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殿下圣明

第一百八十二章:殿下圣明

        方继藩很认真的绷着脸,并且郑重的告诉弘治皇帝。



        “陛下,臣久病成医,脑残的事,岂有不知,臣胆小,更不敢欺君罔上。”



        他目光清澈如泉水,一张英俊的脸显得特真诚,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



        这一次阴沟里翻船,皇帝居然以言治罪,这还了得。



        为了杜绝此事,方继藩得提前先打好预防针才好,自己是患有脑疾的人,有时候说得话较不真。



        “……”



        弘治皇帝听闻,彻底沉默了。



        此时,或许会有一丁点点羞愧的情绪产生。



        毕竟皇帝也是人,固然也有许多自私透顶的皇帝,可弘治皇帝却不在此列,他沉默着,不做声,一双明亮的眸子凝视着方继藩,见他一张俊脸里透真诚又透着委屈。



        弘治皇帝的目光里不禁掠过淡淡的悔意。



        一个晚生后辈,一个身残志坚的少年郎,立了功,却受到了惩罚,这……于情于理,凭良心说,真的让人有些过意不去。



        眉宇不经意的皱了皱,弘治皇帝沉默良久,才吁了口气,朝方继藩微微一笑。



        “这一次,是朕的错。”



        方继藩当然是选择原谅他,难道等他把自己拉去菜市口吗?



        不过以后……舒服了,不但可以童言无忌,还可以彻底的放开手脚。



        朱厚照闻言很震惊,似乎没想到自己的父皇会认错,不过这个时候他只是低着头,若有所思。



        他有一种想要找块豆腐来撞死自己的冲动,为啥,自己就不是脑残呢?



        弘治皇帝见方继藩不吭声,还算满意,目光微敛,思虑了须臾片刻,便叹了口气:“你们告退吧,朕还有重要的事要忙碌。”



        目光微转间便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忙是说道。



        “方继藩,你该去诊视一下公主。”



        方继藩便起身:“臣告退。”



        朱厚照也起身:“儿臣……”



        弘治皇帝拉着脸,目光变的凌厉,朝朱厚照点了点,而后手指朝那角落里一指。



        朱厚照是个极有悟性的人,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脸色很难看,瘪着嘴向方继藩求救。



        方继藩哪里管的了这些,早已是溜之大吉,徒留一个背影给朱厚照。



        朱厚照只好乖乖又回到了角落里,噗通一声,跪下,耷拉着脑袋,一脸委屈的样子。



        然而弘治皇帝却没有多理会他,垂头,心如止水,开始看起奏疏。



        即便是外头烈日当空,可这暖阁里还算幽冷,门窗皆闭,显得昏暗,因而掌了灯,灯火冉冉,皇帝宛如塑像,手捧奏疏,聚精会神的逐字阅览。



        在那不起眼的角落,朱厚照觉得空虚,觉得寂寞,觉得冷,是心冷。



        用某地的方言而言,就是心哇凉哇凉的。



        …………



        与公主殿下阔别已久。



        方继藩到的时候,那刘嬷嬷谄媚似得,朝方继藩行了礼,她已经知道方继藩的厉害,不敢在招惹了。



        方继藩没理她,坐下,公主被方继藩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颊不禁漾起了淡淡的红意,娇羞的抿了抿唇角,便微微缳首。



        “听说,公子立功了,父皇很高兴。”



        “殿下的消息真是灵通。”方继藩心里也是哇凉哇凉的,都不好跟人说自己被罚跪了两个时辰,现在腿还酸着呢。



        方继藩看着面前不好意思的公主,心里荡起一抹情愫,不过他很快克制住,接着他便温和的说道。



        “殿下的气色不错,我看看,将脸抬起来。”



        公主倒是对方继藩信得过的,几次的接触,已知方继藩不是那等臭不要脸的登徒子了。



        她虽也听说过外间的一些流言,可流言越多,她反而对方继藩生出同情。



        方公子是个好人,为何外间人却将他说的这样不堪呢,倘若方公子知道外间人这般非议他,不知该有多伤心。



        显然,她低估了方继藩脸皮的厚度。



        公主含羞的仰起俏脸,不得不和方继藩对视,水灵灵的大眼眸触碰到方继藩清澈的目光,她越发不好意思了,一张脸泛起阵阵红晕。



        方继藩认真的端详着眼前这张精致的脸:“殿下,你生雀斑的呀。”



        “……”



        公主忙缳首回避,含羞的不愿让方继藩再看自己的脸。



        方继藩便笑了:“我要把脉。”



        公主无奈,只好伸手。



        方继藩装模作样的把了会脉,却发现公主殿下的脉象很是紊乱,小妮子不知是生气了,亦或者是紧张。



        方继藩轻描淡写的收了手,朝公主淡淡一笑:“恢复的还不错,很好。”



        方继藩很有名医的派头,久病还能积累丰富治疗经验的医生,在这世上,并不多见。



        “好了,我走了。”方继藩起身,抬腿便要走。



        公主很是诧异,不禁抬眸看向他。



        “这样快。”



        这下意识的话,令那刘嬷嬷眼睛闪了一下,有些无语,不过她现在不敢干涉方继藩了,只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方继藩回眸一笑,看着美丽大方的人儿。



        “我有大事要办呢,下次再说……”



        其实太康公主已自觉失言了,脸顿时红得不行,耳边也是嗡嗡的响,她是公主,得知道体统,怎么可以这样呢,因此她真恨不得立即钻进地缝里去,只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可心里又透着好奇,成日在宫中,自是闷得很,一听方继藩有要紧的事,便鼓起勇气,凝视着英俊无比的方继藩。



        “什么事?”



        方继藩回头,朝她一笑:“求雨。”



        求………雨……



        不等太康公主反应,方继藩已扬长而去。



        太康公主蹙眉,雨是求得来的吗?



        成化皇帝之后,宫里已经接受了足够的教训,对于那些神仙鬼怪之说,都有所排斥,皇帝和张皇后在对子女的教育方面,也尤其是深入了这一点,太康公主自是不相信,什么求雨的‘胡言乱语’。



        她不由暗暗有些恼,和自己亲哥一样,方继藩也是一个令人操心的人啊。



        …………



        朱厚照一瘸一拐的出了暖阁,出来的时候,是由宦官搀扶着的,好在他的生命力还算蓬勃,很快,他就忘记了今日的不愉快,兴冲冲的出宫,虽然腿脚还有一些不便,却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



        刚刚出了午门,却见方继藩站在午门外头驻足。



        天色已昏黄了,太阳不算猛烈,不过连日的干旱,却使大地如蒸笼一般热得不行,方继藩在这儿等了半下午,觉得自己都要蒸熟了,浑身的衣衫湿漉漉的。



        “好兄弟!老方……”



        朱厚照眼前一亮,不理在宫门候着太子殿下的几个詹事府宦官,一瘸一拐的疾冲上前。



        “太子殿下,陛下没有为难你吧。”方继藩嘴上笑嘻嘻。



        朱厚照顿时抑郁了,背着手,抬头看天感叹起来。



        “不知怎么回事,父皇近来总没来由的针对本宫,本宫听说,妇人们到了一定的年纪,脾气便会古怪起来,父皇平时就扭扭捏捏,和妇人一般,或许……他也染了这臭毛病。”



        “……”方继藩不知道怎么接茬。



        他心里想,但凡皇帝有两个儿子,你朱厚照若还能活着,那就真是奇迹了,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



        “陛下还是很关心殿下的。”方继藩劝解道。



        朱厚照吸了吸鼻子:“噢。”



        方继藩又笑吟吟的道:“殿下,你看,这鬼天气,连日大旱,已经成灾,方才殿下没有听说吗?陛下为此,忧心忡忡,竟还有宵小,造谣生非,真是令人忧虑啊。”



        “关本宫屁事。”朱厚照撇撇嘴,面容里露出很不满的神色,他现在心里还记恨着呢。



        方继藩不得不承认,朱厚照是个极有性格的人,至少表面上假装一下难道不可以?



        不过……方继藩却显然比朱厚照更有责任感,他朝朱厚照笑了着说道。



        “殿下有没有想过,若是此时,来了一场大雨,陛下会如何?”



        朱厚照闻言,不禁深深凝视着方继藩,来了一点兴趣,却又摇头说道:“本宫又求不来雨,跟本宫有啥关系。”



        方继藩终于图穷匕见:“可我有一个师侄,能祈雨。”



        朱厚照干笑:“呵呵……你少唬我,本宫才不相信杂毛臭道士,一个臭道士能祈来雨?”



        方继藩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专业的。”



        朱厚照露出犹豫之色,有点小小的心动,他对方继藩是颇为信任的,不过……显然又觉得祈雨这等事,太不靠谱。



        他思虑了一会,才狠狠拒绝。



        “算了,父皇若知我胡闹,会吊起来打的,挨揍的又不是你,每次你都能躲过去。”



        这一次,朱厚照学乖了。



        方继藩不疾不徐,耐心的道:“殿下啊,这雨若是求来,陛下才会知道,殿下如何为陛下分忧,才知道,你的孝心。再者说了,若真求下了雨,殿下和臣,就是大功一件,就算是求不来,到时候,咱们将那杂毛道士宰了,立即入宫去请罪,就说我们被那臭道人蛊惑,而今已幡然悔悟,知道了错误,陛下即便不高兴,想来,也不至打的太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