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局势的稳定

第八章 局势的稳定

        镜子表面,淡银的单词一个接一个在波光中浮了起来:

        “……接纳战神教会和弗萨克军方愿意投诚的非凡者,只肃清那些信仰非常虔诚,愿意以身殉教的,为数不多的中高层,这既是女神的宽容与怜悯,也是应对之后时局的必然措施……当末日一步步来临,各地的超凡事件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增长,要想维持整个世界的稳定,只能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增强我们的实力。

        “如果收割战神教会和弗萨克军方的非凡者,即使获得了相应的特性,我们也没办法在几年内培养出同等水准的,富有经验的非凡者,无论是消化魔药,还是积累见识,都需要足够的时间……”

        看到这里,克莱恩在心里“呃”了一声,觉得这不是“魔镜”阿罗德斯惯常的口吻,更像是官方正式文件。

        它把不知在哪里偷窥到的文件完整展示了出来……用了“消化”,说明书写者和文件阅读者都掌握了扮演法,而从口吻上看,是黑夜教会的人……综合这两点,不难得出这是大主教和高级执事间传阅的文件,书写者应该是宁静教堂那位宗座……阿罗德斯的偷窥能力很强啊……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等待镜子中的内容“翻页”。

        一个个淡银单词消失又出现,很快组成了新的句子和段落:

        “对于弗萨克的普通贵族和民众,不用宣扬女神已取代‘战神’的事实,让他们依旧保留对‘战神’的信仰,这一方面有利于我们和投诚的神甫、主教接手各大教堂,最快速度稳定弗萨克的局势,另一方面也能让女神在完全掌握‘战神’权柄前,不被无法处理的信仰干扰。

        “等到新的神谕降下,我们再做出更替,现在只制定相应的预案。

        “……尽量不要激起弗萨克等国的强烈反抗,我们损失了太多的非凡者和士兵,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和物品,无论教会,国家,还是不同阶层的民众,都非常虚弱,需要一段时间的和平与稳定来恢复……我们最好联合风暴教会、知识教会、大地教会和费内波特、伦堡等国,逼迫因蒂斯和弗萨克无条件投降,从谈判桌上拿到我们希望获得的,这个过程中,可以用对顽固分子的肃清来施压。

        “处理国内情况,接手蒸汽教会留下的空白区域时,给予风暴教会足够的尊重,甚至可以在某些事情上做出退让,这是女神的意志。

        “最后,从现在开始,减少传教、祭祀、弥撒等环节出现红月的次数,在正式文本中,不再提女神‘绯红之主’的称号……”

        不再提“绯红之主”的称号……克莱恩眉毛微动,对最后那句话产生了强烈的不解。

        很快,他想到血族始祖,第二纪的古神,现在的“大地母神”莉莉丝曾经是“月亮”途径的序列0,是真正的“绯红之主”,一下有所恍然,隐约明白了这也许就是牌桌下的交换,是必须的代价。

        “嗯……女神的态度很清晰,那就是尽快让局势稳定下来……在祂真正掌控住‘死神’和‘战神’的权柄,成为‘旧日’前,毫无疑问是不希望再有正神陨落的,那样一来,‘最初’遗留的那个无形屏障的缝隙将无人填补,外神们将找到机会,让末日提前来临……还有,以鲁恩目前的情况来看,再继续战争,锚会动摇的更厉害,说不定会导致女神体内‘原初’的苏醒……

        “之前让战线退到贝克兰德,女神也冒了很大风险啊,必须分出更多的力量来压制‘原初’,如果‘大地母神’背叛,祂陨落得可能会比‘战神’更快,呃,祂难道还有别的底牌?

        “女神教会和风暴教会的损失看来都不小,难怪在反抗军宣布保留相应教堂,尊重风暴信仰后,那群暴躁的家伙没尝试反扑,默许了新政府成立……”克莱恩暗自嘀咕了几句,对当前局势有了大致的把握。

        他转而提出第三个问题:

        “‘黑夜女神’如果想更进一步,是不是需要找到那条‘永暗之河’?”

        这是九大源质之一,克莱恩记得阿罗德斯曾经说过,这条“河”与远古死神,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有关,线索似乎就藏在灵界城市卡尔德隆的深处。

        “是的,伟大的主人。”淡银的单词扭曲蠕动,形成了新的文字,“第四纪末尾的那位死神应该也可以利用‘永暗之河’,祂试图依靠这份源质强行容纳不相邻途径的‘唯一性’,然后,祂就疯了。”

        原来当初“死神”是这么疯的,我就说,经历过三个纪元看过“亵渎石板”的序列0真神不会没有常识,乱喝魔药,又不是亚利斯塔.图铎,已经到了不疯就死的境地……难怪“死神”只带个“原初魔女”就敢挑战分裂状态的七神,那时候,祂相当于半个“旧日”了吧……嗯,之前阿兹克先生那里有个黄金制成的不死鸟饰品,来自“死神”……克莱恩将一些事情串了起来。

        突然,他在心里“嘶”了一声,有点怀疑女神为那么多馈赠标注的价格是“永暗之河”。

        就像“真实造物主”屡次容忍他,是为了驱使他进入巨人王居所,拿到第一块“亵渎石板”一样!

        身为“源堡”的主人,他大概是唯一一个序列较高又能对抗其他源质污染的人。

        当然,“黑夜女神”也能再等几年十几年,等到“原初”意志进一步消退后,亲自去取,但这样一来,是否来得及在末日前完成仪式,克莱恩就不得而知了。

        他随即收敛思绪,提出了第四个问题:

        “哪里能拿到‘诡秘侍者’的魔药配方?”

        “魔镜”阿罗德斯让一个个淡银单词重组成了全新的内容:

        “查拉图;第一块‘亵渎石板’;第二块‘亵渎石板’;‘亵渎之牌’里的‘愚者’牌;‘愚者’‘唯一性’衍变成的神话生物。”

        第一个选择和第二个选择可能都在谋划怎么对付我……查拉图比乌黯魔狼更加可怕,更为狡诈,我要是谋划祂,大概率落入祂的陷阱,风险非常高……第三个选择是阿蒙祂哥哥,祂应该已经借助这场战争成为了“空想家”,如果招惹祂,“源堡”都未必救得了我……第四和第五个选项都与安提哥努斯家族那半个“愚者”有关,和女神的迷雾小镇有关,呃,女神应该有办法绕过那半个“愚者”,拿出那张‘亵渎之牌’,但也许得我拿“永暗之河”去换……克莱恩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条死路。

        这条路前面是“永暗之河”,后面是密修会首领查拉图。

        可惜啊,如果能找到乌黯魔狼,可以试着和祂谈判,祂应该看过第一块“亵渎石板”,掌握着“诡秘侍者”的魔药配方……哎,祂现在一闻到我的气息就会逃出很远……克莱恩想了想,对“魔镜”阿罗德斯道:

        “第五个问题,你之前说在我身上看见了支柱和支配,是什么意思?”

        镜子内的水光轻微晃荡,幽深的感觉愈发明显,相应的淡银文字则似乎白了一点:

        “伟大的主人,这是一种感觉,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不过,类似的感觉我曾经在另外一位存在身上看见过,除了祂,就只有您具备,那位存在是远古太阳神。”

        远古太阳神……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好了,该你提问了。”

        镜子表面,淡银的文字瞬间染上了金色:

        “至高至大至上的主人,您这次是否可以带走您忠实的,谦卑的仆人阿罗德斯?”

        “至高至大至上的主人,您这次是否可以带走您忠实的,谦卑的仆人阿罗德斯?”

        ……

        这个问题连续出现了五遍,完全占满了那块镜子的表面。

        已成为天使的克莱恩对阿罗德斯不再那么畏惧,考虑了几秒,笑了笑道:

        “我去找那位天使谈一谈吧,这是基本的礼貌。”

        轰的一下,镜子内喷薄出了一道又一道不同颜色的虚幻光芒,在马车厢内炸成了一朵又一朵烟花。

        几乎是同时,两道略显幽暗的光芒在边缘伸出,就镜子长出了两条不够真实的手臂。

        这两条“手臂”原本想伸向克莱恩的小腿,但又默默缩了回去,于原地轻轻摇晃。

        “赞美至高至上至大的主人!”烟花相继落下后,镜子内迸出了一条金色的信息。

        …………

        奔驰的蒸汽列车中段,一个陈设朴素的房间内。

        一位留着栗色长发,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的年轻男子坐于硬木座椅上,面对三角圣徽,交握着双手,紧闭着眼睛,虔诚地做着祷告。

        他侧面的窄桌上,摆放着一个金属零件拼成的人偶,人偶的背后,有若隐若现的光芒交织。

        突然,这年轻男子睁开眼睛,望向了另外一侧。

        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道人影。

        而在年轻男子蔚蓝的眼眸里,那身影只是看起来像人,本质是一团戴着丝绸礼帽,穿着黑色风衣的无形漩涡,漩涡内部有一条条透明扭曲的蠕虫抱成一团,来来去去。

        “格尔曼.斯帕罗。”年轻男子神情平静地念出了一个名字。

        他周围所有物品,这一刻都漂浮了起来,但房间内却没有一点风。

        克莱恩按了按头顶礼帽,露出人类的脸孔道: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那年轻男子微微点头道:

        “博诺瓦.古斯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