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诺斯古城

第三十一章 诺斯古城

        听到大主教的吩咐,伦纳德先是怔了一下,旋即就于心里发出了一声感慨:

        “‘愚者’先生的预言真准啊……

        “不,不是预言,祂已经洞悉了这一切。”

        伦纳德迅速收敛思绪,按照流程让圣安东尼大主教给了自己一份正式文件,然后才返回地底,带上两名队员,进入查尼斯门。

        等到内部看守者验过文件,他在一根根雕刻着花纹的银色蜡烛照耀中,来到关押埃姆林.怀特的房间,用黄铜色的钥匙打开了厚重的石门。

        幽蓝的光芒随之侵入了那间牢房,“刺”得埃姆林.怀特本能闭上了眼睛。

        他的脸色比以往苍白了很多,身体单薄了不少,给人一种风吹来就会飘起的感觉。

        想起“愚者”先生的回答,埃姆林对现在的状况突然有了底气,没去睁眼,缓慢站起,呵呵笑道:

        “我就知道你们会主动送我出去。”

        如果我说只是例行性检查,你会不会很失望?伦纳德腹诽了一句,没什么表情地回应道:

        “给你三十秒种,超过这个时间还没走出查尼斯门,我就当你志愿留下。”

        身为一名较资深的“值夜者”,已经上任了好几个月的“红手套”小队队长,伦纳德有丰富地对付囚犯的经验。

        埃姆林表情一滞,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保持住了沉默,越过伦纳德和他的两名队员,一路走出了查尼斯门。

        到了外面,他忽地打了几个冷颤,似乎要将体内的寒意排除出去。

        “回去之后,多晒几天太阳就好了,哦,贝克兰德冬日的太阳并不那么常见,而你们吸血鬼也不爱晒太阳……你不是药师吗?可以自己调配‘太阳’领域的药剂。”伦纳德见状,随口提醒了两句。

        埃姆林的状态不对,一方面是好多天没喝富含灵性的人类血液,只能靠动物之血代替,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在查尼斯门后待得太久,被支撑封印的黑夜力量侵蚀了一些,需要“太阳”领域的药剂驱除残余的影响。

        作为“魔药教授”,埃姆林对自己身体和精神的情况是有一定把握的,没做反驳,也没点头,只是强调了一句“血族”,然后转而问道: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呢?”

        “他还得再待一阵,希望这场见鬼的战争早点结束吧,放心,我们接下来每周会让他出门两次,晒晒太***体是哪两天,得看贝克兰德的天气情况决定。”伦纳德简单做出回应,然后一路将埃姆林.怀特送到了地面,送到了街上。

        埃姆林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你想做什么?”伦纳德职业性反问道。

        “输血。”埃姆林微抬下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出现变化。

        输血……是喝血吧……伦纳德没去揭穿,指了个方向,说明了地址。

        目送这位血族子爵离开后,他返回地底,开始与队员们研究最近要追查的案件。

        …………

        经过好些天的跋涉,克莱恩终于抵达了北方遗迹诺斯城邦的附近。

        这里同样是一片荒芜死寂的平原,干涸的河床在大地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眺望了一眼轮廓深黑,影影绰绰,毫无声音传出,弥漫着淡薄雾气的城市,克莱恩没急于靠拢,而是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低念起“愚者”先生的尊名。

        接着,他逆走四步,诵出咒文,进入了灰雾之上——要想仅凭一个意念就回归“源堡”,必须塔罗会众位成员的祈祷叠加在一起,形成强而坚固的锚,对“愚者”产生足够的召唤之力。

        借助祈祷光点,克莱恩在远处用“真实视野”查看起诺斯遗迹的情况,发现那里的淡薄雾气在缓慢却不可遏制地消散,而城市表层,一眼望去,竟没有一根“灵体之线”,套着亚麻似长袍或身穿兽皮衣物的人们倒在街上不同地方,完全不像白银城探索小队抵达此地时看见的那样鲜活,忙碌。

        “之前占据这座城市的天使或封印物察觉自己行踪暴露后,选择了迁徙?”克莱恩一边根据眼前的情况做着推测,一边将视线收回,望向了托着“源堡”的灰白雾气。

        他这是在预防那位“奇迹师”,或者“诡秘侍者”,或者对应封印物,正躲于历史孔隙里,埋伏探索诺斯古城的非凡者,他可不想自己“跃”入历史迷雾潜藏时,会直接遇到一团透明蠕虫扭曲合抱成的巨大漩涡,不想再被滑腻可怕的触手追逐。

        先前查拉图的埋伏让克莱恩至今都还感觉后怕,时不时因此做个噩梦,想找“正义”小姐再做次心理阴影方面的治疗。

        这对他的刺激比看见秘偶恩尤尼在面前戴上单片眼镜,而自身完全无法动弹还要大,因为连累了福根之犬们。

        确认历史孔隙安全后,克莱恩回到现实世界,将手一伸,往前一抓,拖出了之前的自己,同样戴半高丝绸礼帽,穿黑色及膝风衣,提简朴玻璃马灯的自己。

        下一秒钟,他“跃”入那片灰白的雾气中,沿着点亮的历史孔隙,一路狂奔至第一纪之前,堆叠着文明都市“尸骸”的地方。

        这于他而言,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安全屋”,因为除了他,没一个“古代学者”能追溯到这已完全断代和遗落的史前片段。

        当然,对克莱恩来说,一路来到此地也是消耗了很多灵性的,接下来顶多再停留一刻钟,并且前提是他的历史孔隙影像没做什么负担较重的尝试。

        本体躲好后,现实世界的克莱恩投影向前进发,迅速来到了诺斯遗迹外。

        他没盲目靠拢和进入,绕至干枯河床对面的一座小丘后,抬起右手,召唤出了原本的秘偶——外表冷硬,眼眸深蓝近黑的“堕落伯爵”丘纳斯.科尔格。

        丘纳斯身体一阵蠕动,瞬间就变成了格尔曼.斯帕罗,然后,他也探手,从历史孔隙里取出了一盏马灯。

        这历史孔隙影像召唤的历史孔隙影像,在马灯昏黄光芒的照耀中,混乱了距离,几步就来到了诺斯城外,独自一人。

        他随即提着马灯,一步步通过腐朽倒塌的建筑,穿过淡薄的雾气,进入了遗迹。

        比起在灰雾之上用“真实视野”看,现实接触让克莱恩发现了更多的细节:

        那些倒在不同地方的人类和怪物大多已出现腐烂的迹象,似乎被放弃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们有的坐在屋檐下的椅子上,有的瘫倒于火炉旁,有的拿着发霉的面包,有的手挽着手,有的靠着墙壁,席地而坐,嘴唇贴着骨笛……

        这让克莱恩能够想象出他们原本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城邦内是什么样的情况:

        有的人正偷懒休息,有的人烘焙着食物,有的人在沿街采购,有的人专心于音乐,有的人来来往往笑语不断,有的人于角斗场和怪物拼命……

        这是多么鲜活热闹和生气勃勃的画面,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早已死去,不再有自己的灵魂,只是按照预定的方式重复着相同的行为。

        而某一天某一刻,这诡异的场景也凝固了,瞬间结束了,所有人都毫无征兆地倒下了。

        “一个秘偶组成的城邦,最真实的剧场……当初迷雾小镇就有类似的情况……虽然我也是‘占卜家’,但我还是得说,在惊悚,可怕和诡异上,我们这条途径绝对能排进前三……难道我以后也要做相同的扮演?‘诡秘侍者’的?”克莱恩提着马灯,穿行于倒着不少尸体的街道,依循灵性直觉,向诺斯古城的中央走去。

        这里的情况让他相信,曾经统治诺斯遗迹的那位绝对有足够的灵智,在白银城探索小队打破了这里的“安宁”和“祥和”后,没选择杀人,湮灭线索,而是毫不犹豫丢弃一切,迁徙去别的地方。

        “之所以不灭口,或许是因为当时白银城小队后面跟着一个阿蒙,嗯,也可能是看在‘真实造物主’的面子上……”克莱恩随意发散着思绪,很快抵达了一座还算完好的教堂。

        这教堂内竖立着一尊长有八条腿,覆盖幽暗短毛的魔狼雕像。

        雕像的头顶有一搓灰白的毛发,漆黑的瞳孔占据了眼睛至少四分之三。

        “不是弗雷格拉……第三纪时偶尔出现的那头乌黯魔狼,愿望之神?祂在神弃之地几千年,终于找到了那份序列1非凡特性?”克莱恩刚闪过这么一个想法,耳畔突然响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本就侧身而站的他立刻将目光投向了教堂外面,只见淡薄的雾气中,一道人影缓慢行来,迅速勾勒出了清晰的轮廓。

        他身高接近二米三十,背部微弓,头发全白,眼角有皱纹,嘴边有伤痕,套着深黑的神职人员长袍,是位相当年迈的牧师或者主教。

        他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幽邃平静,不像黑暗深处的怪物那样疯狂嗜血,毫无灵性。

        但是,在闪电频率很低的漫长黑夜中,这位神职人员既没有提兽皮灯笼,也未点燃火焰,就那样安静地行于淡薄雾气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