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吾皇万岁

第一百七十九章:吾皇万岁

        朱厚照用一种肉麻的目光,看着方继藩。



        他那种肉麻的目光顿时令方继藩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方继藩清澈的眸子不由一抬,看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却似乎卖着关子,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傻呵呵的乐,脸上的表情像个无脑的白痴。



        这家伙是傻了吧。



        该扎针的是他才是。



        方继藩在心里想着。



        暖阁里。



        弘治皇帝顾盼左右,显得焦虑。



        昨天他只睡了一个多时辰,一场大捷,实是令人振奋。



        偏偏这一场大捷,令他亢奋起来。



        任何的策论,或者是奏对,无论说的有没有道理,讲究不讲究,或是这是高谈阔论,是夸夸其词,还是有什么远见卓识。



        终究,还需靠实际。



        这一场大捷,一切的怀疑便已一扫而空。



        弘治皇帝起得早,偏偏方继藩和太子还未到。



        因此他看了看左右,竟是忍不住询问一旁的宦官:“这已过去了一个时辰了吧?”



        “是呢,陛下……”宦官笑吟吟的看着弘治皇帝,提醒道:“陛下,今日不是放榜吗?”



        “嗯。”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方继藩五个门生都参加了殿试呢,想来,他心里也很焦灼,肯定是火急火燎的去看榜了。



        这事,弘治皇帝是可以体谅的,所以特意交代,等皇榜放了之后,再召方继藩入宫。



        想到那榜都被方继藩的门生霸了,弘治皇帝不禁笑了,朝宦官摇摇头。



        “见了那榜,他定是欣喜若狂,五个门生登第,名列一甲、二甲,一门五进士,天下人都要侧目啊。”



        宦官闻言呵呵笑了笑,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像是吃了苍蝇一般,要说的话都卡在喉咙里。



        弘治皇帝似乎也看出了这宦官的踟蹰,抚着御案,淡淡开口。



        “你说罢。”



        “贡院那里,闹得很不愉快。”宦官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斟酌着回答。



        “很不愉快?”弘治皇帝愣住了,眉宇不禁轻轻一皱,很不解的问道。



        宦官不禁咽了咽口水,才给弘治皇帝道来。



        “听说,榜刚放出来,那徐经,便寻死觅活,哭着给方继藩请罪,方继藩也气了个半死,脸都绿了,对着二甲进士徐经,便是一通狠揍,打的死去活来,临末了,方继藩还令门生们跪在贡院外头,说是……三天三夜……以示惩戒!”



        “呼……”



        弘治皇帝觉得头皮发麻,眉头皱得更深了,跪三天三夜。



        这方继藩……还真是严厉啊。



        不过……似乎卓有成效。



        弘治皇帝不禁眯着眼,一双明亮的眸子望着某一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对此,生出了更大的兴趣。



        “陛下,太子殿下和方继藩到了,南和伯在五军都督府当值,可能要迟一些。”



        有宦官进来,低声道。



        “宣。”弘治皇帝双眸一睁,整个人打起了精神。



        朱厚照与方继藩进殿,朱厚照方才还生龙活虎,即便是进殿,也是眉飞色舞。



        了不起的大捷啊。



        看到大捷的时候,朱厚照几乎要跳起来,他仿佛误认为自己竟成了山地营的大将军,带领山地营冲杀,斩杀贼人无数。



        这种胜利的喜悦感一直萦绕在他的心里,让他非常的欢喜。



        “儿臣,见过陛下。”朱厚照当先行礼。



        弘治皇帝很是复杂的看了一眼太子。



        这是自己的独子,是唯一的血脉,也是自己一生的寄托,更是这大明江山未来的统治者。



        因此,目光中,难免流露出舐犊之情。



        可是同样,这舐犊之情的背后,却又隐含了别的深意。



        “噢。”弘治皇帝只是轻描淡写的点头,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热情和喜爱。



        朱厚照要起身:“父皇……”



        “且慢着。”弘治皇帝朝着朱厚照压压手。



        朱厚照有些诧异,不解的问道:“父皇,这是咋了?”



        “你先跪下。”弘治皇帝似乎很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责怪的意思。



        “父……父皇,这……这是何意?”



        朱厚照不解呀,不禁皱了皱眉,瘪了瘪嘴,有些委屈的追问弘治皇帝。



        “跪好了。”弘治皇帝睃了他一眼,有些严厉的开口。



        朱厚照顿时有点胆怯,忙是乖乖的重新跪下。



        弘治皇帝又朝他挥挥手:“跪到角落里去吧,别在殿中,朕有话要讲。”



        “……”



        朱厚照一头雾水,却不敢忤逆,脸上的激动一下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无名的幽怨。



        他却不敢造次,膝行至角落,靠着灯架子,瘪着嘴可怜兮兮的问道。



        “父皇,这里……可以吗?”



        弘治皇帝满意了一些,颔首点头:“可以。”



        方继藩瞠目结舌。



        太子这又做了啥丧尽天良的事吗?



        还好,还好,近来自己很忙,没有和他搅和一起,不然自己也跟着遭殃了。



        方继藩挤出笑容,尽力做出欢喜无限的样子,行礼:“臣方继藩,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早有准备,朝他摆了摆手:“说到此处,就成了,后头的话,不必说。”



        他似乎早料到,接下来又该是那些圣明、龙精虎猛之类的词。



        “陛下圣明啊,陛下洞若观火,竟还知道臣有后话,可见陛下知臣,陛下日理万机,尚能对臣下了若指掌,由此可见,陛下是何等的圣明。历来古【31小说网    更新快】之贤君,都有贤臣辅佐,才有君臣相知的佳话,陛下此等胸怀,臣真是感慨,难怪这天下军民百姓,无不时时刻刻称颂陛下仁德,臣从前尚有不解,而今一叶知秋,管中窥豹,方知陛下乃尧舜之君,仁德被于草木,爱臣民如赤子……吾皇……万岁!”



        看着朱厚照作死,方继藩有些兔死狐悲的急迫感,说不怕,那是假的,伴君如伴虎。



        对付弘治皇帝,唯一的手段就是使命的吹,反正吹人家牛逼又不损失自己一根毫毛,重点是要吹捧皇帝的仁德,是尧舜,戴上一顶高帽子,自己就安全了。



        “……”



        弘治皇帝万万料不到,这个家伙,竟是无孔不入。



        他决心尽快进入正题,赖得跟方继藩瞎扯其他的,因此他面容里露出淡淡的笑意。



        “这里有一份奏报,你先看看,来,给继藩赐座,上茶。”



        方继藩回头看了一眼朱厚照。



        朱厚照一副想死的样子,整个人完全焉了。



        方继藩感慨了一番,对不住了,是有些累了。



        坐下,有宦官给他上了一盏茶,轻抿一口,接着接过了宦官送来的奏疏,打开一看,方继藩几乎要跳起来。



        “陛下,这……这捷报,不会有假吧。”



        杀贼五千。



        你特么的逗我,我方继藩上辈子研究了这么多明朝的史料,捷报见得多了,各种花样的吹嘘都有,可这捷报……说实话,像天书。



        怎么有这样的奇功,完全像是谎报军情。



        弘治皇帝见方继藩有些不信的样子,立即拉下脸来。



        “朕起初,也有所怀疑,此后多处比对,已经可以确信,这是确有其事。怎么,你还不相信不成?哼,朕说是真的,他便是真的。”



        方继藩别他说服了。



        说实话,是不是真的很重要吗?陛下说的对,他说是真的就是真的。



        山地营,竟是建了如此奇功,这是方继藩猝不及防的。



        即便是这功来大打折扣,也出乎了方继藩的意料之外。



        一下子,方继藩全明白了。



        难怪自己的四个门生,直接霸占了殿试的前四,这未必是他们的策论做得好,也未必是因为,自己的思维,有什么道理。



        想想那王守仁,对军事了若指掌,在历史上,他也确实是凭着他对军事的热忱,建立了绝世的功勋。



        凭着他的策论,以及他的学问,又怎么会被唐寅和欧阳志这些书呆子,或者所谓的‘才子’吊打呢?



        原来……就是因为这一场大捷啊。



        这一场大捷,使建山地营,成为了这一场殿试教科书式的标准答案。



        其他的答案,就算再有道理,你说破了天,满朝君臣,个个都觉得有道理,又如何?



        方继藩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的心,跳得很快。



        大功一件!



        可此时,方继藩却一丁点都不愚蠢,这样的奇功,他忙是朝弘治皇帝笑嘻嘻的道:“吾皇万岁!”



        “……”



        方继藩起身,朝弘治皇帝行了个礼:“陛下,可喜可贺啊,吾皇圣明,若非吾皇设山地营,何来这贵州的大捷,陛下文治武功……”



        弘治皇帝呵呵了。



        他立即明白了方继藩的意思,方继藩这厮,分明是想将这天大的功劳,统统都算在自己的头上。



        这样大的功劳,说实话,即便是天子,都不免动心。



        谁不希望自己文治武功,好让天下人知道,这山地营能有此大捷,都是因为皇帝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呢。



        主意,是方继藩出的,可方继藩对此绝口不提,这就摆明着,是方继藩想将这天大的功劳,统统都栽在弘治皇帝头上。



        可弘治皇帝却是冷笑,瞪了方继藩一眼,轻轻开口唤道。



        “方卿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