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太皇太后美滋滋

第一百五十九章:太皇太后美滋滋

        显然,太皇太后对于方继藩的话,是深信不疑了。



        听了太皇太后的话,只有弘治皇帝才知道,他是掐死方继藩的心都有了。



        却还是淡定地道:“孙臣知道了。”



        只见太皇太后抿抿嘴,又道:“既如此,那么哀家就做一回主,此事,准了,吩咐道录司,添方继藩入道籍,却依旧令他在世俗中行走。你这孩子,很好,是哀家从前对你有所误会。”



        方继藩摆手道:“臣早被人误会得习惯了。”



        这样一说,太皇太后心里感慨起来,是啊,当初多少人说这方继藩不是东西来着,简直是没一个人说他好话的。倘若不是普济真人极力举荐,不是知道他乃是危大有的关门弟子,不是皇帝说出了实情,她心里头还不知怎么想他呢。



        可见那些背后乱嚼舌根的人,是多么的可恨。



        太皇太后满意地点着头,带着和蔼的笑容道:“你既是来祝寿,可带来了什么寿礼?”



        “带来了。”一说到寿礼,方继藩便眉飞色舞起来:“娘娘大寿,臣怎么不带礼来呢。”



        “那么,哀家……倒是期待得很。”太皇太后又笑了,却没有继续追问,待会儿唱喏礼单,自然也就清楚了。



        这少年郎,看着很实在,是个被人欺负、辱骂、编排,却从不计较的老实人啊,其实他送不送礼,倒是无所谓的。



        过不了多久,天色已是不早了,便有宦官入内,禀明命妇们已至午门,太皇太后宣她们入宫觐见。



        在那金水桥,在宦官的指引之下,宛如长蛇的队伍,蜿蜒而至,走在前头的,反而不见多少一品诰命夫人。



        能获封一品诰命夫人的妇人,在大明少得可怜,除了王妃,更是凤毛麟角,这些妇人,大多已经老迈,出风头的事,自是让年轻的来。



        此后则是二品,这个品阶较多一些。



        魏国公府的沐氏与方氏两个,一个是淑人,一个是安人,却因为沾着魏国公府的光,则在二品夫人们的后头。



        沐氏来过几趟宫里,当年做姑娘的时候,还随父亲黔国公入宫,因而这里的许多景色,她略略都见过。



        倒是方氏,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这是她第一次入宫,难免紧张。



        沐氏冷冷瞥她一眼,低声道:“休要东张西望,小家子气的,别给徐家丢脸。”



        方氏默不作声,只乖乖地尾随着沐氏。



        待到了仁寿宫,一般的妇人就已止步了,能够真正进入仁寿宫的人毕竟不多,不过数十人而已,即便是太皇太后爱热闹,却也绝不是什么人都准许进去祝寿的。



        寻常人,跪在这仁寿宫外头遥祝一下,便已是恩典。



        这不到百余的妇人,鱼贯至正殿,沐氏还记得当年曾来这仁寿宫拜见太皇太后的场景,今日再来此地,便生出阔别已久的情愫,又想到自己的弟妹,想来不曾见识,更是挺直了腰杆,入殿之后,行礼如仪,随众妇人行云流水一般,行了大礼。



        “恭祝太皇太后娘娘金安,祝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方氏则是有些慌,连忙拜下去,竟忘了词。



        好在混在人丛之中,倒没被人察觉。



        一旁的沐氏,却是一清二楚,心里不免鄙夷,真是没有礼数,没见过世面的。



        等太皇太后喜滋滋的道:“都起来吧,你们哪,哀家可都见过,都抬起头来。”



        众命妇抬头,方氏更是不安,只是这抬眸之间,却看到了坐在太皇太后不远处的一个身影,这身影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令方氏顿时错愕起来。



        继藩……



        他……怎么会在此?



        不是听说太皇太后与他有嫌隙?



        可此时,却见方继藩乖乖地坐在太子殿下之下,靠着太皇太后何其近,这……岂是寻常人可以享受到的恩荣?



        似乎……方继藩也看到了方氏,朝方氏这边很俏皮的眨了眨眼。



        方氏恍然,这时却听太皇太后道:“都不必客气,也不必拘谨,你们都是来给哀家这老妇作陪的,来人,给大家赐座。”



        众命妇再拜之后,这才起身,各自按位次落座。



        只有方氏,本就紧张,此时见到了方继藩,更觉得惊诧,一时间,心乱如麻,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慌乱,便出了岔子了,忘了再拜,胡乱着起来,茫然间,又寻觅不到自己的座次,急得脸色赤红,忙不迭的,就差眼泪要跑出来了。



        她万万料不到,今日会出如此的岔子,家翁的心思,怕是全白费了。



        如此一来,其他命妇见状,有的莞尔,一些不近人情一些的,更是噗嗤一笑。



        此情此景,方氏便愈发的慌乱了,娇躯颤颤,豆大的泪,终于自眼角噙出来。



        朱厚照一看,忍不住捂着肚子,似乎觉得甚为滑稽,捧腹要笑。



        冷不防的,方继藩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下。



        朱厚照一下子崩住了笑,朝方继藩看去。



        只见方继藩朝他摇头,今儿又是重要的日子,朱厚照倒是忍住了。



        太皇太后目光幽森,却是不露声色,只淡淡道:“却不知是谁家的新妇,来人,引她入座。”



        有宦官连忙引着方氏在一处角落里坐下。



        方氏却是显得惶恐不安,想到今天自己把事情办砸了,心里不禁生出了绝望,此番回去,只怕更受沐氏的白眼,便连南京那儿,若是知道,只怕……



        为人妇的人,最是难,上有公婆,身边的丈夫,在这个时代,又是说一不二,至于一旁的妯娌,又是虎视眈眈。



        那太皇太后问这是谁家的心妇,众人都默不作声。



        倒是那沐氏,笑吟吟地出来,行了礼道:“回禀娘娘,方氏乃徐家的次媳,她不谙礼数,还请娘娘见谅。”



        这话儿,看似是在为方氏开脱,可她本可以说,方氏见了娘娘,心里紧张,不知所措,这事儿就可圆过去。



        唯独她说的却是不谙礼数,这就别有意味了。



        好歹也是命妇,为何别人都懂礼数,唯独你不懂呢?



        这显然就牵涉到了你不上心的问题了,规矩,起初谁都不懂,这情有可原,可难道就没人教你吗?魏国公府也是大明有数的名门,这名门之家,肯定有人教的,可你还不谙礼数,这宫里的规矩都不上心,这便是态度的问题了。



        太皇太后微微皱眉,显得有些不悦。



        沐氏抬眸看了太皇太后一眼,又道:“倘若娘娘要责罚她,这……便是臣妾的疏失了,臣妾身为徐家长妇,闹出此等笑话,是臣妾的不是。”



        说罢,她行礼如仪地款款拜下:“臣妾恳请娘娘责罚。”



        拜倒,叩头,接着,三拜,再叩,礼毕。



        这番话使人听得极舒服,太皇太后不免另眼看了沐氏一眼:“哀家觉得你面熟。”



        沐氏便道:“臣妾当年随先王入宫,曾见过娘娘。”



        一听先王,太皇太后与弘治皇帝对视了一眼,二人心里都了然了。



        原来是云南沐家所出的姑娘,这云南沐家,满门都是忠良,为朝廷镇守云南,不曾有过疏失,很为朝廷所倚赖。



        而沐氏口称的先王,实际上是黔国公沐晟,沐晟死后,被朝廷追封为定远王,谥忠敬。



        因而,沐家虽为公爵,可但凡提到了沐晟,势必称为先王。



        太皇太后目露慈爱之色:“原来是将门虎女,你入宫时,定是还年幼,哀家……竟是将你忘了,你抬起脸来,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徐家的那个混小子,也不知是修了多少辈的福,才娶了你。”



        得了这么一句夸奖,沐氏心里自是乐开了花,便更加谦逊:“徐家上下,凡是有人犯了错,臣妾这长妇,都是万死,臣妾愿代弟妹受罚,免得坏了宫中的规矩。”



        众命妇在旁听了,心里却都是唏嘘,这沐氏……很会‘来事’啊。



        可偏偏,越是这般来事的人,反而越讨长辈喜欢,太皇太后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哀家不怪你,方氏……也没什么大错,你不必自责,起来吧,近前来。”



        她是定远王之女,虽只是庶女,可毕竟有了这一层身份,更得太皇太后的好感。



        太皇太后命她上前,她倒是不急不躁,缳首碎步上前,恭谨无比的模样。



        坐在角落里的方氏,心里很是落寞,她心里对这长妇的手腕,其实既是佩服,又是敬畏,身世既好,又会来事,说话更是漂亮,无一挑剔,走到哪儿,永远都是光彩夺目。



        不安的同时,又不免自哀自怨,只怪自己不知礼数,可是……这侄儿怎么出现在这儿,她依旧想不通。



        沐氏上了近前去,太皇太后依旧坐着,却是伸手挽住沐氏的芊芊玉手,笑吟吟地道:“好,好……”



        连说两个好,显得亲昵。



        沐氏心里已是乐开了花,她自南京来时,也听说许多传闻。



        心说那方氏真是不懂规矩,幸好自己讨了太皇太后的欢喜,否则徐家岂不是被她害死了?



        此时,她又想到,方家的那个小子,还得罪了周家,只怕太皇太后心里是极有芥蒂的,倒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