓郁了,如同有自己生命一样涌向了巨大化的,穿古典黑袍,戴尖顶软帽和单片眼镜的阿蒙。

        这片黑暗笼罩的地方,所有的怪物都瞬间变成了秘偶。

        安提哥努斯似乎将记忆中的古神神国移了部分到现实世界,以此将阿蒙和克莱恩分隔。

        这同样是一种奇迹。

        奇迹降临的时候,查拉图的透明触手从历史迷雾里拖出了第三道投影。

        这是一位穿黑色全身盔甲的骑士,祂是第四纪所罗门帝国的一位半神,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太过显赫的名声。

        但是,祂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战争之红”军团的一员,这个军团的首领是,天使之王梅迪奇。

        在这个军团内,每个成员都能和“红天使”梅迪奇心灵相通,形如一个整体。

        也就是说,梅迪奇能集聚他们的力量,也能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们。

        ——“古代学者”的能力是无法涉及“唯一性”的,哪怕通过序列的提升,得到了质变,也是一样,但“占卜家”们毫无疑问都会去寻求打擦边球的办法,试图绕过限制,在一定程度内得到“唯一性”相关的帮助。

        克莱恩是通过召唤只有一点力量的女神神降容器来完成这点,查拉图则是召唤“战争之红”军团内的强者。

        这一刻,那个投影就等于部分的梅迪奇!

        那个穿黑色全身盔甲的骑士踏足战场,呆滞地扫了一眼,立刻笑出了声音:

        “哟,小乌鸦,被我烧掉的毛长好没有?”

        因为自己召唤的历史孔隙投影又召唤了三个天使级的历史孔隙投影,克莱恩的维持压力瞬间激增,怀疑自己连十秒钟都未必支撑得到。

        若非有这种变化,他多半会觉得自己找到了无限提升战斗能力的办法,那就是每次召唤两大天使加一个自己,然后那个属于自己的投影再召唤两大天使加一个自己,如此延续下去,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这个时候,黑夜教会苦修士首领阿里安娜身体淡化,转入了隐秘状态,接着,祂陡然于巨大化的阿蒙身后出现,劈出了手中那把布满奇异花纹的骨制长剑。

        趁着阿蒙被五大天使投影围攻的机会,克莱恩连续将怪物们转化为了秘偶,让它们对准自己,张开嘴巴,发出了砰的声音。

        一枚枚空气炮弹呼啸着轰向了克莱恩自己。

        与此同时,克莱恩将手一伸,轻松从空气里拿出了一枚已是激发,即将起效的“阳炎符咒”。

        他就不信这多重攻击下,自己还能活着。

        砰砰砰的声音里,克莱恩突然听到了一声“滴答”。

        整个世界似乎静止了瞬间,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克莱恩旋即看见幽黑的天空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束纯粹灼热的阳光照了进来,点燃了一枚黄金制成的符咒。

        那正是“阳炎符咒”,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缭绕着无数火焰的火球,

        但是,它攻击的目标却不是克莱恩,它出现了错误,包裹住了那个“战争之红”军团的半神。

        另外一边,罗塞尔.古斯塔夫灌注的海量知识,安提哥努斯创造的奇迹,阿里安娜挥出的毁灭长剑,查拉图延伸出的一根根透明触手,都错误地指向了同一个目标——穿黑色全身盔甲的梅迪奇下属。

        这位某种程度上有着梅迪奇部分意志的投影先是脑海炸开,就连本能的反应都似乎失去,接着就被那一重重攻击命中,迅速消散在了半空。

        戴着尖顶软帽,穿着古典魔法师长袍的阿蒙不知什么时候已恢复了人类大小,落到了战场的底部。

        祂抬起右手,正了正水晶雕成的单片眼镜,一抹光芒随之亮起。

        祂的背后,那古老斑驳的完整时钟虚影又一次呈现,最长的秒针以超越正常的速度飞快转了小半圈。

        这花费的时间实际上还不到一秒,但整个荒芜平原上,所有的事物都似乎失去了十几二十秒钟。

        安提哥努斯的历史孔隙影像消失了,罗塞尔的历史孔隙投影跟随散去,接着是查拉图和阿里安娜的历史孔隙影像。

        祂们能维持的时间就这样被偷走了。

        正要做第三轮自杀的克莱恩看到这一幕,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对“渎神者”阿蒙能解决五大天使投影是有所预料的,毕竟投影终究只是投影,比本体差了不少,但绝没想到对方能如此轻描淡写,让自己连自杀的机会都未真正创造出来。

        他用出了底牌,却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难免有点意志消沉,心生绝望。

        阿蒙推了下单片眼镜,窃走距离,一步来到克莱恩的面前,看着他笑道:

        “如果都是本体,那确实会比较麻烦。

        “但来自历史孔隙中的影像有着非常大的缺陷,而抓住‘问题’,正是我擅长的事情。”

        看着这位笑容不变,神情间多有愉悦感,完全不觉得刚才处境困难的“时天使”,克莱恩一颗心缓缓下坠,如落深渊。

        他脑海里灵感有所触动,飞快闪过了一幕幕画面:

        进入神弃之地后,阿蒙变幻了衣物,将符合当前时代审美的深色夹克、呢制长裤、黑色礼帽换成了古典魔法师长袍和尖顶软帽;

        在那之后,祂提议进行一场逃与阻拦的游戏;

        祂表现得极有自信,一点也不担心出现纰漏……

        思绪电转间,克莱恩嗓子有些发干,声音颇为低哑地开口道:

        “你,是本体……

        “进入神弃之地后,你的本体就和分身会合了?”

        他真切地怀疑自己眼前这位就是阿蒙的本体,真正的“渎神者”,完整的天使之王!

        戴着单片眼镜的阿蒙嘴角一点点翘了起来:

        “这很有趣,不是吗?

        “你知道这个真相后的表情,就是我玩这场游戏想要看到的。”

        祂明确承认了自己就是本体,天生容纳着“偷盗者”途径“唯一性”的本体,是神灵之下的第一档。

        这就意味着,除非有真神降临,否则克莱恩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从阿蒙的手上逃脱,而这里是神弃之地,唯一还活跃着的神灵是“真实造物主”,祂对“源堡”的兴趣不是太强。

        这一刻,虽然有怀疑过旁边的阿蒙已替换为本体,但真正确定时,多次历经希望产生又破灭的克莱恩还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极致的绝望,要不是塔罗会涉及“正义”小姐、伦纳德他们,要不是他知道阿蒙最擅长欺诈,他都想开口认输,表示愿意成为对方的眷者。

        打不过就成为对方的一员不是很正常吗……自我吐槽间,克莱恩忽然灵光一闪,回忆起了阿蒙之前说过的一些话语。

        这……他陡地眼睛一亮,彻底平静了下来,看着阿蒙,悠闲地活动了下身体,含笑说道:

        “你杀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