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师生情深

第一百六十八章:师生情深

        方继藩穿戴妥当,便往外走。

        到了门前,只见方家中门早已大开。

        杨管事今日起得格外的早。

        这五个读书人,可都是少爷的弟子,指望少爷给他们张罗入宫殿试的事,这是不现实的,这笔墨纸砚,都要准备好,入了宫,皇帝也不可能留他们用膳,所以得准备一些蒸饼,省得他们饿了。

        除此之外,大早的时候,还得让人预备好温水,既是要入宫,就得清早沐浴,连儒杉和纶巾都得是新裁的,这是见驾啊,马虎不得。

        虽是大多时候,所谓的殿试,入宫考试,是皇帝出题,皇帝也未必会露面,可当今皇上不一样,自弘治皇帝登基以来,几次殿试,都没有拉下,每一次都在殿中,坐着等候考生们都交了卷,方才离开。

        因而他们给陛下的第一印象极为重要。

        当然,轿子也得预备好,五更天前,就得将轿夫们叫起来,将他们喂饱,养一养精神之后,再抬贡生们入宫。

        五个贡生,一字排列,万事俱备,就等和恩师辞行了。

        杨管事显得有点焦虑,虽然时候其实还早,可他还是不断地看着天色,生怕少爷误事。

        好不容易,见少爷来了,他顿时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少爷,几位公子都在等少爷……”

        “知道了。”方继藩点点头,快步到了唐寅五人面前。

        唐寅五人深深地看了方继藩一眼。

        他们和恩师,还是很有感情的。

        没有恩师,欧阳志三人自知自己极可能还不过是个小小的秀才,当初极可能会名落孙山,回到了保定府老家,乖乖地继续苦读,准备下一场乡试。

        而若没有恩师,唐寅和徐经,只怕现在早已不知是死、是活。

        这漫长的日子里,他们都在和方继藩磨合,起初肯定有许多不习惯,可渐渐的,在他们的世界里,已经习惯地多了这么一个可敬可畏的尊长。

        五人一齐拜倒,在这门前的青石板上,默然无声的行了师礼。

        如今,这富贵荣华,触手可及,在这样的清晨,眼看一场考试之后,五人即将各自有自己的大前程,想起以往的种种,想到恩师平时的教诲,还有恩师平日的敲打,五人的内心深处,俱都一股感动涌上了心头。

        无论恩师如何对待他们,是打是骂,他们都深信,恩师是对自己好的,一切都会为自己着想,于是乎,莫名涌出来的泪水,模糊了他们的眼睛。

        相较于他们的感触,方继藩则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们道:“好好考啊,考完了请你们吃鸡。”

        “恩师……”唐寅抽泣,哽咽道:“学生谨遵恩师教诲。”

        方继藩颔首点头,看向江臣:“你虽然会试丢了为师的人,可是……算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江臣心头涌上一股酸楚,就因为会试的马前失蹄,他已不知被念了多少遍,于是咬牙切齿地道:“弟子破釜沉舟,若不能力争上游,弟子再无颜见恩师。”

        方继藩轻轻一挥手:“去吧。”

        最讨厌这种场面了。

        看着五人眼睛红彤彤的样子,像是要去赴刑场似的。

        话说,他们怎么就这么容易被感动了,搞得自己都差点想要跟着一起掉一点眼泪。..

        可是……不能哭。

        哭了,人设就崩了。

        所以,还是少见这种感人的场面才好。

        五人站了起来,提起了自己的考蓝,见恩师已背过了身,绕过了方家的影壁,踪影消失不见,便各自深吸了一口气,上轿,出发!

        …………

        一炷香之后。

        一顶自王家的轿子徐徐的经过了方家。

        轿帘掀开,露出了王守仁的脸,王守仁愣愣的看了一眼方家的宅邸,若有所思,他突然对轿夫道:“到这里停一停。”

        轿夫便驻足,轿子落下。

        王守仁下了轿,看着方家的宅邸,想要上前几步,知会门房,可只走了一步,脚步却又停住,这张年轻又老成的脸踟蹰了片刻之后,又转过身,上了轿子:“走吧。”

        轿子起了,晃悠悠的远去。

        王守仁坐在轿里,幽幽一叹,接下来,他的目光,却又清澈起来,一股好胜心,自心底深处,油然而生。

        他的好胜心,倒不是来源于坊间的赌局。

        毕竟……他对赌局没什么兴趣。

        外头的风言风语,他岂有不知,赌坊已经开了盘,看谁能夺得殿试头名,自己乃是最热门的人物,当然,方继藩的那些门生们优势也不小,可不少人,却还是将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认为自己出自名门,这名门之后,策论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王守仁的心底深处,是不太瞧不上方继藩的几个门生的,虽然八股做的好,可和欧阳志三人接触的久了,总觉得他们说话做事,总是比人慢半拍,那种感觉,卡卡的,像提线木偶一般。

        徐经这个人,心思太过活络,属于那种会来事,满门心思都在钻营上的那种,这等人,不擅长治学。

        唐寅……听说每天被方继藩捉着去作画。

        好吧,这些人不值一提,此番,吾必中头名。

        轿子到了宫外,便要步行了。

        此时考生们已经汇聚,等着午门开启,徐经和几个师兄在一起站着,看到了王守仁,伸手朝他打招呼:“王兄,王兄,到这儿来。”

        王守仁便凑上去,五人站在一起。

        等宫门一开,诸贡生鱼贯入宫。

        这一科的贡生,有近三百人,头甲三人,即状元、榜眼和探花,赐进士及第;二甲百余人,赐进士出身;三甲人数最多,赐同进士出身。这个“同”字,其实就是“不同”的意思。“同进士”着实令人尴尬:好似饥肠辘辘之时,旁人端上好饭好菜,却赫然发现盘中粘着一只青头苍蝇,为肚肠计,不能不伸筷子;一伸筷子,又恶心得难受。因此,稍稍自尊自爱之徒,都会将“同进士出身”当作一种不能一洗了之的难言之隐。

        当然,即便是赐同进士出身,对于无数人而言,也是无法奢望的存在了。

        每一个贡生,而今都在摩拳擦掌,都不希望自己被赐‘同’进士,因为这里头关系着的,何止是身份的问题,而是事关着前程。

        众人鱼贯着,穿过了午门的门洞,在宦官的带领之下,抵达保和殿。

        保和殿里,弘治皇帝已是高坐于此,除此之外,两班翰林官们,则各自站到了两侧,他们看着鱼贯而入的‘晚生后进’们,大抵又想起了想当年自己入殿策问时的荣光,不免感慨唏嘘。

        弘治皇帝没有吭声,依照礼法,他现在是该缄默不言的。

        紧接着,便有宦官站出来,对考生们进行点名,接着,考生们进行了赞拜和行礼。

        有一些紧张的贡生,来到了保和殿,已开始身子瑟瑟发抖了,低垂着头,连行大礼时,都是脑子一片空白。

        倒是欧阳志三人的表现,尤其是出彩。

        他们至始至终,都是脸色僵硬,大有一副,什么大风大浪不曾见过一般,大礼之后,弘治皇帝凝视着殿中的考生,微微一笑:“都平身吧。”

        众人才呼啦啦的起来,许多人纷纷垂头,脸色发青。

        弘治皇帝突然一笑:“此科会元欧阳志,在何处?”

        他之所以想起欧阳志,是因为这个欧阳志实在传奇,据说原先只是一个保定府的落第秀才,没什么惊奇之处,可自从方继藩调教之后,一个土鸡,瞬间变成了凤凰。

        这不免得,使弘治皇帝升起了好奇心。

        此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欧阳志徐徐站了出来,行礼:“臣在。”

        面上波澜不惊,一脸的老实忠厚,便连说话,语气虽带着暮气,可到了御前,却无半分战战兢兢的惶恐。

        相比于其他的考生,那等脸色的不自然,他显得‘沉稳’很多。

        弘治皇帝暗暗点头,此人,倒是颇有气度,倒有几分临危不乱的风采。

        这些年历经了几次殿试,那种惶恐不安的贡生见得多了,若是被皇帝唱到名的,奏对时显出的惊慌,就更加明显了,闹出的笑话,可不少。

        而欧阳志的表现,确实让弘治皇帝暗暗点头,不错,很不错。

        弘治皇帝笑了笑:“卿乃今科会元,殿试……好好考。”

        受到了皇帝鼓励,换做任何人,此时此刻,都该情绪激动,面红耳赤,激动或是无措者的都该有。

        可欧阳志居然更加沉得住气,他又行礼,虽反应慢了一些,却是沉着的道:“臣谢陛下吉言。”

        不错,真不错。

        哈哈……方继藩这个家伙,还真有几分能耐啊。

        揍出来的?

        弘治皇帝想到了太子,那家伙,永远都是活蹦乱跳的,若如这欧阳志一般,稳如泰山,该有多好,这才像个样子。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给吏部尚书王鳌使了个眼色,王鳌会意,正色道:“散卷,颁发策题!”

        一声令下,早在殿外的宦官鱼贯而入,手中各托着卷子,分置保和殿内,三百多张案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