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上门辅导

第四十三章 上门辅导

        “黎明号”绕着那座原始岛屿航行了三圈后,终于向着被暴风雨笼罩的远方驶去。

        贝尔纳黛缓慢地收回视线,将目光放在了漂浮于空中的“贤者额饰”上。

        作为一名“预言大师”,她清晰看见了晋升的契机,明白自己已完成了相应的仪式,阻止了一场涉及高层次力量的灾难。

        但代价却是亲手封印了自己的父亲,思念了一百多年,追寻了一百多年的父亲。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啊……”贝尔纳黛看着那钻石镶嵌成的竖眼,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离开因蒂斯后,她主要的心愿有两个,一是调查清楚那些事情的真相,看自己是否误解了父亲,二是沿着父亲遗留的足迹,看看他曾经经历过什么,有没有复活的可能。

        第一个心愿,贝尔纳黛已经完成,事情的真相就是,她确实误解了自己的父亲。这让她不再那么痛苦,不再那么纠结,对父亲的怨恨彻底消解,但又平添了许多愧疚。

        抱着这样的愧疚和长久以来的思念,她努力去实现第二个心愿,可最终的结果却相当的不美好。

        如果一直没有希望,她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情绪反应,但她明明看见了曙光,看见了父亲,却不得不亲手让他重归沉眠。

        默然了好一阵,贝尔纳黛略微失去焦距的眼眸重新变得清澈。

        她不再犹豫,不再自责,不再产生种种负面情绪,坚定地抬起右手,于虚空中勾勒出一个又一个闪烁星辉的古老单词,召唤出了那个上半身人下半身风的灵界生物,从它那里拿回了“贤者”魔药的部分辅助材料。

        至于剩下的部分,因为不需要特别保存,就在“黎明号”的收藏室内。

        没过多久,贝尔纳黛借助“苍白的死亡”,粉碎了“贤者额饰”,调配好了那瓶可以让她晋升序列2的魔药。

        看了眼咕噜噜冒着气泡,而每一个气泡内都藏着一只透明眼睛的“贤者”魔药,贝尔纳黛神情坚毅地抬起右手,将玻璃瓶凑到了嘴边。

        她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悲伤,不是矫情,而是坚定的内心和前行的意志,因为要想帮助她的父亲罗塞尔大帝摆脱污染,彻底复活,需要更高的序列和更强大的实力。

        为此,她愿意将痛苦埋葬到内心最深处,不让它影响到自身的精神状态,只在夜晚无人时,才将它翻出来,独自品味。

        随着“贤者”魔药的入口,贝尔纳黛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幻。

        她分解成了一股股庞杂的知识,往着信息洪流的存在形式转变。

        整条“黎明号”,乃至周围的狂风、暴雨、闪电、海水、波浪都随之失去了实感,仿佛还原成了最底层最本真的各种各样信息。

        对于绝大部分“窥秘人”途径的序列3而言,这样的状态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意志不够坚定,运气不够好,准备不够充分,自身化成的知识洪流在几秒钟内就会被外在的各种各样信息渗透,冲刷,同化,飞快失去意识,再也无法重组出身体,变为神秘学里非常诡异非常难对付的一种怪物:

        知识妖精!

        这又称“信息生物”。

        贝尔纳黛依靠“贤者额饰”,曾经多次化身信息洪流,虽然都局限于两三秒内,不会维持太久,但也算有点经验,此时,她竭力维持着自身意识的存在,并与阻止一场高层次灾难产生的灵界信息建立起了某种联系。

        那些信息有着她的鲜明烙印,且涉及很高层次,显得异常“坚固”,短时间内不会被其余信息冲散,帮助她初步稳定住了自身的意识,一点点收拢起发散淡化的本体信息洪流。

        这个过程中,灰雾之上的克莱恩借助特殊标记过的祈祷光点,轻敲了下斑驳长桌的边缘,利用“奇迹师”在某种程度内改变某些事情某些行为概率的能力,赐予了贝尔纳黛一定的好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贝尔纳黛好几次都在失去意识的边缘徘徊,但最终又都挺了过来,聚拢了属于自己的所有信息,开始重组身体。

        此时,她渐渐能感觉到“星之上将”嘉德丽雅的牵挂,感觉到“要素黎明”的成员和属于自己的船员、水手们日常做着祈祷。

        这让她的状态愈发稳定,可以对抗体内正一点点产生的古老意志。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股隐秘的信息不知从何而来,趁着贝尔纳黛重组身体的机会,尝试与她融合。

        这是来自“隐匿贤者”的干扰!

        作为这个世界知识和信息的某种化身,作为“窥秘人”途径的序列0,“隐匿贤者”能对同途径低于自身的序列者施加一定的影响。

        没给贝尔纳黛使用苍白面具的机会,克莱恩披着的“幕布”轻轻扬了起来。

        贝尔纳黛的周围,时空一下扭曲,让她所在的区域与外界完全隔绝,即使信息,也无法交互。

        抓住这突如其来的安宁,贝尔纳黛彻底重组了身体,并借助自己的锚,初步平衡了体内产生的恐怖意志。

        这一刻,她真正成为了祂,成为了“窥秘人”途径的序列2天使,是神秘世界可以被尊称为“隐秘存在”的大人物了。

        紧接着,她看见周围扭曲的时空恢复了正常,看见一股股隐秘的信息向着自己涌来。

        她随即伸出右手,轻松握住了那些信息,提取出了里面蕴藏的有用知识。

        就在贝尔纳黛准备从灵界回归现实时,她眼前突然腾起一道橘色的光芒。

        这光芒瞬间凝聚成了一位留着白色短须的胖乎乎老者。

        老者笑眯眯地开口道:

        “女士,我是‘橘光’希拉里昂。”

        “橘光”……贝尔纳黛一阵疑惑,不明白“橘光”希拉里昂为什么要出现于自己面前——双方在此之前并没有多少交集。

        作为“要素黎明”的首领,曾经的“神秘学家”,她对灵界七光并不陌生,甚至还掌握了怎么向七光祈祷,获得相应指点的仪式,知道那七道净光都是灵界的某种象征,包容着不同领域的无穷无尽知识,位格上绝对达到了天使层次。

        “橘光”希拉里昂笑着补充道:

        “某位伟大的存在让我将有关旧日、外神和星空的知识告知你,让你对这个世界的状态和相应的污染有较为准确的把握。”

        “哪位存在?”贝尔纳黛又疑惑又谨慎地问道。

        她隐约预知到了答案,但还是有些无法相信,毕竟灵界七光同样是神秘世界的大人物,即使序列0的真神们,要想驱使祂们,也不是那么轻松和容易。

        “橘光”希拉里昂笑呵呵回答道:

        “灵界之上的伟大主宰。”

        灵界之上的伟大主宰……贝尔纳黛复述着这个尊名,一时思绪如潮。

        希拉里昂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

        “祂还有另外一个尊称:

        “‘愚者’先生。”

        …………

        某片海域中,行于安全航道内的“未来号”上。

        嘉德丽雅突然从梦中惊醒,额头尽是冷汗。

        刚才的梦中,她看见女王浑身血淋淋地倒下,胸腹被撕开,钻出来了一个婴儿状的怪物。

        作为一名“神秘学家”,以“命运之蛇”一滴血液晋升的“神秘学家”,嘉德丽雅相信自己的梦境不会没有缘由,必然预兆着什么。

        而很明显,她刚才做的并不是一个好梦。

        心绪难定间,嘉德丽雅翻身坐起,披上斗篷,尝试着向“愚者”先生祷告,希望这位伟大的存在能给自己一点提示,或者庇佑一下女王。

        很快,她眼前浮现出了一幕场景: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从灵界中走出,回到了“黎明号”上,让这条船只逐渐远离了隐约可见的无名岛屿。

        嘉德丽雅顿时松了口气,诚恳地感谢起“愚者”先生。

        做完祷告,她心情极为愉悦,打开船长室的窗户,让星光凝成长桥,落到了甲板上。

        她随即戴上那副较为沉重的眼镜,沿着璀璨的星光之桥,一步步走到了甲板上,于夜晚的宁静氛围里悠闲漫步。

        行至船头时,嘉德丽雅看见弗兰克.李在那里捣鼓一些瓶瓶罐罐。

        “你,在做什么?”嘉德丽雅不知不觉就皱起了眉头。

        弗兰克抬起头来,笑容明朗地说道:

        “之前的构想遇到了挫折,暂时进行不下去,我拜托妮娜从海底给我弄了些泥土,研究里面蕴藏的微生物。”

        说到这里,弗兰克满是憧憬地说道:

        “等下次假期,我想去北海深处或者极地的冰雪世界看一看。那里厚厚的冰层下也许埋藏着来自第四纪,第三纪,甚至第二纪,第一纪的古老微生物,这能让我收获很多很多。”

        你暂时不会有假期了……嘉德丽雅在心里默默说道。

        …………

        克莱恩具现出一个盒子,把四张“亵渎之牌”都放进里面,做了层层封印后,立刻回到现实世界,直奔最近的那座黑夜教堂。

        他打算将“亵渎之牌”的隐患用祷告的形式告知“黑夜女神”,提醒祂注意相关的问题,不要让“大地母神”莉莉丝得到“母亲”牌或者“月亮”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