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向东

第四十三章 向东

        “暗天使”萨斯列尔很可能是远古太阳神分离出来的负面人格……“门”先生曾经是最为强大的天使之王……亚伯拉罕家族还掌握着至少两件“0”级封印物,对应“学徒”途径的天使层次非凡特性……这个世界的底层规则就是混乱和疯狂的……一份份神秘学知识回荡在了“隐者”嘉德丽雅的脑海内,让她震惊之余又感受到了沉甸甸的重量。

        如果不是有塔罗会,不是有“愚者”先生庇佑,不是有“世界”格尔曼.斯帕罗提供,她想了解这些知识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必定承担极大的风险,一不小心就会引来某些高位存在的注视,或是被疯狂和痛苦纠缠。

        “感谢你的预支,这能极大地帮助我消化魔药。”嘉德丽雅睁开眼睛,诚恳地道了声谢。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见到“神秘女王”后,应该能收获一些神秘学知识,加上格尔曼.斯帕罗现在的预支,“神秘学家”魔药大概率可以彻底消化完,可惜,在她抵达贝克兰德之前几天,“神秘女王”贝尔纳黛追踪着一条线索离开了这座大都市,让嘉德丽雅非常失落。

        听到“隐者”女士的话语,假扮成“世界”的克莱恩沙哑笑道:

        “这份馈赠是有价格的。”

        声音回荡间,他对“正义”、“魔术师”两位小姐点了点头,表示这句话也是对她们说的。

        等到这次私下聚会结束,一位位成员离开了“源堡”,克莱恩站了起来,从斑驳长桌最下方走回上首,坐到了属于“愚者”的位置。

        他向后靠住椅背,将肘部支到了扶手上,旁边虚空随之荡起涟漪,凝出了一圈圈光晕。

        这是祈祷光点,来自克莱恩召唤的历史孔隙影像控制的秘偶,聚会前就已经存在,但相应区域被克莱恩屏蔽了,无人能够感知,直到现在才恢复正常。

        克莱恩将目光投向了那光圈,以此为基点,把视野拓展向了远处:

        现实世界内,一座深暗的山峰耸立,腰部有一个洞口,一直延伸往地底。

        这里曾经躲藏着不少在大灾变中幸存的人类,后来被乌黯魔狼科塔尔变成了祂的秘偶。

        克莱恩这段时间从种种痕迹不断回溯,找到了乌黯魔狼过去躲藏的三处地方,但收获都不是太大。

        理由很简单,就像现在一样,那洞口杵了一块石头,上面坐了位穿古典黑袍,戴尖顶软帽,宽额头,瘦脸庞的年轻男子。

        阿蒙。

        这位“时天使”似乎察觉到了来自“源堡”的注视,抬起脑袋,正了正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微微翘起了嘴角。

        “……”克莱恩收回视线,脸部“肌肉”略有点抽搐地低语了一句,“真是阴魂不散啊……这家伙又不是不了解乌黯魔狼的过去,有必要把我需要的线索都破坏掉吗?而且每次都只提前一点点……”

        如果不是打不过,他现在就想把阿蒙吊起来抽一顿。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当即重返现实世界。

        他戴着黑色的礼帽,提着昏黄的马灯,解除对历史孔隙投影的维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座山峰,深入着死寂的旷野。

        克莱恩的步伐没有一点迟疑,因为他早已从“黑夜女神”那里得到乌黯魔狼科塔尔的详细情报,对这位“愿望之神”的性格、作风和习惯都有了足够的了解。

        他之所以还在追寻乌黯魔狼的过去,主要是因为想做一个验证,毕竟东大陆成为“神弃之地”已有两三千年,乌黯魔狼脱离“黑夜女神”的注视已经足够久,很有可能发生一些性格的异化,作风的改变,他如果完全遵循“黑夜女神”提供的情报来谋划行动,不小概率犯拿着过期地图轰炸目标的错误。

        “‘真实造物主’和阿蒙给予的强大压力下,乌黯魔狼出现蜕变的可能不低……说不定还变态了,说不定精神太过压抑以至于半疯了……”克莱恩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两句。

        他话语里的“乌黯魔狼”其实可以无缝切换为“克莱恩.莫雷蒂”,切换为“周明瑞”,只是需要将句子改为将来时。

        克莱恩坚持追寻乌黯魔狼的过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试图蒙蔽阿蒙,让祂难以猜到自己已掌握关键信息。

        当然,这未必骗得了那位“欺诈之神”,克莱恩主要目的是获得精神上的胜利,以此调节过于压抑的心理状态,不用经常找“正义”小姐做治疗。

        嗯,目前来看,乌黯魔狼确实还保持着第二纪中后期的清醒和理智,没像最早融合了其他非凡特性时一样狂躁,嗜血,疯狂……祂最重要的性格特征看起来也没变,依旧那么多疑,就连自己的秘偶都不是那么相信,一旦决定迁徙,就会留下之前拥有的所有秘偶,并抹去联系……还有,乌黯魔狼似乎是从东方迁徙到这边的……想着想着,克莱恩突然停了下来,在没有星星,也没有红月的黑暗中,依靠灵性直觉,将目光投向了某个地方。

        他的神情逐渐肃穆,右手抬了起来,按了按半高丝绸礼帽。

        然后,克莱恩调整了前行方向,往着目光所指,一步步进发。

        那里是东方。

        无尽的黑暗中,他手里提着的马灯拖出了孤寂的阴影,他身上及膝的风衣与远处的深夜近乎一色,他的脚步比刚才加快了一些。

        …………

        贝克兰德,皇后区,霍尔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坐到了梳妆台前,开始认真思考该怎么让“诱饵”的放出显得合理。

        这个过程中,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自己如果要去非凡者聚会附近“监听”参与者的心声,缺乏足够快速足够便捷的办法。

        作为序列4的半神,她既不会飞行,也无法“传送”,更不能借助火焰,隐蔽地“跳跃”,若是深夜还好,能以梦境为跳板“穿梭”,白天和傍晚只能依靠双脚。

        “唔……其实我速度并不慢,可要是跑得比蒸汽列车还快,肯定会引来注视……贝克兰德那么多强者,不会缺乏能看破我‘心理学隐身’的存在……同样的,巨龙化状态下,我是能够飞行的,可这形象实在太显眼了……我目前只能让意识和灵体进入集体潜意识大海,无法将身体也带进去……”奥黛丽思来想去,只能一边考虑收购有“旅行”能力的封印物或神奇物品,一边决定有梦境的地方就穿梭梦境,没有则步行,坐车,乘地铁。

        真是质朴的半神啊……嗯,难怪全称是半神半人,那些可怕的非凡能力是神的一面,这些则是人的一面……奥黛丽自嘲一笑,将思绪拉回了正轨。

        …………

        贝克兰德,希尔斯顿区。

        坐在壁炉旁的佛尔思将一本书摊开在了大腿上,作为信纸的底垫。

        她拿着钢笔,凝视着纸上的一根根横线和地面散落的一张张塔罗牌,久久未能落下。

        “怎么了?不想骗你的老师?不,你写的都是真话……不想设计你老师?”休走了过来,蹲了下去,抬头望着佛尔思的眼睛道。

        佛尔思摇了摇头:

        “不,不是因为这个问题。

        “我是有一些愧疚,但我知道这对他对亚伯拉罕家族是一件好事。

        “我只是在犹豫,总觉得写下这封信后,我们的命运将改变。”

        “啊?”休听得有些怔住,不是太明白好友的意思。

        佛尔思缓缓吐了口气道:

        “之前和现在的战争,对我们来说,其实不是那么危险,我们有足够的能力规避,获得相应的物资,继续平静的生活,所以,我对它的感受并不那么深刻。

        “我们如同站在一条洪流旁边的人,原本能安全地旁观着一切,可写下这封信后,也许就会被涌起的浪潮卷到洪流里。”

        休安静地听完,张了张嘴巴,又抿了一下道: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你觉得我们能避得开这命运的洪流吗?”

        说话间,她从地上拾起了一张塔罗牌。

        这牌的表面描绘着一位吹号角的天使和一个个亡者。

        “审判”牌。

        佛尔思看了这张塔罗牌一阵,闭了下眼睛,拢了拢头发,露出笑容道:

        “我明白了。

        “这就是我们无法逃避的命运。”

        在向“愚者”先生祈求后,在拿到那张“魔术师”牌后,就注定无法逃避的命运。

        佛尔思手中的那支钢笔终于落了下去,落到了信纸上。

        …………

        普利兹港。

        早就离开渔民协会,换了个身份的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拆开了自己学生送来的信。

        快速浏览中,他的表情从震惊,欣喜,疑惑逐渐变成了惊恐。

        砰!

        多里安丢掉了手中的信,碰倒了面前的桌子,就像那张纸上附带着诅咒,隐藏着一个怪物。

        他连连后退,来到另外一边,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些事物,然后,冲向门口,准备离开这里。

        右掌搭至黄铜把手上时,多里安的动作突然迟缓了下来,最终定格。

        他慢慢转身,将目光投向了摊在地面的那封信,眼神颇为复杂。

        过了几秒,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步伐缓慢地走向了那封信,走得很迟疑,很犹豫,很挣扎,但却没有停止,仿佛受到了魔鬼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