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厚颜

第三十八章 厚颜

        召唤信使……作为塔罗会的“审判”,军情九处的成员,休明白信使指的是什么,且知道灵教团的中层广泛使用信使。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更多的细节,就看见佛尔思脚步虚浮,双眼无神地走向了一楼的客房,嗓音颇为飘忽地说道:

        “让我先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情等下再说。”

        她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清晨,被弥漫的肉香味从深沉的梦境中唤醒。

        “迪西馅饼?”佛尔思揉着眼睛,走出了房间,看见桌上已摆好了食物。

        “对。”休从盥洗室出来,“就街角的那家,还不错。”

        佛尔思“嗯嗯”了两声,已是坐到了餐桌旁,速度极快地拿起迪西馅饼,塞入口中。

        吃完一个,喝了口甜冰茶,她满足地叹息道:

        “这才是生活啊。

        “糟糕,忘记刷牙了……”

        忙碌完清洗之事,她终于找回了思考能力,疑惑地看了休一眼道:

        “军情九处对你悄悄成为了‘法官’没产生怀疑?”

        “他们以为是当初指使我那个势力给的报酬。”休说着自己打听到的消息。

        佛尔思拢了下头发,露出笑容道:

        “也是,让他们找黑夜教会询问吧。”

        她随即捂嘴打了个哈欠:

        “我要召唤那位的信使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记录”,她口头上对某人的称呼已从格尔曼.斯帕罗、“世界”先生,进化为了“那位”。

        这一方面是表示尊敬,另一方面是害怕有人窃听。

        听到好友的话语,休左右看了一眼,略显迷惑地问道:

        “不布置仪式吗?”

        她记得召唤信使是需要仪式的。

        “这只是其中一种方法,那位让我用另外一种。”佛尔思看了眼自身的衣物,发现昨晚没来得及更换,已是睡得皱巴巴的。

        想到等会要见信使,她决定注意一下形象,忙回到二楼的卧室,换了套米黄色的,有荷叶边的立领长裙。

        做好准备,她当着休的面,抬起右手,向前抓了一下,似乎想从空气里薅出什么东西来。

        她的眼眸内,一本虚幻的书册随之凝聚成形,飞快翻动,停在了其中一页。

        下一秒钟,她手臂一沉,从虚空里拖出了一道人影。

        这是戴半高丝绸礼帽,穿黑色呢制大衣,面容冷峻,气质刚硬,略显呆滞的格尔曼.斯帕罗。

        成功了?这才是我尝试的第二次……我只是昨天试过一次,还失败了……佛尔思的眼眸一下睁大,似乎想容纳更多的光,看得更清楚一点。

        她知道召唤出来的是历史孔隙里的影像,所以此时并不是太紧张,反倒休,下意识就屏住了呼吸,戒备地看着格尔曼.斯帕罗的投影,无法分辨是真是假。

        对这位疯狂冒险家的战绩,她是记忆犹新。

        佛尔思竟然召唤出了格尔曼.斯帕罗?不应该是他的信使吗?格尔曼.斯帕罗还能作为召唤物降临?休脑海内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疑问。

        就在佛尔思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那格尔曼.斯帕罗眼眸微转,目光一下变得灵动,不再有呆板滞涩之意,给人一种活了过来的感觉。

        紧接着,他拿出一个通体银白的精美口琴,凑到嘴边,吹了一下。

        这没有声音传出,但周围瞬间变得颇为阴冷,刮起了一阵阵刺骨之风。

        然后,一位身穿阴沉繁复长裙,提四个金发红眼脑袋的女士从虚空里走了出来,八只眼睛同时望向了格尔曼.斯帕罗。

        格尔曼.斯帕罗微微点头,指了下佛尔思道:

        “这位女士需要去灵界深处布置四个特殊坐标,您帮一下她。”

        “好……”蕾妮特.缇尼科尔其中一个脑袋上下摆动着说道。

        格尔曼.斯帕罗没再多说,边靠近窗户,边让左掌戴着的手套变得透明。

        他的身影飞快消失,“传送”出了这栋房屋。

        走了……走了……我召唤的历史孔隙影像就这样自己走了?佛尔思嘴巴微张地看着,仿佛正经历一场滑稽剧。

        按照她的理解,召唤出的事物应该能被自己驱使才对,怎么可以交待了一句就自己离开。

        难道历史孔隙里的影像和本人一样有性格……不,这简直就像是格尔曼.斯帕罗本人降临……佛尔思看了眼休,发现她也是一样的迷茫。

        就在这时,佛尔思突然打了个寒颤,似乎某种极端可怕的生物盯上了。

        她下意识转头,发现格尔曼.斯帕罗的信使正用八只红色的眼睛看着自己,仔细打量。

        和格尔曼.斯帕罗一样让人害怕……佛尔思堆出笑容道:

        “……麻烦您了。”

        这时,蕾妮特.缇尼科尔那四个金发红眼的脑袋依次开口道:

        “需要……”“付钱……”“八百……”“金币……”

        还,还要收费的?佛尔思再次微张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过了好几秒,她的思绪才猛地活跃起来,盘算起自己的存款:

        借了2400镑给休之后,原本还剩780镑……这段时间开销不小,但之前小说的版税陆续还有到账,再加上其他一些收入和休还的300镑,共有1258镑……够了……

        佛尔思当即就要开口答应下来,可立刻发现了一个问题:

        “全要金币?”

        蕾妮特.缇尼科尔那四个脑袋微微摆动道:

        “对……”“你……”“可以……”“欠着……”

        果然是全要金币……我记得“世界”先生有段时间一直在尝试搜集金币,兑换金币……也是为了支付给这位信使?他和自己信使之间的关系好复杂……呃,“世界”先生那里应该还有不少金币,我之后找他换800枚就行了……佛尔思暗自松了口气道:

        “好的。”

        答应下来后,她看见那位无头信使手中提着的一个脑袋扬了起来,咬住了自己肩膀处的衣物。

        四周的颜色随之变得浓郁鲜明,红的更红,黑的更黑,白的更白。

        佛尔思就这样不辨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地被蕾妮特.缇尼科尔带着穿行于类似的场景内,没用多久就抵达了似乎弥漫着浅浅雾气的地方。

        雾气的深处,一只只眼睛似乎望了过去,但又很快缩了回去。

        …………

        当“魔术师”佛尔思将格尔曼.斯帕罗的投影从历史孔隙里召唤到贝克兰德后,克莱恩本体立刻就进入了历史迷雾中,一路狂奔到了第一纪前。

        他的意识随之在那个投影内活了过来,减少了佛尔思的消耗。

        这样一来,克莱恩就间接回到了贝克兰德,这也正是他让“魔术师”小姐用这种复杂办法召唤信使的原因。

        至于用冒险家口琴召唤出的信使,属于客观存在,不会增大佛尔思的灵性负担,哪怕克莱恩这个历史孔隙影像消失,蕾妮特.缇尼科尔如果自己愿意,依旧能留在现实世界。

        一次“传送”后,克莱恩的身影出现在了圣赛缪尔教堂附近的僻静巷子里,并利用“无面人”的能力改变了容貌和身材。

        这个过程中,虽然那个巷子内还是有几位行人存在,但都被幻术影响,没能发现突然多了一位“同伴”。

        紧接着,克莱恩理了下衣物,按了按帽子,快步走向了圣赛缪尔教堂,于大祈祷厅内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

        摘掉礼帽,诵念完尊名,他虔诚地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接着,交握起双手,闭上眼睛,低声向“黑夜女神”祈祷:

        “……我正在寻找乌黯魔狼过去的痕迹,以掌握祂的具体情况……”

        说到这里,克莱恩想起乌黯魔狼也许是“黑夜女神”的前“同事”,彼此间应该有足够的了解,忙又补了一句:

        “……不知道您是否能给予我一些启示……”

        他没去等待响应,保持住平和的心态,继续说道:

        “……等完成了这件事情,我打算一直往东,看是否能抵达西大陆,看那里究竟处在什么状态,也趁这个机会,跳出阿蒙的追踪,另外寻找可能……”

        祈祷完毕,克莱恩又一次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低声说道:

        “赞美女神。”

        他话音刚落,眼前突然就浮现出了一片点缀着无数繁星的深黑夜空,脑海内则不知不觉多了一段信息。

        那是关于乌黯魔狼科塔尔的信息。

        ……克莱恩怔了一下,直到眼前那片星空彻底消失才回过神来,真心诚意地再次赞美起女神。

        出了圣赛缪尔教堂,他利用“蠕动的饥饿”,又是一个“传送”,来到了位于乔伍德区的圣风大教堂附近。

        他想向“风暴之主”也做一次祈祷。

        抬头望了眼高耸的尖塔,克莱恩一时有点犹豫,不知要不要真的进这风暴教会贝克兰德教区的总部。

        “我只是历史孔隙里的影像,不怕……祈祷一下又不会损失什么,万一‘风暴之主’听说了阿蒙的情况,决定将‘0—32’赐给我呢?那样一来,我就不用冒着极大风险狩猎乌黯魔狼了……做人总是要抱有点期待!”克莱恩思索片刻,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谨慎地抬手,从历史孔隙里招了还未被阿蒙寄生过的“赢家”恩尤尼出来,让这个秘偶变成自己的样子走入圣风大教堂。

        也就是一两分钟后,贝克兰德上空突然飘来了一片阴云,圣风大教堂内则似乎有银白的电光一闪而过,但无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