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一剑倾国在线阅读 - 54、地上的月影

54、地上的月影

        真气和真元的差距,不同于元气与真气的差距。

        陆地真仙又被称为重山境,到了这个境界,每凝聚一滴真元,都会犹如山一样的重,真元一滴一滴的,就好像一重又一重的山,故得此名。

        姬无忌此前还不动用真元,只用了源海内散的真气。

        陆地真仙的强者,每凝聚一滴真元,实力就往上提一层,视真气的多寡,所能凝聚的真元数量也不尽相同。而且,每次的动用过真元,都需要重新的凝聚,所以一旦到了需要动用真元的地步,就是关键的时刻。

        “是什么给了你自信,面对我也敢留手?”

        燕十一挑眉,理所当然地表达态度。他的手上的黑刀,原本看来是神秘莫测而且沉默的,但一染上紫色的真气,即刻也恣意张扬起来,不知怎的挣开了龙月战刀,横劈出去。

        两面的刀锋相互摩擦,发出刺耳声响。

        早在这之前,姬无忌已然跃过燕十一的头顶,落到了他的身后去,紫色的刀光就从黑刀中溢出去,也如黑刀一样横劈,将尽头的护栏和阁楼齐整地一分为二,斜斜地往下滑落,摔到地上去了。

        “那么你就接着吧!”姬无忌背对燕十一落地瞬间,便又跃起,作了以头抢地之势,龙月战刀更加明亮,远远地瞧,彷如一轮明月悬在了观星台上,跟着从下往上地劈斩,劈出了一道深沉厚重的半弦月似的刀光,极其的耀目。

        这一刀,他显然已用上了真元,否则不可能如此的凝练。他首先要让燕十一知道,真元跟真气的差距,不是招式可以弥补的。

        燕十一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那刀光的磅礴浑厚,这又激发了他热烈的战意,此刻是早将燕离的嘱咐抛在脑后,轻笑声愈发的明晰精致起来,紫花强行地在这气域之中,从他的背后,面对着刀光挣出天地来。

        远远地看,紫花上生出了玄虚的纹路,看来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虚幻的法阵。

        紫花的出现,减缓了对方刀光的速度。

        他这才缓缓地回过身去,黑刀一瞬间不知挥了多少次,然而劈在那半弦月似的刀光上,竟是毫不起作用,紫花仍是崩灭,然后到了他,黑刀格挡在前,寸寸地退步,连退十数次,身后的所有凸起地面的建筑,全都光秃秃成了平地。

        地面的,除他所过,也层层的被掀起,碎石如粉雾到处的纷飞。

        然而在边缘处停住,没有摔落下去。半弦月似的刀光,到此就消耗尽了。

        他的嘴角渗出一丝猩红血迹,面目微沉着,但很快又轻笑出声,仍是霸占了观星台,漫漫地荡过去。

        姬无忌落地,斜挈了战刀,气息竟有些起伏不定。

        在那一瞬间,燕十一的挥出的刀,实际上有泰半,是冲他而去的,他不得已,就失去了对刀光的控制,否则早将对方撕成碎片。

        “小聪明!”他不很高兴,觉出燕十一避开了正面交战,即跃起,战刀拖出冷白的光练,当头劈向燕十一。

        燕十一旋身回避,黑刀一个回旋斩,向姬无忌的脑袋削去。

        “你怕死么?”姬无忌的头在半空向下仰倒,避过了黑刀,扭身的同时,龙月战刀已对准燕十一的胸膛连挥三下。

        燕十一轻笑着抽回刀,横、竖、抬三下格挡开去。“我原本确要与你分个生死,然而正在验证法门,就改了念头。现在来吧,也不迟对吗?”

        砰砰砰!

        冷白与紫色的气劲交触之中,双方各退数十步。

        燕十一已退出了观星台的位置,看到的人无不惊呼,然而他落下去,不知怎么的在空中一个借力,又腾空起来,落回了台上。

        黑刀斜挎在一旁,刀尖着地,妖异的轻笑声,这时收束到了十丈内,紫花慢慢地呈现开来,在他的头顶上,如同慢慢地盛放,这一回的,不那么虚幻,宛然真实存在。被龙月战刀映亮的半边天,如有残照,半塘戚冷,半塘清泠,

        姬无忌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个笑容。“好!这很好!你若死在我姬无忌的刀下,日后龙月必当称霸阎浮,成天下第一刀,作为你的祭奠。”

        “暮霞的晚妆,终焉的挽歌,将逝之人,都美得让人沉醉。”燕十一低声地笑,看来并不像提前预定了失败的觉悟。

        “如果死亡是美丽的,自然也包括你。”姬无忌大笑一声,无形气域猛然膨胀起来,肉眼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又仿佛世间万物,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气象千千万万的演化。

        这等样的气机,是早已超越了刀的道路,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他的手中的龙月战刀,在这时候,竟也如同活过来,有可怕的龙息,在那里吞吐不定,核心一颗圆珠,如被熔岩包裹的金辉,在小小的范围里,燃烧着可怖的炽热。这是法器,却分明已有了仙器的神通,是他们姬氏独有的法门,唤作《本命元神经》。

        “燕十一,接本太子全力一刀!”

        姬无忌的眼中的精采,是已达到了极致,闪耀着如被熔岩包裹的金辉,大而无形的气象之中,仿佛有怒龙翻腾,搅风弄云,天地皆发生震动。

        神境,大象无形。

        观战者无不惊佩,从这动静之中,已觉出决斗到了白热化,双方尽要出全力,进行生死相搏。他们的惊在于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奇妙的神境;佩的是姬无忌如此金贵之身,居然真的跟燕十一,在龙皇的中枢,他的权柄得以最大化之地,堂堂正正分个胜负,实在很难得。

        这一刀还没有出,就已惊天动地。

        这一刀如旭日初升的太阳,整个都如被熔岩包裹的金辉,万丈的明光,几乎照亮了整个皇庭,使得到处的宫阙玉宇,明媚得耀眼生花,比白日里看,都还动人心魄。

        然而,也正是这还没发出的一刀,也照出了趁夜潜伏的魑魅魍魉。

        “谁?”姬无忌斗然的挑起眉,眉尖向两端笔直地竖起,黑夜下的明光之中,五个黑影飞速来到,分五个方位,将他团团围住,宽广袍袖中,都激射出一物。

        这五记寒光用出来,足以叫一个富商倾家荡产。

        姬无忌本能觉出不妙,牵动他本命的神境,便遭到了巨大打击,他的脸色倏然煞白,不禁惨然道:“灭神剑!”

        当初顾采薇不过用了一记,就阻住了林荣皓的神境。

        这五记灭神剑,直接将姬无忌的神境打灭,本体更是受到重创,一时间连真气都发不出。

        他深吸口气,还待重整旗鼓,突然认出这五个来,脸色霎时间一片灰败。“隐山五剑!”

        五个突然出现的,仿佛突然的交换了一下方位,各个手上就有了一柄剑,然后缓缓地归于虚无之中。

        他闷哼一声,战刀“当啷”落地,周身血如泉涌,像一个不倒的战神,终于的倒了下去,震起了一阵灰尘。

        然而那五个,已远去到了不知何处,来得快,去得更快。

        “隐山五剑!天下第一杀手,原来是有五个!”

        “姬无忌死了?”

        “心脉断绝了,纵是苏北客,也定无幸理……”

        “叫燕十一捡了个大便宜……”

        空中的观战的,就“嗡”一下发出了议论。姬无忌竟在龙皇的中枢之地,在神龙大阵内被刺杀身亡,这简直叫人难以置信。

        妖异的轻笑声,是早已停歇了。

        燕十一面无表情地站着,只看着姬无忌的尸体,心里并不想着很多事情。所有的异象,慢慢的消歇了,黑刀也归入了背后的鞘里。

        将逝之人才美丽,已逝之人当然就不。

        他毫无留恋地转身,预备慢慢地从楼梯走下去,以便思考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他惯常不太思考修行以外的事,所以反应得慢一些,现在才想到,姬无忌的死,必然会给燕山盗的行动带来负担,最难的就是怎么让全员都逃出天上京了。

        可是,自己并没有杀他。

        然而,因为自己逼出了他的神境,才导致那五个有机会重创他,他才会死,归根结底,他还是占了很大比重。

        这个结果,真不知是喜还是悲。

        转入塔楼时,和一群人擦肩而过,有内侍,有太医,领头一个生得清纯端丽,此刻早已失了平日里的傲慢,伤心欲绝地哽咽着,叫喊着“太子哥哥”,奔到了姬无忌的尸体左近,待太医悲痛地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后,便趴伏在尸体上痛哭失声。

        似乎是一个公主,但是谁在乎呢?

        他慢慢地往下走,有二百多层,这么样的速度,最快都要到天亮,才能回到地面。

        “可惜了。”一个戏谑的声音回响起来。

        “我没跟他拼到精疲力竭,让你们有机可趁,确实可惜。”他的脚步不停,如同在自言自语。

        “你知道?”那声音一下子拔高几个分贝,仿佛很是惊异于燕十一的明察秋毫。很快又嗤笑道,“你别装得什么都知道,若你早知道,还会跟姬无忌斗下去?难道那隐山五剑是你指使的?”

        “少跟他废话,动手!”

        另一个浑厚嗓音蓦地炸响,“呼”的钝器划过空气所发出的沉闷响声随之而来,燕十一的左侧墙壁轰然炸裂开来,跟着砸进来一根巨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