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给皇后出主意

第一百三十章:给皇后出主意

        朱厚照的请求,弘治皇帝自然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此时,弘治皇帝却是将目光瞥向了方继藩,道:“等各路的客军,熟悉了云贵的气候之后,想来捷报就会传来吧。”

        弘治皇帝,显然对于马政没有太大的兴趣,其实在历史上,这弘治朝也算是太平,可唯独军事上,却远比其他皇帝要软弱了许多,这一点,显然和弘治皇帝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

        到了他现在,他还寄望于朝廷的大军在慢慢熟悉了对手之后,能够很快的克敌制胜。

        方继藩是多少有点了解弘治皇帝的性子的,却是道:“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臣不客气的说……”

        他话才说一半,弘治皇帝和刘健诸人的脸色却是骤然变了。

        这厮是个乌鸦嘴啊,你还当讲不当讲,还想不客气的说……

        “好了!”弘治皇帝毫不迟疑,迅速打断了方继藩,直接道:“你不用讲了!”

        “……”方继藩像吃了苍蝇一般,苦着脸道:“陛下,臣还是想说……”

        “再等等吧,等等看!”弘治皇帝颇有几分无语!

        这个时代的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相信怪力乱神之事的,弘治皇帝没好气地道:“想不到你竟还通马政,很好……”

        不得不说,弘治皇帝已是越来越欣赏这个小子了,再侧目看了朱厚照一眼,心里竟有几分郁闷,随即,他咳嗽一声:“朕还有事要和刘卿家商议,方继藩,你和太子去向皇后问安吧,她倒是惦记着你。”

        显然,皇帝是一心不让他说下去了,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只好和朱厚照一起告辞出来。

        刚刚从暖阁里出来,朱厚照就立即失声道:“老方,你真厉害。”

        看着朱厚照膜拜的目光,方继藩面无表情地道:“哪里,只是有一点厉害而已。”

        这声音却是不可避免地传入了暖阁。

        弘治皇帝摇了摇头,看了刘健诸人一眼,脸沉了下来:“要做最坏的打算,下一道旨意,命云南黔国公府试操一支山地营。”

        “陛下……”刘健则是笑容可掬地道:“陛下既有此心,何不方才言明,却等方继藩走了再说。”

        弘治皇帝深深地看了刘健一眼,神色古怪地道:“这个小子,倘若朕什么都听他的建言,他的尾巴岂不是要翘上天上去啦?”

        刘健不禁哑然失笑。

        ………………

        朱厚照和方继藩自然真的去给张皇后请安了,二人到了乾宁宫,便听到乾宁宫正殿里传来了求饶的声音:“姐姐饶命,怪不得我们兄弟……”

        接着,便有人进去通报,过一句会儿,有女官请二人入内。

        方继藩步入正殿,便见张皇后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全无平日的半分端庄雍容,而张家兄弟二人,则是跪在张皇后的脚下一味求饶。

        只见张皇后厉声道:“就为了一块地去和周家人争抢,还打伤了人?你们……真是放肆!”

        “地是我们家的啊,姐姐,我们张家的地。”张鹤龄虽是求饶,可显然不服气,下意识地回嘴道。

        方继藩其实在一旁听了之后便明白了,所谓的争地,又是周家,那么……十之八九,就是历史上张家兄弟惹的一场官司了。

        这场官司记进了明实录,可见问题的严重。

        这一对张家兄弟,在历史上实在是出了名的活宝,弘治皇帝还在的时候,他们呢,平时招摇倒也罢了,居然还发生了一段公案,令弘治皇帝对他们彻底的失望。

        这场公案问题就在周家,这周家也是外戚,而且来头甚至比张家更大,他们乃是太皇太后周氏的亲戚,这太皇太后可是亲手将弘治皇帝抚养成人的祖母啊,在弘治皇帝心里,是何等的重要!

        可这一对活宝呢,竟跑去跟周家争地不说,还打伤了人。

        说这二人是弱智,还真一点问题都没有,以至于到了后来,他们的亲外甥朱厚照登基,按理来说,张皇后就这麽个儿子,对朱厚照有抚育之恩,这自己的亲舅舅,怎么也得护着吧,结果,这两个家伙还把朱厚照惹火了,指着他们鼻子就痛骂,非要宰了他们不可,若不是张皇后拼了命要拦着,只怕这一对活宝早被剁成肉酱了。

        更恶心的是,到了嘉靖年间,嘉靖皇帝登基,显然风向已经大变,可这兄弟两还以为自己依旧如在弘治和正德年间的意气风发,竟还不懂得收敛,以至于嘉靖皇帝直接圈禁了寿宁侯,等到张皇后去世,便直接将张家兄弟宰了。

        嘉靖皇帝虽是冷酷无情,可满肚子却都是谋划和算计,一对张家的废物,留着其实没有什么大碍,毕竟他们不过是落水狗而已,实在没有杀了的必要,可嘉靖皇帝依旧非要杀之而后快,以至于被人评价为‘薄凉至此、世所罕见’。

        意思是你嘉靖好歹也得了张皇后的支持,才得以克继大统,可张皇后一死,便杀她的兄弟,实在过于薄情寡义。

        而嘉靖皇帝依然故我,明知会有如此后果,依然不改初衷,除了显露出了嘉靖皇帝的薄凉,其实和张家兄弟愚蠢的花样作死,也不无关系。

        “你们!”张皇后此时显然非常的生气,厉声呵斥道:“到了现在,还想要狡辩?滚出去,滚!”

        张家兄弟犹豫了一下,倒也不敢造次了,匆匆起身,连滚带爬的跑了。

        张皇后余怒未消,倒是朱厚照一听到张家人打了周家人,那太皇太后对自己也是极为宠溺的,他对周家人印象更好,便不免愤怒道:“母后,寿宁侯和建昌伯实是该死,理应好好教训。”

        张皇后一听,凤眸里顿时写满了震惊!

        她显然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对自己的两个兄弟鄙视至此,竟用上了该死这样的字眼,竟是禁不住眼泪婆娑:“厚照,你的两个舅舅,固然是不争气,可毕竟他们是国舅,哎……本宫……是真的将他们娇宠坏了……”

        面上既是自责,又是痛苦不堪。

        见母后伤心,朱厚照倒也就不好说话过份了,只是冷哼了一声。

        张皇后勉强定了定神,方才注意到了方继藩,方继藩朝张皇后行了个礼,张皇后总算勉强扯出了点笑容,道:“原来继藩也来了。”

        “是……”这等张皇后的家事,方继藩倒是不好说什么呢,本少爷可一丁点都不傻。

        可谁料,张皇后却是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本宫听厚照说,你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周家,你知道吧,那是太皇太后的娘家人,本宫那两个不成器的兄弟竟是打了太皇太后的一个外甥,你说说看,此事该怎么办?虽说仁寿宫那儿还未怪罪下来,可本宫明白,太皇太后心里一定不是滋味的,你就给本宫想想主意,该怎么办才好。”

        张皇后很有深意地看着方继藩,凤眸里,似乎带着别样的期许。

        方继藩心中一凛。

        心里大呼,朱厚照,你特么的坑我。

        自己哪里有什么主意,拉我下水做什么?

        可似乎,张皇后已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期望。

        而她所问的话里,并没有这样的简单,绝不只是说这件事怎么善了。

        而是……

        张家兄弟打了周家的人,周家肯定要进行报复,太皇太后也不是吃素的,那位历经了三朝天子的女人,怎么会容许自己的家人受欺呢?

        那么接下来,要嘛就是周家人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狠狠教训张家兄弟一通。

        要嘛,这事儿得到陛下那儿去打官司。

        别看陛下与张皇后二人之间的感情深厚,可陛下也是纯孝之人,对太皇太后,可谓是言听计从,而且本来此事就是张家不对。到时陛下势必震怒,这张家就算有张皇后护着,也保准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再者说了,不少御史本就对张家兄弟不满,周家在朝中的势力,非同小可,这两兄弟就等着被人抓小辫子吧。

        张皇后表面上是问事情怎么善了,可实际上却是说,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吗?这一对兄弟虽然令张皇后气得吐血,可毕竟还是自己兄弟,张皇后还有护短的意思。

        可……

        救人?这要怎么救?拿头去救啊!

        毕竟,张皇后的兄弟是兄弟,可太皇太后的外甥,就不是外甥了吗?

        张皇后护着自己的兄弟,太皇太后的外甥被揍了,难道还能忍气吞声?

        这等事,是一笔糊涂账,只怕宫里未来,未必太平了。

        方继藩既不想救张家兄弟,也不敢掉进这坑里,毕竟……

        方继藩心里很清楚一件事,太皇太后虽一直深居仁寿宫,却身份上,却是属于大魔王一般的存在,只怕捏捏手,就能使方家灰飞烟灭了。

        见方继藩一脸为难,张皇后哀叹了一口气。

        皇帝那儿,肯定是无法指望的,便连太子现在竟都对自家兄弟离心离德,满朝文武,更没一个对张家兄弟有好印象。

        这无疑是四面楚歌,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