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太皇太后大怒

第一百四十章:太皇太后大怒

        对朱厚照,其实太皇太后比张皇后还上心一些!



        事实上,太皇太后已有七八个孙儿,不过除了朱厚照,大多不在京里,譬如安陆王的儿子朱厚熜等等。



        可相较于太皇太后而言,朱厚照的父亲弘治皇帝,乃是自己在仁寿宫亲自抚养大的,意义完全不同,而朱厚照,更是自小便看着!



        在这仁寿宫外头,可能会有人腹诽朱厚照几句,觉得太子殿下有时候不太像样子,可在仁寿宫,这太子殿下的风评却简直堪称是千古好人,谁若是敢说半句不是,大抵是要拖出去喂狗的。



        此时,朱厚照难得乖巧地道:“并不饿,儿臣是来送手抄道经的。”



        一听手抄道经,太皇太后便凤颜大悦,笑着道:“难得你有孝心啊,没有累坏你罢,你呀,平时只要来问安,哀家也就知足了,何须费这个功夫。”



        说着,跟随朱厚照而来的刘瑾将手抄的道经转呈给仁寿宫的大太监王艳。



        王艳四旬上下,大腹便便的样子,身体发了福,他连忙从抄本从刘瑾手中接了过去。



        太皇太后随性地道:“来,给哀家看看。”



        王艳便将抄本敬上,太皇太后接过,如朱厚照对方继藩所说的那样,太皇太后的眼睛有些花,只看到一团模糊的字迹,随即笑了:“这是太子亲自抄写的,哀家心里真是高兴,王艳……”



        “奴婢在。”



        太皇太后道:“读给哀家听听。”



        似乎对于太皇太后而言,太子手抄的道经,总是意义不同,倘若就此束之高阁,总是觉得对不住太子的这番心意。



        王艳自是能够体会,忙又将手抄本接了过去,于是摇头晃脑的,先读起了道德经。



        不过在预备读的时候,他的眼神,显然的恍惚了一下。



        这字迹……是太子殿下的吗?



        不过等他回过神,小心翼翼地看了太子一眼,便见朱厚照朝他龇牙,他打了个寒颤,哪里敢深究下去,便咳嗽一声道:“道可道……非常道……”



        道德经洋洋洒洒五千字,乃是道家无上的真经,这一番的念下来,朱厚照虽是听得枯燥无比,可太皇太后却是乐在其中。



        太皇太后崇信道学,这是宫中内外都知道的事!



        自成化皇帝开始,由于成化皇帝信道,因而这宫中曾养着不少道人,成化皇帝偏好道家,是取其术,更偏好于炼丹和炼药,而太皇太后耳濡目染之下,却也对此深信不疑,只是……她更偏于经,认为这些大道真经能使自己得到内心的平静。



        待念完了道德经,接着便开始念经注了,王艳只扫视了一眼经注的抬头,又是一愣。



        太皇太后还等着呢,张眸道:“念啊。”



        王艳则又小心翼翼地看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心里有点恼火,怎么,你还想拆穿本宫请人抄写不成?



        可王艳瞬间,却是额上冷汗淋漓起来,连拿着经注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了。



        太皇太后似乎也察觉到了异样,不容置疑地看着他道:“念!”



        王艳脸带惊色,只好期期艾艾地道:“夫道者,元x虚无,混沌自然,二仪从之而生,万有资之而形,不可得而为名,强为之名曰道…”



        听到此处,太皇太后也是同样一愣。



        果然,她也察觉出了问题,不过……她没有做声,可是面色,却极凝重起来。



        她沉默着,而王艳则小心翼翼地抬眸看着太皇太后的神色。



        “继续念下去。”太皇太后道。



        朱厚照却是一脸狐疑的样子,他又不傻,怎么会感受不到这一下子的不同寻常了呢?



        王艳则更加战战兢兢了:“故首章之首,宜以道一字句绝,如经中道冲而用之之章,亦是首揭一道字……”



        太皇太后的脸色,便更加沉重了,她身体甚至微微在颤抖。



        良久,她闭上眼睛,板着脸道:“怎么又不继续念下去了。”



        “奴婢……”王艳慌忙地跪下,哭丧着脸道:“奴婢万死。”



        太皇太后张眸,死死地看着王艳:“这于你何干,你万死什么?”



        “老奴侍奉娘娘二十栽……”王艳魂不附体,期期艾艾地道:“一直陪在娘娘左右读经书,仁寿宫中,网罗了天下的道德经经注,从未听说过此版,这……这是歪曲经义,是离经叛道之说,奴婢竟是念出来,污了娘娘的耳,使娘娘损了道心,奴婢有万死之罪,娘娘恕罪。”



        根本……就没有此版的道经经注?



        朱厚照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难怪方继藩抄经的时候,到了经注这儿,嫌原先那本经注不好,敢情……这经注……是他自己写的啊。



        其实朱厚照哪里想到,这一本经注乃出自大明最出众的道家学派危大有的手笔,危大有是洪武和文皇帝时期的道人,方继藩既认为危大有既然是那个时代的人,那么这部《道德真经集义》自然早就传世了,不但传世,而且已受天下的推崇,否则,这一版的经注怎么会流传后世呢?



        可方继藩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代的书,和后世是不一样的。



        后世之人,但凡是写了一部书,便可以走出版,毕竟出版费不了几个钱,油墨和纸张的成本并不高。即便不能出版,那也会放在网上,自然会有人对其进行传播。



        那是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而方继藩偏偏……



        他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啊,他只认为此书既是在明初时作成,那么理应在明初时开始流传!



        哪里知道,这部《道德真经集义》,虽是早早作成,却根本没有流传于世,直到明末,因为天下大乱,涌现出了大量的盗墓贼,最终才开始流传出来的。



        这就好像《齐论语》一样,人们只记得一般版本的论语,而齐论语早在战国时就已编修成书,可因为没有流传,结果到了后世,反而失传了,直到海昏侯墓进行发掘,人们才从海昏侯墓中寻到了《齐论语》的踪迹。



        太皇太后对道经极为重视。而在这个时代,道经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注解的,否则,在人眼里,就是离经叛道了。



        尤其是对于太皇太后此等推崇道学之人,更是如此。



        仁寿宫里,收藏了各家《道德经》的经注有上百个版本【31小说网    31xs.org】,每一个版本都是历代帝王以及道家真人呕心沥血之作。



        而这些经注,太皇太后可谓是耳熟能详,王艳跟着太皇太后二十年,也是耳濡目染,只一看这篇《道德真经集义》,便晓得此经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不存在的道经,太子殿下怎么抄来的?



        何况……这没来由的道经,居然敢私自对道德经此等道家经典作注,这是何等的狂妄,简直……就是胆大包天啊。



        至少他知道,太皇太后是势必要震怒。



        果然……太皇太后面上露出了极为不悦之色!



        在她看来,这是极严重的事,严重到什么地步呢,不只是有人离经叛道,胆大妄为。更可怕的是,太子居然抄来了这么个东西,这么说来,岂不是有人误导了太子吗?这太子被这离经叛道之言所蒙蔽,自己这个作曾祖母的人,怎么不不担心呢?



        “照儿,这是哪里抄来的?”太皇太后绷着脸,厉声喝问。



        朱厚照也是ri了狗了,抄本书,也能抄出个事来?



        见一向慈爱的曾祖母突都突然翻了脸,他顿时犹豫了,老半天,方才期期艾艾地道:“儿臣,儿臣不知道啊……随手抄来的……”



        显然,他只想蒙混过关。



        可惜,对于太皇太后而言,这件事实在是太严重了,这就如崇信四书五经的读书人,得知太子居然对四书五经作另类的解读一般,这是何等令人忧虑的事啊,甚至,这样的事,可以将其列为误信奸佞了。



        王艳则一脸犹豫,他自然清楚此事的后果,关系重大啊,自己分明看到,这手抄本,虽是刻意临摹了太子殿下的字迹,可明显,却不是太子殿下抄录的,若是没有节外生枝,他当然不敢将此事告知太皇太后,毕竟,他可不敢得罪太子殿下的。



        可是现在呢……现在却是不同了啊,太皇太后震怒,势必要彻查此事的,只要一查,便知道这并非是太子的笔迹,自己竟还为太子殿下藏着捂着,这……不是找死吗?



        于是王艳忙道:“奴婢……奴婢觉得……觉得这所抄的经,并非是太子殿下的笔迹。”



        此言一出,朱厚照的脸瞬间的垮了下来了。



        要糟。



        不过这种突发状况,他似乎很有经验了,倒没有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起来,而是立即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太皇太后。



        可太皇太后在这深宫里经历了那么多,又岂是那么容易忽悠的?



        她即便心里头将这曾孙当做宝贝,自然可以对朱厚照让人帮着抄写经书有所体谅,可她无法体谅的却是,这经书,竟是离经叛道,鬼知道这里头是什么妖言?



        她厉声喝问道:“是谁胡乱抄写的?”



        “这……”朱厚照倒没有迟疑,幽幽地道:“是刘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