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破心中贼难

第二百零二章:破心中贼难

        方继藩并没有看向王守仁,而是继续严肃的说道。



        “今日,我们说的是捉钦犯,要捉拿钦犯,就必须对钦犯有正确的认识,这就是‘格,眼前这个丐帮帮主,是乱臣贼子,方才那个王三,也是乱臣贼子,在这西山,有许许多多曾经的乱臣贼子,乱臣贼子是何物?他们固然不是东西。可要消灭乱臣贼子,单凭锦衣卫,只知拿人,只知严刑拷打,这乱臣贼子是杀不完,也抓不完的!”



        他停顿了一会,清澈如水的眼眸扫视了众人一圈,吞了一口唾沫,接着便郑重开口。



        “我今日在此给你们授课,要讲的,就是这一个道理,是要告诉你们,乱臣贼子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躯,也要吃饭,他们怕疼,他们怕死,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乱臣贼子,而想要肃清乱臣贼子,单凭厂卫不成,靠什么?”



        “圣人书上说,要靠教化,圣人说的很对,我很佩服他老人家!”



        “只是……他老人家说的话没有错,可后世的腐儒们却弄错了。”



        每一个人,都显得很安静,没有人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俱是很认真的听着。



        方继藩有些大胆,这等于是指着读书人鼻子破口大骂了。



        方继藩并没想太多,继续道。



        “他们以为,所谓的教化,便是对着百姓反反复复,絮絮叨叨的念诵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便可天下太平,这……是何其可笑的事。为人父母官,最首先的,是先让人填饱肚子,倘若人的肚子填不饱,这历朝历代,多少乱臣贼子反朝廷,又有多少子欺父,兄弟反目相残之事。因而,才有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老话。”



        “你们……”方继藩扫了欧阳志等人一眼,见他们俱是聚精会神的听着,嘴角掠过丝丝喜悦之色。



        “都是我门生,为师,是个品行高洁之人……”



        “……”



        “你们即将要出仕,要为人父母官,为朝廷效命,今日这一课,便是要让你们知道,你们既为官,就该知民,民为何物?民不是草木,不是圣贤书里的某个道理,民和你我一样,都是寻常的血肉之躯,他们可能学问不如你们,可饿了,会死,吃饱了,看到了希望,便会温顺,这是极简单的道理,你们明白了这一点,这官,也就好做了。何谓好官?好官便是能像为师一样,让反贼变为顺民。何谓庸官,庸官便是将顺民逼迫为反贼乱党。”



        “这个钦犯……你们有没有兴趣登台研究一下的?有的就上来。”



        “……”



        “好吧。”方继藩摇摇头,看来没人上来研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于是眼眸凝望了自己的门生,认真问道:“现在,你们明白我说的话了吗?”



        “……”



        欧阳志几人诧异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有点后悔了,后悔生生把自己的门生们都逼迫成了木头。



        哎……



        就在方继藩叹息的功夫,突然一个声音道:“我明白了,大道至简,知行合一!”



        



        大道至简……知行合一……



        方继藩被声音吸引过去,顿时有些懵了,不知他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



        不过以他的悟性,定是又想明白了一些事吧。



        问题就在于……他想的,可能和自己想说的,是另外一回事。



        管他呢。



        弘治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在詹事府里读书,却历来是严厉的学士,给自己灌输无数的子曰、学而那一套。



        似这般亲自抓来一个钦犯,现身说法的,却是前所未见。



        尤其是那王三的认罪,令他没有对这些乱臣贼子恨得咬牙切齿,居然……有一种很心酸的感觉。



        他不禁唏嘘起来,随即站起身。



        众人将焦点放在了他的身上,那双双眼眸里俱是带着诧异,都在想陛下的领悟力真是令人佩服。



        弘治皇帝镀步出了这学堂,外头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弘治皇帝才从差一点窒息的咸鱼味中出来。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弘治皇帝眼里有些浑浊,突是侧目看了萧敬一眼,此刻他的感触很深,思绪也良多,他眉头深深一挑,厉声问道:“似王三这样的人,天下有多少?”



        萧敬嘴角微微一颤,嚅嗫着,不知如何回答,下一刻便心虚的垂下了头。



        弘治皇帝自然知道,他答不出,也不敢答。



        其实,道理任何人都懂。



        书里难道没有今日方继藩所说的道理吗?



        不,书里到处都是这样的道理,每一本圣贤书里,充斥着所谓的民为贵、社稷轻之之类的话。



        可是……有何用?



        弘治皇帝读了这么多圣贤书,可今日……如此朴实的道理,才真正令他发人深省。



        看到了那王三,听到了方继藩在王三之后,所说的那番‘不太有营养’的话,可偏偏,他动容了。



        看着唯唯诺诺的萧敬,弘治皇帝的面色变得很难看,一双看着萧敬的目光透着几分不悦。



        萧敬心里发颤,咽了一口唾沫,最终,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奴婢……奴婢不知。”



        弘治皇帝冷哼一声,便厉声道:“你们当然不知道,数万厂卫,不如一个方继藩。”



        这句话太扎心了,萧敬和牟斌二人,都露出了惭愧之色,低着头,连眼睛都不敢抬。



        弘治皇帝眺望着这西山,深吸一口气,才深深的感叹起来。



        “方继藩捉拿钦犯,是有功的。可他的功劳,不只于此,而在于,他令反贼,成了温顺的良民。”



        萧敬和牟斌埋着头,依旧大气不敢出。



        弘治皇帝眼睛瞥到了别处,颇为动情的道:“杀贼太容易了,区区蟊贼,要杀,还不是手到擒来吗?可是,要破除人心中的贼,要让这些贼人,再无作乱之心,这是何其不容易的事。你看那个王三,那王三天生就是贼吗?他为何成了贼?可到了最后,他却又是因为什么,成了良善的百姓?”



        这一句句的反问,句句直指要害。



        可是……萧敬和牟斌却是不敢回答他的话,俩人继续垂着头,听着。



        弘治皇帝似乎知道自己得不到回应,双眉不禁挑了挑,目光瞥向身旁的俩人,见萧敬、牟斌垂着头,俱是战兢的样子。



        他忍不住感慨起来。



        “所以,要破贼容易,可要破人心中之贼,却是难啊。诚如杀人诛心,杀人何其易也,不过是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而已。可要诛心,使人心悦诚服,卿等……都不如方继藩。”



        弘治皇帝一面感叹一面失望的摇头。



        萧敬心里酸溜溜的,只是,却半句话都不敢说,因为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却是不如方继藩。



        牟斌心口像是堵了一口气一样,却也只好无奈苦笑。



        身后,那学堂里,方继藩似乎已经讲完了最后的课,接着听到他的咆哮:“鼓掌啊……”



        时间似乎凝固了一会儿。



        终于,似乎是方继藩率先拍了手,于是,热烈的掌声传出来。



        热烈的掌声格外响,萦绕在人耳际。



        “……”



        弘治皇帝背着手,驻足在这并没有铺就砖石,雨后有些泥泞的学堂门前,他的靴子已有了斑斑的泥点,不过他并不在乎。



        直到许多人三三两两出来,最先出来的是朱厚照,他的手掌都拍红了,老方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因此他是非常用力的鼓掌。



        他显得很兴奋,兴奋之处不在于自己从这一堂课里学到了什么,而是……他惊奇的发现,从前和方继藩的‘胡闹’,谁料收获到的,竟还有乱党的感激。



        一位丐帮舵主呼唤自己为恩公,想一想都可以吹嘘一辈子啊。



        这可比砍了一个敌人的脑袋,更有意思的多。



        可他一出来,见到了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背手而立,整个人在阳光下显得圣神而有威严,朱厚照立即便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嘴角微微一动,嚅嗫着不敢靠近。



        近来父皇的脾气有些暴虐,他不愿招惹。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父皇还是会针对自己,因此他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了。



        接着,方继藩已出来了,他的身后,是弘法真人李朝文。



        李朝文生怕错过了和方继藩独处的机会,小心翼翼,亦步亦趋跟着方继藩的步伐,并低声称赞道:“师叔,说的真好。”



        徐经和唐寅肩并肩在背后,已经听到了李朝文的话,他们不由厌恶的看了一眼李朝文,啐了一口:“呸,这个臭不要脸的马屁精。”



        欧阳志三人,照例还是老实巴交的样子,他们反应往往比人慢半拍,恩师的话,他们现在才开始消化。



        王守仁落在了最后,他看着方继藩背影的双目之中,满是迷茫,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已要炸了。



        他似乎已经捕捉到了一点什么,可这稍闪即逝的灵光,却又忽远忽近,他出门时,脚绊到了门槛,打了个趔趄,可他似乎又不在乎,只扑一扑身上的灰尘,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越走越远,竟是恍恍惚惚的,朝着远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