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一门五贡生

第一百一十六章:一门五贡生

        方继藩本只是觉得自己该说点话,可显然,这话……让人听着有些不舒服。

        有一个在你耳边,每天不断的说,你水平次了一点,你丢人了,诸如此类的话,对于徐经这样的世家公子,难免有点打击自信。

        不过打击他的自信,却是很有必要的,不能让他太跳,谁知道会给方继藩挖出什么坑来。

        五个门生,齐聚在方继藩面前,这五人几乎包揽了会试地前三,同时还有两个,亦是在会试中成绩中上,这几乎是讲今科的会试,一网打尽。

        要知道,整个会试,金榜题名者,也不过三百人而已,而三年一场会试,这是三年里,天下最出众的读书人。

        可方继藩却实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必须给他们安排住宿的问题了。

        方家的宅邸很大,这得益于方继藩的高祖,他兴冲冲地跟着朱棣自北平杀到了南京,封了爵,又兴冲冲的跟着文皇帝朱棣迁都回了北京,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你看,人家都跟着朝廷,高祖就跟着朱棣,许多人死了,他却还活着,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之后,他的人生是传奇和快乐的,他认为方家得了世袭的伯爵,势必也和他的人生一样,一帆风顺,以后子孙枝繁叶茂,所以在营造这座宅邸的时候,他从不琢磨着在精细处着手,只有一个目标……大。

        可结果却不如他预期一般的美妙,至少方继藩现在是三代单传,也就是说,方家的子嗣并不兴旺。

        因而府里空置了许多地,甚至在后院的许多地方,还长满了青苔和杂草。

        现在……几个门生肯定要住进来的,五人都是贡生,方继藩还等着他们给自己养老呢,虽然这五人年纪都比自己大,可将来还有徒孙啊。

        那么,兴建一个书斋以及一排精舍的事也就提上了日程,顺道儿,也得将方家的前庭和其他建筑也修葺一下,这是一个大工程。

        银子,方继藩有,他不怕花银子,有钱不就是用来花的?

        设计上,方继藩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得给自己独开一个院子,院子里得有一排厢房才好,这是为了将来娶妻纳妾打算。

        至于书斋和精舍,好吧,不省了……

        一番设计之后,便开始招募匠人,预备建材,这样的事,当然交给杨管事为好,杨管事虽然经常咋咋呼呼,可方继藩对他却很信任,他是一个实在人,已侍奉了方家两代人了。

        万事俱备,就只欠东风了。

        到了三月初,方继藩清早到了詹事府,那西瓜眼看着就要熟了,等候已久的朱厚照,激动得手舞足蹈,却又小心翼翼,他看着这西瓜,顿时觉得宝贝似的,外头的宦官人等,一概都不准进暖棚,只有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蹲在这儿,朱厚照轻轻摩挲着冠军侯结出来的果实,热泪盈眶。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儿子报仇,这是要血溅五步的节奏。

        方继藩心里想,我要有这么个为了报仇雪耻把西瓜当命的儿子,我肯定掐死他。

        二人从暖棚出来,朱厚照显得兴致勃勃,却是突的道:“是了,有一件事,你看过邸报了吗?”

        “没看过。”

        “邸报你都不看?”

        “懒!”方继藩很认真地道。

        “有道理。”朱厚照笑了:“本宫也懒,不过……本宫较为关注边事,所以偶尔也会看看,前日,邸报传抄出来,说是自米鲁叛乱之后,南京户部尚书兼左副都御史的王轼奉旨都督云贵军务,他已抵达了贵阳,调集了五万精兵,要一鼓作气,直捣米鲁叛军的巢穴普安和安南卫二州,他的奏报已经传到了宫里来了,这王轼,倒是一个会用兵的,父皇见了奏疏之后,下笔亲书,晓谕四方,事先对王轼予以勉力,他的作战计划,本宫琢磨过,调集精兵强将,以为主力,步步为营,绝不犯钱钺的错误,看来很快,米鲁的叛军就要平定了。”

        他眼眸灵动地眨了眨眼,接着道:“本宫对马政和军务,可是清楚的很,此战,朝廷必胜。这个王轼,倒是一个将才,本宫竟是疏忽了他。”

        朱厚照说自己懂军事,这倒真不是吹牛,在历史上,朱厚照可是赫赫武功,他在对鞑靼人的作战之中,战术能力堪称群,其实若不是大明崇文抑武,谥号为明武宗的朱厚照,想来在历史上的名声绝不会这样的糟糕。

        朱厚照显然对于王轼地战法颇为满意,他自己的许多见解,也想来和王轼不谋而合,因而才出如此多的感叹。

        不过……

        方继藩却是摇了摇头。

        朱厚照见方继藩摇头,不由面红耳赤:“怎么,你不认同?”

        “不好说。”方继藩则是笑吟吟的样子。

        其实步步为营的战法,对付米鲁叛军从理论上而言,是不错的。方继藩读史时,也认同王轼的战术,可问题就在于,王轼还是失败了,因为米鲁更加高明,她仗着贵州崇山峻岭的便利,化整为零,从不和王轼决战,而是不断进行的骚扰,最后的结果,却是王轼的战法虽是稳妥,却是屡屡受挫,最终功败垂成。

        现在是弘治十二年,在历史上,一直到了弘治十五年,王轼的大军才彻底的平定了米鲁之乱,这三年的时间之中,前两年,可谓是损失惨重。

        这个战法,在历史上,已经证明是错误的了。

        朱厚照好胜心强,其他的事,他倒都对方继藩言听计从,唯独这行军打仗的事,却是对方继藩一丁点也不认同,他有自己的看法和见解!

        朱厚照不禁道:“怎么不好说?”

        方继藩想了想,才道:“王轼定当会受挫,米鲁不是寻常之辈,当初,他能击溃钱钺,以弱胜强,就已证明了她和其他的叛乱土司不同。她绝不会和王轼硬碰硬,王大人步步为营,却是徒费军力,一旦大军找不到米鲁的主力,而被米鲁的叛军截断了粮道,损失势必惨重。”

        朱厚照一呆,随即皱眉道:“这都不过是你的空谈而已。”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其实他很希望自己对历史的掌握能够警醒朝廷,可问题就在于,他现,好像很多人对自己的话都有所怀疑。

        似乎只有当历史上所生的事生了,大家才能恍然大悟,可那时候已是为时已晚了呀。

        终究,这缘由……还是人微言轻啊。

        “殿下不也是空谈吗?”方继藩朝他笑了笑道。

        朱厚照一愣,顿时不高兴了,怒气冲冲地道:“这不一样,本宫自幼就熟读兵书,你读过多少兵书。”

        “孙子兵法算不算?”方继藩想了想。

        “……”朱厚照顿时噗嗤一笑:“孙子兵法固然好,可这其实不算真正的兵法,就如你读书,只读论语一般,论语虽好,却太大而化之了,难怪你什么都不懂,来,本宫教你,真正的兵法,不只是三十六计这样简单,牵涉到的,是军粮补给,是每丁的操练,还有……”

        “没兴趣!”方继藩摇摇头,学兵法……很累的……

        “那么,你现在是不是该承认,王轼的战法……”

        不等朱厚照说完,方继藩便摇头道:“不承认,王轼必败无疑。”

        “你……”朱厚照也算是服了他,尤其是方继藩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令他恼火,毕竟还没有人敢招惹自己呢,本宫平日对你老方也算是够意思吧,本宫这样够朋友,你为何这般冥顽不灵。

        方继藩可不怕朱厚照,本少爷有御剑呢,王轼虽不会战败,可损失惨重却是一定会生的,为什么自己要承认?..

        朱厚照冷哼了一声,不由道:“本宫不理你了。”

        吓,这样也能吓到我方继藩?

        方继藩噢了一声:“那臣告退。”

        朱厚照气了个半死,恼怒地道:“你太固执。”

        “固执的是殿下。”

        朱厚照瞪着方继藩:“本宫熟读无数兵书,还曾受过不少老将军的指点,看过无数的舆图,你分明都不懂。你去吧,本宫自己种自己的西瓜去。”

        “噢。”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不能服输,心里叹了口气,只是道:“殿下,告辞。”

        看方继藩当真走了,朱厚照顿时恼火起来,气得龇牙咧嘴,可见方继藩一点都没有回头的意思,他心里竟又有些后悔。

        这一场争论,惹得朱厚照很不痛快,以至于一旁的刘瑾、张永数人,个个魂不附体,生怕被太子殿下所迁怒。

        “看什么看?”

        果然,朱厚照气冲冲的到了刘瑾面前,直接踹了他的心窝子。

        刘瑾打了个趔趄,哎哟一声,忙又趴下,皇城惶恐地道:“奴婢万死。”

        朱厚照一愣,脸色略显苍白,心里不禁嘀咕。

        看着这趴在自己脚下瑟瑟抖的刘瑾,忍不住想,倘若老方也和刘伴伴这样顺从就好了。

        可旋即……他又摇头,当真如此,那么老方还是老方吗?

        哎……不理他,本宫自己玩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