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入宫拜寿

第一百五十七章:入宫拜寿

        显然,这位魏国公最终的主意是打到了太皇太后身上了,若是能讨得太皇太后的欢喜,太皇太后没准就破格给次妇,也就是那方家的媳妇儿,赐一个淑人了。



        在大明,赐封的妇人之中,一品、二品为夫人,这便是常见的所谓诰命夫人。三品则为淑人,四品为恭人,此后为宜人、安人、孺人等等。



        倘若徐家次妇为淑人,名列三品,而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朝廷怎可让徐家次子,一个四品的世袭指挥,他的夫人,竟是一个三品的淑人呢。



        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是为了规避此等情况,破格提拔徐家次子,到时,就少不得另有恩典了。



        这等于是抓住了一个朝廷的漏洞,想要耍一个滑头。



        不过在此其中,却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对身后之世急迫的安排!



        此等苦心,不得不说令人感触。



        喻道纯叹了口气道:“世俗之人,终是许多事都看不破啊。”



        刘天正苦笑道:“便是方外之人,也未必能看破天下事,斩断万千情念。”



        “有理。”喻道纯笑了:“来来来,给你读一部经。”



        刘天正莞尔,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味道:“师叔公,小道刚来,旅途劳顿,原以为会有洗尘宴,谁料竟只是经书相待吗?”



        “你看过便知道。”喻道纯红光满面,眼中显露着几分欣然之色,亲自去取了经书来。



        这本,正是那。



        刘天正笑了笑,心里想,这定是师叔公亲自所修的经注吧,难怪他如此迫不及待希望自己看看。



        刘天正接了经书,随即便开始看了起来,这刚看了点开头,却是脸色变了,于是目不转睛地继续看下去,面上的讶异之情,溢于言表。



        若是细细的观察,甚至发现他的老脸,竟露出了惭愧之色。



        虽然二人辈分不同,可修道的时间却差不多,便是年纪也是相仿,喻道纯乃普济真人,他也已被赐封为了弘法真人,可同样都是真人,为何这位师叔公,竟如此的优秀,出经真是……罕有啊,怕是三百年,都难出一部。



        等看到了‘圣人体道在己,其用心也不劳,其应物也无方,故万物并作,随感而应,若谷应声,美恶皆赴,无所辞也,故曰万物并作而不辞’这句时,刘天正便忍不住的浑身打了个哆嗦,竟有某种明悟之感。



        他下意识的抬眸,骇然地看向喻道纯:“师叔公经学,竟是一日千里,到了如此骇人的地步!”



        喻道纯不禁露出了苦笑,道:“吾便是再学经三十年,怕也未必有此感悟。”



        刘天正怔住了,骇然得下巴都像是要掉下来。



        北地除了普济真人,谁还有这般的造诣?



        他呼吸急促起来,难以置信地道:“休要玩笑。”



        喻道纯郑重其事地道:“哪里玩笑,此人乃吾之师弟,骨骼清奇,乃道星下的凡尘,吾师便是相中了他,才将一身道学倾囊相授,可惜他今日不在此,否则非要让你亲眼所见不可。”



        “太师叔公……”刘天正惊讶得说不不出话来,满脸的诧异,震惊地看着喻道纯……



        …………………



        次日一早,天空依旧暗淡,方家就已忙活开了。



        方继藩穿了麒麟服,系了金腰带,佩戴着御剑,虽然显得骚包,却不显得违和,倘若不是因为这家伙名声差一些,怕也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他正预备出门,却见书房那儿,在这大清早,竟还亮着烛火。



        于是左右看了看,见邓健跟着,便问道:“书房里有人?唐寅这些混账,夜里不知节省一些蜡烛?”



        邓健小心翼翼地道:“少爷,是老爷,老爷昨天一宿未睡,都在书房里呢,怕是有心事吧。”



        哎……真是多愁善感的爹啊。



        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方继藩心里摇头,父亲太重感情了,明明你就是个在杀戮场上,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大老粗好不好,要不要这样?



        “要不,少爷去看看?”邓健很小心地看着方继藩的眼色。



        最近少爷的脾气更坏了,动不动就对他拳打脚踢,旧伤还没好呢,至今还一瘸一拐的。



        方继藩摇摇头,面带冷漠:“走,入宫,祝寿要紧。”



        太皇太后的寿辰,乃是头等大事。



        大明朝沿袭汉制,以孝治天下,而今太皇太后已逾七十,当今皇帝,母亲早亡,唯有这祖母,成了他尽孝的对象。



        文武百官,早在数日之前便已纷纷上表,无数翰林,争相献上祝词。



        命妇们虽是准许正午入宫拜寿,可其实从卯时起,便已没功夫吃茶填肚子,早就忙碌开了,沐浴、更衣,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再核验一下寿礼,这入宫一趟,可能连太皇太后都无法靠近,更多人只能是远远的遥拜一下,便站在百米开外了,可入宫所要预备的立礼节,以及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早已预备了数月之久。



        这一场寿宴,犹如一幕大戏,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角色,可即便只是最不起眼的角儿,却也需磨砺多时,方才能在舞台上展现那刹那之间的芳华。



        魏国公府在京的宅邸,自也是忙碌开了。



        长夫人沐氏再三催促着,一副一家之主的模样呼喝着奴婢们预备,生怕出半分的闪失。



        她脾气暴躁,下人们见了她,没一个心里不胆颤的,谁也不敢出差错。



        她乃是魏国公世子夫人,因而早早的便封了三品淑人,此时已穿戴了金绣云霞孔雀纹的霞披,穿着大红的袍裙,尽显雍容,左右四顾之后,不免问。



        “弟妹还在梳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等大日子,还磨磨蹭蹭的?是一丁点规矩都没有?”



        那被问话丫头吓得大气不敢出,回道:“二夫人……”



        “好了,由着她去吧,反正她也无关紧要。”沐氏端坐着,呷了口茶。



        正赶巧,方氏穿着盛装进来,碎步上前,朝沐琦行了个礼。



        “嫂嫂…”



        “你来的好。”沐氏只是淡淡的点了个头,道:“再过一炷香,便该入宫了,宫里可等不得人。”



        说着,她朝一旁的丫头道:“去问一问,弘法真人预备好了没有,可不能误事,还有寿礼,再命人看看,对着礼单,一个个的比对。”



        丫头屈身告退。



        沐氏目光又落在方氏的身上。



        “进了宫里,你乖乖跟着我身后,宫里的规矩繁复,我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别和你那侄儿一般,没规没矩的,原本这一次入宫,咱们徐家还可露露脸,只是我可听说了一些流言蜚语,你那侄儿,真真胆大包天,居然帮着人去和周家作对,这周家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的娘家,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即便大人大量,可心里会怎么想?”



        方氏被数落,却不敢做声,良久才踟蹰道:“孩子不懂事呢,嫂嫂何须计较。”



        沐氏勾起一笑,却是带着几分嘲弄,道:“我可听说你去了两趟方家了,虽说入了京,回家瞧瞧也好,可以后还是少来往一些吧,咱徐家担待不起。家翁此番请了弘法真人入宫为太皇太后讲经祝寿,心思你会不明白?你却还和方家纠缠不清,你是诚心让徐家难堪吗?弘法真人乃是得道之人,咱们徐家可是好不容易请动的,寻常人请他,便是八抬轿子,怕也请不来……好啦,言尽于此,你自己心里思量着吧。”



        方如懿低眉顺眼地行礼道:“是。”



        沐琦便不再看方如懿一眼,低头喝茶。



        …………



        朱厚照是清早入宫的,先去了一趟坤宁宫,给母后问了安。



        此时即便是张皇后和太康公主朱秀荣,也已是一副盛装,张皇后一遍遍的矫正朱秀荣待会儿祝寿时所说的寿词:“到了曾祖母万安时,声音要上扬一些,你是女儿家,莫学你那皇兄,对你那皇兄,太皇太后是心如明镜,晓得他顽皮。你不同,你是公主,要行礼如仪,得比外头那些命妇更知书达理,来,你再试一试。”



        朱厚照在旁听着,不禁目瞪口呆,他这是惹谁了,母后的话是附带骂他呀。



        朱厚照自是不敢反驳的,见母后没功夫理自己,便乖乖站在一边。



        只见朱秀荣温柔地踏着莲足上前三步,按着张皇后的教诲,微微缳首,显出恭谨,等三步之后,方才驻足,娇躯微微垂下,此时眼角稍稍上扬,只抬眸看了正前一眼,又照着规矩,眼帘阖下,身躯款款拜下,声音先是放轻:“孙臣朱秀荣,拜见曾祖母……”



        说到此处,朱唇微微一顿,声音渐高:“曾祖母金安,长寿万福……”



        张皇后呼了口气:“好,有点儿模样了,可还差了一口气……”



        朱厚照直勾勾地看着,忍不住笑了:“妹子这样行礼,倒真像要随时病倒了一样。”



        被朱厚照如此一说,朱秀荣有点不好意思了,俏脸微红。



        张皇后恼恨得切齿:“去,休来此胡闹。”



        “噢,那儿臣走了啊,儿臣等方继藩进宫。”朱厚照便预备要开溜。



        朱秀荣听到朱厚照说到方继藩,便想到那夜里朱厚照口称什么不清不白,顿时柳眉微促,睫毛颤颤,眼眶微红。



        朱厚照一看,连忙道:“妹子,你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张皇后才回眸,看了朱秀荣不吭声又满是委屈的样子,不由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先前不还好端端的。”



        朱秀荣咬着唇,不吭声。



        这令张皇后审慎以待起来:“你跟母后说,有委屈,万万不可憋在心里头,是谁?”



        朱秀荣才缳首,轻声道:“哥。”



        ………………



        看到有些同学说前几章写得有些不尽意,老虎检讨反思,写了一个章节也尽量多花时间修改,不满意的就直接给删了重写!希望大家也能谅解老虎,毕竟不是每一个剧情都能令每一个人满意!也谢谢大家依旧支持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