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成功的“弥撒”

第六十章 成功的“弥撒”

        对于向“愚者”先生祷告之事,巴德尔举双手双脚赞同,一点也没有催促波恩的意思。

        他自己每天早上醒来时和晚上入睡前,都会做超过一分钟的祈祷,感谢“愚者”先生带来了纯净的阳光、美味的食物和不再有压抑绝望的生活。

        “好,我先准备今天的食材。”巴德尔笑着对波恩点头道。

        好几分钟后,他将许多袋食材提进了厨房,就像在拎几块幕布。

        这个时候,波恩已找了个张椅子坐下,虔诚地向“愚者”先生祷告:

        “支配灵界的伟大主宰,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我渴望得到您的庇佑,渴望您能实现我摆脱畸形的愿望……”

        这样的话语在菲利普斯街的教堂内,在拜亚姆好几个地方,在新白银城,在位于森林内的新月城,几乎同时响起,低低回荡。

        非常自卑的辛和鲁斯等人隐约猜到了“愚者”先生打算满足类似的愿望,祷告之时,身体竟微微颤抖,难以控制。

        他们太渴望像正常人一样了。

        他们同样向往热闹繁华的拜亚姆,向往那里的秘制烤鱼、糖果工厂和各地美食,向往喝酒聊天,唱歌跳舞的生活。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坐在青铜长桌最上首的“愚者”克莱恩看见色泽不同的一点点纯净光辉相继亮起,在自己眼前形成了一条缓缓转动的浩荡银河。

        那祈祷的声音完全重叠在了一起,回荡于“源堡”内部,荡起阵阵涟漪。

        克莱恩闭目感应了几秒,颇为感叹地抬起右手,屈起中指,轻敲了斑驳长桌的边缘一下。

        笃的声音里,无形的力量就像水面的波纹一样急速扩散,涌入了每一个祈祷光点内,洒落到月城人身上。

        辛忽然有所感,猛地抬手,摸向了自己脸庞的中央。

        下一秒钟,她摸到了实实在在的鼻子。

        几乎是本能,辛从上往下从下往上地摩挲了那个位置好几遍,然后才敢相信自己长出了鼻子,不再畸形。

        她瞬间闭上了眼睛,弯下腰背,将额头贴至地面,难以遏制地赞美起“愚者”先生。

        她的周围,类似的赞美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整齐。

        鲁斯挤在一起的眼睛分开了,波恩一上一下变得对称,月城的每一个畸形者和遗传导致的容貌丑陋者,都于这一刻突破了原本的限制,往着正常人的方向转变。

        这时,不管他们是在新月城、新白银城,还是拜亚姆,都同时听见了教堂的钟鸣:

        “当!”

        空灵悠扬的钟声回荡于月城人的心中,响在了每一位听闻者的耳畔,仿佛能洗涤他们的心灵,带来对生命最真切的感动。

        辛和鲁斯等人强忍住的泪水终于流了出去,只觉身心都变得宁静,不再有一点尘埃。

        他们下意识抬头,将目光投向了钟声传来的地方,发现这来自新月城之外,与此地隔了不知有多远。

        神迹啊……月城人的心里骤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与他们有道路相通的新白银城内,韦特.希尔蒙等人也将目光投向了远处,投向了拜亚姆方向。

        钟声从那个地方而来。

        “赞美‘愚者’先生!”他们同时喃喃自语,将右掌按在了左胸。

        拜亚姆城内,波恩和巴德尔泪流满面地调整了自己的位置,朝向了菲利普斯街,朝向了那座属于“愚者”先生的教堂,虔诚而感激地聆听着来自天国的神圣钟声。

        灰雾之上的“愚者”克莱恩却是颇有点惊愕和茫然。

        这突然响起的钟声根本不在他预设的流程内。

        他旋即目光投向了菲利普斯街16号的愚者教堂。

        几乎是同时,他借助祈祷光点看见了附属于教堂的高高钟楼,看见钟楼的顶端站着位戴尖顶软帽,穿古典黑袍的年轻男子。

        这青年正拿着黑色的钟锤,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大钟。

        似乎察觉到来自无穷高处的注视,这青年停了下来,微抬脑袋,正了正戴于右眼位置的水晶单片眼镜。

        与此同时,他本就含着笑意的嘴角越扯越大。

        “……”克莱恩险些爆出粗口。

        此时此刻,他的目光都难以掩饰地呆滞了不少,不太明白为什么“时天使”阿蒙会突然出现,而且还很认真地敲响了自己教堂的大钟。

        对于阿蒙和查拉图可能的到来,克莱恩其实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因为白银城和月城人数量实在太多了,无法隐蔽地融入外界社会。

        也就是说,白银城和月城必然会被各大教会和隐秘组织知晓,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的传教,都不会影响到事情的发展,所以,克莱恩默许了白银城广泛宣扬“愚者”信仰的尝试,为自己晋升序列1准备更多的锚。

        基于这样的前提,他做好了查拉图、阿蒙和其他隐藏敌人前来拜亚姆的准备,甚至希望他们就这么干:

        在这里,于“源堡”内具备天使之王位格和层次的克莱恩能充分发挥主场优势,而白银城也有着“0”级封印物,完全可以对抗阿蒙,拿下查拉图。

        比起本体在别的地方突然遭遇有准备的敌人,或是创建秘偶城市后被发现,这毫无疑问是更好的选择。

        可是,阿蒙现在的行为让克莱恩相当迷惑,不明白这位“欺诈之神”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

        菲利普斯街16号,愚者教堂内。

        轮值这里的大主教、白银城“六人议事团”首席戴里克.伯格同样愕然地望向高处的彩绘玻璃。

        一道道阳光从那里照了进来,让戴里克从中解读出了一幕幕画面:

        黑色的钟锤落下,大钟的摇晃渐渐停止。

        我没有安排人去敲钟……戴里克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作为白银城的一员,作为太阳领域的半神,他对异常有着敏锐的直觉,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但这奇怪的敲钟事件并没有带来半点意外,除了它本身,一切都显得那样正常。

        戴里克一边利用“无暗者”的非凡能力审视周围的环境,一边飞快思考敲钟是否有神秘学上的象征意义。

        排除了一个个可能后,他突然记起了白银城编撰的愚者圣典。

        上面有敲钟相关的内容!

        那是用来描述“时天使”阿蒙与“愚者”先生的关系,确定祂实质地位的。

        对于那段语句,戴里克此时是持反对态度的,因为他知道“渎神者”阿蒙不是“愚者”先生的眷者,双方的关系甚至谈不上和睦,处在敌对状态。

        可是,他之前撒的那些谎让白银城“六人议事团”其他成员相信,“时天使”阿蒙是受“愚者”先生指派,为神弃之地的人们洒下最初光芒的存在,正是因为祂“寄生”了戴里克,才有了后来的种种变化,直至希望降临。

        戴里克想要解释,但又不好意思解释,那会扯出太多的谎言,让他在“六人议事团”其余长老,在白银城民众面前失去形象,如同“正义”小姐曾经说过的那样,社会性死亡。

        最终,他选择了拖延,想着圣典是要先给“愚者”先生看的,如果描述有什么不妥,祂肯定会降下神谕,给出修改意见。

        谁知道,“愚者”先生什么都没表示,默许圣典的内容。

        难道是阿蒙来敲钟了?戴里克一时有点恍惚,觉得这太过匪夷所思。

        他忙低下脑袋,开始祷告,将这件事情汇报给“愚者”先生。

        …………

        灰雾之上,“源堡”内部。

        克莱恩还没来得及清除阿蒙,对方就陡然透明,化成光芒,消失在了钟楼上。

        “这家伙想做什么?如果祂爹是大帝,而非远古太阳神,那我可以合理怀疑祂在给我‘送钟’……”克莱恩一边检查白银城和月城人体内是否有潜伏阿蒙,一边毫无思路地分析着阿蒙的目的。

        就在他打算用占卜的方法寻求线索时,“太阳”戴里克完成了祷告。

        “……圣典,圣典?”克莱恩嘴角微动,从杂物堆里召唤来了白银城献祭给自己的圣典。

        他之前只是翻了几页,就尴尬得受不了,没再往后阅读,摆出一副我不知道我不关注就不存在的姿态。

        当然,他在这方面没有一点大意,依旧足够的谨慎,在“源堡”内用占卜的办法确认了圣典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危害。

        有了这个前提,他才默许白银城采用这版圣典。

        缓慢地吸了口气,克莱恩伸出右手,一页页地翻动起面前的经文。

        他的脸庞肌肉渐渐有了点抽动,他的嘴角难以遏制地往下咧开了少许。

        克莱恩越翻越快,越翻越快,终于,他看到了最后一页。

        啪!

        克莱恩猛地合拢愚者圣典,将它丢回了杂物堆内。

        “月城这场奇迹后,嗯,魔药已消化得差不多了,秘偶城市得登上历史舞台了……”克莱恩面无表情地审视了下自身的状况,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自从他初步掌控住“源堡”,在这里也能获得来自现实的反馈了。

        ps: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