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不祥之盒

第四十九章 不祥之盒

        对于布提斯“0”级封印物回归或者说恢复了正常的情况,“隐者”嘉德丽雅和“正义”奥黛丽是有做一定预案的,毕竟她们没有把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死一位半神。

        如果不是布提斯落入陷阱,连续遭遇了“精神瘟疫”、“睡美人”、“狂乱”和致命打击,处于疯狂失智状态,他其实有许多机会直接“传送”离开,没法阻拦。

        那样一来,嘉德丽雅和奥黛丽只能等待布提斯回到“安全屋”,放出佛尔思,等待佛尔思身上的“窥秘之眼”给予反馈,然后远程施加影响,给那位“魔术师”小姐创造出召唤历史孔隙影像的机会。

        此时此刻,面对明显已在失控通道无法逆转的布提斯,面对他试图完全开启那件“0”级封印物的疯狂举止,现场中央的嘉德丽雅和树林外潜藏的奥黛丽同时做出了相仿的动作,那就是拿出一枚略显透明的幽暗符咒,并开口念出了一个巨人语单词:

        “星”!

        这是“传送”符咒,克莱恩根据“莱曼诺旅行笔记”上“记录”的花纹、标识和符号,自行制作的符咒。

        ——既然“源堡”能调动“偷盗者”途径的力量,没道理不能响应“学徒”领域的祈求!

        至于符咒所需的材料是什么,无论“神秘学家”嘉德丽雅还是“旅行家”佛尔思都有一定的了解,无需“愚者”先生另行教导。

        当奥黛丽两人行将激发符咒“传送”离开,预备过一两分钟再回来确认情况时,带着残忍笑意,双眼满是疯狂的布提斯,动作突然僵硬了。

        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没法打开“旧日之盒”的第三层!

        这极为沉重,仿佛被一层又一层的力量包裹着,压制着,根本没法开启。

        这让布提斯就像在试图打开一个新的世界,而不是盒子。

        刹那之后,他不知感应到了什么,眼中的疯狂退去,涌现出了极为惊讶极为骇然极为恐惧的情绪。

        滴答,滴答,布提斯体表滑落了一个又一个光团,它们触碰到地面,化为了一条又一条璀璨星光凝成的虫豸。

        这些虫豸身体弯曲成半圆,围出了一片奇妙的光芒,如同一扇又一扇虚幻之门。

        正在往不完整神话生物形态变化的布提斯就这样突兀地,不可遏制地崩溃了,瓦解了。

        啪啪两声,他的两颗眼珠落到了地上,沾染到了尘埃。

        这两颗眼珠凝固着难以言喻的惊恐,保持着足够的完好,和身体其他部位截然不同。

        一位序列4的“秘法师”就这样死亡了。

        啪!

        表面银黑,镶嵌着多种宝石的“旧日之盒”砸落在了布提斯那两颗眼珠旁,就像是贵族家庭里常见的那种首饰盒。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克莱恩松了口气,满含疑惑地放下了手中的“海神权杖”。

        他刚才正要调动“源堡”的力量,以天使的层次推动“闪电风暴”,阻止布提斯打开“旧日之盒”的第三层,结果,那位“秘之圣者”拉着所有人一起死的反扑未能成功,刚开始就遭遇了他意料之外的失败。

        ——“审判”休脱离第一战场后,立刻就按照预案,向“愚者”先生做了祈祷,克莱恩借此得到提醒,找机会进入了灰雾之上,通过“隐者”和“正义”对应的深红星辰,监控起战斗。

        而在转移到第二战场的过程中,“正义”奥黛丽也找机会做了祈祷,让克莱恩能借助她的深红星辰直接干涉现实世界。

        这也就是奥黛丽本体比“隐者”嘉德丽雅迟一会儿抵达目的地的原因。

        “按照‘魔镜’阿罗德斯的说法,这‘旧日之盒’第三层藏着很可怕的东西,我还以为‘真实造物主’将它赐给布提斯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制造可怕的灾难,以此表现邪神本色,谁知根本就打不开……”克莱恩瞄了眼代表“魔术师”的那颗深红星辰,发现它蒙上了一层黑灰,似乎凝固了起来,以至于自己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场景,确认“魔术师”小姐的状态。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足见“旧日之盒”的层次和奇诡。

        而之前看到的“睡美人”魔法和“朗基努斯之枪”也让他有了些想法:

        私下聚会里知晓“神秘再现”这个非凡能力后,克莱恩就推翻了过去对贝尔纳黛那些童话魔法的猜测。

        他原本以为那是大帝根据地球童话专门弄出来给女儿的,或是贝尔纳黛在父亲陨落后,依照他讲过的童话刻意创造,寄托哀思的,而现在看来,答案应该不是这样,第一纪之前的某些童话也许就是“神秘”。

        这就意味着,那些童话源自真实发生过的神秘事件,它们在民众中流传,逐渐成为故事,被作家记录了下来,做了再加工。

        “这和群星归位那个预言对应,神秘从未远离,一直都在,只是第一纪前的‘地球时代’里,它们被某种力量压制着或者封印着……

        “如果真是这样,地球某些传说和故事就有另一个角度的解释了……难怪有‘朗基努斯之枪’……不知道桃花源涉不涉及神秘,回头告诉‘隐者’女士,看她能否据此创造新的魔法……

        “也不知道大帝陨落前,贝尔纳黛有没有成为‘神秘学家’,如果有,还真说不清楚这些童话魔法是转到‘窥秘人’途径序列1的大帝弄出来的,还是‘神秘女王’贝尔纳黛自己创造的……但不管怎么样,大帝晚年应该已经发现这些童话也属于神秘,可以从中汲取力量,嗯,贝尔纳黛没有对应的日记,我没法看到大帝当时的反应和做出的猜测……

        “他执意去月亮之上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否就是想验证某些事情?

        “可惜啊,大部分神话是假的,没法汲取力量,网络时代的小说也是……”克莱恩微微叹了口气,后靠住椅背,继续关注战场。

        那片塌陷的树林内,“隐者”嘉德丽雅和“正义”奥黛丽面对布提斯的异变,默契地放弃了灌注灵性,使用符咒。

        保持着“龙化”状态的奥黛丽依旧藏在树林外的黑暗里,戒备着可能发生的意外和也许感应到了动静前来查看的官方半神。

        “隐者”嘉德丽雅则被风推动着靠近了布提斯死亡的那片区域,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个“旧日之盒”。

        由于“记录官”本身能使用多种能力,而半神级的封印物往往有极强的负面效果,布提斯除了“旧日之盒”,只留下了一个黑色的口袋,这似乎是他身上那件长袍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就是正在聚拢的非凡特性、两颗眼珠和大概十条“星之虫”——大部分“星之虫”都被摧毁了。

        考虑到“旧日之盒”表现出来的恐怖以及布提斯是极光会的高层,也许有神眷在身,嘉德丽雅没有贸然拾取那些物品,害怕出现意外,让局面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事前私下聚会里讨论时,他们有交流类似的情况该怎么处理,那就是如果有时间和机会,先献祭给“愚者”先生,之后再于灰雾之上分配,毕竟许多物品在不知道负面效果的情况下接触,很可能带来未知的危险,而布提斯拥有的大概率是一件“0”级封印物。

        这个层次的封印物,有的时候仅仅只是知道了它的存在,了解了一定的信息,就会突然死亡。

        按照“星星”伦纳德的说法,这类封印物最好不接触,不打听,不描述,不窥探,唯有真正的高位存在可以压制。

        没有犹豫,嘉德丽雅从紫纹黑袍的各个暗袋里拿出了银烛等仪式物品,一切从简地布置起献祭仪式。

        这个过程中,她有捏住嘴唇,吹响口哨,制造一个无形的仆役帮忙,只用十来秒钟就弄好了祭坛。

        快速诵念完“愚者”先生的尊名,用灵性材料打开“献祭与赐予之门”后,嘉德丽雅略微松了口气,让那无形仆役将“旧日之盒”、黑色口袋、两颗眼珠、聚合的非凡特性与九条“星之虫”搬了过来,放到了祭坛上。

        呜的风声里,这些物品飞了起来,通过了那扇虚幻的大门。

        嘉德丽雅见状,立刻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下嘴唇,准备又一次吹响口哨,不再维持无形仆役的存在。

        可口哨声中,那“仆役”一动不动,似乎已与嘉德丽雅无关。

        “隐者”嘉德丽雅眼皮微跳,右手猛地半握成拳,抵到了嘴边,预备使用“神奇的号角”。

        就在这个时候,祭台处凭空产生了一团炽烈银白,层层交织的电蛇群,它们形成毁灭的风暴,将那无形仆役包裹在了中间。

        这一切很快平息,异变的仆役被彻底摧毁。

        嘉德丽雅呼了口气,低下脑袋,诚恳地感谢了“愚者”先生一句。

        然后,她按照流程结束仪式,收拾物品,用更接近预言术的“白雪公主”处理现场,消除了痕迹。

        而这个时候,“正义”奥黛丽已使用先前那枚“传送”符咒,离开了现场。

        嘉德丽雅环顾了一圈,考虑到“愚者”先生也许需要事情更仪式化一点,遂从衣袍暗袋里抽出了一张牌,将它扔到了塌陷的树林中央。

        这张牌半插入泥土,露出了一个提着玻璃灯,孤独探索的杵杖老者形象。

        塔罗牌之“隐者”。

        ps:祝大家2019最后一天快乐。

        ps2:推荐好友横扫天涯新书《造化图》,是一个重新定义词语,更改造化的故事。十分有趣,三十多万字,可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