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战争前线的后遗症(求月票)

第二十九章 战争前线的后遗症(求月票)

        “不要救我……不要救我……”

        身在“源堡”且容纳着“愚者”牌的克莱恩已有天使之王的位格,不会再受“门”先生嘶喊的直接污染,但那话语里的内容却让他头皮微麻,瞳孔放大,难以遏制心中骤然涌起的惊恐之意。

        他原本以为“门”先生一直在呼救,可现在听到的却是:

        “不要救我!”

        PS:求月票~

        克莱恩静默中,那飘渺微弱却如同钢针扎刺着灵体的声音喊了十几秒后,突然有了改变:

        “帮助我……帮助我……”

        这一次,使用的语言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克莱恩面无表情地向后靠住椅背,又听了近十秒钟。

        接着,他解除了对“万能钥匙”和“深红月冕”历史孔隙影像的维持,让灰雾之上这片空间彻底回归了平静。

        呼……他吐了口气,手指习惯性地轻敲起斑驳长桌的边缘,无声自语道:

        “‘门’先生确实是半疯了,但疯的部分不是竭力呐喊时的祂,而是状似冷静,可以理智和人交流的祂……后者还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前者,扭曲祂呼喊的内容?

        “清醒时的‘门’先生竟然喊的是‘不要救我’……对一个被放逐被封印了一千多年的天使之王来说,这绝对不是正常该有的反应,除非祂认为回到现实的祂会带来祂自身都不愿意看见的灾难……一位彻底失控的天使之王?

        “结合‘门’先生和大帝交流时一直诱导他去外神占据的月亮来看,这件事情还有另外的可能:

        “被放逐的‘门’先生没有了最初造物主遗留屏障的保护,遭遇了某位甚至某几位外神的侵蚀,失去了绝大部分理智,状态只比‘被缚之神’好一点……

        “‘学徒’途径在序列3就能漫游星空,‘门’先生的尊名里还包含着‘无尽星空的领路者’这个称谓……这是否说明这位天使之王在被放逐前,就有可能接触过外神,受过一定的影响?

        “嗯,‘魔术师’小姐最后看见的深红大地、金字塔式建筑、不同位置星空又代表着什么?这不像是在当前星系内,也和‘黑皇帝’需要的陵寝不太一样……影响‘门’先生的某位外神的老巢,或者说,‘门’先生成为‘旅法师’时,于其他有生物的星球留下的传说,祂的锚点之一?大概率是后者,因为‘魔术师’小姐看到那幕场景时,并没有遭遇来自星空的污染……”

        克莱恩越想,心情越是沉重,因为这可能在某个方面真切体现了末日的来临。

        末日绝对不是不去想,假装不知道,就不会发生!

        难怪当初“黄光”威尼坦预言,诅咒解除之日才是亚伯拉罕们真正灾难的开端……“门”先生一直呼救,导致亚伯拉罕家族没法再出一位半神,或许是某种意义上的保护……虽然这会让亚伯拉罕家族失去地位和大部分珍贵事物,变得平庸,但至少可以保全血脉……呵呵,那个预言里,解决诅咒的办法在一位得到隐秘存在帮助的“学徒”手中……克莱恩低笑一声,有了怎么回应“魔术师”小姐的思路。

        他打算让“魔术师”佛尔思在告知她老师时,只说部分真话:

        一是强调“门”先生已经半疯,非常危险,即使与祂对话交流,也存在极大的风险;二是不说较容易达到的第二个解除诅咒仪式,只讲献祭“占卜家”、“偷盗者”和“学徒”半神各一位的那个。

        有了第一点,亚伯拉罕们就能理解先祖为什么坚持不懈地呼救,因为祂已失去理智,能做出任何可怕的事情。

        这能有效消除亚伯拉罕们的心病,阻止他们帮助“门”先生脱困,让他们更多更快地开始信仰“愚者”。

        第二点则能打消少量极端亚伯拉罕的侥幸心理,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完成那样一个仪式。

        同时,告知仪式本身也能增强亚伯拉罕家族对“魔术师”佛尔思的信任。

        “不说现存‘秘法师’还有多少位的问题,能成为‘诡法师’的半神肯定一个比一个难抓,且大部分集中在密修会,对付他们就是在挑衅查拉图,即使亚伯拉罕家族本身还有半神,可以短时间内动用‘0’级封印物,也没法那么容易就完成仪式的准备,嗯,对付‘寄生者’最为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把阿蒙分身作为目标,到时候,约等于给阿蒙送甜点……

        “还有,之后用‘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的口吻提醒‘魔术师’小姐一句,让她提防亚伯拉罕家族的极端分子……”克莱恩想了想,开始回应“魔术师”佛尔思之前的祷告。

        …………

        从历史迷雾内回到现实世界后,克莱恩坐上蒸汽列车,抵达了间海郡首府,曾经的鲁恩第二大城市,过去那场战争的最前线,康斯顿城。

        “……毁坏很严重啊……”下了列车,出了站台后,克莱恩站在高处,眺望了一眼这座纯粹的工业都市。

        他虽然是初次来到这里,但过去有从报纸杂志上看过康斯顿的各种照片。

        那些照片都是黑白色的,记录着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

        其中,给克莱恩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有三点:

        一是烟囱和高炉林立,仿佛人工制造了一座森林,极富视觉冲击力,比贝克兰德更能代表工业;

        二是建筑广泛使用混凝土和钢筋,比贝克兰德的同类修得更高更大更密集;

        三是许多地方都沾染着煤灰,包括人类体表,但空气质量比贝克兰德要好一些,因为间海风大。

        而现在,那一根根耸立的高炉、烟囱和一栋栋高大的建筑变得颇为稀疏,到处都只剩下一堆废墟。

        不过,相对来说,工厂区域受到的破坏比居民区域要少,因为那里许多是钢铁厂和兵工厂,于弗萨克人而言同样重要。

        “这里死亡的人数绝对以十万计……”克莱恩暗自叹了口气,提着行李箱,沿阶梯走下蒸汽列车站,真正进入了康斯顿城。

        前往旅馆的途中,他继续着自己“奇迹师”的扮演,随机挑选了位三十岁出头的壮年男子。

        “我是一位流浪的魔术师,我最擅长的魔术是满足每个人提出的愿望,你想要试一试吗?”曾经薄脸皮的克莱恩此刻已能非常自然地搭讪他人。

        那个壮汉瞥了他一眼,不耐烦地挥了下手道:

        “你能让我的父亲、母亲、两个兄弟和一个孩子复活吗?”

        说完,他没等对面的魔术师回应,略显暴躁地走向了最近的公共马车站点,并用右拳击打了一下左胸。

        克莱恩立在原地,保持着嘴角微微上翘的笑容,安静地目送这位男子离开。

        他记起了之前在蒸汽列车上看到的一本杂志,上面有好几页刊登着反映康斯顿城各大墓园当前状态的照片。

        那一块块墓碑就如同原本林立的烟囱和高炉,那一个个摆放骨灰的架子则仿佛还未坍塌的一栋又一栋高大建筑……

        整座康斯顿城似乎都被埋葬在了墓园里。

        收敛住笑容,克莱恩绕过前方早已干涸的喷水池,走向了不远处的旅馆。

        途中,他听见不少行人在讨论附近哪个地方闹鬼,哪个地方又出现了可怕的怪物:

        “我之前路过马里斯河时,听见水中有很多人在哭喊,我没敢去看,风一样跑回了城内……”

        “这算什么,我在风信花街9号看到了更加可怕的东西!那里的窗户上,贴着一张脸!非常苍白的脸!”

        “我家后面,好几个路人失踪,血迹一直拖到了最近的废墟里,但警察们没有找到尸体……”

        “真是可怕啊,愿女神庇佑我们!”

        “风暴在上,让这些鬼魂和怪物远离我们吧。”

        “对了,市政厅有贴出公告,说是发现类似的事情,立刻向警察局报案。”

        看来之前那场绞肉机式的战争让许多尸体来不及被安魂,变成了鬼怪,呼,很多时候,有的逝者未必还有尸体能保留……嗯,这里面肯定也不乏因精神崩溃或身体残缺失控的非凡者……还有,那些未按正常流程服食魔药的人绝大部分也失控了……“值夜者”和“代罚者”肯定会逐步清理这些事件,但至少在康斯顿城,人们可能得有较长一段时间与超凡事件共处了,毕竟有的鬼魂和怪物擅于隐蔽和躲避,本能就很狡诈……克莱恩目不斜视行走间,对康斯顿的整体情况有了新的把握。

        在这里,遇到超凡事件不再是巧合,而是有着一定概率的日常。

        就在这个时候,克莱恩看见前方十字路口走过了一队戴着红手套,穿着黑风衣的“值夜者”,但他一个也不认识。

        果然,宁静教堂派了更有机动性的“红手套”小队来帮忙……呃,附近出了什么异常?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循着灵性直觉,将目光投向了一堆废墟后的某栋公寓式建筑。

        那里的四楼,一个凸肚窗后,有一张高度腐烂的脸孔正贴着玻璃注视外面,淡黄带黑的液体一滴又一滴沿窗户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