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不服就让你彻底服

第一百五十二章:不服就让你彻底服

        方继藩的话一出口,像是一下子响彻了整个屋子,堂中窒息了。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啊!



        便连徐经也感觉到,此时此刻,似乎恩师作了一手好死。



        “你……你……”张朝先已是给气得怒不可赦。



        而接下来,方继藩却是一字一句地道:“我乃普济真人师弟,你张朝先是什么辈分,敢这样站着和我说话?”



        “……”



        此言一出,殿中又安静了下来。



        无数的道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皆是一副不可思议之态。



        张朝先则大笑道:“好啊,你还敢侮辱吾师,来……”



        倒是此时,从这道人之中,钻出一道士来,这道士正是接引方继藩的道士,这里人多,根本挤不下,这接引道人,被人挤在外头,什么都看不清。他是或多或少是知道一些内情的,此时听到师弟二字,陡然想起了什么。



        于是他再不敢犹豫,连忙自人群中钻出来,叫道:“真人确实认了一个师弟,我看看,我看看……”



        看清了方继藩的样子,这接引道人一愣,像是见了鬼似的,不由道:“师叔公,你不是下山去了吗?”



        “……”



        这一下子,斋堂真正的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了。



        张朝先的脸瞬间的垮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方继藩。



        其实就在两炷香之前,他确实得知自己的师尊普济真人认了一个师弟,当时他还奇怪,此人是谁来着,可万万想不到,竟是眼前这个朝自己似笑非笑打量自己的家伙。



        那这人就是师……师叔……



        张朝先如遭雷击。



        一个这样大的孩子,都可以做自己孙儿的人了,居然是自己的师叔?



        师尊……师尊糊涂啊,他成日闭门读经,哪里知道世俗之事,这方继藩是恶名昭彰……



        而此时,他的身后,顿时哗然起来。



        道士们一个个脸色惨然,相互对视,哭笑不得,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对他们而言,实是匪夷所思,可是……这似乎又不像有假。



        此时,便连唐寅等人都奇怪地看着方继藩。



        他们只知道恩师进去了三清阁,和那普济真人谈话,虽然后来又去了一次,却也以为恩师只是知道龙泉观家大业大,想去巴结龙泉观普济真人得一点好处罢了。



        问题在于……怎么恩师就成了普济真人的师弟了呢?



        普济真人可是朝廷钦赐的真人啊,在京师道门之中,声名极大,这……



        方继藩只是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些该死的臭道士,不是很拽的吗?不是比我方继藩还会做买卖吗?来啊!互相伤害呀!



        此时的张朝先已没有了之前的威严了,有的,只是无尽的震撼。



        看着震撼的张朝先,方继藩却不打算就此作罢,厉声道:“张朝先……”



        被这一叫,张朝先下意识的打了个颤。



        方继藩继续道:“你不是要和本少爷讲道理吗?”



        “我……”张朝先真是不甘心啊,在龙泉观里,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第三代弟子之中,他是大师兄,可现在,却又凭空的出现了一个第二代弟子,而且……还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自己在龙泉观中,有何等大的威望,倘若跟一个臭小子认输,将来让他还怎么服众?



        道士们已经开始不安起来,纷纷看向张朝先,想让张朝先拿主意。



        方继藩直直地盯着张朝先,冷冷地道:“这道理,还讲不讲?”



        “你……你的身份,贫道自会辨明,只是你在此捣……”张朝先很艰难的启齿,想要将事情圆过去!



        无论怎么说,你方继藩也是在胡闹,他自觉得自己总还占着理。



        方继藩闻言大笑:“看来,你果然是要来和我说道理了。”



        张朝先道:“万事逃不过一个理字。”



        眼下,他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方继藩要讲道理,他反而是求之不得。



        方继藩颔首道:“很好,那本少爷就好好和你说道说道,来,你上前来。”



        张朝【31小说网    更新快】先可不傻,自然不肯上前,冷哼一声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方继藩心里笑了,其实他能感受到张朝先的骑虎难下,似张朝先这样的人,打理着整个龙泉观,是何等的精明老辣,若不是因为自己这无端来的身份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今日只怕还真有点麻烦。



        方继藩却道:“本少爷只问你,你就这样和师叔说话的?”



        “……”张朝先身躯一震。



        他现在确实是心乱如麻,他想矢口否认方继藩的身份,可是从身边道人们一脸疑虑的样子,显然许多人已经相信了那接引道人的话。



        只见方继藩继续道:“你站的这样高,见了师叔也不跪下行礼吗?”



        又来了……



        分明一开始说,大家讲道理的。



        张朝先一脸便秘的模样,却不肯轻易跪下。



        眼前这个人,不过是个猖獗的臭小子而已,自己堂堂‘悟法高人’,岂可向这臭小子卑躬屈膝?



        只是……



        看来师尊,确实已认了这个师弟了,师尊真是老糊涂了啊,这样的狗贼,师尊竟是上了他的当。



        方继藩一眼洞悉了他的犹豫,厉声道:“莫非你想欺师灭祖吗?”



        “……”



        嗡嗡……



        张朝先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已彻底的一团浆糊,嗡嗡作响,脸色已是惨然。



        欺师灭祖……



        道家和儒家一样,也是极讲辈分的,准确的来说,在这个时代,辈分大于天,倘若真是自己的师叔,自己见了他,还不行礼,这确实有欺师灭祖之嫌。



        这个罪,他背不起。



        哼!张朝先心里冷笑,大不了,就给他行个礼便是,等行了礼,自己占着道理,他既为本门师叔,砸了本门的斋堂,也说不过去。



        张朝先这样安慰自己,只好乖乖地上前,深吸一口气,行动迟缓而艰难:“弟子张朝先,拜见师叔。”



        说着,拜下。



        道人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却无一人敢做声。



        唐寅等门生,突然有一种滑稽的既视感,看着得意洋洋的恩师……这……眼下所发生的事,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王守仁一脸震惊,因为他此刻,又冒出了几个念头,普济真人是疯了吗?竟要认方公子为师弟?方公子到底凭什么做到的?



        这几乎是一个搜肠刮肚,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他接触方继藩的时间越久,就越发的发现,方继藩身上有太多太多自己无法解开的谜题。



        此时,方继藩很舒服地翘着脚,得意洋洋地看着拜在脚下的张朝先。



        张朝先面如死灰道:“师叔,弟子……可以起来了吗?”



        “不可以。”方继藩回答得很干脆。



        “……”



        张朝先不禁道:“师叔,弟子以为,师叔既为同门,却……”



        他似乎,想要发难了。



        方继藩却是打断他:“且慢。”



        张朝先面带猪肝色。



        方继藩气定神闲道:“你不要仰着头和师叔说话,头低一点,师叔好好听你讲道理。”



        “你……”张朝先算是彻底的服了,他已经后悔刚才行礼了,早知道抵死不认,谁晓得这行了礼,人跪了下去,人家压根就不打算让自己站起来,而且……现在竟还嫌自己的仰着头和他说话。



        他极力地压着火气,却听方继藩一字一句地道:“你是第三代大弟子,自然该做表率,尊师贵道,你懂不懂?”



        “……”张朝先咬着牙,他此时终于明白自己已跌入了一个陷阱,倘若自己‘欺师灭祖’,不懂得‘尊师贵道’,那么凭什么和方继藩讲道理呢?



        于是深吸一口气,底线开始渐渐的突破,不得不垂下头,整个人几乎形同于匍匐在方继藩脚下,脸对着地面,道:“师叔,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论一论……”



        “好啊。”方继藩笑了笑。



        这么坐在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匍匐在地的张朝先,目光四顾,看着那些道人们亦一个个垂着头,满是沮丧的样子,他心情大好地道:“你最会讲道理,你先来讲。”



        “弟子觉得……”张朝先突然有一种ri了狗的感觉,脸贴着对面,五体投地状,整个人早就没了半分的气势,哪里还能讲出什么来:“觉得……”



        方继藩便道:“怎么不说话了啊?小先先……”



        堂堂龙泉观大弟子,年过五旬的‘悟法高人’张朝先,竟被方继藩称之为‘小先先’,张朝先几乎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可人就是如此,一旦让了一步,就会有第二步,有第三步,他已进退维谷,彻底的没了气势。



        显然,方继藩觉得打铁得趁热,又道:“小先先,不要紧张,慢慢的说,师叔是个很开明的人,即便是对晚生后辈,也是绝不会倚老卖老的。”



        “……”



        张朝先脸色灰白,他算是彻底服了。



        这辈子,可能都没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可偏偏,这等看似轻松和和蔼的话,却令他一丁点脾气都没有,此刻,他有一种威严扫地的羞怒。



        偏偏,他发现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难道,在方继藩的鼓励之下,自己还当真论理吗?



        ......



        这是新书月啊,也就是这本书...他还是个孩子啊....月票、订阅,求支持!一本书,就是老虎的孩子,呕心沥血养大成人,老虎现在将它交给你们,请务必好好照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