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传承(祝大家除夕安乐)

第八十九章 传承(祝大家除夕安乐)

        听到嘉德丽雅的话语,“神秘女王”贝尔纳黛沉默地看了她几秒才道:

        “这是你的选择,也是你的自由。”

        嘉德丽雅毫不退让地与面前的女王对视着,好一会儿才抿了抿嘴唇道:

        “我知道,你肯定已经销毁了所有线索,不让我有机会追寻你的足迹……

        “对你来说,这是所有过去的结尾,不管有没有返回。”

        栗色长发随意披着的贝尔纳黛没有开口,保持着沉默,似乎在用这种方式确认“星之上将”的猜测。

        嘉德丽雅见状,苦笑了一下道:

        “我不再说如果你半年或者一年都没有返回,我会用尽所有办法寻找你,我只想请你在最危险的时候记得诵念‘愚者’先生的尊名。”

        她坦然说出了那个称号。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缓慢点了点头道:

        “我会记住的。”

        嘉德丽雅旋即展露笑容,眼睛蒙雾地说道:

        “有什么物品和事情要交给我?”

        贝尔纳黛手掌一翻,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件物品。

        那物品整体呈金色,像是缩小的水壶,表面布满了神秘复杂的符号,壶口有一截灯芯伸出。

        “它叫‘许愿神灯’,编号‘0—05’,最早可能出自第一纪,就连真神都无法将它粉碎。平时,它不会有任何危害,也不会发挥一点作用,但它会不断地通过梦境和幻觉等方式诱导你摩擦表面,召唤出那位灯神。”“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简单介绍着手中物品的来历和作用,“灯神自称永恒,能满足你任意十个愿望,但这往往会以极其扭曲的方式完成,或者附带极为可怕的后果,我的父亲说过,持有者能以语言和准备规避前面两个愿望带来的危害,但绝对不能许第三个愿望。”

        说到这里,贝尔纳黛又强调了一句:

        “绝对不能!”

        “听起来很容易规避……”嘉德丽雅思绪一转道,“你许两个愿望后就给我,我再许两个愿望,然后依次给弗兰克、希斯等人,这能做到很多事情。”

        她只是拿弗兰克举例,压根儿没想让那个家伙接触这么危险的东西。

        贝尔纳黛托着那盏“许愿神灯”,微不可见地摇了下头道:

        “持有者和拥有者是不一样的,在我死亡前,你即使拿到‘许愿神灯’,也只是拥有者,你许下的第一个愿望会同时记为我的第三个愿望和你的第一个愿望。

        “还有,虽然我们能以语言和准备规避许愿附带的伤害,但这不表示灯神是没有智慧的,恰恰相反,祂非常聪明,非常狡诈,有很强的自主性。”

        嘉德丽雅“嗯”了一声:

        “那祂是否有不能实现的愿望?”

        “目前来看没有,但如果涉及真神层面,愿望的扭曲程度会超乎你想象,简单来说就是,若你许愿成为序列0的真神,那你的身体和灵魂将和不知来历的邪神融为一体,记住,灯神的要求是愿望必须简洁,否则祂会拒绝,并当做你已许完一个愿望。”“神秘女王”贝尔纳黛解释道。

        说完,她让无形的仆役拿着“0—05”这可怕的封印物飞向了“星之上将”嘉德丽雅。

        等到嘉德丽雅伸手接住“许愿神灯”,贝尔纳黛才继续说道:

        “如果你梦到了灯神,被祂蛊惑着许愿,那表明我已经无法返回,接下来,你就是它的持有者。我希望你的第一个愿望是,拿回贝尔纳黛.古斯塔夫出海前携带的所有物品,包括她本身的非凡特性,嗯,许愿的时候最好加上具体的日期。”

        嘉德丽雅低头看了眼金色的神灯,脱口而出道:

        “可以许愿让你复活吗?”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又沉默了几秒才道:

        “复活的我也许只是一个怪物。

        “如果你真的想这么做,可以询问那位‘愚者’先生的意见。”

        嘉德丽雅微微点头:

        “好。”

        “这就是我给你的物品和我想交代的事情,剩下的所有我都将留给要素黎明,他们会有新的首领,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消失而瓦解。”贝尔纳黛没再啰嗦,表示这就是自己将嘉德丽雅召唤至翡翠城的主要原因。

        ——那盏“许愿神灯”的位格和层次都非常高,没法通过信使来传递。

        不等嘉德丽雅回应,这位“神秘女王”的表情突然柔和了一点:

        “你不是一直想把这么多年来遭遇的事情分享给我吗?”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怔了一下,“嗯”着点头道:

        “对。”

        她旋即走到女王身旁,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正对着翡翠栏杆外那片蔚蓝的大海。

        贝尔纳黛坐到了她的旁边,听着她讲起离开“黎明号”后的种种遭遇,一如过往。

        这些事情,嘉德丽雅有的在信中提过,只是碍于篇幅,没有详细描述,有的还是第一次对别人讲出。

        不知什么时候,嘉德丽雅睡了过去,梦到了多年以前。

        那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少女,倔强地不愿回头地走下了“黎明号”。

        突然,她惊醒了过来,发现身边已空无一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天黑,甚至出现了朝霞。

        嘉德丽雅猛地探手,丢出了一个不够真实的虚幻线团。

        这线团滚入虚空,留下了一根鲜艳的毛线。

        沿着这根毛线,嘉德丽雅就如掌握了“传送”一样,漫步于灵界,来到了拉夏岛外层。

        她立在山崖边缘,将目光投向了远方,只见那还带着点黑色的深蓝大海上,一艘华丽而巨大的帆船背负着橘红的晨曦,驶向了天边。

        嘉德丽雅慢慢坐了下来,身体略微向前倾斜,双手抱住了膝盖,久久地凝望着那个方向。

        太阳逐渐升起,将些许光辉洒在了她的身上。

        …………

        贝克兰德,一处食物发放点。

        戴着面纱的斯塔琳.萨默尔已不再像前面几个月那样会频频低头,害怕别人认出自己,她焦急地眺望着前方,担心还没轮到自己,免费的食物就已发放完毕。

        隐约间,她似乎听见远处有枪声回荡,也不知道这来自突破了防线的弗萨克、因蒂斯、费内波特军队,还是正处理抢夺食物者的警察。

        结束吧……这场战争快点结束吧……今天已跑了三个救济点的斯塔琳无声地祈祷道。

        就在这个时候,几米外的工作人员拔高了嗓音道:

        “这里的食物已经发放完了!”

        斯塔琳的脸色顿时变得灰败,她抬头看了看已有些黯淡的天空,沮丧而麻木地拖着脚步,返回了明斯克街17号那栋房屋。

        她刚一打开门,家里的两个小孩就冲了过来,扬起天真的脸孔道:

        “妈妈,买到面包了吗?”

        “妈妈,我饿……”

        他们是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长得都很可爱。

        斯塔琳鼻子一酸,强行挤出笑容道:

        “有。”

        她随即进入房屋,从隐蔽的地方翻出不多的面包,平分给了两个孩子。

        看着两个孩子完全不顾礼仪地吃起面包,斯塔琳的脸色不断变化,时而悲伤,时而痛苦。

        没过多久,她的丈夫卢克.萨默尔也回到了家里,但手中同样没有食物。

        自从考伊姆公司因战时法案被军方接管,这位曾经的经理就失业了,只能靠过去的积蓄和政府的救济维持家庭。

        “没有领到……”看见妻子望过来的,充满希望的目光,这个身材魁梧,胡须杂乱的男人羞愧地埋低了脑袋。

        三十来岁,容颜还颇为娇美的斯塔琳吸了口气道:

        “我也是……我再出去排队,应该还有地方会发放食物!”

        不等丈夫回应,她冲出了大门。

        卢克当即转过身体,对着她的背影道:

        “我也再去找一找!”

        斯塔琳没有停步,走了两条街道,来到了一栋带花园的房屋前。

        没过多久,她见到了这里的主人,那位五十多岁的富豪。

        “我想,我想买些食物。”斯塔琳拿出了一叠皱巴巴的钞票。

        那个头发斑白的老者笑了笑道:

        “我为什么要卖给你?

        “我记得你上次拒绝了我。”

        斯塔琳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没有说话,低下脑袋,用另一只手解开了裙腰的皮带。

        啪的一声,那条原本很精致但已有不少污迹的小牛皮皮带掉在了地上。

        …………

        卢克.萨默尔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不知能从哪里获得食物。

        看着路过的少量行人,看着他们竭力保护的袋子,这位爱好机械很有学识的绅士眼睛逐渐变红。

        他不知不觉跟在了一个人后面,跟着他拐入了一条街道。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宵禁就会开始,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那个人停在了一栋房屋外面,步伐虚浮地走向了门口。

        就在这时,那个人突然晕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卢克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接着快速靠拢过去,试探了一下那位行人的鼻息。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望向了对方紧紧抱在怀里的纸袋,鼻端闻到了烤面包的香味。

        卢克吞了口唾液,就要伸手拿走那个袋子。

        手掌移动间,他畏惧地回头看了眼这个行人想要进入的房屋,看见凸肚窗上贴着一张小孩涂鸦般的图画。

        卢克的动作僵硬了,好几秒后,他站了起来,走到那栋房屋的门口,拉响了门铃。

        里面的主妇和孩子很快开门而出,看见了虚弱的父亲和那袋面包。

        宵禁很快到来,卢克又沮丧又自卑地回到了明斯克街。

        他刚打开自家房门,就看见妻子笑着对自己说:

        “我领到食物了!”

        真好……卢克松了口气,用力地拥抱住了斯塔琳。

        …………

        奥黛丽行走于大街小巷中,没有人能够看见她。

        她没有说话,一直走回了皇后区,走回了那栋豪华的别墅内,闻到了煎鹅肝等美食的香味。

        默然凝视了一阵,看了看男佣女仆们的来来往往,奥黛丽上楼回到了自己房间。

        半夜,她披着斗篷,进入父母卧房,来到了他们的床前。

        深深看了许久,奥黛丽单膝跪了下去,将额头抵在了父亲的手边。

        一滴滴水珠滑落,于地毯上浸染开来。

        然后,这位金发碧眼的贵族少女缓慢抬起了头,对着沉睡的父母,抽噎着说道:

        “爸爸,妈妈,谢谢,谢谢你们教导过我什么是怜悯,什么是仁慈,什么是美德。”

        话语刚落,她闭了闭眼睛,猛然站起,转身走向了门外,脸上已不再有丝毫的表情。

        ps:祝大家除夕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