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替嫁小可爱原来是满级黑心莲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 还没能解毒

第二百零六章 还没能解毒

        唐玄育满头大汗,忙叫家丁撤退,尴尬道:“是因为……”

        “啊——”

        一道惨叫声,从屋中传来。

        “莫谦!”

        莫水清最先认出了儿子的声音,哪里还顾得上上下尊卑,径直推开家丁,冲向屋内。

        李修满回首看了封北寒一眼,抬手做了一个断后的动作。

        封北寒点头,在唐玄育还想发号施令之前,先一步走到他的跟前去,阴冷的眼神如刀锋落在唐玄育的身上:“唐大学士,究竟在隐藏着些什么?本王的婉儿,身在何处?”

        唐玄育一时汗如雨下,不知该作何回应。

        下一刻,房间里爆发出更加惨烈的喊叫声和哭声。

        莫水清的尖叫声刺破云霄,几乎惊扰到前厅的贵客们,众人忙前来看情况。

        而在屋中,莫水清却踉跄的走向床边,眼见自己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儿子,此时正躺在血泊之中,他冲上前一步,死死的抱住床上浑身是血的莫谦,看着他身上血肉翻张,尤其是下.身惨不忍睹,几乎流下两条血泪来!

        “我的儿啊!究竟是谁……是谁杀了我儿!”

        莫谦几乎只剩下一口气,浑身发抖的喊叫着,说不出半个字来。

        封北寒和唐玄育踏入屋中,他冷眼看着眼前满屋血色。

        “竟有人在大学士府中行凶,真是胆大包天。”

        唐玄育未见唐临州和刘淑兰的踪影,心里松了一口气,好歹,他们还知道跑……

        只要没有证据,那莫谦的死便能用其他的办法遮盖过去。

        “来人,去找暗害莫公子的贼人……”

        “不必找了!”李修满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片刻之后,窗户被懒腰砍断,李修满一左一右将两个人给扔了进来,一个是满手鲜血的唐临州,另一个就是锦衣华服的刘淑兰,他随之跳了进来,却只蹲在桌子上。

        “王爷!刚才我绕后想查看线索的时候,不曾想遇到这两个人,衣染鲜血的想要从后门逃走!”

        “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啊!”

        刘淑兰狼狈不堪的拉着唐临州,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拉开唐临州的手臂,另一只手要去碰地上的刀,“临州也受伤了,我是想带他去疗伤。”

        莫水清的目光才从莫谦的身上离开,就看见刘淑兰的小动作。

        作为府尹,他一眼就看见了地上染血的刀,在刘淑兰的手碰到之前,就将那刀给拿了起来:“这就是凶器,你藏什么藏!”

        “我……我不是,我没有!”刘淑兰哭泣不止,终是直接拽住了唐玄育的裤腿,“老爷,我们家临州也是受害之人啊,定然是那贼人……”

        “这刀,倒像是唐临州的。”

        封北寒不咸不淡的出声,冷笑了一声,“想当初婉儿回门之时,唐临州便是用过这刀,如今再见此刀,倒是有几分往事再现的感觉。”

        听到这句话,莫水清瞬间暴怒而起,双目赤红的冲上前来,直接给了唐临州好几拳,打的他一张脸都红.肿起来:“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唐玄育赶紧上前拦下,怒斥:“莫水清,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你不过一个承天府的府尹罢了,如今还未分明事情,你便敢在我府中作威作福了!”

        而唐玄育却是皇帝的幕僚,是皇帝眼前的红人,先前又是翰林院就职,桃李满天下。

        莫水清也读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攥紧拳头,浑身青筋暴起。

        “唐大学士!你未免欺人太甚!莫谦可是我家独苗,你身居高位,不想着为我儿子讨个公道,竟还想维护你这无用的庶子!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莫大人……”唐玄育也意识到自己一时气急,赶紧将人拦下,“都是我儿子的错!我马上就请京城最好的大夫来为莫谦诊治,若您还不解气,就……就打这不孝子!打到你满意为止!”

        “还不快请大夫。”莫水清都被气哭,看着这满地的鲜血,死死地瞪着唐临州,指着他的鼻子,“你该庆幸,自己生在大学士府里!”

        莫水清也不是傻子,闹归闹,可他也不敢真的动唐玄育当做宝贝教养的儿子!

        唐临州吓得缩了缩脖子,刘淑兰赶紧带着他离开。

        这边,唐玄育赶紧去找人请大夫,唯有封北寒冷然的站在一旁,只觉得心寒。

        唐玄育愿意为了唐临州得罪承天府。

        倒是从未见过唐玄育为了唐婉做过什么,他这个父亲,不如不做。

        封北寒难得体会到唐婉平日在府中的感受,不等此事彻底了解,他已经带着李修满归去,李修满咬牙切齿的朝着花园里啐了一口:“这唐家都是什么玩意儿!好儿女当根葱,一双作恶多端的儿女还当宝了!”

        “是该给他点教训。”

        封北寒的神色更冷,吩咐李修满,“既然唐玄育想要将这件事情给掩埋,那先问问莫夫人愿意不愿意吧。”

        李修满眼睛一亮,莫水清的夫人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武将之后,一个活脱脱的母老虎!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得知此事,还不得过来将这寿辰给反了天。

        李修满赶紧去找人通禀,封北寒再次回到院中,刚推开门扉,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小小的闷声,蹙眉,她还没能解毒?

        封北寒快步踏入其中,正见唐婉面色潮.红,只将脑袋埋在被褥之中,两条腿不安分的勾着被褥,一副难耐的模样,只剩些许破碎的呻吟从锦被里溢出。

        封北寒面色微沉,感觉到体内的燥.热,都恨不得骂自己一声禽.兽。

        单单是听着喜欢之人的这声音,他便不争气的,有了这等燥.热之感。

        思及此处,他只调转内力压下这般不适,坐到床边将她从床榻里剥离出来,却见她已经咬破舌尖,两条手臂上都是抓痕,虽不流血,却红的刺目。

        “婉儿。”封北寒低低的唤了一声,拉住她伤害自己的手。

        冰冷的触感传来,已经被烧得头晕目眩的唐婉自顾自的贴了上去,软绵绵的胳膊缠上那冰凉的手臂,她眼底才恢复几许清明,动了动嘴唇,仍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