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提醒

第十二章 提醒

        “海神”的身份、位格和实力……听到“愚者”先生举的例子,“倒吊人”阿尔杰的脑海空白了近乎两秒。

        这是他做梦都没有奢想过的事情!

        在他看来,“愚者”先生通过格尔曼.斯帕罗拿到“海神”权柄,取代卡维图瓦,获得稳固且数量不少的信徒,是祂复苏过程中相当关键的一步,因此,这位隐秘的存在肯定不会放弃相应的身份。

        谁知道,这一刻,他竟然听见“愚者”先生告知大家,“海神”的身份、位格和实力都可以换取。

        更进一步复苏后,“愚者”先生已不再需要“海神”这种层次的身份和对应的信徒?这才是一位伟大存在的表现啊,不够位格的事物都只是短暂借用,不会占据……“倒吊人”阿尔杰先是暗自感慨,旋即一阵激动,只觉“愚者”先生刚才的话语就是对自己说的。

        在风暴教会内部,靠着外来力量成为序列4半神的他,虽然勉强跻身高层,但再想获得提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天灾之书》的窃取,目前还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所以,阿尔杰只能暂时压制自己的野心,耐心等待机会的来临。

        现在,机会来了,来的是如此之快!

        阿尔杰目前是风暴教会负责罗思德教区的枢机主教,一旦他暗中成为“海神”,掌控了那片海域的权柄,那他就将是罗思德群岛的王,真正的王!

        想到这点,“倒吊人”阿尔杰险些就无法自控,好不容易才平复下自己的状态。

        “正义”奥黛丽、“太阳”戴里克等人虽然也因塔罗会开始交易一位神灵的身份、位格和实力而难掩震惊——哪怕那只是一个伪神,但毕竟都没有转到“风暴”途径的想法,相对阿尔杰来说,不至于那么激动,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倒吊人”先生。

        阿尔杰悄然吸了口气,谦卑地对青铜长桌最上首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换取这些事物?”

        “愚者”克莱恩就等着“倒吊人”提问,含笑说道:

        “我给予的一些任务,以及,时常的祈祷,虔诚的许愿。”

        他这句话的重点其实是放在最后那个短句上的,但他相信塔罗会众位成员应该听不出来。

        至于怎么完成相应的愿望,他目前有两种方式,一是用自身拥有的其他非凡能力,达成相应的效果,比如,召唤历史场景,重现给予啤酒的环节,完成“让酒吧老板请客”的愿望,二是依靠已有一定积累的“愿望”能力,直接回应较低层次的愿望,创造真正的奇迹,比如,用一个响指就让坍塌的房屋瞬间归于完好,实质意义上地重建成功。

        另外,在灰雾之上,克莱恩可以调动“源堡”的位格和力量,相当于一位没容纳“唯一性”的天使之王,换句话说就是,他在回应祈求时,能使用本途径序列1的核心能力,也就是“诡秘侍者”的核心能力。

        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克莱恩初步弄清楚了其中两种:

        一是创造神国雏形,二是“嫁接”。

        “嫁接”是克莱恩自己命名的,毕竟他还不是真正的“诡秘侍者”,没获得对应的神秘学知识。

        这个能力可以将正常情况下无法产生直接联系的事物“嫁接”在一起,达成不可思议的效果。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将一条路的“终点”和“起点”概念糅合于一,让走上那条路的人永远都无法离开。

        对非凡者来说,有不少能力可以办到类似的事情,但“诡秘侍者”的“嫁接”是直接作用于“概念”本身的,不仅层次极高,就像是真正的神灵降临,而且效果诡异,带有隐秘的意味。

        再加上“0”级封印物“星之杖”的模拟能力,克莱恩身在“源堡”时,完全可以像一位天使之王般回应祈求,而且能做到的事情更多。

        听“愚者”先生提及任务,“倒吊人”阿尔杰一下想起了某件事情,忙低头问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对于弗萨克帝国参加过科诺托海战的三个目标,还需要做更进一步的调查吗?”

        他之前初步搜集了那三位疑似“蠕动的饥饿”前主人的情报,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愚者”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不用了。”

        他本来是想借这条线抓住“黄昏隐士会”的尾巴,但既然亚当大概率已经成神,那还是避忌一下比较好。

        尊重序列0的真神是克莱恩一贯以来的原则,该退让就退让,该放弃就放弃。

        不等“倒吊人”阿尔杰再次开口,“愚者”克莱恩语气舒缓地继续说道:

        “你现在的任务是配合‘海神’信徒,安置好离开神弃之地的人们。”

        “您的意愿就是我的意志!”“倒吊人”阿尔杰毫不犹豫地回应道。

        这让“太阳”戴里克无声松了口气,对接下来的发展不再有疑惑、顾虑和担忧。

        他对“倒吊人”先生处理事情的能力有着充分的信任。

        这时,“愚者”克莱恩环顾了一圈,笑了笑道:

        “除了海神的身份、位格和实力,能换取的还有很多,比如,‘律令法师’的魔药配方和非凡特性。”

        他没过多地举例,免得有损“愚者”的位格,至于之前说那么多,可以理解成更进一步复苏的“愚者”先生心情很好。

        ——月城有“律令法师”的传承,克莱恩能以完成“获得拯救”这个愿望去换取,当然,即使他直接让月城居民献祭相应的事物,那些终于找到庇佑的人们肯定也非常乐意。

        他们就害怕“愚者”先生抛弃月城,不接受他们的献祭。

        除此之外,克莱恩本人还有一个“银骑士”秘偶、“占卜家”途径序列9到3的非凡特性、封印物“无瞳的将军”、一滴“原始月亮”祝福过的血液和各种各样的“灵之虫”相关符咒与子弹。

        如果许愿者想要的是消耗性物品或做短暂地借用,那克莱恩还能从历史孔隙内拿出更多的东西。

        “律令法师”的魔药配方和非凡特性……“审判”休莫名觉得“愚者”先生看了自己一眼。

        坦白地讲,她最近缺乏足够的晋升动力,一方面,她只是军情九处相对众多的中高层之一,拿到半神门票的可能极低,另一方面,她父亲的名誉即将得到小范围内的恢复,她一下没有了迫切的目标。

        同时,战争已经结束,她的母亲和弟弟回到了贝克兰德,即将开始正常的生活,而以休现在的总收入,足以支撑成一个富豪家庭。

        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让休觉得如今的生活似乎还不错,不太想做出改变。

        当然,如果有晋升半神的机会,她也不会放过,因为之前那场战争里,她体会到了一个序列5的无力,而且,塔罗会中,除了她和“魔术师”佛尔思,别人都已经是半神,她毫无疑问不是太想掉队。

        想法纷呈间,“审判”休看了看“魔术师”佛尔思,然后对着斑驳长桌最上首埋低了脑袋,表示自己会努力。

        “魔术师”佛尔思大概能猜到好友的心态,因为她也差不多。

        如果不是提升到序列4才能有效对抗“满月呓语”,不用再时常麻烦“愚者”先生,而且亚伯拉罕家族已经给她准备好魔药配方和非凡材料,她都不是那么迫切地想成为“秘法师”。

        作为一名“旅行家”,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想吃什么美食可以立刻到现场去吃,完全满足了佛尔思对超凡概念最初的期待。

        当然,她还有另外的提升动力,那就是半神之后,可以更好地帮老师家族做些事情。

        见笼罩着灰白雾气的“愚者”先生后靠住了椅背,不再说话,“正义”奥黛丽犹豫了下,张了张嘴道:

        “女士们,先生们,我有一个问题。

        “如果一件事情,你知道结果怎么样完全与你无关,只是看某些存在的心情和博弈,你会怎么做?”

        她话音刚落,“倒吊人”阿尔杰就笑了一声道:

        “每个人都注定要死亡,无论怎么努力都难以更改,那他的一生是不是就毫无意义?”

        他似乎早就在思考这方面的问题,紧接着又补了一句:

        “既然目前的你无法改变事情的结果,那就努力地提升自己,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掌控更多的权柄,直到有一天能够参与那些博弈,如果死在了这个过程中,总好过什么都没有做。”

        这是“倒吊人”先生说过的最诚恳的一些话,似乎发自他的内心……渺小也能变得伟大……“正义”奥黛丽受到触动,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环顾了一圈道:

        “各位,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件事情。”

        等塔罗会成员们同时望了过来,克莱恩操纵假人“世界”低沉开口道:

        “末日还有十几年就将来临,每个人都可能毁灭,包括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