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老法新用

第二十章 老法新用

        真正的机会……帕莎、拜尔斯和菲尔听得心中一喜,仿佛在黑暗的夜晚摸索前行很久后,终于看见了曙光。

        “什么样的机会?”从麻痹状态缓过来的罗伊脱口问道。

        克莱恩一点也不着急,微笑说道:

        “你们难道没有察觉吗?

        “那些公告里面并没有明确执法的主体是谁。”

        作为曾经的键盘强者,克莱恩一向自诩为“什么都懂一点”,而且,他这辈子也和不少律师打过交道,并拥有过一个“堕落伯爵”秘偶,在律令、规则方面还是具备基本素养的。

        对啊,公告上只是提到了一位新任执政官,并没有明确谁来执法……我们之前遭遇的是无形审判者……帕莎等人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克莱恩见状,伸手抚摸起“魔镜”表面,就像在给一只动物顺毛:

        “正常情况下,大家都默认由警察局和处理超凡案件的官方组织来执法,这是通过一系列的法律条文或相应的民众认知来确定的,但这一次的规则还没达到这么严密的程度。

        “如果说新规则的空白是由原本的法条、律令、规定来组成,那么,我们做出违法犯罪行为时,肯定会看见警察、‘值夜者’或者‘代罚者’,可实际并不是这样。

        “也就是说,相应的执法主体确实是模糊的。”

        四位非凡者里面相对最有学问的帕莎思考了一下道:

        “或许,执法主体是一个抽象意义上的概念,也或许,它默认等于那位新任的执政官。”

        “后者同样不明确,没说明谁是新任的执政官,这样一来,任何人都可以是,前者则属于未尽告知义务……”克莱恩简单回应了两句。

        菲尔皱起眉头道:

        “可是,我们和市民们同样不能执法。”

        “这是通过一种贴标签式的排除式的划分来确定相应的权限。”克莱恩笑着解释道,“外乡人是被排挤追捕的对象,当然没有执法权,市民们则只有在对付外乡人时才拥有,这点是通过公告确定的。”

        不等罗伊和拜尔斯开口,克莱恩继续说道:

        “所以,我刚才通过这里面隐含的矛盾,让罗伊试了试,结果正如我预测的那样。

        “首先,‘魔镜’不属于外乡生灵,也不是本地人,它只是一件有某种程度智慧的物品,不在规则划分出来的任何一个群体内,这样一来,在执法主体不明确的情况下,未被排除的它理论上是拥有执法权的;

        “其次,它惩罚的是外乡人,那些公告隐含着一个‘对付外乡人的都是执法者’的定义;

        “最后,‘魔镜’本身是具备惩罚规则的,在这种规则未被宣布非法前,它是拥有处罚权的。

        “基于以上三点,我想‘0—02’现在应该陷入了多重矛盾里,接下来,它肯定会颁布新的条文来明确执法主体,修补这方面的漏洞,而一旦明确执法主体就会透露很多信息,这能有助于我们锁定目标。

        “呵呵,‘0—02’如果采用禁止的办法,那肯定会限制到和‘魔镜’同样属性的自己,这绝对不是它的第一选择。”

        这一刻,听着克莱恩讲述的罗伊、帕莎等人莫名有了种对方知识渊博,智慧过人的感觉。

        难道这位“魔法师”先生就是神话传说里喜欢行于民间的智者?四位非凡者各自做出了相近但不相同的猜测。

        就在这个时候,克莱恩手中的“魔镜”散发出了濛濛水光。

        水光之中,银镜表面映出了那块布告牌。

        最初的那张白纸下方,悄然多了两个条款:

        “所有执法行为必须且只能由‘特伦索斯特黄铜书’或者它授权的人群做出。

        “任何私下规定都不能凌驾于正式律令上。”

        “特伦索斯特黄铜书”……这就是“0—02”的全称?机会来了!克莱恩神情一正,当即进入了冥想状态。

        他逼迫“0—02”明确执法主体,就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以便更进一步地了解这件恐怖封印物的情况。

        而据克莱恩推断,“0—02”或多或少与某份源质存在关联,就像当初还未真正成为“源堡”主人的自己。

        所以,对它的更进一步了解必然会遭遇反向的污染,建立起一定的联系。

        在某种程度上,源质就等于旧日、外神、星空!

        克莱恩当初正是用基于这些神秘学知识的办法锁定了乌黯魔狼科塔尔的位置,此时则是反向应用。

        ——在他看来,“0—02”被源质污染的程度肯定超过自己,毕竟封印物都呈现某种失控的状态,所以才需要封印。

        这种情况下,对“0—02”只要再多一点了解,污染就会随之而来。

        事实证明了克莱恩的推测!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危险,他没有将“魔镜”阿罗德斯呈现的新内容展示给那四位非凡者看。

        冥想状态下,克莱恩迅速就察觉到自己与某个地方有了无形的联系,难以描述的污染正奔涌而来。

        铮!

        他弹出一枚金币的同时,利用“源堡”的气息切断了联系,隔绝了污染。

        紧接着,他脑海内浮现出了一副清晰的画面。

        克莱恩左掌一把抓住了下落的金币,整个人在手套猛然透明后,瞬间消失在了房间内,出现于一座摆满书架的大厅中。

        大厅靠落地窗那侧,有许多长方形的桌子,其中一张上,摆放着一本由薄薄黄铜组成的书册。

        找到你了!克莱恩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笑意。

        他利用短暂感应到的联系,做出了占卜,然后依靠源质间的吸引,让“传送”变得异常精准!

        ——源质间的聚合定律可以让克莱恩在某次闲逛里,不小心进入这座图书馆,发现这本黄铜书,但这或许是在两天后,两周后,甚至两年后,根本来不及阻止什么,而且前提是“0—02”本身没做相应的干扰和规避。

        啪!

        克莱恩背部的衣物突然裂开,出现了一道道血红的痕迹。

        这是闯入未开放的公共区域遭受的处罚。

        鞭笞!

        还好,这个罪名很轻……而至少一两分钟内,不会再因这个罪名被处罚,规则有给闯入者留退出的时间……克莱恩当即探手,往虚空里抓了几下。

        他没真正地拖出苦修士首领阿里安娜的身影,因为对不认同的“人”来说,历史投影是一种诈骗,他只是利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位置信息传递给那位“隐秘之仆”。

        基于同样的理由,克莱恩散去了左掌的人皮手套。

        这个过程中,那本黄铜书册哗啦啦开始翻动,展现出了一页又一页规则:

        “……当理智降低到原本20%,就会出现失控的征兆……

        “……‘古代学者’拥有召唤历史孔隙影像的能力,召唤成功率取决于和目标的熟悉与友善程度……

        “……

        “……‘特伦索斯特黄铜书’是最珍贵的事物,任何生灵不得允许都不能触碰,违者死刑!

        “……不能以任何方式改变‘特伦索斯特黄铜书’的状态,违者死刑!

        “……”

        这一条条规则看得克莱恩眼皮直跳,有种理智在不断下降的感觉。

        这导致他体内的“原初”精神烙印活跃了一些。

        “前面部分的规则呈灰黑色,似乎处在不可更改的状态……这需要‘0—02’更进一步地苏醒?它如果苏醒到了能改前面部分规则的程度,那就很可怕了,说不定可以让我的召唤成功率下降,让非凡者理智只要稍有变低,就会出现失控征兆……这,我们修复了这个版本‘占卜家’过强的问题?不愧是‘0—02’,没有侮辱这个序号……

        “后面的文字呈水银色……这表明这部分规则可以修改或增加?

        “不能触碰,不能改变状态,也就是说,既不能拿走,也不能直接将这件封印物‘隐秘’……也许可以用‘星之杖’或‘旧日之盒’将这个图书馆直接转移去星空,让‘0—02’去面对那些外神们……但要是被外神们掌握了这件封印物,那问题可能会比现在大……”克莱恩犹豫了下,没冒着处罚的风险召唤出自己的“0”级封印物。

        下一秒钟,他耳畔响起了“啪”的声音。

        阿里安娜穿简朴亚麻长袍,系树皮腰带的身影飞快勾勒于他的身旁,被无形的皮鞭抽出了一道道明显的血痕。

        “第一个问题已经解决,现在需要考虑第二个问题了,那就是怎么封印这家伙。”克莱恩抓紧时间,开口说道。

        用不了多久,他就会遭遇第二次断手处罚了。

        阿里安娜摇了摇头:

        “相应的资料已被摧毁,我们只能通过试错来解决。”

        这有点危险啊……我们不知道,但有个家伙肯定很清楚……克莱恩心中一动,灵体突然离开身躯,进入了灵界。

        他隔着“0—02”制造的无形屏障,对正等待“幕布”消失的战神教会大牧首拉里昂道:

        “或许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

        “你想要封印‘0—02’的办法?”拉里昂转过身来,呵呵笑道,“你认为我会答应吗?”

        “其实我很费解,你为什么一定要为陨落的‘战神’牺牲自己?投入黑夜教会,你一样可以做天使,一样能得到庇佑,一样可以活很久很久。”克莱恩没直接回应,转而说道。

        拉里昂表情一沉道:

        “你这种没有虔诚信仰的神话生物是没法理解我的。”

        ……作为一名“邪神”,我没有虔诚信仰不是很正常吗?克莱恩忍不住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这就是他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