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谁也别想离开

第十九章 谁也别想离开

        虽然夜晚的风暴教堂并没有多少祷告者,但克莱恩为了避免冲突,还是将出现地点选在了通往花园的回廊上。

        “真是神奇啊……”帕莎看着固定下来的周围场景,喃喃自语道。

        罗伊强行收敛住内心的感怀,左右各看了一眼道:

        “如果那位大牧首来教堂躲避宵禁令,应该也会在类似的地方。”

        “若不是担心累积罪名,一位天使有太多的办法瞒过普通人。”克莱恩随口说道,“我等下会将你们送去别的教堂,你们尽量待在有玻璃窗和镜子的地方,一发现疑似弗萨克人的外来者,就找机会画出一个符号……”

        他话音未落,脑袋突然转动,望向了大祈祷厅通往花园的那扇门。

        一道两米六以上的身影缓步走了出来,他穿着黑底白边的长袍,肌肉将宽松的衣物撑得鼓鼓囊囊。

        这是位留着花白胡渣,戴着方形帽的老者,眸色淡蓝,皱纹稀少,自有种俯视万物的气质。

        战神教会大牧首拉里昂……无需做辨认,克莱恩的灵性直觉就告诉他对面是天使,是他前来教堂的目标。

        拉里昂扫了他一眼,略有点诧异地开口道:

        “不是阿里安娜……”

        祂旋即收敛住脸上的表情,相当淡漠地说道:

        “看来是祂的帮手。

        “你可以告诉祂,我已经和活化到一定程度的‘0—02’达成了协议,放弃对它的封印,换取离开的许可,而你们将留在这里,承受规则的变化和越来越严密的律令,直到彻底死亡……”

        这位大牧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克莱恩会阻拦自己,因为祂说话的时候,身体在飞快老去,皮肤表面很快就布满皱纹,长出老人斑,流下了腐烂的液体。

        只是眨了几下眼睛的工夫,拉里昂就衰老到了似乎快要人间蒸发的程度。

        然后,祂就真的完全变成了腐烂的液体,彻底蒸发了。

        这充满冲击力的画面让拜尔斯等人由衷地感觉到了恐惧,有种精神快要错乱,情绪即将崩溃的感觉。

        这就和那位“魔法师”先生腕部伤口内爬出无数小虫,组成新的手掌一样惊悚和恐怖!

        “奇怪的能力,和‘黄昏’有关?”克莱恩一点也没有阻止拉里昂的意思,只是仿佛在思考般点了下头。

        贝尔丹对应的灵界内,拉里昂的身影勾勒了出来,恢复了正常。

        紧接着,祂就像能驱使灵界生物一样,穿透无形的屏障,脱离了贝尔丹城的重重限制。

        可就在拉里昂开始“穿梭”时,眼前突然一暗,看见了一块幽暗无缝的“布”。

        这如同一面墙壁,阻挡住了拉里昂的前行!

        拉里昂谨慎地停止了穿梭,抬头望向七道净光所在的无穷高处,但祂只能看见一块虚幻的“幕布”从那里垂下,将对应贝尔丹的部分灵界笼罩于内,隔离出了一片独立的世界。

        与此同时,拉里昂来自“猎魔者”的直觉告诉祂,那块“幕布”形成的屏障非常坚固,难以突破,必须花费不少的时间和精力才有可能办到。

        对这位大牧首来说,现在发生的事情有种奇特的滑稽感,让他无法遏制地涌现出了愤怒的情绪:

        这就像祂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密室的钥匙,有机会抢在其他人之前开门离去时,愕然发现密室的房门处多了把锁,相当坚固的的锁!

        缺乏一点真实,是来自历史孔隙的影像……这是诈骗罪!不,它在贝尔丹城之外,脱离了规则管辖范围……这历史投影应该早就存在于这里,再等不超过两分钟,它就会无法维持,自行消散……拉里昂迅速恢复了冷静,让锚和疯狂的倾向又一次形成了平衡。

        …………

        风暴教堂的走廊上,终于缓了过来的罗伊等人转头望向了那位不比天使地位差多少的“魔法师”先生。

        帕莎犹豫了一下,颇为畏惧地说道:

        “祂,祂似乎逃走了。”

        这样一来,就没法获得“0—02”所在位置的情报了,真要依靠地毯式搜索,时间肯定来不及。

        而且,在场诸位都不清楚那件恐怖的封印物究竟长什么样子,类似于书的描述实在太过宽泛了。

        “只能想别的办法了。”克莱恩嘴角上翘地回应道,“你们有什么建议?”

        他刚才在等拉里昂返回,和自己谈判,但却发现那位大牧首宁愿在灵界等待“幕布”历史投影的消失,而他自己虽然也能进入那片灵界,却无法突破“0—02”置换规则后产生的奇异屏障。

        说话的时候,克莱恩一边认真地思考别的办法,一边让少量“灵之虫”掌控住身体,和旁边的非凡者对话,试图从他们的讨论里找到灵感。

        “我们该主动制造类似拜尔斯身上的‘矛盾’,让自己处在相对安全的状态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展开搜寻。”菲尔重新提起了之前萌生的想法。

        帕莎摇了摇头:

        “可如果我们利用这种‘矛盾’去做一些事情,‘0—02’肯定会增加新的规则来解决相应的问题。”

        “但至少这能为我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菲尔强调道。

        “这确实可以去做。”罗伊表示了赞同,并补充道,“但我们的重点应该在找到‘0—02’上,也许我们可以制造一些能让它暴露自身位置的‘矛盾’?”

        至于什么样的“矛盾”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又该怎么制造,他目前完全没有思路。

        自相矛盾的情况……增加新的规则来解决……克莱恩噙着笑容,安静旁听,脑海内一个又一个念头激烈碰撞,迸发着火花。

        就在这时,他手中的“魔镜”表面泛起水光,涌现出了一个个银色的单词:

        “帕莎,你想知道布告牌新增加的内容是什么吗?”

        这镜子直接问我……它为什么直接问我?帕莎怔了一下,忙点头回答道:

        “想。”

        银镜内水光起伏,飞快还原出了那块布告牌现在的状态。

        很明显,那里又多了两条新的规则:

        “……各大教堂配合宵禁令,提前关闭……”

        “……所有旅馆只接待登记过身份证明的客人……”

        菲尔一下惊慌了起来:

        “……我们现在去哪里?”

        他已经想不到自己、罗伊和帕莎还能怎么逃避处罚。

        罗伊和帕莎彼此看了一眼,脑海内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念头,但却没一个管用。

        这时,之前一直保持安静的克莱恩笑着将目光投向了拜尔斯:

        “你家在贝尔丹哪个地方?”

        “红枫街18号的一个出租屋内,可是,那栋公寓已经在火炮打击中坍塌了。”拜尔斯略感疑惑地回答道。

        克莱恩笑了笑道:

        “你可以向我许一个让自家住处归于完好的愿望。”

        “……这可以吗?”虽然对面那位神奇的“魔法师”以让人无法相信的能力治疗好了菲尔的断手,但拜尔斯依旧觉得让倒塌房屋归于完整的难度要高于那件事情,毕竟罗伊口中的军医韦伯也能办到。

        “当然。”克莱恩笑着提醒了一句,“抓紧时间吧。”

        此时,教堂内的祈祷者们正陆续离开。

        拜尔斯不敢再耽搁,立刻开口道:

        “我希望自己的家恢复原本的样子。”

        “好。”克莱恩抬起右手,啪地打了个响指,“你的愿望实现了。”

        呃?罗伊等人呆愣中,克莱恩又一次开启“传送”,带着他们来到红枫街18号,停在了一个两居室的房间外面。

        拜尔斯茫然地看着前方那扇熟悉的木门,下意识伸出右手,将它推开。

        橱柜、煤炉、高低床、沾染着油污的木桌、凌乱摆放的旧报纸一一映入了拜尔斯的眼帘,让他的眸光瞬间变得湿润。

        战争爆发前,当他从矿场返回这里的时候,总是能看见母亲在煤炉旁忙碌,父亲和哥哥或抓紧时间做一些修理,或帮忙处理水果蔬菜坏掉的部分,承担一定的可以拿回家做的工作,年纪幼小的侄女则在她糊制火柴盒的妈妈教导下,从废报纸上认知着单词的形状。

        这样的生活虽然困苦,没有任何抵御风险的能力,但依旧是拜尔斯相当美好的回忆,比昏暗的矿道、沉重的矿石、监工的皮鞭好了不知多少倍。

        可现在,即使这么一点异常渺小的美好,也都被完全破坏了。

        “你不邀请我们进去吗?”菲尔立在门口,不敢私闯民宅。

        拜尔斯一下回过神来,慌忙开口道:

        “请进请进。”

        进了这无人居住的房屋后,克莱恩拉了张随时可能坏掉的椅子坐下,陷入了沉默。

        罗伊和帕莎等人不敢打扰这位先生,安静地等待于旁边。

        过了二三十秒,克莱恩忽然环顾了一圈,笑着说道:

        “我有一个想法需要验证,你们谁来配合我?”

        “我。”罗伊毫不犹豫地回应道。

        克莱恩含笑说道:

        “等下你不要如实回答问题,我在寻找‘0—02’已颁布的规则中潜藏的漏洞。”

        罗伊点了点头道:

        “没问题。”

        克莱恩旋即拿出“魔镜”,对罗伊道:

        “你向它提一个问题。”

        罗伊想了想道:

        “我能去哪里寻找自己的下一份魔药?”

        银镜表面,一幕场景呈现了出来,那是在灵界徘徊等待的战神教会大牧首拉里昂!

        ……罗伊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然后听见那位“魔法师”先生说:

        “该你回答它的问题了,记住,不要说正确答案。”

        罗伊忙收敛住思绪,重新望向那面镜子,只见镜中场景已变成“魔法师”先生本人,并多了几行鲜血写成般的文字:

        “你的第一次交给了谁?”

        罗伊瞬间回想起了往事,一张脸刷地涨红,然后按照“魔法师”先生的吩咐回答道:

        “不清楚。”

        “撒谎!”银镜表面的血色文字瞬间凝聚成了一个让人感觉惊悚的单词。

        啪!

        一道不算强烈的闪电凭空浮现,劈在了罗伊的身上。

        罗伊抽搐着惨叫了一声,体表多有焦黑,头发根根竖起,但没有真正的生命危险。

        拜尔斯、帕莎和菲尔都吓了一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克莱恩环顾了一圈,嘴角一点点上翘道:

        “你们看,镜子并没有因为故意伤人而被处罚。

        “这里面蕴藏着真正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