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陛下的心都化了

第二百零三章:陛下的心都化了

        见人都从学堂里出来了,萧敬左右看了看,不禁低声对弘治皇帝说道:“陛下,时候不早了……”

        这里是他的伤心之地,他是一刻都不想留了,在这里真是被方继藩活生生的打脸了,而且是响亮的耳光。

        这让萧敬很难受,因为他真希望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弘治皇帝却是皱着眉头,一双眼眸凝望着不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状态,完全没有理会萧敬,过了一片刻,他却是回眸,朝方继藩招手。

        “方继藩,你来!”

        方继藩正准备赶着过来的,李朝文这马屁精真是讨厌,妨碍本少爷拍马屁。

        于是小跑着到了弘治皇帝面前,刚咧开嘴笑正欲说话。

        弘治皇帝便率先开口问道:“这西山,招来了多少流民?”

        方继藩收敛是嘴角的笑意,朝弘治皇帝如实说道。

        “三千六百余户。”

        “不少了。”弘治皇帝颔首,只是一个矿场而已,三千多户,这已相当于是一个卫的军户人口了。

        “不过,人丁只有五千不到,陛下,要知道,流民虽也会携家带口,不过……更多人是孤零零的一人,每户的人口,并不多。”方继藩耐心的解释。

        弘治皇帝点头,眼眸轻轻一眯,眺望整个西山,看着远处辛劳的矿工,阳光下矿工忙碌着,并没受到什么影响。

        见着这样忙碌的景象,弘治皇帝不禁感慨道。

        “是啊,若非是逼到了急处,谁愿意做流民呢,就和那王三,不是到了绝境,为何会做乞儿一样的道理。这个王三,你说,朕该如何处置?”

        “不予追究!”方继藩斩钉截铁的回答。

        弘治皇帝身后的萧敬忍不住佩服方继藩的胆大,无论如何,那王三,所犯的也是万死之罪,你方继藩说放就放了?

        真是年轻呀,做事说话都不好好思虑一番。

        然而弘治皇帝并没有恼怒,而是深深看着方继藩,很是困惑的问道:“为何?”

        方继藩认真想了想,才徐徐开口说道。

        “臣在想,若臣在他的处境,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服,被官府欺压,不得已之下,进入了丐帮中容身,而丐帮帮主野心勃勃,欲图谋大事,臣跟着丐帮帮主犯下了谋逆大罪,也是不可避免的。诚如那王三所言,臣忠心耿耿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方家世受国恩,诚如萧公公和牟指挥对陛下忠心耿耿也是如此,可我们任何人,到了他的处境,扪心自问,还能做到对朝廷,对陛下忠心耿耿吗?”

        “……”

        这话……胆子太大了。

        牟斌和萧敬异口同声道:“臣(奴婢)誓死效忠陛下,无论如何处境,报效之心,也绝不更改。”

        他们心里恨不得将方继藩这厮用口水喷死,你自己将自己比喻成乱党倒也罢了,还拖我们下水。

        弘治皇帝对于萧敬和牟斌的话忽视,却是皱眉,凝视着方继藩,嘴角露出苦笑:“看来,倘若是那个时候,便连你,也认为朕是一个昏君了。”

        方继藩忙是摇头。

        “不,若是臣是王三,根本无从知道陛下是圣明还是昏聩,臣只知道官员是陛下派遣来的,他们若是爱民,臣便会觉得,陛下是好皇帝,可若他们是害民,想来,对于王三他们而言,陛下就是暴君了,这也是为何,臣要让几个门生来,好好给他们上一课的原因,臣不希望,他们坏了陛下,也坏了臣的名声。”

        “……”弘治皇帝笑了,不置可否的样子:“此言有理,为人师者,要教授门生做人的道理;为人君者,要治理天下,岂不是也该对臣有所约束,否则,放任他们害民,则是在害自己啊。至于这个王三……”

        他说到此处,顿了顿,却是抬眸,再次眺望了四周,手指着青烟袅袅的地方:“那个村落,就是矿工的聚落吧?朕看那里,甚是污秽。”

        方继藩心里吐槽,皇帝这是何不食肉糜啊,你以为哪里都是紫禁城,哪里都是北京城的内城吗?

        方继藩呵呵一笑:“臣早就和王金元那老家伙说过,要注意卫生,臣明日去打死他。”

        “……”弘治皇帝有时发现,方继藩的话是很容易吸收和消化的,而且每每发人深省,可有时候,就不太好理解了,不过他没有继续深究,而是继续遥望着远处的村落:“不如,带朕去看看吧,朕想看看,王三宁愿放弃帮主舵主,也要在此安身立命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方继藩倒是迟疑了一下,不过仅是片刻时间而已,他却是笑了:“好,那就走。”

        方继藩领头,朱厚照小跑着追上来,似是邀功一样的。

        “父皇,儿臣也知道路,儿臣也常来的。”

        弘治皇帝才注意到了朱厚照,板着脸,不吭声。

        牟斌显得紧张,按住了腰间的刀柄,寸步不离的跟在弘治皇帝的身后。

        在他看来,那里……和贼窝无异,他毕竟万分谨慎,不能有任何差池。

        一行人前前后后,到了村落。

        男人们大抵都上工去了,只有一些妇人在烧火做饭,围着村落,有一口井,一群妇人围着井水洗衣,远远的,飘来了皂角的气息。

        弘治皇帝背着手,一双晶亮的眼眸环视着四周,似乎觉得这里一切都是令人好奇的。

        显然,这里环境并不好,或许是因为不远处有个茅厕的缘故,所以多走了几步之后,便有一股怪味了。

        这里的道路,也没有石板,因为这里多是煤矿工人的缘故,所以煤渣和泥土混杂一起,黑色的泥水遍地。

        所谓的住处,其实也很一般,都是用土夯实的土屋,门窗处,倒是用了一些木板,不过这木板多是柳木,并不稀罕,做工就更不必提了,和雕梁画栋,有着巨大的差异。

        可以说这个地方很很多地方都差太多了。

        可是……

        弘治皇帝眉头皱的更深,双眸掠过丝丝不解之意,面容里也满是诧异之色。

        这里……便是王三所谓的‘安身立命’之地?

        “萧伴伴……”

        萧敬听到弘治皇帝唤自己,他连忙是上前:“奴婢在。”

        弘治皇帝深深凝视萧敬,很是认真的问道:“这里如何?”

        萧敬想了想,其实他很想捂鼻子,可陛下都不曾捂鼻子,他哪里敢哪,赔笑道:“宫里最低贱的宦官,住处也比这儿好一些。”

        这个比喻很妥当。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平时只看奏疏里说民生多艰,现在算是刷新了新的认识,那么,此前王三他们所处的环境,到底恶劣到了何等地步,才会认为这里给了他们容身之地呢?

        他不敢想象,眉头皱得更深了。

        谁料萧敬一提到宫里最低贱的宦官,方继藩眼睛就放光,忍不住开口说道:“这就是为何,许多人踊跃要做宦官的缘故。”

        “……”

        这话怎么听都很刺耳,萧敬不由瞪他一眼,觉得方继藩这厮在讽刺自己。

        弘治皇帝莞尔,看着那屋子上盖着的茅草,不禁看向方继藩:“王三的家,住在何处?”

        方继藩上前,询问打听了王三的住处,一会儿功夫,一行人便到了王三的家门口。

        这里……依旧是不堪入目。

        “铁蛋回来了?”

        屋里,似有人听到了动静,一个老妇呼道。

        这铁蛋,怕是王三的儿子吧,那个传说中,美滋滋的娶了新妇的年轻人。

        真是令人羡慕啊……方继藩心里想,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等那老妇喜滋滋的系着围裙出来,一看方继藩,愣住了。

        她面上迟疑着,很久……才结结巴巴发出声音来。

        “是两位……恩公……”

        似乎……从前她远远看过方继藩和朱厚照的样子。

        朱厚照顿时双目炯炯有神,整个人很兴奋,终于……有人认出自己来了。

        “没错,就是本……我!”朱厚照迫不及待的相认。

        这老妇人须发皆白,双目浑浊,按理来说,她十之八九乃是王三的妻子,年纪在四旬上下,可看着这样子,怕是说她有六十岁,方继藩也深信不疑。

        老妇人身子顿了一下,似乎是确认了朱厚照和方继藩的身份,顿时,眼泪便遏制不住,啪嗒落下,颤颤的拜倒在地,哽咽着道:“拜见两位恩公,两位恩公公候万代……”

        这一跪……

        站在旁冷眼旁观的弘治皇帝,心都化了!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面容里满是不可置信。

        其实不等方继藩上前去搀扶这老妇,朱厚照却比方继藩更早一步,老方,你风头都出过了,好不容易有个人认得本宫这个恩公,你一边凉快去吧。

        朱厚照激动的双目赤红,脸若‘桃花’,一把上前,搀住老妇,含笑道:“不用多礼,本……本公子这一点小小的恩惠,不算什么,当不得如此大礼,老人家,你记性真好啊。”

        这是由衷的夸赞,那群忘恩负义的狗东西,良心都被狗吃了,只记得方继藩不记得本宫,没一个及得上这老妇一根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