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你又秋后算账

第一百一十章:你又秋后算账

        紫禁城里,一如既往。

        一大清早,弘治皇帝便至暖阁,随即,刘健为首的内阁大学士觐见,开始商讨一日的政务。

        弘治皇帝的脸色显然不好。

        而关于整个舞弊案的结果,刘健等人俱都已心知肚明了。

        虽然觉得此案之中,程敏政和徐经二人实是有些冤枉,明明已经查实,可陛下依旧没有平反,虽是让程敏政和徐经二人逃出生天,却也是让他们受委屈了。

        为的,不过是宫中和朝廷的脸面,可宫中和朝廷的威严,本就不容侵犯。

        即便是刘健,虽是同情,却也知道不能劝谏,令陛下回心转意,对二人进行平反。

        所以,大家很默契的,今日对舞弊一案,绝口不提。

        弘治皇帝一直愁眉不展,自然也不想提及此事,这已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此案只能如此蒙混过去,不会有结果,也不能有是非,只是……内心深处,弘治皇帝还是难免有些不安。

        可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让全天下人知道,皇帝也会犯错吗?一旦让人知道皇帝并非是圣明,那么皇帝的其他旨意,岂不也会遭受人的非议和质疑?上天之子,受命于天,是不会有错的。

        可无论怎样安慰自己,弘治皇帝依旧还是显得有些心神不宁,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刘健对于贵州剿米鲁叛军的看法。

        却在这时,有宦官小心翼翼的进来,躬身道:“禀陛下,方继藩求见。”

        “方继藩?”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一个小小总旗,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今日不该是在詹事府当值吗?

        “何事?”弘治皇帝今日心情不好,只是风淡云轻地问道。

        宦官脸上略带忐忑之色,迟疑了一下,才道:“他在午门之外,口口声声,说要仗义执言……”

        “噗……”谢迁稳稳坐在一旁,弘治皇帝对几个大学士向来宽厚,不但赐坐,还早就给他们上了茶,本来谢迁在这个间隙正端起茶盏呷了口茶,谁料这茶水才刚刚入口,听到仗义执言四个字,一口茶水便喷了出来。

        你一个羽林卫总旗官,又非清流,仗义执言跟你有个什么关系?

        你方继藩就是被仗义执言的对象啊,仗义执言从你口里说出来,这……不成了笑话吗?

        此时,刘健的反应只是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

        上一次方继藩三个门生,在会试中大放异彩,使他与有荣焉,因而对方继藩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

        李东阳则是面带微笑,却谁也猜不出,此时他心里想什么。

        “仗义执言?”弘治皇帝不禁哭笑不得:“他要仗义执言什么?”

        宦官小心翼翼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方继藩口称,是为了科举舞弊一案。”

        “……”

        一下子的,暖阁里气氛骤冷下来。

        这件事,现在可算是皇帝的逆鳞了,刘健三人,俱都心知肚明。

        可这个方继藩,还真是皮痒了,这种逆鳞也敢去触碰?

        便是刘健三人,现在都不敢揭这个伤疤呢。

        果然,弘治皇帝满面怒容,厉声道:“朝廷的事,是他一个总旗官可以非议的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朕平日是太纵容他了,以至他仗着有几分小聪明,就四处的卖弄,若不是看他有脑疾的份上,朕非要严惩他不可,回去告诉他,让他不得滋事生非,朕不见他。”

        于是宦官连忙躬身行了个礼,疾步去了。

        弘治皇帝的脸色,依旧还是阴晴不定,显得怒气未消。

        说实话,方继藩也幸亏有脑疾,而且还是个后生晚辈,年纪太轻,若是别人敢跑来这里摸老虎屁股,羞怒之下的弘治皇帝,只怕早就治罪了。

        现在将程敏政和徐经二人放出了诏狱,就已是宽厚了,这件事,是决不能继续胡搅蛮缠下去的。

        只是,当方继藩要为程敏政和徐经仗义执言,刘健三人,却俱都微微愕然,方继藩……为何要这样做呢?这家伙平时不胡闹就好了,居然……有此气魄?

        便连谢迁,方才还忍俊不禁的样子,现在也严肃起来,无论如何,在他的心里,方继藩今日的行为,是需认真看待,且值得敬重的。

        有了这么一茬,弘治皇帝更加心神不宁起来,可原以为此事已经过去,谁知道那宦官去而复返,惶恐地跪下道:“陛下,方继藩不肯走。”

        “那就不必理他,哼!”弘治皇帝板着脸。

        宦官却是犹豫了一下,才硬着头皮道:“奴婢倒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他跪在了午门之外,一言不发,沿途有不少出入宫禁的大臣,还有禁卫,许多人都在那围观,欧窃窃私语的,奴婢以为……以为……若是这般继续让他在午门那儿胡搅蛮缠下去,只怕有碍观瞻……”

        呼……

        这一下子,弘治皇帝算是彻底的被惹怒了,气呼呼的道:“反了他方继藩!”

        说罢,气咻咻地站了起来,来回的踱步,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

        方继藩的言行,显然伤到了弘治皇帝的自尊,挑起了弘治皇帝内心深处的某种负疚感,可这却是极为危险的,因为有一句话叫做恼羞成怒,且天子一言而断,若是因此而失去了理智,一声令下,便是小命休矣了。

        到了这个时候,刘健和李东阳、谢迁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连一个方继藩都敢仗义执言,若是三人再不说点话,就实在没脸在庙堂上立足了。

        只见刘健正色道:“陛下,不如召他来此,且听他说什么。”

        “是啊。”谢迁道:“陛下乃九五至尊,何必和一个孩子置气呢?”

        李东阳若有所思,他隐隐觉得,方继藩是个极聪明的人,表面上是荒唐,可内里,却绝不会做如此失智的事的!

        可是,他为何要如此呢?

        “哼!”弘治皇帝依旧气恼道:“好,朕倒想听听,他有什么高论,传!”

        于是那宦官又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暖阁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君臣们,各怀心事,刘健的眉宇之间,隐隐有些忧心,他对方继藩没有什么成见,而且方继藩今日所为,倒也算是令人刮目相看,只是……

        刘健深知舞弊一案,所要顾虑的事太多了,陛下有陛下的难处,方继藩若是喋喋不休,岂不是找死吗?

        片刻之后,方继藩便步入了暖阁。

        来之前,其实他是有所准备的,比如……他在自己的内衣里垫了一层钢板,这是受了太子的启发。

        此时,方继藩上前道:“微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弘治皇帝拉着脸,眼眸里略过一丝锋芒,很不客气地扫过方继藩,声音冷淡地道:“你不在詹事府里当值,来此,所为何事?”

        从话音里,方继藩能听得出来,陛下余怒未消。

        方继藩便正色道:“微臣来此,是有事奏报。”

        弘治皇帝冷声道:“何事,不要遮遮掩掩。”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才道:“臣听说,科举舞弊一案,礼部右侍郎程敏政与贡生徐经二人,并没有查到实据。”

        若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弘治皇帝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朕对你方继藩,可算不薄吧,平时对你们方家,也算是优渥吧,你从前做了多少事被人弹劾,不都是朕保着你?现在好了,你倒是翅膀硬了,现在竟跑来做清流,来指责和质问朕了?

        弘治皇帝冷冷地道:“方继藩,你可数得清宫中有多少关于你的弹劾奏疏,被朕留中不发吗?”

        “……”

        呃,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事关重大,其实方继藩在来之前,老早就事先模拟过了,就好像戏文里一样,方继藩大抵的套路是,自己提及舞弊一案,然后皇帝问一句,干卿何事,而后方继藩再开始口若悬河,阐述自己的观点。

        可是……自己原以为的事,到了现实之中,却是另一番场景。

        只听弘治皇帝一字一句地道:“要不要朕一件件数出来给你看看。”

        弘治皇帝说的风淡云轻,可每一个字,却都打在了方继藩的七寸上。

        这……就有点尴尬了。

        弘治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方继藩,面上的表情,大抵是‘来啊,互相伤害啊’的样子。

        本是干劲十足的方继藩,气势骤然弱了几分,很是无奈地道:“陛下,臣要奏的,是当下的事。能不能请陛下容微臣说完,再秋后算账。”

        秋后算账!

        弘治皇帝冷哼,这家伙,竟连秋后算账四个字都说了出来,这岂不是说朕小家子气,和他算旧账?

        方继藩抓住这个空隙,连忙道:“陛下啊,此案,既然没有头绪,且没有真凭实据,为何不对程敏政大人以及徐经平fan呢,此二人都是栋梁之才,陛下却罢了他们的官,革了他们的学籍,实在不应该啊,在臣的心里,陛下乃是圣君,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其实方继藩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谏为好,在用词造句方面,实是生疏。

        所以刘健三人,一听方继藩地话,心里便叹了口气,这家伙,哪里是劝谏,这是在和陛下打擂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