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再会

第八十章 再会

        因为本身有过经验,克莱恩将自己放到了乌黯魔狼的位置上来思考:

        平时肯定会关闭对祈祷的自动响应,以免被敌人借助反馈建立联系,锁定位置;

        在这个前提下,面对突然出现的陌生祈祷,毫无疑问会依靠相应的光点,观察一下对面究竟是谁,掌握更多的情报,为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做些准备;

        如果诵念尊名者是类似阿蒙的,比较熟悉的强大存在,当即掐灭那个祈祷光点是最好的选择,但对面若是陌生人,在这种自身绝对安全的处境之下,做长期的监控,了解具体的情况,审视是否有反击的必要,是每一个有理智生物大概率会做的事情,至少克莱恩自己会这么做。

        这件事情的本质就是非神话生物被高位存在标记,随时可能莫名其妙地,极为凄惨地死去,对祈祷者来说,这堪比自杀,甚至更为可怕,于乌黯魔狼而言,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最开始,多疑的乌黯魔狼肯定会怀疑有阴谋,不敢贸然建立联系,隔空影响克莱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观察的深入,确认对方真的只是一个不到天使位阶带点“源堡”气息的弱者,且没有做足准备后,祂必然会寻找机会,在克莱恩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通过标记的祈祷光点,远程袭击。

        这和克莱恩之前总结的自身优势——“我很弱”,是吻合的。

        这个方案的唯一问题在于,主动权完全在乌黯魔狼手里,克莱恩的一切都被监控着,没法提前做准备,一旦对方真的尝试施加影响,他将毫无还手之力,没有幸免的道理。

        呼,这么做就是成功钓出了猎物,但猎人因此死了……没有任何意义……但不把自己放到这么被动的位置,也确实钓不出“占卜家”途径的天使,钓不出这么多疑的魔狼……这是无法用秘偶或他人代替的……如果能把握住乌黯魔狼因为多疑,不敢贸然隔空袭击,暂时只会选择监控和观察的这段时间就好了……克莱恩脑海念头飞快转动,从一个个不可能里寻找着也许存在的机会。

        对此,他最终只能在心中暗叹一声,为自己不是“观众”途径的天使而惋惜。

        据他猜测,“观众”途径的天使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别人对你越了解,你也就愈发了解他”的非凡特质,当乌黯魔狼通过祈祷光点密切监控,仔细观察一位“观众”途径的天使时,祂的位置毫无疑问会自然合理地暴露给对方。

        可惜我不是……而且“观众”途径的序列2未必可以,我只能肯定序列1有这方面的特质……从历史迷雾里召唤“0—08”?不行,不提没了《格罗塞尔游记》还能不能召唤那支笔的问题,就算成功弄出了投影,笔是笔,我是我,乌黯魔狼对我情况的了解不会让“0—08”反向尝试掌握,还有,一次只能用那么短短两分钟,来不及感应什么……这倒是可以作为计划的辅助,提前写下想要的发展,让乌黯魔狼的“选择”变得合理,消除掉不确定因素……克莱恩考虑了很多,但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诱捕办法。

        除了遗憾自身不是“观众”途径的序列1天使,他还能联想到的是“星空”:

        仅仅因为了解就会被污染的“星空”!

        如果我有“星空”的本质,那乌黯魔狼通过祈祷光点对我实施监控后,将因了解遭受污染,被我锁定位置,但“星空”的本质高过天使层面,我怎么会有……我总觉得忘记了一些事情……克莱恩让“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环顾了一圈道:

        “不需要现在就讨论出答案,可以在回去后,以合适的方式,与合适的人交流一下。”

        他重点看了看“星星”伦纳德和“隐者”嘉德丽雅,希望他们能从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和“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等经验更加丰富的存在处得到建议。

        至于他自己,将借助历史孔隙影像,回到贝克兰德,咨询一下信使小姐、威尔.昂赛汀和苦修士阿里安娜。

        这就是做出重大决定前,广泛征求天使或准天使们的意见……克莱恩在心里吐槽了自己这种行为一句。

        “星星”伦纳德和“隐者”嘉德丽雅闻言,同时点了下头道:

        “好的。”

        接着,塔罗会成员们交流起了各处战场的情况,直至结束。

        …………

        回到现实世界后,正在圣赛缪尔教堂地底休息的伦纳德压低嗓音,将克莱恩的问题捡重点描述了一遍,末了道:

        “老头,你有什么建议?”

        “这是想拿遗留在神弃之地的那份‘奇迹师’非凡特性啊……”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先是恍然,旋即呵呵一笑道,“告诉你前同事,这件事情他没法自己解决,我的建议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向那位‘愚者’祈求帮助!”

        伦纳德深知老头的性格,忙追问了一句:

        “真的只有这么一个建议?”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哼”了一声道:

        “那是连阿蒙都没能抓住的神话生物,只有靠‘愚者’帮忙了。”

        伦纳德这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

        “看来只能这样……”

        …………

        两天后,“月亮”埃姆林和马里奇约定的见面时间前两分钟。

        “魔术师”佛尔思窝在壁炉旁的安乐椅上,侧耳听了听二楼的动静,将目光投向了好友休:

        “战争再这么发展下去,贝克兰德肯定将遭遇更多的袭击,真的不把你的母亲和弟弟疏散到周围的乡村?”

        休淡黄的短发不对称地分开着,梳得整整齐齐,她整个人与去年相比,显得更为严肃,更有裁决者的气质,就如同率领着一支骑士团的高位骑士。

        她颇有点犹豫地说道:

        “周围乡村能承载的人口已经达到了极限,而且我现在还能从军情九处拿到足够的食物。”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道:

        “如果战火真的烧到了贝克兰德,你就带着他们‘旅行’去因蒂斯、费内波特……”

        “似乎只能这样……”佛尔思正要说一说前几天去因蒂斯采购食物的事情,突然听见闹钟叮铃铃响起。

        她打了个激灵,猛地坐直,伸出戴着一条红色细绳的右手,往虚空中抓了一下。

        她的胳膊随即一沉,拖出了戴丝绸礼帽,穿黑色风衣,未戴眼镜的格尔曼.斯帕罗。

        这冷峻的冒险家眼珠一转,获得了意识,减少了对“魔术师”小姐灵性的消耗。

        他边轻轻颔首,边让左掌戴着的手套飞快变得透明。

        没到一秒,格尔曼.斯帕罗就“传送”离开,消失在了佛尔思和休租住的房屋内。

        “……”佛尔思一阵呆愣,好一会儿才嘴角微动地侧头对休道,“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工具……”

        …………

        天色已黑,街边的煤气路灯却未亮起,只有绯红的月亮照耀着整座城市。

        克莱恩来到了约定的地方,左右看了一眼,目光在异常冷清的街道、墙上烧灼的痕迹和不远处坍塌的房屋处分别停留了几秒。

        仅就他眼前所见的情况而言,贝克兰德萧索,破败,已有硝烟气息弥漫。

        这时,埃姆林.怀特从一条巷子里走了出来,对这位疯狂冒险家点了点头。

        按照对方的吩咐,他没有说话,没有行礼,免得耽误宝贵的时间,直接就领着格尔曼.斯帕罗来到了附近一栋房屋前,有节奏地敲响了大门。

        吱呀一声,那大门自动敞开,露出了里面笼着淡薄月色的黑暗环境。

        埃姆林和克莱恩一步入内,看见沙发位置浮现出了穿白衬衣、黑马甲的马里奇,而他们背后的大门如有自己的生命,哐当一下就合拢了。

        看了眼马里奇,埃姆林微笑指着克莱恩道:

        “这就是我的合作伙伴,格尔曼.斯帕罗先生。”

        他话音刚落,突然发现马里奇看自己的眼神变得更加古怪了,就仿佛在审视一个傻子。

        “好久不见。”马里奇随即站起身来,以手按胸,对夏洛克.莫里亚蒂行了一礼。

        既然对方不是以夏洛克.莫里亚蒂的形象出现,那他肯定不会主动提及相关方面的事情。

        “好久不见。”克莱恩摘掉礼帽,环顾了一圈道,“请莎伦小姐出来一起商量吧,我能维持的时间有限。”

        说话间,他拿出银白的冒险家口琴,吹了一下。

        一道穿阴沉繁复长裙,提四个金发红眼脑袋的身影随之从虚空里走了出来。

        ——利用口琴历史投影召唤出的信使属于客观存在,不会额外增加“魔术师”佛尔思的灵性负担。

        与此同时,马里奇点了点头道:

        “好的。”

        他将目光投向了房间另外一侧的高脚凳上。

        埃姆林一脸茫然地看了看这位“怨魂”,又看了看格尔曼.斯帕罗和他召唤出来的灵界生物,莫名有种自己被排斥在外,不应该在这里的感觉。

        而那张高脚凳上,一道人影飞快勾勒了出来,她皮肤呈现人偶般的白,身穿精致的深黑宫廷风长裙,头戴同色的小巧软帽,金发较淡,蓝眸略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