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我有你没有

第一百零六章 我有你没有

        那片幽深的“海洋”一下吞没了煊赫的光球,让整个“无暗之域”都黑沉了不少。

        它的内部旋即迸发出了一道又一道银白的闪电,将恩尤尼和科林.伊利亚特激战的区域变成了雷霆的森林。

        兹兹兹的声音里,科林.伊利亚特身上的银色盔甲表面,数不清的电蛇乱窜,往上奔腾,钻入了面甲的空隙处。

        这位展现出了本身不完整神话生物形态的“银骑士”顿时出现了僵直,似乎被电光弄得有点麻痹,而恩尤尼那身仿佛由“堕落”力量组成的黑色盔甲完全吸收了雷霆,通过自己的四分五裂避免了本体受到影响。

        抓住这个机会,漆黑碎片不断掉落的恩尤尼双手握住那把幽沉的巨剑,往斜前方斩了出去,而这个时候,科林.伊利亚特还未完全摆脱麻痹状态。

        刺的一声,他的左肩位置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那坚固的银色盔甲仿佛失去了防御力,被幽沉笔直的巨剑直接劈了开来。

        这是“黑骑士”的“灵肉之刃”,它不仅能腐蚀血肉,泯灭灵魂,斩破屏障,还可以让任何有堕落意念的生物防御失效,属于“黑骑士”最核心的非凡能力,源于“堕落”领域。

        眼见“灵肉之刃”斩开了科林.伊利亚特左肩的银色盔甲,让裂缝飞快变深,直奔心脏部位,戴里克精神一紧,当即凝聚出一柄似乎由纯粹阳光组成的,噼里啪啦作响的长枪,并挥动手臂,将它投向了恩尤尼。

        “无暗之枪”!

        恩尤尼没放弃攻击,也未做出闪避,只是扬起了残余的虚黑羽翼,用它们覆盖住了自己。

        滋!

        那柄“无暗之枪”穿透了两层虚黑羽翼,爆发出炽白到极点的光芒,让那里仿佛升起了一轮微缩的“太阳”。

        与此同时,科林.伊利亚特整个人一下融化了,变成了一滩流淌的,银色的金属液体。

        这些液体飞快流动,于远处重组了科林.伊利亚特的身躯,依旧是巨人模样,依旧身穿银色盔甲,但是,这位白银城首席的小半个左肩连同胳膊和手臂已掉落在了地上,切口平整,没有一点血液流出。

        依靠着“水银化”,科林.伊利亚特用一条手臂为代价,躲过了恩尤尼的致命一击。

        他面甲后的目光没有一点动摇,提着剩下的那把晨曦直剑,又一次狂奔向了目标,如同一列超越了本身速度限制的,异常可怕的蒸汽列车。

        另外一边,戴里克飞快凝聚着“无暗之枪”,让一柄柄光之长矛噼里啪啦地飞向了恩尤尼。

        这个过程中,他还张开嘴巴,庄严说道:

        “神说,净化有效。”

        这是“公证人”非凡能力在“无暗者”阶段的表现。

        它与“太阳圣者”弄出的“无暗之域”是那样的契合,以至于战场又明亮了不少,让恩尤尼和洛薇雅身上的堕落气息再次衰减。

        “神说,无效!”那位“太阳圣者”当即否定了戴里克的“话语”,使“无暗之域”本身的净化效果回归了之前那种状态。

        噼里啪啦的声音中,那一柄柄“无暗之枪”飞临了恩尤尼,而这个“黑骑士”背后的虚黑羽翼已在之前的微缩太阳“照耀”下,淡化消失了好几对,只剩下不到原本的一半。

        眼见一柄柄灿烂纯净的光芒长枪接连而来,自身则被科林.伊利亚特纠缠着,难以做出有效闪避,恩尤尼又让一对虚黑的羽翼完全展开,崩解成了一片“幽黑”。

        那一柄柄“无暗之枪”刚一接触到这片“幽黑”,就沾染上了一层黏稠的漆黑,或瞬间腐蚀断裂,贯入恢弘阶梯之内,或于半空划了个弧形,掉头奔向了戴里克.伯格。

        它们在这个刹那全部堕落了。

        戴里克见状,遵循着长久训练和巡逻探索培养出的战斗直觉,猛地向前一跃,翻滚连接翻滚。

        兹兹兹!

        他身后落下了一柄柄漆黑的长枪,腐蚀了好大一片台阶。

        这个时候,“太阳圣者”也在投掷“无暗之枪”,制造“纯白射线”,逼得洛薇雅不得不借助自己放牧的其中一个魂灵不断“闪现”,并开始尝试着靠近敌人。

        让她遗憾的是,这样的状态下,自己一次只能使用一个魂灵的能力,没法边“闪现”边凝聚“银白细剑”隔空斩击那个“太阳圣者”,为自己创造机会。

        另外一边,克莱恩和自己的“影子”打得异常激烈,砰砰砰的空气炮弹声里,一丛丛赤红的火焰相继腾起,一片片碎纸四散飞落,一道道幻影化成了泡沫。

        那个“银骑士”秘偶则基本压制了“观众圣者”,毕竟心灵巨龙再是肉身强悍,力量奇大,在近身战斗里也不会是“巨人”途径半神的对手。

        当然,“观众圣者”也没有陷入险境,毕竟他显露出了不完整的神话生物形态,若非对手只是一个秘偶,而克莱恩本身已消化完序列3魔药且见过不少高位生物,他都可以利用凸显的神性干扰对手思绪,让他逐渐变得躁狂,慢慢丢失理智。

        没了神性影响的优势,“观众圣者”只能利用“催眠师”的“战斗催眠”,强行让目标作出反常的举动,比如攻击向错误的地方,然后,借此摆脱纠缠,重新进入“心理学隐身”状态,尝试偷袭克莱恩。

        ——“催眠师”的“战斗催眠”可以在战斗中强行催眠敌人,让他做出种种不正常的举动,但这种举动不能直接危害到被催眠者,也难以维持太久,目标很快就会清醒。

        当然,“观众圣者”“战斗催眠”的对象肯定不是“银骑士”秘偶,因为这本质上是一个死人,免疫所有心智影响。他干扰的目标是克莱恩借助“灵体之线”传递过来的意念,以此让秘偶接收到的信息出现错误,从而做出不符合克莱恩想法的举止。

        这其实已经是意念干扰,而不是心智催眠,效果毫无疑问达不到原版那种程度,但并不是每一位“观众”途径的圣者都能够掌握这种应用,它属于对自身非凡能力深入挖掘和实验的成果。

        对“观众圣者”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无论“心智剥夺”、“心灵风暴”,还是“心灵吐息”,都没法对一个秘偶产生作用。

        这条头部蒙着阴影的灰白巨龙好几次想靠近克莱恩,或使用范围型非凡能力,但都被“银骑士”秘偶阻止了,被那能够在自己体内爆开的“银白细剑”逼得只能先行闪避。

        克莱恩一边操纵秘偶,一边远离着“观众圣者”,和自己的“影子”周旋,不算太轻松,但也没有太大的负担。

        突然,他灵感一动,进入了那种梦境和心灵被人隐秘入侵后的清醒状态。

        借助这种清醒,克莱恩让一部分意识上升至灵性天空下,俯视起自己的心灵岛屿。

        然后,他看见那个脸上蒙着阴影,给人老迈感觉的恩尤尼从虚幻无垠的集体潜意识海洋中走了出来,打开了自己的心智体之门。

        这个“观众圣者”没尝试修改克莱恩心灵岛屿内的意识,只是捏出了一团往外滋长触须的幽暗光球,让它化作一枚难以发现的“种子”,落向“地面“。

        “精神瘟疫”的源种!

        克莱恩没有犹豫,立刻和“银骑士”秘偶互换了位置,让“精神瘟疫”的种子无法在他的心灵岛屿内落地生根。

        “观众圣者”察觉到了这个变化,不仅没有失望,反倒露出了一抹微笑。

        因为他早就借助“虚拟人格”,暗中在“银骑士”秘偶死寂的意识岛屿内埋下了“精神瘟疫”的种子,这虽然无法影响到秘偶,但可以不知不觉污染与秘偶互换位置的敌人,以及周围区域的其他目标。

        这是一种针对意识岛屿、精神世界的侵蚀和感染,不是直接的攻击,难以靠“虚拟人格”来抵消。

        到时候,克莱恩靠“虚拟人格”短暂隐藏起来的问题将彻底爆发,迅速进入失控通道,再也无法逆转!

        那“影子”对这种状况并不陌生,因为赫温.兰比斯曾经采用过类似的办法。

        他一边暗笑本体变得疯癫,鲁莽,狂妄,形似“小丑”,忘记了过去的教训,一边啪地打出响指,招来一道赤红的焰流,借此跳跃过去,纠缠住了克莱恩。

        这又是一场纸屑漫天纷飞,幻影层层破灭的激烈战斗。

        过了没多久,克莱恩突然停顿,抬起透明蠕虫扭曲缠绕成的左掌,捂住了类似状态下的左脸。

        “哈哈哈,哈哈哈。”他发出了满是癫狂意味的笑声,疯子般操纵起周围的“灵体之线”,不再区分敌我。

        他右侧脸颊上,一个个淡色肉芽凸了起来,似乎是即将钻出的“灵之虫”。

        “影子”见克莱恩变得疯狂,行将失控,担心被“精神瘟疫”感染,忙让一道赤红的火焰蹿起,吞没了自己。

        远处,他的身影从一股还未熄灭的焰流里跃了出来。

        这个时候,“银骑士”秘偶时而展开攻击,时而跳起抽搐式舞蹈,明显受到了不正常的操纵。

        他无力再阻止“观众圣者”化成的那条心灵巨龙,任由对方舒展皮膜覆盖的翅膀,飞到克莱恩上空,预备喷出“心灵吐息”。

        “观众圣者”不想给被“精神瘟疫”感染的敌人喘息的机会,打算让他立刻失控!

        突然,这条心灵巨龙的动作变得滞涩,似乎每一个关节都被人灌入了糨糊。

        下一秒钟,银白的锐芒从他的体内爆发而出,分割着他的血肉,撕裂着他的灵体。

        弯腰大笑的克莱恩一下变得平静,缓慢直起身体,松开捂住左脸的手掌,对着远处的“影子”翘起了嘴角。

        他的背后,那条心灵巨龙在一波又一波的银白锐芒撕扯下,变成了一块块乌黑的血肉,啪啪掉落于地,身穿银色盔甲的骑士秘偶随即收回手中的大剑,冰冷地望向了“影子”。

        克莱恩看着略显迷茫的“影子”,左脸的几条“灵之虫”弯曲延伸,模拟出了嘴角的上翘:

        “你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一样东西是我有,你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