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第三个愿望

第四十七章 第三个愿望

        贾斯敏听得一阵激动,但还是有点不放心:

        “这,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在她看来,之前的免费尝试不需要付出代价不表示之后的许愿也是这样。

        克莱恩正了正头顶高高的礼帽,微笑说道:

        “你付出的便士就是代价,实现愿望后需要承受的相应变化也是代价。”

        贾斯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再犹豫,将手探入衣兜,试图摸出几枚铜便士,完成许愿。

        可是,她的衣兜里面空空荡荡,除了一张手绢,什么都没有。

        在家里待了太久的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接触过金钱。

        而之前,她从家里到市政广场,依靠的是步行,没有乘坐无轨公共马车。

        “我,我,可以先回家一趟吗?”贾斯敏又懊恼又不好意思地问道。

        “当然,这是你的自由,但我不保证‘全自动许愿机’会始终在这里等你。”克莱恩用魔术师的口吻笑道,“有的时候,它很任性。”

        贾斯敏“嗯”了两声,道了句谢,转过身体,往着市政广场相反的方向小跑而去。

        她越跑身体越是轻松,又找回了被烧伤前的健康状态,变回了那个只有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女。

        于她而言,这是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当然,作为一个普通人,奔跑了一阵后,她也渐渐感觉到了疲惫,不得不放缓脚步,开始慢行。

        夜晚清凉的风吹来,高空云层里透出了一颗又一颗璀璨的星辰,街道旁的树木轻轻摇晃,在地上洒下了摇曳的身影,这一切是如此的安静和美好,贾斯敏只觉自己身心都放松了下来,所有烦恼随之远去。

        受伤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心情宁和,不知不觉就带上了些许笑意。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她忽然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咦,贾斯敏?”

        贾斯敏侧头望去,看见了张熟悉的脸孔,那是她原本的邻居,汉米尔太太。

        “晚上好,汉米尔太太,好久没见到你了,你是要去参加狂欢节吗?”未戴围巾的贾斯敏发自内心地笑道。

        汉米尔太太是个头发有点花白的妇人,她仔细打量了贾斯敏几眼道:

        “自从你们搬走,就没有见过了,听说你在之前的轰炸里受了伤?”

        “嗯,但已经好了。”贾斯敏重重点头道。

        她随即问道:

        “朱莉现在怎么样了?”

        朱莉是汉米尔太太的长女,是贾斯敏过去的玩伴。

        汉米尔太太的表情一下蒙上了阴霾:

        “她被,她被弗萨克人欺负,因此死去了……”

        贾斯敏怔了一下,于悲伤的同时联想到了自己的经历。

        曾经有弗萨克军人闯到她家里,试图侮辱她,但看见她被火烧毁的脸庞后,只是给了她一脚,就离开了。

        “可怜的朱莉。”贾斯敏悲痛而诚恳地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画出繁星。

        听说了过去朋友的遭遇,她才发现自己或许还是算较为好运的那个。

        告别了汉米尔太太,贾斯敏一路走回了自家所在的那栋公寓。

        抵达家门外,她缓了过来,心情恢复了不少,开始期待父母看见自己变回原本样子的表情。

        他们应该不会再把痛苦压在心里,装出没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他们肯定会激动地流泪,高兴地拥抱住我……贾斯敏取下挂在脖子上充当项链的钥匙,边浮想联翩,边打开了房门。

        屋内一片昏暗,无论蜡烛,还是煤气壁灯,都没有被点燃。

        外间的那张床上,一重一轻的鼾声传来,与市政广场的热闹形成了某种对比。

        他们都睡着了……是啊,他们平时工作都很辛苦……贾斯敏轻轻关上房门,走到父母床前,借着窗外照入的绯红月华,安静地将目光投了过去。

        爸爸头上多了好多白头发,他的法令纹变得好深……妈妈睡觉都皱着眉头,她的脸有点脱皮了,又干又糙……贾斯敏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认真地审视过父母的脸,竟不知他们已苍老了这么多。

        战争前,她的父亲是一名会计师,收入还算不错,租得起联排的房屋,可以让妻子不外出工作,专心地照料家庭,而现在,他只能进入布料工厂,做繁重的劳动,贾斯敏的母亲也不得不离开家庭,成为纺织女工。

        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总是咳嗽,不过,他已经通过了最近的政府雇员统一考试,等面试结果公布,就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了……妈妈一直抱怨她的眼睛她的胳膊越来越不好……贾斯敏深深地看着父母,没去叫醒他们。

        她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第二个愿望。

        放轻脚步,贾斯敏进入里面那个房间,从自己几乎快空掉的储蓄罐里倒出了最后几枚便士。

        然后,她离开公寓,登上了一辆无轨公共马车。

        ——她害怕去得太迟,“全自动许愿机”已消失不见。

        此时,公共马车上的乘客很多,大部分都是去参加狂欢节的,贾斯敏左右各看了一眼,见没有位置,只好扶着支架,站在过道上,与不少人挤在一块。

        十分钟出头,她到站下车,拐入了之前那条街道。

        当那个镶嵌着几块玻璃的黄铜色机器映入她眼帘后,贾斯敏无声松了口气,快步靠近。

        这个过程中,她环顾了一圈,没发现那位叫做梅林.赫尔墨斯的魔术师先生。

        “真的全自动,不需要他在旁边?”贾斯敏疑惑地低语了一句。

        她没去浪费时间,掏出1便士的铜币,将它投入了“全自动许愿机”内部。

        “我希望我的父母身体恢复健康,希望家庭变得富裕。”贾斯敏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并闭上眼睛,等待奇迹发生。

        下一秒,她听见了叮当的声音,就像有硬币从“全自动许愿机”内滚了出来。

        贾斯敏愕然睁眼,看向前方,只见自己刚投进去的那1便士铜币已落在了投币口外的小托盘内。

        这个愿望无法实现?呃,一个愿望里不能包含太多的内容?我刚才许的其实等于两个愿望……有烧伤被治好的经验在前,贾斯敏并没有怀疑“全自动许愿机”出了问题。

        她认真想了想,又将那1便士的硬币塞入了投币口,接着低下脑袋,小声许愿:

        “我希望我的父母身体恢复健康。”

        这一次,她听见“全自动许愿机”内响起了轻轻的敲击声:

        “笃。”

        贾斯敏见那枚铜币没被吐出,知道自己这个愿望已得到实现,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看一看父母的状况。

        按捺住激动,她又投入了第二枚1便士硬币。

        她本打算许下让家庭富裕的愿望,可想到父亲基本确定要成为利蒙市的政府雇员,家庭收入又能得到保障,忍不住产生了别的念头。

        十岁后,她就已经认知到自己一点也不好看的事实,这不是说周围的人会嫌弃她,会说她容貌不及格,而是她的玩伴里,有两位少女长得颇为美丽,这让她们在很多时候都能受到优待,体会到世界的善意。

        这样的比较下,贾斯敏难免会梦想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漂亮,可事实证明梦想只能是梦想。

        不过,这次,梦想完全可能变成真的,因为她面前就有一台可以创造奇迹的,非常神奇的“全自动许愿机”。

        如果我能变得美丽,我就可以找到很好的丈夫,一样可以让家庭状况得到改善……贾斯敏就仿佛听见了魔鬼在自己耳边低语,无法控制地闭上双眼,许下了愿望:

        “我希望变得非常,非常,非常美丽。”

        她用了三个非常来修饰美丽。

        她话音刚落,“全自动许愿机”的“门扉”又一次打开了,一张银白色的面具被推了出来,盖在了贾斯敏的脸上。

        贾斯敏刷地睁开眼睛,正好看见那张面具消失。

        与此同时,她似乎和什么事物连接在了一起。

        她饱含期待地转过身体,又一次来到街边的商店前,利用煤气路灯的光芒和窗户上的玻璃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贾斯敏一时没法具体描述五官和脸部轮廓有了什么变化,只知道在这一刻,连自己都沉溺在了那样的美貌里。

        她的鼻子变挺了,她的嘴唇丰润了不少,她的眼睛变大了,很是水润,她的皮肤嫩的就像牛奶布丁,她和原本只剩下一点点相似。

        “这,这就是神迹吗……”贾斯敏由衷地,难以遏制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她沉迷地欣赏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抽回目光,向“全自动许愿机”行了一礼。

        她旋即脚步发飘地走向公共马车站台,路上,一道又一道目光投向了她。

        砰!

        一位男子因为太过专注地看她,撞到了煤气路灯杆上。

        贾斯敏抿嘴一笑,什么都没说,登上了无轨公共马车。

        车上的人依旧不少,所有座位都被占满了,

        就在贾斯敏努力寻找位置时,好几位男士抬起屁股,直起身体,望着她笑道:

        “小姐,你可以坐这里。”

        贾斯敏一时有点愣住,没想到自己竟能收到如此多的善意。

        她没有推辞,就近坐了下来,并对让座男士展露出了笑颜:

        “谢谢你。”

        那位男士的表情变得极为生动,谦虚地说道:

        “这是位绅士应该做的。”

        贾斯敏还保留着之前封闭在家里养成的习惯,没有多说什么,安静地坐到自家附近,下了马车。

        走了几步,她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忙扭头望了过去。

        那是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他正用一种无法描述的恶心目光看着贾斯敏。

        贾斯敏吓了一跳,忙快步往公寓走去,可途中遇到的男子都相继露出了类似的眼神,似乎随时会化身野兽。

        这一刻,贾斯敏觉得自己就像在荒野里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