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见面

第四十一章 见面

        原始岛屿中部,“黑皇帝”陵寝内。

        送走了贝尔纳黛的罗塞尔没有立刻进入沉眠,他缓慢抬起头,又一次望向了无穷高处。

        灰雾之上的克莱恩无声叹了口气,放下“星之杖”,摄来一张纸人,随手抖了一下。

        “啪”的声音里,那纸人急速变厚,膨胀开来,并飞入了“愚者”座椅旁由虚幻神秘符号组成的半透明漩涡。

        ——虽然贝尔纳黛已被移到原始岛屿边缘,克莱恩无法再通过代表她的祈祷光点看见“黑皇帝”陵寝内部的情况,但他可以借助已经融入罗塞尔身影的那个“愚者”符号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住和大帝的联系。

        纸人穿透那缓缓旋转的漩涡后,降临到了光源不知从何而来,显得颇为黯淡的陵寝内部,于中央高台前变成了一个人类。

        这个人类黑发棕瞳,与格尔曼.斯帕罗有几分相像,但轮廓不够刚硬,线条不够深刻,气质不够冷峻,五官也存在一定的区别,下巴和肚子上还多了点社会催生的少量肥肉,正是克莱恩原本的周明瑞形象,正是那个挂在“源堡”内部,和罗塞尔.黄涛.古斯塔夫做了几千年“室友”的周明瑞。

        对于他的出现,罗塞尔一点也不惊讶,单掌按着扶手,身体略微前倾地看着他道:

        “你来了。”

        “我来了。”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你不该来的。”罗塞尔叹息了一声道。

        “我已经来了。”克莱恩很自然地就接住了这个梗。

        罗塞尔彻底确定了眼前这个家伙的来历,一边让坐姿恢复正常,一边低笑了一声道:

        “本来打算问问你是哪里人的,看需不需要做地域歧视,但想了想,又没这个必要,都是不属于这个年代的,没有了故乡的可怜虫。”

        不等克莱恩回应,这位大帝嗓音一沉,开口问道:

        “你知道末日的真相了?”

        “知道了。”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罗塞尔继续问道:

        “你知道这里就是地球了?”

        “嗯。”克莱恩坦然回答道。

        罗塞尔闻言,自嘲一笑道:

        “你竟然这么早就知道了,我直到前往月亮之上,从高处看见了这个星球的真实模样,才敢最终确认。”

        说到这里,这位大帝叹了口气道:

        “月亮之上是那样的诡异,我明明感觉到了恐怖,却一点也没有去想自己是否会被污染,然后,越来越偏激,越来越极端。

        “不过,我偶尔还是会从周围人的看法里获得一定的清醒,但我不敢在那个状态下写日记,害怕泄露秘密,失去最后的机会。

        “我最终决定利用之前的各种铺垫,转到‘黑皇帝’途径上,除了因为末日来临,只有序列0才有可能保护住想保护的人,带着他们躲去浩瀚宇宙的其他星球,利用相应的权柄,于荒芜死寂的地方重建起可供人类生存的一整套秩序,还由于‘黑皇帝’的‘复活’神迹让我看见了摆脱污染的希望。

        “只要我能在成为序列0‘黑皇帝’,并半疯之后,被真正杀死,那我就有机会在陵寝内或星界中复活,那个时候,回归我的将是纯净的‘唯一性’和三份序列1非凡特性,不再有丝毫的污染,不再蕴藏无法遏制的疯狂。

        “说起来,当时的‘永恒烈阳’、‘蒸汽与机械之神”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被我利用了。

        “可是,旧日的恐怖超越了我的想象,伴随我复活的还有重获新生的污染……也许,只有旧日才能对抗旧日。

        “我只好中止复活的进程,以现在这种状态苟活于最后这座陵寝内,不让那个旧日借助我的身体出生于现实世界,那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克莱恩结合之前了解的情况和刚才发生的一切,对罗塞尔大帝的状态早就有一定的猜测,此时一点也不惊讶,平静回应道:

        “污染你的外神叫‘堕落母神’,祂以‘原始月亮’这个化身蛊惑了不少信徒。”

        罗塞尔脸上隐约呈现出来的五官顿时微有变化。

        他沉默了几秒道:

        “我知道‘原始月亮’,但不清楚祂的真实尊名是‘堕落母神’。

        “现在想一想,我能发现‘门’先生在求助,也许不是偶然……”

        听到这句话,克莱恩心中悚然一惊,瞬间想起了外面岛屿上的种种情况,对罗塞尔大帝想要说什么已然有了某种预知。

        罗塞尔笑叹道:

        “我前半生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过自信,总有种随时可以读档重来的感觉,对很多细节审视得不够。

        “当初,格林被这座岛屿上的奇异力量污染,死后回到这里,重获了新生,这不就是来自‘原始月亮’的影响吗?我之后做完各种检查,进行了相应的净化,就觉得自己没有问题了,可实际上,命运也许早就在那一刻有了很小的改变,这导致我后来‘偶遇’了‘门’先生,被祂一步步引导到了月亮之上……

        “这不能怪‘门’先生,祂的状态也许比现在的我还要糟糕。”

        大帝的意思是,从他发现这座原始岛屿开始,他就被“堕落母神”盯上了?克莱恩叹了口气:

        “那个时候,谁又能想到问题会如此严重?”

        在序列2之前,了解“星空”和旧日本身就会带来可怕的污染,而不去了解,在遭遇某些情况时,又无法准确地判断问题究竟有多么严重,事后需要做怎样的弥补,这就导致罗塞尔将这座原始岛屿视作自己的秘密基地,没将此地发生的事情告诉有资格了解外神、旧日和“星空”的存在。

        “是啊。”罗塞尔似乎很欣慰自己犯下的是几乎所有人都会犯的错。

        他随即说道:

        “那个古老隐秘的组织里,也几乎不提旧日、外神们的事情。”

        这时,罗塞尔停顿了一下道:

        “你应该看过我的日记,清楚那古老隐秘的组织是一个代指。”

        克莱恩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它指的是哪个组织,没想到你有了序列0的位格还不敢提祂组织的名称。”

        “我总觉得祂不简单,对外神可能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了解,所以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毕竟我现在不算完整的序列0真神。”罗塞尔简单说了一句后,他隐约可见的眉头突然皱起,“你看过我多少日记?”

        如果气氛不是那么压抑和悲凉,克莱恩此时肯定会忍不住回一句“魔女的滋味还真不错”,以此调侃罗塞尔这位老乡。

        最终,他嗓音平静地回答道:

        “很多。

        吐出那两个单词后,他随口又补了一句:

        “我还搜集到了几张‘亵渎之牌’。”

        “哪几张?”罗塞尔脱口问道。

        克莱恩在灰雾之上控制住纸人的表情,语气没什么起伏地说道:

        “‘黑皇帝’、‘暴君’、‘红祭司’和‘愚者’。”

        “呼……”罗塞尔吐了口气,隐约可见的紧皱眉头松了开来,“还好不是‘魔女’牌、‘月亮’牌和‘母亲’牌。”

        你自己要提的……克莱恩没有回应,就那样望着大帝。

        罗塞尔说完才有所察觉,忙咳了一声道:

        “都是看过直播的,应该很清楚,这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

        说着说着,他又咳了一声,转而叹息道:

        “你是哪条途径的非凡者?”

        “占卜家。”克莱恩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罗塞尔顿时沉默,隔了几秒才道:

        “可惜啊,如果大家都处在正常状态下,这个时候就应该由你从历史孔隙内弄一台大屏幕电视、一台游戏机出来,大家边玩边聊。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可惜没电,得靠你发明……克莱恩未将心里的话语说出去,语气保持不变地说道:

        “希望有这么一天。”

        接着,他将话题导入了正轨: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制作的‘亵渎之牌’能让神灵都无法找到?这种程度的反占卜反预言让人惊叹。”

        罗塞尔顿时轻笑道:

        “因为知识可以带来力量,力量也可以赋予知识,这就是‘知识皇帝’的权柄。

        “我将二十二条途径的魔药配方都附着上力量后,它们自然就产生了非凡特性间的聚合之力,并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反占卜反预言效果。

        “然后,再以……”

        说着说着,罗塞尔忽然停顿了下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问题。

        隔了一两秒,他声音有些飘忽地说道:

        “制作‘亵渎之牌’是在我举行‘黑皇帝’仪式之前一年,那个时候,我已经遭遇了‘原始月亮’的污染而自身在大部分时候都没有相应的认知。

        “这二十二张牌,为什么能让神灵都无法找到呢?”

        这个反问听得灰雾之上的克莱恩精神一紧,再次有了头皮微微发麻的感觉。

        不等他操纵纸人给出回应,罗塞尔的声音突然拔高,带上了些许难以言喻的恐惧:

        “不要集齐二十二张牌!

        “小心‘母亲’牌!”

        这两句话回荡于深沉的“黑皇帝”陵寝内部,久久没有平息。

        PS:推荐一本书,任秋溟的新书《这个刺客有毛病》,讲述一个热爱生命的刺客波澜不惊中走向武林最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