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天才地宝

第一百二十章:天才地宝

        朱厚照带着这瓜来这地儿是卖钱的,可显然,竟然让张鹤龄免费吃,他能不气恼吗?

        方继藩却是拽了拽朱厚照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多嘴。

        这个时候,自是少不得要让人品尝的,要不怎么证明他们的瓜是好瓜。

        寿宁侯来尝试就再好不过,毕竟,方继藩此前和他们兄弟有一些嫌隙,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张鹤龄一听,打起了精神:“不要钱?”

        “不要钱!”方继藩一派豪气干云姿态,道:“小侄素来敬仰世伯,我这便切一块。”

        张鹤龄眼睛都直了,有便宜不占,辱没先人啊。

        张延龄也连忙凑上来,一脸嘴馋地道:“我也吃,我饿。”

        “好好好。”方继藩是真心诚意想要和张家兄弟和缓关系的,被这么一对坏事没少干的兄弟成日记恨着自己,有时候真的睡不着啊!

        他捡起西瓜刀,取了一个瓜,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真将这西瓜一分为二。

        西瓜的汁水瞬间流出来,文武百官们一个个张大了眼睛,既闻到了瓜香,还看到那浓郁的汁水流淌出来。

        真的是瓜……

        当真……是瓜……

        这一下子,许多人除了震撼,便是忍不住流涎了。

        毕竟,这瓜已是有大半年不曾尝过了,此时就在眼前剖出一个瓜,实在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方继藩熟练地将半只瓜切成几瓣:“尝尝。”

        张鹤龄自是不客气,挑拣了最大的那一瓣,张延龄也急不可耐,选了第二大的那一块。

        两兄弟双手握着瓜,忙着大快朵颐。

        清甜的味道入口,张鹤龄边吃,边忍不住的咂咂嘴道:“好吃,好吃,好久没吃过这么美味的吃食了。”

        “呜呜呜,好吃……”张延龄连西瓜籽都不肯吐出来。

        二人低头吃着瓜,这大快朵颐的模样,倒是勾起了许多人的食欲。

        张鹤龄吃得眉飞色舞,心里偷乐,十两银子一只的瓜呢,今日可占了大便宜了,方继藩这个傻瓜,以为靠一片瓜便可以讨好老夫,哼哼,老夫吃完了瓜,照样记恨着你。

        不过……这种占了便宜的快感,却让张鹤龄的身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快哉,吃着仇人的瓜,占他便宜,真是人生乐事啊!

        这一下子,大家终于可以确定了,这就是西瓜。

        是严寒天里结出来的瓜啊。

        京师的冬日,过于漫长,以至于整个京师的蔬果供应,尤其的单调和稀少,即便是文武百官,也很少享受瓜果了。

        即便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可这西瓜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还是让人颇为意动。

        就是太贵了。

        十两银子,真不如去抢呢,再者说了,再过几个月,便有瓜熟了,到时还怕吃不着瓜?

        不过,他们始终还是不明白,这瓜到底哪里来的?

        有人咳嗽一声,上前,不由道:“方继藩……”

        方继藩如沐春风地道:“不知大人有何见教。”

        这人道:“此瓜出自何处?”

        “是本宫在詹……”朱厚照一脸的神采,邀功似的想说什么。

        方继藩却连忙拽他的袖子。

        可不能说是詹事府里长出来的啊。

        西瓜卖十两银子一个,贵吗?太贵了,这相当于寻常百姓几年的用度呢。

        即便许多王公贵族,怕也会觉得肉痛吧。

        所以,冬天长出来的瓜,虽然稀罕,可以让人解馋,却想就此让人掏腰包,却还有难度。

        来年的时候,随着西山大规模的种植,瓜果的价格肯定会暴跌一波,可方继藩的预想之中,定价肯定还是属于奢侈的范畴。

        可要让人买这等奢侈品,却必须赋予它不同的意义。

        幸好,朱厚照种瓜的事,显然,陛下嫌丢人,已经让詹事府的人禁口了,知道的人不多,就算有晓得内情的人,也不敢说。

        方继藩放下西瓜刀,清了清嗓子才道:“此瓜种之于西山。”

        张家兄弟还在啃着瓜皮,显然不肯浪费,一听到西山,身子顿了一下。

        “噢?西山?”百官们各自神色有异,捋须相互对视,觉得更加蹊跷:“西山在这严寒之日,也能生出瓜吗?”

        “怎麽不可以?”方继藩振振有词地道:“你看,西山不是还生出了煤吗?而且还是可以烧的煤。”

        张鹤龄突然觉得心口有一丢丢的疼,不过……手中的瓜还是不能浪费,继续啃着瓜皮。

        “可是……这和严寒之中生出瓜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方继藩笑了:“因为那西山,乃是天材地宝之地啊,汇聚了天地之精华,能生出无烟之煤,自然也就能生出这奇异之瓜,此瓜自那等丰腴之地生出来,吸收了西山土地中的精华,所以这瓜,不但香甜,而且还有强身、养肾、驻颜等等奇异功效,这是天地精华的浓缩,我方继藩用人格担保,此瓜乃养生之瓜,非比寻常。”

        百官们一个个直勾勾地看着那些瓜,竟是下意识的颔首点头。

        这个时代,风水之说还是很流行的,大家对此深信不疑。经方继藩这么一说,就有点说得通了,西山那儿,确实奇怪,那儿采的煤不冒烟;这瓜既也是西山种的,这严寒的时候,哪里来的瓜啊,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解释了。

        这么说来,此瓜的功效,岂不可以类比百年老参了?

        许多人顿时眼眸一亮。

        位列朝班的大臣,大多身子不太好,尤其是身体透支的比较厉害,他们都爱养肾,啊,不,是养生……

        有人开了口,虽然依旧还是有人舍不得,却还是有人想要尝试一下。

        毕竟……是大冬日生出来的瓜啊,太匪夷所思了,现在便是有银子都买不到。

        何况,许多大臣都有银子,别看他们平时苦哈哈,俸禄也低,可即便是不去贪墨,能读书做官的人,除了欧阳志三个奇葩之外,许多人,压根就不靠俸禄生活,士绅人家嘛,老家说不准就有几万十几万亩的地摆着,县城里一排的铺子都是他家的。

        “我来一个。”

        大家的心思,更多的是好奇,当真能养生?这冬日生出来的西瓜,到底是什么样子?

        心里无数的疑团,十两银子就可以解开,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啊。

        只是……

        谁也没有注意到,方才还啃着瓜的张鹤龄,身子却是僵住了,口里还有没有咽下的瓜,来不及咀嚼。

        虽然身边的兄弟张延龄还在大快朵颐,恨不得连瓜皮也一道啃个精光。

        可是……

        张鹤龄的智商,显然是要碾压他的兄弟的,方继藩方才的话,一遍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

        西山的地……天地日月精华……能出无烟煤,还能冬天长出瓜……能强身,还能养肾……

        西山……这不就是我们张家的地吗?

        那这瓜……是我们张家的啊,十两银子的瓜啊,这是能在大冬天里长出来,能卖十两银子的瓜啊……

        他整个人像是被定格了一样。

        一旁的张延龄吃得短须上的胡茬汁水四溢,口里不忘喜滋滋地道:“哥,好吃,还能养肾呢……”

        呜哇一声。

        张鹤龄突然滔滔大哭,口里的瓜肉吐出来,瓜皮一丢,手死死地扯着自己胸口的衣衫,接着,拼命的捶胸……

        砰……砰……砰……

        一拳拳的捶在心口,犹如擂鼓一般。

        他张大着口,发出呜咽的悲鸣,可嘴皮子哆嗦,似是怒极攻心,以至于连喉头竟是发不出声音。

        张家的地啊,这是张家的地啊,是皇帝赐予,将来留着要传给子孙们的地啊。

        这是能生出无烟煤,能长出长寿瓜的洞天福地啊。

        张鹤龄不想活了,他想锤死自己,死了干净。眼泪磅礴而出,在面庞上冲刷出一条条沟壑。

        这是我的瓜啊。

        我的煤。

        我的地!

        张延龄给吓了一跳,连忙制止兄长自残的行为,一把将兄长抱住,惊道:“哥,你太糟践了啊,这么好的瓜皮,你就丢了,哥,别哭了,这是咋了……”

        张鹤龄不答话,只是悲戚的痛哭,张延龄也只好叫来几个禁卫,连忙将张鹤龄抬了走。

        诸官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反应过度的张鹤龄,这位寿宁侯,平时就古古怪怪,稀里糊涂的,今儿就更过分了。

        方继藩却是得意非凡,笑了:“寿宁侯吃了我们的瓜,竟是感动得不能自持,他这辈子,都没尝过这样的好瓜吧。”

        “……”百官听罢,个个眼睛发亮起来。

        真有这样神奇……

        当然,也不乏有正义之士,义正言辞道:“卖瓜乃锱铢必较的商贾行径,殿下乃国家储君,怎可以做这样的事。”

        方继藩道:“殿下看西山的流民可怜,为了改善他们的生活,这才来卖瓜,为的,就是改善流民的生活,我现在宣布,今日卖瓜的银两,全部将发放给西山的流民!”

        “……”

        这显然是在耍liumang,西山的流民,现在全部都是矿工,本来就是方继藩养着的,发放钱粮,这是本份,所谓将卖瓜的银子发放给西山的流民,就是左手倒腾右手。

        可是……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臣来一个试试。”

        “臣也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