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两个仪式(求保底月票)

第二十五章 两个仪式(求保底月票)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克莱恩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此时,属于“愚者”的那张高背椅上,正坐着一个被灰白雾气笼罩的“人”。

        随着克莱恩回到“源堡”,这个“人”瞬间崩解,化成一条条透明扭曲的“灵之虫”,飞到克莱恩身上,钻了进去。

        还好“0—02”的限制只是不能泄密,不能回归,我和这部分值守“源堡”的“灵之虫”并没有断掉联系,要不然它们已经失控成怪物了……克莱恩暗自感慨了一句,坐至属于“愚者”的位置,拿起了之前就献祭上来的那张“愚者”牌。

        因为这“亵渎之牌”已经开启,所以无需他额外再寻找咒语,只用灌注灵性,就能看到对应的变化产生。

        “愚者”牌飞快变成了一册微缩的,虚幻的书籍,随着克莱恩意念的引导,不断往后翻动,直至最后两页:

        “序列1:诡秘侍者。

        “这是侍奉诡秘的天使,初步掌握了相应领域的权柄,可以唤起物品原本存在的‘灵体之线’,可以将许多实体事物或抽象概念组合在一起……

        “魔药配方如下:

        “主材料:一份‘诡秘侍者’非凡特性;

        “辅助材料:九种灵界特产;

        “晋升仪式:建立一个纯粹由秘偶组成的城镇,并为每一个秘偶设计自身的命运轨迹,让它们通过彼此的互动,演绎一副足够真实的生活画卷,于灵界诞生对应的区域。

        这个城镇的规模越大,秘偶越多,日常越精细,不同的命运越生动真实,延绵漫长,仪式的效果越好。“

        “序列0:愚者。

        “这是真正的神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祂就是对应权柄的化身……祂擅长以各种方式愚弄万物,展现种种不可思议的神迹……

        “魔药配方如下:

        “主材料:‘愚者’的‘唯一性’,自身之外的剩余两份‘诡秘侍者’非凡特性;

        “辅助材料:掌控至少四分之一个历史迷雾;

        “晋升仪式:愚弄一次时间、历史或者命运。”

        看着看着,克莱恩眉头逐渐皱了起来,于心里无声自语道:

        “比起‘诡秘侍者’的晋升仪式,‘愚者’的实在是太过抽象了……怎么才能算愚弄时间、历史或者命运?又怎么鉴定有没有成功?

        “掌握至少四分之一个历史迷雾对我来说还算简单,一方面我了解的古代隐秘足够多,点亮的历史碎片不少,另一方面,我是可以通过‘源堡’直接对历史迷雾施加影响的……

        “先不考虑成为‘愚者’的问题,目前的重心是‘诡秘侍者’,路得一步一步地走,呃,当然,某些幸运儿可以直接飞……

        “九种灵界特产很容易找到,无论是让信使小姐帮忙,还是请教七光,这都不是问题……那个晋升仪式和查拉图、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周围的状况贴近,且吻合七光说的‘和灵界有密切联系’的话语,可以初步判断确实是真的。”

        想到这里,克莱恩取下左腕缠绕的黄水晶吊坠,用占卜的方式确认了“诡秘侍者”魔药配方的真实性。

        这不是他不相信罗塞尔大帝,而是那位老乡在制作“亵渎之牌”前,应该就已经被“门”先生影响,去了月亮之上,遭受了“堕落母神”的污染和侵蚀,并被扭曲了相应的记忆。

        正因为如此,最后阶段的罗塞尔在“亵渎之牌”里于关键地方埋一些陷阱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这方面,克莱恩一向谨慎和小心。

        “说到‘原始月亮’的本体,那位最强大的旧日‘堕落母神’,从祂的称号看,大帝会不会已经不知不觉被玷污了……在月亮之上,也许生活着贝尔纳黛未曾见过的许多弟弟和妹妹,当然,不一定有性别区分……

        “‘诡秘侍者’仪式需要的秘偶可以从神弃之地获取,那里的怪物非常多也是一个优点,而且我之前也积攒了不少。”克莱恩思绪发散间,转头望了眼古老宫殿的另外一侧,让杂物堆旁边区域的灰白雾气一下消散。

        随着雾气的退去,那里露出了一排排棕黄色的座椅,每一张座椅上都坐了一道身影。

        那些身影里有覆盖银色全身盔甲的巨人,有穿着亚麻衣物,五官畸形的人类,有长满眼睛的大块血肉……他们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神呆滞而淡漠地注视着斑驳长桌方向,一行行,一排排。

        这都是克莱恩在神弃之地搜集到的秘偶,每次需要转移,不方便随身携带太多时,他就会献祭一批到灰雾之上。

        当然,这和环保意识无关,而是迷雾小镇的遭遇和查拉图展现的场景让克莱恩直觉地认为之后某个仪式大概率要用到很多秘偶,所以,他在这方面一直都很节俭。

        至于为什么不将这些秘偶都悬吊起来,而是让它们坐到具现出来的剧场内,充当观众,是因为克莱恩觉得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和查拉图的那些行为有点变态。

        他曾经是尝试过模仿,但目的是为了扮演,现在不需要了。

        “可这样的一座秘偶城市该怎么产生对应的灵界信息?灵界是过去、现在和未来诸多信息的集合体,但不直接包含这种虚假的事物……

        “通过别人的认知来产生?每个生灵的行为、话语都会以抽象的形式反映到灵界,成为占卜的源泉,当他们的某些行为、某些话语、某些强烈意念都明确地构筑出了一座秘偶城市后,那这座城市的灵界投影就会出现,‘真实存在’……

        “这其中包含的‘互动’涉及灵界的深层次奥秘啊……”克莱恩若有所思地关闭了“愚者”牌,将它拿在手里把玩。

        因为已经达到了天使层次,他对“亵渎之牌”的制作有了一定的认知:

        当时的罗塞尔不仅能从知识里汲取力量,而且还可以将实质意义上的力量赋予抽象的知识!

        至于这位大帝是以什么材料为凭依来制作,又是怎么做到神灵层面的反占卜和反预言,克莱恩目前还没法弄清楚。

        又思考了一阵,克莱恩试探着将那张“愚者”牌容纳到了体内。

        他的状态立刻有了变化,体表多了层五彩斑斓的衣物,脑袋上出现了极为华丽的头饰,气质明明极为幽深恐怖,却自带几分滑稽、戏谑、荒谬的感觉,呈现一种诡异矛盾的状态。

        “源堡”附带的整片空间轻轻摇晃起来,似乎要臣服于这位难以具体描述的神灵脚下。

        “位格又稍微提高了一点,其他没有太实质的变化,毕竟我已经是‘源堡’的主人了,呵,这就像是多了件能彰显气质的时装一样……”克莱恩摇了摇头,自嘲了两句。

        与此同时,他身上爬出了一条又一条透明扭曲的“灵之虫”,于旁边重组为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

        分化出时刻能响应祈祷的“自己”后,克莱恩回到现实世界,漫步于贝尔丹城,以愿望的方式治疗人们遭受的创伤,并从他们口里知晓战争的其中一面。

        …………

        “狗屎!”达尼兹听到船员的回报后,忍不住骂了一声,“他们竟然把鲸油给吃掉了?你们怎么不阻止?”

        路过加尔加斯群岛的时候,达尼兹和船员们购买了一批还未炼制的鲸油,准备带回拜亚姆,用高价卖掉,谁知道,竟被白银城的“半巨人”们“偷吃”了一部分。

        那名船员看了眼神使,小声说道:

        “他们根本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我们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有个子最矮的那个可以交流,但并不是随时都能找到他,他总是去太阳能照到的地方冥想,每次都会更换位置。”

        达尼兹下意识嗤笑了一声:

        “这就是文盲的下场。

        “你们要是能像我一样掌握古弗萨克语、巨人语、精灵语等多种语言,就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当然,语言天赋这种事情和智商有关,你们也不用太勉强。”

        那名船员又小心地看了眼达尼兹:

        “神使大人,他们吃掉的是您买的那部分鲸油。”

        “……狗屎!”达尼兹反应比思绪更快地冲向了船舱。

        一阵纷乱后,达尼兹得到了一份序列8非凡特性做补偿,也不知道自己是赚了,还是亏了,反正那份特性上残留的怪物肮脏体液让他有点恶心想吐。

        等到船只重归平静,“慷慨之城”拜亚姆已近在白银城探路者小队眼前。

        戴里克领着利亚瓦尔和坎蒂丝等人来到甲板上,眺望向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

        虽然他们已途径不少港口,但一直没能得到允许下船,只能远远看着,现在终于要初次踏足外面的陆地了。

        ——就算是这样,他们之前几次远远看见的大量人群、众多房屋和困顿痛苦也无法掩盖的蓬勃朝气,依旧让他们愈发向往光明世界的生活。

        当然,习惯了黑暗和闪电的他们用了不短的时间才适应外面的太阳,若非他们都是非凡者,甚至可能出现眼睛的永久损伤。

        看着码头来来往往,数量众多的人们,看着高空前行的飞空艇和周围一条又一条的船只,听着自己勉强能懂,但还是不够熟悉的嘈杂声音,想到这里将是白银城之后的定居点,戴里克突然有了些不可避免的紧张。

        他目光一扫间,突然看见海边灯塔上立着位男子,他身穿绣风暴符号的长袍,头发深蓝近黑,如同绞成一团的海草,脸庞线条粗犷而深刻。

        视线交汇中,戴里克一下变得平静,不再忐忑。

        ps:三月开头,提前更新,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