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关乎社稷

第一百二十二章:关乎社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听到刘健突的说到太子在詹事府种瓜的事,弘治皇帝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

        太子还在种那些瓜?这败家玩意的,朕还以为他胡闹了一阵,就会适可而止了呢!

        这些日子,国政繁忙,弘治皇帝倒是疏忽了詹事府,现在刘健问起这个,莫不是詹事府种瓜的事已传了出去?

        弘治皇帝恼怒地厉声道:“这逆子!真是太倔强了,朕的话,他是一句都听不进去,看朕怎么收拾他。”

        刘健深吸一口气,与谢迁和李东阳对视了一眼,接着,这口气吐出来,他这才朗声道:“陛下,瓜………已种出来了。”

        瓜……已……种出来了!

        弘治皇帝本还想再痛斥几句,朱厚照有些时候实是令他太失望了,年纪也不算小了,再过两年,都该大婚的年纪了,可是呢,还这般的糊涂。

        只是,当他听到瓜已种出来的时候,脸色却是一变,显得不可置信,还以为是玩笑。

        刘健自然是看出弘治皇帝的心思,便道:“陛下,此瓜,臣已亲口尝过,甚为香甜,肉质甘美,臣在想,这瓜是否是在詹事府里种出的。”

        弘治皇帝不禁身子一颤,嘴皮子竟有些颤抖。

        以往九五之尊的肃穆被这突如其来的错愕全然取代,他不由道:“卿家莫非是在说笑吗?冬日如何能种出瓜来?”

        他记得,当初就因为这个理由,将朱厚照狠狠的吊打了一顿。

        “臣原本也是绝不相信的,可臣已尝到了瓜,眼前为实。”现在这瓜,还在刘健的肚子里呢。

        弘治皇帝却是表情极古怪的样子:“这……这……莫非是妖法?”

        “臣也疑惑得很,只是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啊。”刘健深深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才一字一句地继续道:“若不是妖法,能种出瓜来,那么……陛下,此事,可就关乎社稷了。”

        江山社稷……

        这话是有根据的,为何?

        社稷以农为本,若能在冬日里种出瓜果,甚至种出粮,这将是何其可怕的事。

        弘治皇帝在霎时之间,那满带着疑惑和震惊的目光里,顿时流露出了别样的光彩。

        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肃穆起来,不禁道:“立即召太子与方继藩觐见,要快,快!”

        暖阁已经震动了,阁中的君臣,俱都带着焦虑和不安,可又带着说不出的期待。

        那当真是种出来的瓜吗?当真是吗?

        无数的疑问涌上心头。

        弘治皇帝却是显得很焦虑,他背着手,在暖阁里来回的踱步,他脸色发红,不禁下意识地道:“爱卿,你们以为,可能吗?朕的意思是,会不会……”

        说到这里,他看到了刘健三人一脸发懵的脸,不禁苦笑起来,是啊,自己问他们有什么用,估摸着连他们也对此一无所知吧。

        终于,在大家的焦急等待下,朱厚照和方继藩才姗姗来迟。

        只是今日,朱厚照却不再是委屈巴巴的样子了。

        他满面红光,甚至显得有些趾高气昂,方继藩心里大抵知道,这瓜一经出现,势必会引起宫中的注意,只是万万没想到,宫中的反应这么快而已。

        一见到二人来,弘治皇帝劈头盖脸便道:“瓜呢?”

        他显然对此,还是难以置信的,在没有亲眼看到西瓜之前,弘治皇帝依旧还有疑虑。

        毕竟……这实在匪夷所思。

        朱厚照毫不犹豫的便道:“回禀父皇,瓜还有一个。”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取来,朕看看。”

        朱厚照笑了笑,上一次吊在树上被打了个半死不活,现在还心有余悸呢:“银子呢?”

        这三个字,真是胆大包天了。

        弘治皇帝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你……”

        显然,朱厚照今日底气足,理直气壮地道:“这是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儿臣花费了无数的心血,父皇怎么可以不问而取,儿臣已将瓜准备好了,父皇给个三千两银子,儿臣一定将瓜奉上。”

        “……”

        这下,倒是方继藩震惊了,别人只卖十两,自己爹,卖三千两?太子殿下……真是人才啊,这……倒是给了自己很大的启发啊……

        弘治皇帝一听,顿时震怒:“朱厚照,你好大的胆子。”

        那痛可不是白受的,朱厚照还记着仇呢,直接跪下便道:“父皇若要责罚儿臣,儿臣甘愿领受。”

        “……”这下子,弘治皇帝的老脸直接的红了。

        这绝对是嘲讽啊,就在两个月前,因为这种瓜的事,他将朱厚照打了个遍体鳞伤,这家伙,想来是心里不服气,现在旧事重提,口口声声说愿意接受责罚,这不摆明着戳朕的脊梁骨吗?

        难道因为人家将瓜种出来了,再打一顿?

        眼下,弘治皇帝是急着眼见为真,最后只好道:“好,朕给你银子,你先取瓜来。”

        朱厚照在某些方面就是固执得可怕,只见他义正言辞地道:“先给银子。”

        弘治皇帝老脸有些绷不住了,想要发火,却又不知火从何来,只得耐着性子,朝一旁的宦官使了个眼色。

        于是那宦官急匆匆的去取了一沓大明宝钞来,清点之后交到朱厚照的手里。

        朱厚照收了银子,很直爽的乐了,甚至激动得脸上烫红,很久……不曾这样的痛快了啊。

        得了宝钞,朱厚照便道:“儿臣的伴伴刘瑾,就抱着瓜在午门外等候,父皇命人去取就是。”

        三千两银子,对于节俭的弘治皇帝而言,至今还肉痛,若不是因为急着见这瓜,而这瓜又关系重大,弘治皇帝是断然不会妥协的。

        现在……既然这西瓜很快就要送到,他便更加兴奋起来,来回踱步,显得很是焦躁。

        可是只过了一会儿功夫,外头便传来匆匆的脚步,有人抱着一个西瓜走了进来,弘治皇帝一愣,来的……这样的快?这才片刻哪,只怕去取瓜的宦官,连金水河都没到呢,怎么可能去而复返?

        而且,来的宦官,显然不是在暖阁里当值的人,这人看着有些眼熟,竟是坤宁宫里的。

        宦官抱着一个瓜,拜倒道:“陛下,今日太子殿下送了两个西瓜入宫,一个是给太皇太后,一个是给皇后娘娘的,太皇太后与皇后娘娘尝了之后,赞不绝口,心里想着皇上在暖阁里日理万机,操劳国政,甚是辛苦,因而命奴婢将剩余的瓜送来,请陛下品尝。”

        他说着,便将一个西瓜高高的捧起。

        “……”弘治皇帝拉着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宦官,竟是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他眼眸里闪过一丝厉光,看向了朱厚照。

        朱厚照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随即飞快地将宝钞塞进了自己的袖里,一副钱货两讫、概不退款的意思。

        方继藩也别过了脸去,好似,故事的发展方向,和自己预计的,有那么一丁点的偏差。

        弘治皇帝哭笑不得,却还是深吸一口气,很快将焦点放在了西瓜上。

        他上前疾走两步,到了这宦官面前,亲手将西瓜抱在手上,这是‘冠军侯’结出来的瓜,比其他瓜藤长出来的瓜更加硕大一些,弘治皇帝眼前一亮,仔细的观察了这瓜之后,眼里的光彩霎时夺目起来:“当真种出来了?当真种出来了?”

        可能对朱厚照而言,种瓜是一场游戏,可对弘治皇帝,对刘健、对李东阳和谢迁,关系着的,却是农为本的社稷问题。

        “这是方继藩种出来的吧?”弘治皇帝抬眸,目光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

        他倒是记起了,当初揍太子的时候,太子拼了命的说,这是方继藩和他一起种的瓜,当时,弘治皇帝不相信。

        方继藩是个教育出贡生的人啊,怎么会和你这败家玩意一起胡闹呢。你这败家玩意,多半是想找方继藩来给你顶罪罢了。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既然这瓜种了出来,所以在弘治皇帝现在看来,朱厚照当初没有撒谎,这瓜,是方继藩种出来的,没毛病。

        方继藩便道:“是臣和太子一起种出来的,太子殿下为了照料这些瓜,废寝忘食,茶饭不思。”

        朱厚照本是听到父皇一句,这是方继藩种出来的瓜吧。顿时有一种自己的打白挨了的感觉,好在方继藩为他缓颊,令他心里舒坦了几分。

        却见弘治皇帝瞪眼道:“太子哪里知道种瓜?”他本还想继续追问下去。

        可细细一想,却又打消了念头,因为弘治皇帝更关心的却是:“种植之法,可以推而广之吗?”

        方继藩道:“可以!”

        得到了这两个字的回答,弘治皇帝顿时显得欣喜若狂。

        异常的天象发生之后,北地的寒冷天气,至少要维持五个月,近半年啊,半年的时间,无数的田地荒芜在那里,靠着江南的钱粮支撑着,可日益增多的流民,却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而现在……方继藩在冬日的种瓜之法,岂不是可以大大的减缓灾情?

        弘治皇帝死死地盯着方继藩,他的嗓音竟有一丝颤抖,深吸一口气,才道:“那么……朕再问你,除了种瓜,还可种植何物?”

        方继藩道:“大抵都可以种植,不过……却还需在西山营建试验田先行试种。”

        “成本几何?”弘治皇帝眯着眼,他毕竟非是何不食肉糜之人,很快就意识到,问题的关键在于成本。

        ……

        新的一天,新的一章,勤奋的老虎,没日没夜,把自己种出来的瓜送给大家,吃瓜的小伙伴们,可否支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