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奶爸俏老婆在线阅读 - 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花池赌场

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花池赌场



          一夜无话,第二天也是平平淡淡,到了晚上的时候,一行人吃喝之后,便由姚予开着商务车带着他们来到了门奥的花池街。
  
          花池街并非有一个大花池,表面上看起来和大陆的诸多商业街一样,繁华而又热闹,这里面有诸多吃喝玩乐的场所,也有一些才艺表演的小摊子,街上很多都是大陆来的游客,也有有些西方人的面孔。
  
          在这条街的尽头,有一处三层古堡样式的房子,据说这房子是当初西方列强的一名高官居所,唐家人祖上与这位高官家族有交情,在98年门奥回归之前,将这处居所以低廉的价格转卖给了唐家。
  
          唐家是门奥本土的大家族,府邸众多不差这一处,收购这间老式的古堡房子,并不是为了居住或者是贪图价格便宜,而是看中了这古堡房子的地理位置,用来开设了一个小赌场。
  
          赌场的规模虽然不大,可赌注却是大得很,来这里耍赌的都是一些内地的富豪或者高官,偶尔也有当地的一些江湖大佬,喜欢凑过来沾沾手气,由于这赌场开设的隐蔽,另外赔率比正规的赌场要高,所以还是很受大陆人的欢迎。
  
          按照裘老海所说,朱鹏坤就是在这栋三层高的房子里输进去十几个亿的,而这间赌场的主人正是唐家二代里的唐家德。
  
          唐家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用裘老海的话来概括,这是一个危险的人,具体怎么危险,裘老海就没有再多说。
  
          赌场是晚上七点正式营业,要想进入这间赌场,必须出示相关的财产证明,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拿出一张银行卡,在门口那漂亮客人的美女服务员手中的pos机上刷一下,里面的金额必须要大于一百万才能够入内,裘老海事先早有安排,所以林昆他们这一行人进去的倒也顺利。
  
          走进这间古堡样式的房子,其内的装修也是古色古香,透着一股子上个世纪西方的年代味道,一楼的门口处有一个吧台,后面站着三名漂亮的姑娘,这里是换筹码的地方,规定一次至少换三十万。
  
          林昆几个人换了筹码,在大厅里转悠了一圈儿,他们并不是真的来赌的,而是要来搞事情的,进了这个赌场之后,大家都将目光看向了李山,李山说这一楼没什么意思,于是就奔着二楼去了,越往上的楼层,赌注下的就越大,在二楼看了一圈儿,李山也说没意思,又直奔了三楼。
  
          三楼上的人相对较少,但根据裘老海所说,这只是刚刚开始,一般到了下半夜,三楼上的人会陆续增多,很多人的钱都是来路不明,越是晚一点出来赌,心里越觉得踏实。
  
          到了三楼,林昆和裘老海几个人把筹码都交给了李山,这时赌场的人倒也没多注意他们,最多也就是看铜山和铁山身材魁梧,看起来有些吓人,这赌场里每天都进出许多陌生面孔,可以说什么样的人都有,人家赌场里的人早就看习惯。
  
          李山来到了其中的一家赌桌前,玩的什么游戏林昆几个人也没在乎,他们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把这赌场里的钱掏空,或者至少要掏空一半,然后再顺利地离开这里。
  
          李山赌了两圈儿之后,和预料的一样,他看起来赢得很轻松,赌场里的那些抓赌的暗灯这个时候还不会注意他,因为他玩的很收敛,没有像昨天那么嚣张,昨天他是为了证明给林昆等人看,今天则是正儿八经的出任务。
  
          每一层楼都有兑换筹码的地方,林昆几个人又去兑换了一些筹码,在这三楼胡乱地押着,要说林昆过去的经历多,几乎什么东西都尝试过,但门奥的这种赌场他还真没来过。
  
          在靠里面的一张赌桌前,林昆看到了一个输得崩溃的女人,那女人看起来四五十岁,戴着一个红色的眼镜,她穿衣十分讲究,如果没看错的话,一身应该都是国外的大牌,手上戴着的手表,以及放在赌桌上的香包也都是大牌限量款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此刻输光了眼前所有的筹码,目光呆滞的坐在赌桌前,手里夹着一根烟,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渐渐她的手开始抖起来,整个人都抖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忽然抽搐,眼镜后的双眼里开始喷涌出眼泪……
  
          裘老海来到林昆的身边,说:“这没什么奇怪的,赌博就是这样,门奥几乎每天都有因为赌博而跳楼的人,而且还不在少数,赢的人希望自己能一直赢下去,而输的人则希望能捞回来,别说很多赌场都不公平,就算是公平,赌客赢的概率也会远远低于庄家赢的概率。”
  
          两人在这边说着话,刚好那张赌桌上的一个赌客认识裘老海,彼此打了声招呼就过来一起聊了起来,这人四十多岁,倒是挺自来熟的,见林昆一直看着那个崩溃的女人,小声地说:“挺可怜的,好像是一个大国企的出纳,家里应该是有些背景,自从来了这赌场之后,在中海的两套房子都卖了,还挪了单位里的钱,今天拿了三百万过来,几圈下来就输没了,这越是奔着捞回来,就输得越疯狂。”
  
          女人抽完了烟后,便拿着包离开了,她并没有就此离开赌场,而是找到了赌场的负责人,希望能再借一点钱,那赌场的负责人表示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可能是说已经借了太多,没办法再借给她了,可这女人不依不饶,最终赌场的负责人冷了下脸,说了难听的话之后就走了。
  
          女人愣在原地无助,又开始向赌场里的赌客们借,在这里大家都互相不认识,根本没人借钱给她,但最终林昆走了过去,或许是看她可怜,把手里的三十万筹码给了她二十万,并说:“大姐,别赌了,这二十万送你了,换了钱之后回家吧,欠了钱也没关系,以后慢慢还嘛。”
  
          女人脸上的表情一愣,向林昆道谢,然后转身下了楼,林昆以为她真的听劝不赌了,可没过上半个小时,她又回来了,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冲林昆开口,“小兄弟,你,你能不能再借我一点,等我回了本,马上就还给你。”
  
          林昆的手里还有十万筹码,他一直没怎么下注,看见这女人这副模样,他心里又气又觉得可怜,于是又给了她五万筹码,但依旧是要求她离开,她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转过身就到了旁边的一个台子前,那台子最少是押注十万的,她跟荷官好一顿商量之后,终于把赌注压下来了,可能她的运气真的很差,这一局她又输了,她神色木然的站了起来,向林昆走过来,林昆已经不打算再给她钱了,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二十五万的筹码已经送出去了。
  
          女人没有再开口借钱,而是笑着说:“小兄弟,你是一个好人,好人就一定会有好报的。”
  
          林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女人转身向一旁的走廊走去,后来没过多久,就听外面突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