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奇迹只能一时

第四十八章 奇迹只能一时

        如果说贾斯敏之前还颇为享受男士们投来的种种目光,那现在,她只剩下担忧和恐惧。

        她再次加快了脚步,就仿佛正被弗萨克人追逐。

        终于,贾斯敏在那些男人靠近前,冲进公寓,摆脱了他们。

        呼……少女拍了拍胸口,暗自决定以后少在夜晚外出。

        她这才认知到,超乎想象的美貌也有不好的地方。

        平复了一下心情,贾斯敏沿昏暗的楼梯上至三层,回到自家外面,用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父母的床前,又一次借助月光审视起他们的容颜。

        和她不久前出门时相比,她的父亲和母亲脸庞变得相当红润,白发和皱纹都少了很多,鼾声更是几乎没有。

        他们真的恢复了健康……贾斯敏难以遏制地露出笑容,极为明显地松了口气。

        察觉到动静,她的母亲眼皮动了一下,缓缓睁了开来。

        贾斯敏屏住呼吸,收敛住笑容,准备给母亲一个惊喜。

        她的妈妈半坐而起,望了过来,表情突然变得极为惊恐。

        “你是谁?”这位妇女嗓音尖利地问道,并用力地推起身旁的丈夫。

        我是谁?贾斯敏被问的有点呆住,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

        此时,她的父亲也醒了过来,又疑惑又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女。

        “出去!要不然我会喊警察上来!”贾斯敏的母亲离开睡床,抄起了摆放在旁边的烛台,将它作为武器。

        “我们不欢迎小偷。”贾斯敏的父亲还算客气地下达了驱逐令。

        他知道面对窃贼时,尽量不要太过逼迫,否则很容易让对方选择极端的应对方式。

        如果没有妻儿,他也不是太害怕和窃贼搏斗,可现在,他的肩头扛着整整一个家庭。

        贾斯敏终于回过神来,连忙开口道:

        “爸爸,妈妈,我是……”

        她话未说完,就迎来了母亲劈头盖脸地推搡,被她的父亲按着肩膀,一直弄出了房间。

        至于她说了什么,这样的状况下,没谁去在意。

        哐当!

        自家的房门在眼前关闭了,这让贾斯敏又茫然又无助。

        她想要拍门,想要用随身携带的钥匙证明自己的身份,可就在这时,她听见母亲在对面窗户处,对下方巡逻的警察道:

        “这里有小偷,有小偷!”

        小偷……爸爸和妈妈不认识我了……他们会不会认为我谋害了自己……警察会相信“全自动许愿机”吗……贾斯敏心中一紧,下意识就决定先离开公寓,避过警察,等天亮再挨个找父亲和母亲解释,用共同的回忆取信他们。

        蹬蹬蹬,她埋着脑袋,在闻声出来的邻居围观下,沿楼梯快步下行,冲出了公寓。

        一路跑至附近小巷,避开了从大街过来的警察,贾斯敏喘着气,停了下来,眼泪不由自主就滑过脸庞,落往地面。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拖到了巷子僻静处。

        “多少钱?多少钱我都给……”一道满是醉意的,含含糊糊的嗓音响在了贾斯敏耳畔,似乎将她当成了站街女郎,且无法抗拒她的诱惑。

        贾斯敏努力挣扎着,又惊又怕又绝望。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时,那醉汉的手松开了。

        “小姐,你没事吧?”一道粗哑的男性嗓音随之响起。

        贾斯敏先快步离开了醉汉所在的区域,然后才转过身来,看见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

        “他,他想……”贾斯敏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那位警察怜惜地看了她一眼道:

        “我们会将他送上治安法庭的,不过,小姐,你需要和我回警察局一趟,录个口供。”

        贾斯敏正处于极端惶恐极端无措的状态,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她坐到了附近警察局的口供房内,对面是刚才那位警察和他的同事。

        “也就是说,他从来没询问过你是否为站街女郎,而你从来没有做过招揽顾客的暗示?”那位警察斟酌着语言道。

        他担心说的太直白会伤害到眼前的美丽少女。

        贾斯敏捧着咖啡杯,低头喝了一口道:

        “嗯,我刚到那条巷子。”

        “好的,就到这里吧。贾斯敏小姐,可以告诉我们你家在哪里吗?我们会派人送你回去的。”另外一名警察讨好问道。

        想到父母的反应,想到那一道道恶心的目光,贾斯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快哭出来般说道:

        “我和父母有了矛盾,暂时回不了家,或许你们可以送我去最近的旅馆……”

        说到这里,她才想起自己身上只剩几便士,根本没法住太好的旅馆,而那种廉价旅馆对她来说几乎就等于危险。

        最先那名警察怔了一下道:

        “好。”

        送贾斯敏到最近旅馆的途中,这名警察犹豫了好几次终于开口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准备做站街女郎,可以直接来找我,不需要,不需要那么辛苦……”

        听到这句话,贾斯敏觉得自己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就和当初被火烧伤后,初次看见那张脸孔时的感觉相差不同。

        这让她极度没有安全感,沉默着未做回答。

        还算幸运的是,那名警察没有强迫她,一路将她送到了最近那家旅馆的门口。

        “不用了,我自己会进去的。”贾斯敏回绝了对方送她到房间的提议。

        等到那名警察离开,并未真正办理住宿的她快步走出了旅馆。

        她想去市政广场,去那台“全自动许愿机”处,取消上一个愿望。

        这样的美貌实在太可怕了!

        走了几步,贾斯敏将披在肩膀处的围巾取下,一层又一层缠到了脸上,就和今晚第一次出门时一样。

        那时,她的脸还残留着火焰烧伤的痕迹,缺失的鼻子和受损严重的嘴唇让她像个恶魔。

        乘坐无轨公共马车抵达市政广场后,她又一次进入那条街道,看见了那台黄铜色的“全自动许愿机”。

        贾斯敏的内心顿时安定了一些,加快脚步,来到了那台机器前。

        然后,她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操作才能解除上一个愿望。

        “你第一个愿望属于免费尝试,不算在三个愿望内,所以,你还有一个愿望。”这时,贾斯敏听见了那位梅林.赫尔墨斯先生的声音。

        她扭头望去,只见街道对面,煤气路灯旁,昏黄光芒下,那位戴着高高礼帽的魔术师正平静地看着自己。

        “好,好的。”贾斯敏忙不迭拿出1枚铜便士,将它投入了“全自动许愿机”。

        “我希望我的上一个愿望取消。”她边闭眼默念,边握住扳手,转了一下。

        “笃”。

        她又一次听见了那略显沉闷的敲击声。

        睁开眼睛后,贾斯敏冲向旁边的商店,驻足玻璃窗前,一层层摘下了缠绕于脸上的围巾。

        她又看见了自己,那个不算漂亮的少女。

        贾斯敏顿时放松了下来,本能地回头望向“全自动许愿机”,可却发现它和那位梅林.赫尔墨斯先生一起不见了。

        “赞美女神,感谢赫尔墨斯先生。”贾斯敏真诚地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

        她随即拿着最后那枚铜便士,坐上了回家的无轨公共马车。

        这一路上,没谁将位置让给她。

        当她的身影消失于这条街道时,克莱恩又出现在了街边,手中拿着一面花纹古老的银镜。

        “伟大的主人,您为什么不在最后说一句‘太过贪婪只会让好事变成坏事’或者‘愿望总是有代价的’?这样可以让整件事情显得更有哲理,上升到寓言的层次。”镜子表面,一个个银色的单词跳跃了出来。

        克莱恩笑了笑道:

        “最大的问题在于,我无法用正常的办法满足她变得非常非常非常美丽的愿望,‘谎言’只能在一定程度内做调整。

        “所以,我不得不将一件源自魔女的封印物的其中一个效果‘嫁接’到她的身上,这导致她在获得惊人美貌的同时,也附带上了可怕的魅惑能力,让周围的男人无法抗拒。”

        那件封印物属于“审判”休,是魔女雪曼的遗物。

        ——因为休保存时出现疏漏,雪曼的非凡特性和装它的盒子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件负面效果惊人的封印物,这导致休的弟弟看那个盒子的眼神都变得不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休向“愚者”先生许愿,请祂封印了这件物品。

        随口说完,克莱恩看了眼“魔镜”:

        “阿罗德斯,你是在安慰我吗?”

        “没有,主要问题还是她太贪婪了,如果她只想变得美丽,不附加那么多‘非常’,那结果会相当好。”镜子表面,银色的单词飞快浮现。

        “也是,那属于‘谎言’可以调整的范围。”克莱恩点了点头,对阿罗德斯道,“‘谎言’对容貌的调整确实可以永久固化,但这始终和原本的肌肉、皮肤和骨骼结构存在一定的区别,过个十几年,等她逐渐有了老化迹象,调整部分和未调整部分的不同就会慢慢加剧,脸部将显得相当古怪和僵硬,除非她真的变成了‘无面人’,时时可以修正问题。”

        说到这里,克莱恩笑着摇了下头:

        “谎言终究只是谎言。”

        然后,他边往街道另外一头行去,边继续说道:

        “而且,就算她真变得美丽,将来是否会过得更好也是一个未知数,诚然,美丽可以让她获得很多资源,让她嫁给一个‘王子’,可她本身的修养、性格和知识层次大概率无法维系那样的生活太久。

        “嗯,不排除她擅于学习,能从各种经历里丰满自己,最终驾驭住美好生活的可能,但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呵呵,奇迹只能一时,命运总是漫长。”

        和“魔镜”阿罗德斯的对话中,克莱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他对“奇迹师”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层。

        …………

        回到自家所在的那栋公寓后,贾斯敏没尝试开门,用了很大的勇气才伸手敲击起门扉。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她的母亲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噢,你终于回来了。”她妈妈先是松了口气,接着异常惊恐地问道,“你,你的脸?”

        贾斯敏挤出笑容道:

        “被治好了,一位擅于创造奇迹的先生。”

        “全自动许愿机”先生。

        就在她母亲和父亲怀疑女儿被魔鬼影响了时,几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上了楼梯,走了过来。

        为首者是位女士,有着淡蓝色的眼眸和让人安静的笑容。

        “贾斯敏小姐,我们有些事情想问你。”这位女士礼貌地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