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重现

第三十五章 重现

        枯黄藤蔓垂下,覆盖住了朽去的木制建筑,整片废墟都凝固着许久无人踏足的沉闷。

        阿尔杰与几名水手在冬日凋敝的环境下,于遗迹内转了小半圈,依旧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事物。

        “船长,这里来过一批又一批冒险者,还能给我们剩下什么?”终于,一名三十来岁的水手耐心颇为不足地打破了静默。

        这引起了其余同伴的共鸣,纷纷附和道:

        “我们没费多少时间就打听到的地方,别人肯定也能轻松找到。”

        “对对对,还是继续去干弗萨克人!”

        “船长,你是想把这里弄成一个据点?”

        阿尔杰缓慢扫了一圈,让水手们在他的目光下停止了抱怨,选择服从。

        沉默了好几秒,他才开口道:

        “我打算利用这里埋伏弗萨克人。

        “我们先观察地形,看是否合适。”

        有了这样的借口,水手们勉强打起了精神,一行人很快进入了精灵遗迹的深处。

        走着走着,阿尔杰灵感突有触动,下意识就侧头望向了一株巨树的后方。

        那里的泥土有些许翻动的痕迹,而且不会超过一年。

        阿尔杰收回视线,假装没发现任何问题,自然地看向了别的地方。

        探索完精灵废墟,他们一路返回到了新的营地。

        此时,已接近傍晚,森林内越来越寒冷,阿尔杰与水手们用过晚餐后,就留下两名巡逻者,各自进入了不同的帐篷。

        凛冽之风呜的穿过树木,吹得篝火摇摇晃晃,本就有心在半夜离开营地的阿尔杰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了若有似无的歌声。

        那歌声飘渺空灵,如同一位女士在轻吟慢唱,诉说着内心的忧思。

        这让阿尔杰不自觉就回想起了过往,回想起了自己已逝去多年的母亲,回想起了饱受欺凌的孩童时期。

        难以言喻的悲伤无法遏制地奔涌于他的心底,让他没有立刻清醒,而是等了好几秒,才猛地翻身坐起,深皱眉头,侧耳倾听。

        这一次,他什么都没听到,那悠扬的歌声似乎从未出现。

        阿尔杰眯了下眼睛,抓过厚夹克披上,走出帐篷,来到了篝火旁。

        负责值夜的两名水手刚结束了一轮巡逻,正在那里汲取温暖。

        “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吗?”阿尔杰沉声问道。

        两名精悍强壮的水手同时摇了摇头:

        “没有。”

        阿尔杰眉头放松了一些,转过身体,打算自行巡视一圈。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瞄到了一个情况:

        那两名水手挨得太近了。

        如果是普通的海盗,这没什么问题,可阿尔杰手下都是接受过风暴教会正规训练的水手,肯定知道这种环境下,巡逻者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能远,也不能近,既要看得见同伴,又要防止被一次袭击同时带走。

        阿尔杰不动声色地走了两步,状似不经意地回头问道:

        “有发现什么正常情况吗?”

        他改了改刚才那个问题,让它变得非常奇怪。

        那两名强壮结实的水手不分先后地摇了摇头,表情不变地回答道:

        “没有。”

        没有……阿尔杰神情微舒地轻轻颔首道:

        “很好。”

        他旋即转身,缓步走进了自己那顶帐篷。

        来自水手们的注视刚被隔断,阿尔杰陡然就抽出了“剧毒之刃”和“石像鬼眼镜”,并张开嘴巴,准备高歌一曲。

        就在这时,刚才那飘渺忧伤的歌声再次出现了,就回荡于阿尔杰的耳畔,刺入了他的精神。

        这是一首异常古老的歌谣,唱出了极致的悲伤和忧郁,让阿尔杰的灵体内仿佛长出了一只只苍白虚无的手臂,不断地撕扯他自身。

        阿尔杰的表情扭曲了起来,皮肤表面凸显出了一片又一片滑腻浅黑的鱼鳞,凌乱如海草的深蓝头发一根又一根立起,皆变得异常粗壮。

        他脑海中原本存在的念头被这歌声侵扰,被这痛苦打断,再也无法成形。

        阿尔杰倒了下去,在地上挣扎着,蠕动着,越来越不像人类,行将失控。

        突然,那歌声停止了,一道略显淡漠的嗓音传入了阿尔杰的耳朵:

        “有一些精灵血脉……

        “那就这样吧,好好利用夏塔丝的非凡特性。”

        阿尔杰额头布满冷汗地缓慢爬了起来,只见帐篷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身影。

        这是一位女性,头发黑亮,五官精致,耳朵稍尖,眼眸幽邃,轮廓线条柔和,身穿繁复古朴的长裙,哪怕身高没有优势,也依旧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您是精灵王后,‘天灾女王’高希纳姆?”阿尔杰念头一闪,主动问道。

        那女子把玩着一个花纹漂亮的黄金酒杯,平淡说道:

        “你不是已经见过我了吗?”

        阿尔杰一下想起了在帕苏岛上听见的相似歌声,想起了梦中进入海底珊瑚宫殿,看见一名上位精灵的事情。

        “您竟然还活着。”沉默了几秒,阿尔杰低沉开口道。

        与此同时,他悄然于心中诵念起“愚者”先生的尊名,但不知道不念出声音有没有用。

        那黑发挽成高髻的女子表情没有变化地回应道:

        “不遇到敌人,一位天使是很难陨落的。”

        “那您为什么还要分割特性,让自身处于奇异的状态中,必须等待机会才能复活?”阿尔杰在塔罗会里了解过相应的情况,此时问出,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拖延时间。

        疑似“天灾女王”高希纳姆的精灵女子“哼”了一声:

        “因为风暴的神座被列奥德罗占据了,而我无力反抗‘暴君’。

        “还有,精灵们越来越少,我的锚越来越不稳固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列奥德罗是谁,但阿尔杰非常清楚,完全不敢在现实世界继续这个话题。

        正当他想询问“天灾女王”高希纳姆降临于此有什么目的时,那位精灵王后已主动开口道:

        “你想成为半神吗?”

        祂想借我的身体复活?祂想以晋升序列4,获得神性为诱饵侵蚀我?阿尔杰有所心动的同时,脑海内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疑问。

        考虑到“愚者”先生能净化各种污染,阿尔杰敏锐地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这让他想起了罗塞尔大帝曾经提出的一个名词:

        糖衣炮弹!

        而现在,他有不小的可能吞掉糖衣,扔回炮弹。

        “您想让我做什么?”阿尔杰没表现得太过急切,根据自身性格提出了疑问。

        “天灾女王”高希纳姆审视了他几秒道:

        “等你有资格和机会接触那本《天灾之书》时,从里面取出一件别人不会注意的事物,将它带去西大陆。”

        西大陆……传说里精灵的故乡?阿尔杰微皱眉头道:

        “西大陆不是已经消失了吗?”

        高希纳姆微勾嘴角道:

        “既然是消失,那就会重现。

        “末日来临的时候,它肯定会重现。”

        不等阿尔杰再问,这位精灵王后顿了一下道:

        “你可以不亲自将那事物送去西大陆,但必须委托值得信赖的人,我虽然不擅长诅咒,但一样可以让你在违背约定后痛苦死去。”

        “可如果西大陆没有重现,或者无法进入呢?”阿尔杰认真思考了一下道。

        头发乌亮五官柔和的高希纳姆眸光有所放空,似乎陷入了某段美好的回忆里。

        过了几秒,她平缓开口道:

        “如果它真的没有重现,那约定就作废。

        “进入西大陆也许真的需要咒文或者口令,但我并不清楚是什么,不过,你可以询问一位存在。”

        “哪位?”阿尔杰满是疑惑地问道。

        高希纳姆扫了他一眼,冰冷说道:

        “你刚才在心里诵念的那位‘愚者’先生。

        “我有预感,祂是这件事情能否完成的关键。”

        阿尔杰心中一紧,忙低下脑袋,做出回应:

        “我明白了。”

        “天灾女王”高希纳姆见状,轻轻颔首道:

        “如果你希望成为半神,屡行这个约定,等太阳升起,就前往那个精灵遗迹。”

        声音落下后,这位精灵王后的身影飞快消散了,如同大海和沙漠中经常看见的那种幻景。

        阿尔杰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帐篷内,刚刚睡醒。

        他的记忆有些混乱,但迅速就理顺了关系:

        他和他的水手们刚打听到一处精灵遗迹所在,来到附近,还未来得及探索。

        之前的“探索”、歌声、水手异变、“天灾”现身和对话交流都只是一场梦境!

        难怪我会那么不小心……明知道可能遭遇“天灾女王”,却没预先向“愚者”先生做出祷告……“天灾女王”依靠天使位格制造了这个真实的梦境?或者,她掌握着相应的封印物,哪怕以特殊状态存在,也有办法借用力量?阿尔杰侧耳听了听帐篷外的动静,发现一切正常。

        他旋即坐了下来,虔诚地向“愚者”先生祈祷。

        也就是二三十秒的工夫,阿尔杰来到了灰雾之上,看见了坐于斑驳长桌最上首的“愚者”先生。

        “你见到了高希纳姆?”在“倒吊人”问好后,“愚者”克莱恩状似随意地开口道。

        “倒吊人”阿尔杰严谨地回答道:

        “是的,但不能肯定那就是精灵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