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不同的效果

第三十章 不同的效果

        神弃之地,闪电频率已降到很低的夜晚。

        “两片白面包夹一份烤肉感觉也还不错啊……迷雾海特产的酸甜口饮品比我预想得好……”克莱恩将最后一口食物吞入肚中后,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并顺手把剩下的包装物丢到了黑暗深处,反正这里是不存在环保这个概念的,也没有垃圾桶。

        当然,他有提前处理这些事物与自身的关联,就像现在每放弃一个秘偶,都要去“源堡”内做次“消毒”一样,免得被阿蒙分身借此锁定行踪。

        “嗯,无生命的物体不会被这里的黑暗转为隐秘状态……”克莱恩提高达尼兹献祭的马灯,照了照刚才丢弃的物品。

        解决掉温饱问题,他才有心思尝试之前已占卜过危险程度的某些事情。

        昏黄的光芒摇摇晃晃中,克莱恩右手向前一抓,从空气里拖出了另一个自己。

        那是历史孔隙内的他,同样提着一盏马灯。

        下一秒钟,克莱恩进入了灰白雾气里,让意识于自身召唤的投影内“苏醒”。

        这投影在一队队怪物的簇拥下,在无尽黑暗的包裹中,张开嘴巴,打算念出阿曼妮西斯这个名字:

        “……”

        他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想要说的内容仿佛被隐秘掉了。

        “果然,和我推测的一致。”戴半高丝绸礼帽,穿黑色及膝风衣的克莱恩缓慢呼了口气。

        看了眼散发出昏黄光芒的马灯,他突然用巨人语低沉诵念道:

        “列奥德罗!”

        他话音还未完全平息,上百道闪电如同回应召唤般扭曲着交缠着落下,瞬间就覆盖了这片区域。

        克莱恩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连和秘偶互换了位置,也在攻击范围内。

        银白大亮中,他当场倒地,身体一片焦黑,剧烈抽搐,似乎变成了一块巨型煤炭。

        然后,他的身影飞快溃散,幻景一样消失了。

        戴着真实礼帽,穿着因蒂斯款风衣,提着简朴马灯的克莱恩随即“回”到现实,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走了一阵,他身影忽然模糊又变得清晰。

        紧接着,克莱恩再次张开嘴巴,用巨人语念出了一个名字:

        “奥……”

        他刚发出开头那个音节,透明的火焰就从他体内蹿出,瞬间将他烧成了灰烬,没给他和秘偶互换位置的机会。

        克莱恩的身影重新浮现,按了按礼帽,一脸淡定地在布满诡异植物的山丘上往前行走。

        “赫拉伯根。”

        ……

        “巴德海尔。”

        ……

        “欧弥贝拉。”

        ……

        “都没什么异常,白银城周围区域没有相应的神力残留啊……

        “梅迪奇,乌洛琉斯,萨斯利尔……这更没有用,都不是神灵……我还以为下午镇和‘巨人王庭’是特殊情况,在外面用萨斯利尔这个真名可以激活神弃之地的‘堕落’力量……‘红天使’作为有‘唯一性’的天使之王,也算半个真神了,竟然一点痕迹都没留下,简直丢人,不,丢天使之王的脸面!”黑色风衣微微后荡中,克莱恩走下山丘,依循灵性直觉,往西北方向的城邦遗迹诺斯行去。

        他时而绕道,时而采取“火焰跳跃”,没有完全按照白银城探索出的路线前往目的地。

        …………

        贝克兰德,深夜。

        自觉魔药又消化了一点的奥黛丽非常积极地借助“梦境穿梭”,离开自家府邸,来到周围区域的各种梦境里。

        知道当前局势是什么样子的她对成为半神有着强烈的渴望。

        就这样“穿梭”间,她忽然看见了一位熟人。

        这是和她关系不错的贵族夫人,29岁,前年结婚,嫁给了一位子爵。

        此时,这位夫人的房间里不断飘零玫瑰花瓣,睡床洁白,摆放着一对心形戒指,而窗户处有笃笃笃的敲击声传入。

        这位夫人脸颊潮红,脚步飞快地走向那里,打开了窗户。

        一个戴黑铁面具,披深色斗篷的男子跃了进来,拥住了那位夫人,低声告诉道:

        “我将带你远离痛苦。”

        然后,两人开始各种纠缠,一路滚到了床上。

        作为一名正在努力消化魔药的“梦境行者”,奥黛丽早就见识过类似的场景,度过了害羞的阶段,并且感叹过每个人的梦真是丰富多彩,想象力充沛,此时,她一点也没有失态,保持着“观众”该有的礼仪,就像在目睹一场过激的戏剧。

        略作审视,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名戴黑铁面具的男子并不是那位夫人的配偶,更像是贵族圈子里的某个花花公子。

        “这是心里潜藏意念的反映?”奥黛丽以做梦境分析的学术态度自语了一句。

        接着,她颇感好奇地“穿梭”进了旁边那个梦境。

        这对应那位贵族夫人的丈夫,一位子爵。

        梦境里,这位子爵正忙碌着参与上院的讨论,然后被一位伯爵提着左轮追赶,理由是他诱拐了对方的女儿。

        等逃到了安全地带,这位子爵找来自己的女性秘书,发泄起刚才的恐惧。

        奥黛丽忍不住退出了梦境,想看看子爵和他夫人现实里的状态。

        绯红月光照耀的卧室内,那张洁白的大床上,子爵搂着他的夫人,他的夫人缠抱着他,睡得很是亲密。

        “唔,必须认识到,每个人都是有阴暗面的,单纯以做过的梦,瞬间产生过的念头来‘定罪’,谁都会堕入地狱,无人能幸免,包括我自己……能掌控自己阴暗的那一面,让它永远也无法进入现实,对大多数人来说,已经算很好了……”奥黛丽越来越觉得扮演“梦境行者”是对自身心灵的一次次拷问和锤炼。

        她再次进入梦境,往别的区域“穿梭”。

        没过多久,她来到了一个温暖的“房间”。

        这里铺着厚厚的地毯,摆放着一张餐桌,主位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她的两侧有一对中年男女和三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大家就着烛火,品尝着美食,说说笑笑,很是快乐。

        而房间外面,黑暗深沉,狂风吹得玻璃哐哐作响,酝酿着灾难来袭前的恐怖感觉。

        “这个梦境的主人在担忧着害怕着什么?”奥黛丽退出了梦境,试图从现实寻找答案,验证自己的推测。

        她随即看见了一张不大的睡床,看见了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又一个相框,它们或缠着黑布,或绑着白花,分别是一对中年夫妇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

        奥黛丽沉默地转头望向窗外,只见这栋房屋附近有被轰炸后留下的废墟。

        这位贵族小姐抿了抿嘴唇,霍然回到了老太太的梦中。

        她没有去阻止可能降临的灾难,只是具现出一张椅子,坐在旁边,认真而专注地看着那欢乐温馨的一家。

        呜的风声和玻璃的摇晃里,房间内灯火明亮,食物飘香,笑语不断。

        奥黛丽总结的“梦境行者”扮演守则有这么一条:

        “梦境的旅行者,来过,见过,记录却不干涉,只是一名‘观众’。”

        …………

        圣赛缪尔教堂内,伦纳德受安东尼.史蒂文森大主教的召唤,沿着盘旋的楼梯,在透过彩绘玻璃照进来的阳光中,一步步上行。

        忽然,他压低嗓音道:

        “老头,那个隐秘的聚会又要开启了,你真的打算在月底尝试进入雅各家族遗留的宝藏?”

        “还不确定,但这是一个机会,至少阿蒙本体正被‘源堡’的事情缠住,不会突然出现。”伦纳德脑海内,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嗓音略显沉哑地回应道,“不过,我现在更倾向于把宝藏的消息透露出去,让那个聚会里的人自行去冒险,去探索,而我们守在附近,观察情况,从他们手中抽取需要的事物。”

        伦纳德怔了一下,低声说道:

        “老头,这会不会太阴险了?”

        这是把“命运隐士会”的成员当做踩陷阱的道具啊。

        “呵,天真,幼稚,你可以把详细的情况都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要不要去。”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嗤笑了一声。

        伦纳德没再提这件事情,转而问道:

        “老头,我什么时候能成为半神?”

        帕列斯呵呵笑道:

        “你要是能弄到你前同事信使那个层次的灵,你明年年初就能消化完魔药,但,呵呵,还是按照我提示的要点,深入扮演吧,等到明年下半年应该就有冲击序列4的资格了,当然,黑夜教会会不会给你魔药,帮你举行仪式,我就不清楚了,那个叫做塞西玛.克雷斯泰的高级执事不也是等了好多年,直到战争全面爆发,才真正成为半神吗?”

        伦纳德点了点头,旋即若有所思地问道:

        “老头,你能不能扮演一个灵,帮助我消化?

        “你的层次应该比克莱恩的信使要高……”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默然了几秒,“嘿”了一声道:

        “很有想法嘛。

        “要不我帮你消化魔药,怎么样?”

        “怎么帮?”伦纳德知道老头是在嘲讽,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深度寄生你,完全掌握你的身体。”帕列斯没好气地做出回应。

        说话间,伦纳德来到了贝克兰德教区大主教的门前。

        他当即闭上嘴巴,抬起右手,笃笃敲门。

        “进来。”安东尼.史蒂文森看了开门的伦纳德一眼道,“可以把查尼斯门后那个吸血鬼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