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不计生死(求月票)

第五十四章 不计生死(求月票)

        对于“世界”先生此时提出这个要求,“魔术师”佛尔思并不意外,略感紧张地回答道:

        “好,好的。

        “具体是什么样的交易?”

        她这段时间已和自己老师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通信好几次,在“正义”小姐指导下做了不少铺垫。

        “世界”克莱恩低哑笑道:

        “你暂时不用告诉他我想要什么,直接给出我的筹码,看他是否感兴趣。”

        “您的筹码还是解除亚伯拉罕家族诅咒的承诺?”“魔术师”佛尔思谨慎地寻求起确认。

        克莱恩点了点头,指着斑驳长桌上的“0—61”道:

        “也可以是这个‘旧日之盒’。”

        需要“0”级封印物换取的事物绝对不简单……无论“正义”奥黛丽,还是“隐者”嘉德丽雅,都骤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认知。

        “魔术师”佛尔思倒是更看重那个解除诅咒的承诺,因为她有过亲身体验,知道老师家族究竟有多么悲惨。

        她没有犹豫,郑重回答道:

        “好的。”

        …………

        贝克兰德,西区,一栋房屋的地下室内。

        藏于阴影中的“幽暗圣者”克斯玛突然从黑暗中长了出来。

        他侧过脑袋,仿佛在倾听着什么,脸颊肌肉逐渐有些抽动,不是一片一片,而是一点一点,它们彼此不仅没能连在一起,反倒互相干扰,看起来极为怪异。

        也就是几秒后,克斯玛露出了极端疼痛的表情,皮肤一寸寸撕裂,血肉沸腾般蠕动,夹杂着深沉的黑色。

        噗通一声,他倒在了地上,匍匐着朝向祭坛,吐出了大量的内脏和闪烁的光点。

        这位“幽暗圣者”的脑袋紧紧贴于地面,疯了般不断自语道:

        “布提斯竟然死了……

        “一个携带着‘0’级封印物的‘秘法师’就这样死了……

        “现场有一张塔罗牌,‘隐者’……

        “动手的两个敌人都是圣者,一个是‘神秘学家’,一个是‘操纵师’……

        “以塔罗牌为代号,信仰‘愚者’的组织……

        “格尔曼.斯帕罗……阿兹克.艾格斯……

        “……”

        不受控制地低语之后,“幽暗圣者”克斯玛又懊恼又痛苦地流下了眼泪:

        “我忏悔,我忏悔,我忏悔……”

        …………

        几天后,普利兹港一栋公寓内,某个房间中。

        乔装改扮过的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辗转收到了学生佛尔思的来信。

        他谨慎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没有不寻常的迹象后,拿起拆信刀,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这封信的开头是照例的问候,接下来,佛尔思直截了当地写道:

        “……我们已击杀‘秘之圣者’布提斯,得到了他身上的物品……”

        ……本打算先浏览一遍的多里安突然就被这句话卡住了,来回看了好几遍,忘记往下阅读。

        布提斯究竟有多么强,多里安是有深刻了解的,并且很清楚一位“秘法师”有多么可怕。

        但现在,他才教导一年多的新学生却以非常平淡的口吻告诉他,已经解决了布提斯。

        一时之间,多里安脑海内回荡的尽是“不可能”“谎言”“有阴谋”等念头,怀疑佛尔思是不是已经被布提斯被极光会控制。

        在任何一个大势力内,序列4的非凡者都是绝对的高层,是非常重要的成员,怎么可能那样轻松那样容易就被人击杀!

        多里安喉结蠕动了一下,强行收敛住注意力,继续阅读书信的内容:

        “……我们拿到了‘旧日之盒’,我想您对它应该不陌生……”

        才又看了一行,多里安的眼皮就跳动了几下,只觉手里的信纸沉甸甸的如同巨石。

        他当然对“旧日之盒”不陌生,这是亚伯拉罕家族的“0”级封印物,是他们曾经辉煌的证明。

        “……被杀的是拿着‘旧日之盒’的布提斯……”多里安一边愈发惊愕,感觉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一边又莫名觉得也许不是没有可能,说不定真正杀死布提斯的其实是“旧日之盒”。

        那件“0”级封印物有多么危险,他是非常清楚的!

        同时,他终于注意到了一个单词:

        “我们”。

        这是佛尔思第一次表明她有同伴,有合作者。

        当然,多里安早就有所猜测,只是默契地没去拆穿。

        果然……多里安叹了口气,迫不及待地阅读起后面的内容:

        “……这次针对布提斯采取行动,是我有位朋友想向您展现友善,他说,他愿意用‘旧日之盒’或者解除亚伯拉罕家族诅咒的承诺,与您达成一笔交易,不知道您是否感兴趣?他并不知道您在哪里,我也不会告诉他,您完全可以拒绝……”

        解除诅咒的承诺?多里安直接跳过了“旧日之盒”,咀嚼起那对他来说极其重要的一段话。

        经过前面几次通信,他已完全弄清楚了家族诅咒的实质,既悲哀,又无奈,于痛苦中酝酿出了一丝希望。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让一代又一代亚伯拉罕家族血脉后裔失控的竟然是他们始祖的求救声?

        这就像是一个来自命运的恶劣玩笑。

        多里安不知道“门”先生对祂造成的后果究竟有没有了解,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复杂感情,但忍不住开始寻找让“门”先生回归,彻底解除家族诅咒的办法。

        这是一条希望极其渺茫的道路,但对亚伯拉罕家族来说,却已经足够,因为黑暗中终于出现了一道光。

        不知过了多久,多里安折起信纸,苦笑着自语道:

        “友善……这样的友善真是让人害怕啊……”

        自语完,他又陷入了沉默,脸上表情时阴时晴,内心似乎极为挣扎。

        当!

        壁钟的声音准时响起,多里安一下被惊醒。

        他的表情逐渐沉凝,终于有了决断。

        下定了决心后,多里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脸上甚至多了点微笑。

        他先是烧掉了佛尔思的来信,接着简单收拾了下行囊,直接出门,前往普利兹港的蒸汽列车站点。

        他这是要去南威尔郡,但不是为了躲避,而是做一些准备。

        他打算把自己保管的家族物品和魔药配方都交给定居在那里的一位家族成员,然后返回普利兹港,以多里安.格雷的身份去贝克兰德见自己的学生佛尔思,见那位展现友善的强者。

        到时候,他会提前服食一种药剂,让自己承受根植于灵体的强烈诅咒,必须定时定量服食另一种药剂才能维持生命,这样一来,即使他被控制,无法自杀,也能因为没机会服药很快死去,伴随灵体的消散,不至于泄露关键情报。

        这一趟“旅程”,于多里安而言,生死已不放在心上。

        为了那个飘渺的希望,他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

        贝克兰德,北区,圣赛缪尔教堂地底。

        刚和“代罚者”、“机械之心”、军情九处成员开了一场案情讨论会的伦纳德回到办公室,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他脑海内回荡起了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那略显苍老的嗓音:

        “他们终于找到了雅各家族宝藏的具体位置,即将进入。”

        “啊?”伦纳德一时有些愕然,没能反应过来。

        之前那次“命运隐士”们的聚会里,他有将雅各宝藏的消息卖出,因为没人知道里面有什么,没谁愿意开高价,而伦纳德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交易,所以,只换取了一些稀有的灵。

        他旋即压低嗓音道:

        “老头,你怎么知道的?”

        “呵,我当然有派出分身,监控那里。”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没好气地回答道,“你是不是太小瞧一位‘偷盗者’途径的天使了?”

        伦纳德干笑了两声:

        “老头,你恢复的不错嘛,都有富余的分身了。”

        “我已经序列2层次。”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呵”了一声道,“接下来,你不要出去,就在教堂内,防止意外发生。”

        “你担心那个宝藏会有陷阱?”伦纳德若有所思地问道。

        “一个‘偷盗者’天使留下的宝藏怎么可能没有陷阱?”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嗤笑道,“究竟会出什么状况,我也没法预料,但留在教堂的地底绝对是安全的。”

        伦纳德点了点头,压着嗓音道:

        “希望一切顺利吧,老头,你答应过我的,如果你能成功拿到序列2的非凡特性,会从他们得到的物品里给我偷一件‘1’级封印物。”

        他倒不是在意自己有没有收获,主要是以这种方式缓解下突然紧张的心情。

        “你不是排斥‘偷’这个说法吗?”帕列斯嘲笑了一句话后,归于沉默,似乎在专心地监控雅各宝藏那边的情况。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祂在伦纳德脑海内长长地舒了口气:

        “虽然有许多陷阱有不少意外,但最终还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呵呵,我只拿了那份特性和一件封印物,其余就当是他们的报酬。

        “先别急着离开这里,等我吸收掉那份特性再走,到时候就没任何问题了。”

        伦纳德顿时放松下来,向后一靠,跷起双腿,悠闲地读起报纸。

        等到傍晚,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终于再次开口:

        “好了。”

        祂的声音里蕴藏着不少情绪,但因为太多复杂,伦纳德竟无从分辨。

        见已没什么事情,而老头可能还得消化,伦纳德站了起来,揉了揉额角,离开圣赛缪尔教堂,返回至平斯特街7号。

        刚通过门廊,他突然看见沙发位置坐了个人。

        那人穿着古典黑袍,戴着尖顶软帽,右脚搁于左腿上,正悠闲地读着一份报纸。

        似乎察觉到了伦纳德进来,那人抬起脑袋,正了正戴于右眼的单片眼镜,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ps:双倍期间求月票~

        ps2:推荐一本书:《我死了也变强了》,马沙死了,跑到了最高武力掌握在科学家手里的世界,这有个有趣的科学怪人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