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心病还须心药医

第二百零八章:心病还须心药医

        忧心成疾。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症状。

        上一世,方继藩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大抵也是这等状态。

        当然,弘治皇帝更惨。

        他毕生的心血都在于此,可结果却现,一切的努力,都不过是枉然,于是乎,他抑郁了。

        似乎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可似乎,现实却打了他的耳光。

        于是乎,灰心冷意了。

        他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当初踌躇满志的自己,感觉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做不到自己想要做到的模样。

        这是何等的打击,他越想,就越觉得焦虑,这令他恍惚起来,有时觉得这一切都是不值得的,有时不禁为之残酷的现实而苦笑以对。

        脑海里更多的,却是王三,是王三家的那个妇人,是那污浊不堪的茅屋。

        他没有搭理方继藩,或者说,此时的弘治皇帝已经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外界的人和事,他都不愿搭理。

        不理会自己?

        方继藩嘘了一口气,便笑了,你不理,那我就继续讲呗!

        方继藩就道:“其实臣起初的时候想做一个好人,一个真正的大好人,可直到后来,臣才现,想要做一个好人,何其难也,有许许多多的人,非要让臣做一个彻底的坏人不可,陛下能理解这种感受吗?他们就是见不得臣好,臣要做一个好人,比寻常人难上千倍百倍的。”

        “可是……臣做到了,臣还是做到了,做到了成为一个品德高尚,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诚实又可靠的好人。陛下知道臣是怎样做到的吗?因为无论这世上别人怎么说,怎么看,这世上如何变,臣只要忠于自己的本心,便足够了,其他的,其实都不足挂齿。”

        弘治皇帝终于抬起了眼来,迅地扫视了方继藩一眼,只是面上带着冷然。

        看来……陛下是不太相信他啊。

        不过,有了反应就好办了,于是方继藩接着道:“陛下,且听臣细细说来。”

        “你退下吧。”弘治皇帝淡淡的说着,他显得极平静,平静到了可怕的地步,可恰恰这平静,却使人无法拒绝。

        “……”

        方继藩无言,其实他是当真想和弘治皇帝剖析一下自己的新路过程来着,我方继藩能走到今日,还能保持如此高洁的品质,是真的不容易啊。

        哎……可惜了……

        自己这么积极,还是被无情的拒绝了,很尴尬呀,可方继藩也只好道:“臣……告退。”

        似这样钻了牛角尖的人,是最不能轻易招惹的,谁知道下一句会不会是‘来人,切了他的小JJ’?

        从暖阁中出来,似乎没有得到热烈的回应。

        由此可见,许多人并不看好方继藩。

        倒是朱厚照急匆匆地跑上前道:“如何?”

        方继藩摇摇头:“这是心病。”

        “谁都知道这是心病。”萧敬扯着嗓子道。

        萧敬乃是弘治皇帝跟前伺候了二十多年的老伴伴,此时陛下‘重病’,他心急如焚,自然受不了方继藩的废话。

        张皇后只是皱着眉,一言不。

        刘健等人道:“无奈了,只好进去……”

        他们想进去拼死劝谏。

        方继藩心念一动,连忙道:“不可以进去,若是进去,只会让这心病加重,要我看,这心病想要医,只有两个法子。”

        此时,显然已经没有多少人有心思理会方继藩了。

        大家各聚一处,三三两两的,低声焦灼的议论,各想办法。

        当初让方继藩入宫,本就是问西山的事的,也没指望方继藩能起什么主要作用。

        所以方继藩去见驾的时候,也早有人预料到了方继藩的结果。

        方继藩略显尴尬,倒是朱厚照很认真地围着他:“两个法子,什么法子?”

        这令方继藩稍稍脸色好看一些,耐心地道:“其一,是给予陛下希望。”

        “希望?”朱厚照愣了一下,便道:“要不本宫去父皇面前背诵四书?”

        方继藩摇摇头:“这怕没什么用吧!不过这其二倒是容易一些,需用一个法子来激励陛下一番。”

        激励……

        不错,弘治皇帝的问题在于,他心灰意冷,可若是有什么狠狠刺激一番,或许……就有希望了。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不禁道:“老方,你就不要继续卖关子了,这些本宫也听不懂,你只需告诉本宫,本宫该怎么做?”

        朱厚照是真的有些急了,毕竟那是他最亲的人啊,所以也暂时放下了被父皇揍的仇怨,急得有些跺脚了。

        “殿下什么都不需要做,即便做了也没用。”方继藩叹了口气道。

        某种程度而言,在弘治皇帝心里,只怕见了朱厚照之后,反而会产生更加深一层的担忧吧,毕竟这千疮百孔的江山,将来是要交给朱厚照的,想到自己如此殚精竭虑,这天下竟有这样多的王三,再加上太子本就望之不似人君,把朱厚照摆在他面前,这不是分明告诉他,大明……要亡了吗。

        如此后果,实在难以预料,怕是呕血三升,都是轻的。

        朱厚照抿了抿嘴,垂下眼帘,突然道:“父皇料来不会有事的吧。他……他毕竟历来是护着本宫的,他是何等的……”

        后头的声音,越来越低……

        让人听着颇有几分酸楚。

        方继藩还从未见过没心没肺的朱厚照也有这个样子的时候,当初就是被吊起来打,总还会有几分好汉的模样。

        方继藩抖擞了一下精神,道:“可是未必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激励陛下。”

        “什么?”朱厚照一愣,似乎又升起了一丝希望,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的话,似乎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此时太皇太后和张皇后已进入了暖阁。

        刘健本在和李东阳、谢迁二人低声说着什么,却错愕的回眸来,谢迁脾气自是最急的:“你快说。”

        方继藩却是道:“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我得去西山一趟。”

        “……”谢迁差点没噎个半死。

        一旁的萧敬则是酸溜溜地道:“新建伯似乎很了解陛下啊……”

        他这一番话,却不啻是给所有人都泼了一盆凉水。

        连朱厚照,也不禁一愣。

        是啊,和陛下朝夕相处的人乃是张皇后,而随时照顾着陛下生活起居的则是萧公公。

        这两个人,还不够了解陛下吗?

        太子殿下乃是陛下的儿子,虽是太子殿下顽劣,难道不知陛下的性子吗?

        就算是退一万步,刘健等人,辅佐陛下十数年,难道他们不了解陛下。

        陛下得的乃是心病,连他们都束手无策,还能指望上你方继藩?

        你方继藩见过陛下几次?你方继藩知道陛下平时最爱吃什么吗?

        见众人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方继藩则是面带笑容,这样的目光,他早就习惯了。

        这些人显然并不知道,真正了解弘治皇帝的人,恰恰是自己啊。

        后世不知多少明史的专家从浩瀚如烟的史料之中,去分析和研究过弘治皇帝,甚至连弘治皇帝的一封圣旨,都可能被某个学生连篇废话一大通,做出种种的解读。

        身边人感性的了解,和科学论证研究一个人是不同的。

        哪怕你接触的再多,可毕竟会有情感的因素,而后世的研究,则事无巨细,通过对弘治皇帝的行为,他的旨意,他身边人的各种反应,来进行论断。

        这些论断,都在方继藩的心里藏着,或许不是百分百精确,可再通过方继藩来到这个世上,细心的观察,两者合二为一,却往往能掘出弘治皇帝心底最深处的隐秘。

        方继藩知道,继续这样下去,弘治皇帝就真的要出事了,眼下只能试一试了,他厉声对萧敬道:“萧公公若是了解陛下,大可以去觐见陛下,为陛下医治这心头大患,若是不可以,那就闭嘴!”

        “……”萧敬终于无力反驳,因为事实证明,他也束手无策啊。

        方继藩则是看了天色,道:“太子殿下,臣现在要立即去西山一趟,争取在明日正午之前赶回来。”

        朱厚照显然也被萧敬动摇了信心,却还是拉着方继藩的手,定了定神道:“本宫……信你!”

        “对了,有一件事,你定要牢记。”

        “你说……”朱厚照红着眼睛,想哭,却始终显得坚强,拼命的忍着。

        “你不要去见陛下。”

        “什么……为何?”朱厚照百思不得其解。

        “碍眼!”方继藩忧心忡忡的样子:“会加重病情的。”

        “……”

        于是方继藩趁着夜色,急匆匆的走了。

        只留下一群人在此长吁短叹。

        朱厚照焦虑的背着手,抬头望天。

        碍眼……

        怎么就碍眼了?

        本宫不是父皇亲生的?

        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难道……是因为父皇现了这一点,所以……才忧心成疾?

        难怪自己一点儿也不像父皇,根本不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那本宫的亲生父亲是谁?

        方继藩这厮,说话留了一半啊。

        不对,到了这个时候,为何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朱厚照连忙甩甩头,该担忧父皇的病情才是。

        …………

        上午要去医院,中午的更新会迟一点,望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