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扶朕起来

第二百一十一章:扶朕起来

        方继藩将信一封封地念下去。

        学童的念头,都是极古怪的。

        他们的创造性,远超了方继藩的意料。

        有索要冰糖葫芦的。

        有操心未来娶不到媳妇的。

        也有希望官府能将自己的父母抓起来关个十年八年的。

        对于未来憧憬的也有,有人想做大将军,有人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矿工,也有人……想娶公主……

        真是岂有此理了,方继藩努力地寻找这位情敌的署名,结果,却又是一个。

        没事,回去对笔迹,还怕寻不到人?

        深吸一口气,方继藩又取出了一封信。

        弘治皇帝听得极认真,他依旧软绵绵地靠在软垫上,纹丝不动。

        可方继藩发现,他的眼睛,渐渐的回复了一些色彩。

        方继藩心情大好,清清嗓子,继续道:“方恩公说皇上病了……”

        嗯,语句通顺,居然没有圈圈叉叉,方继藩暗暗点头,这个小家伙还是不错的,除了我方继藩之外,他已算是孩子中的佼佼者了。

        “我爹说,方恩公是我们的大恩人,大恩人应当不会骗人吧。”

        方继藩不禁热泪盈眶,读到此处,心里叫好,惭愧,惭愧,虽然我方继藩不爱骗人,诚实可靠,可还是言过了,毕竟我这人不擅被人夸奖啊。

        “可是我还是觉得方恩公在骗人,皇上怎么会生病呢?他每天都有许多许多肉吃……一天要吃掉三十头猪,五头牛,还有一百只鸡,我娘说,多吃馍馍就不会生病了,皇上吃这么多,一定不会生病的吧。”

        “我听我爹说,皇上身边有几千个美人,陪在他身边玩耍,皇上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怎么会生病啊……”

        “……”

        弘治皇帝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了。

        这都是什么鬼?

        朕何时吃了这么多头猪,这么多只鸡,朕是饭桶吗?

        朕已经裁撤了那么多的宫娥,什么叫这么多美人陪在朕身边玩耍?这是污蔑啊……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方继藩还想继续念,弘治皇帝的身子有些颤抖,他努力地道:“不要念了,就到这儿吧,扶……扶朕起来……”

        扶朕起来这四个字,倒是令方继藩眼前一亮。

        于是方继藩连忙搀扶着不堪受辱的弘治皇帝坐直了一些,而接下来,弘治皇帝也不知哪里来了气力,竟是嗖的一下,直接将方继藩手中的书信夺了过去,接着弓着身,低头细细地看了起来。

        这书信的字迹很稚嫩,错字连篇,可是……

        “这是在污蔑朕……”弘治皇帝又好气又好笑地道:“这些书信没有给人过目过吧?”

        看来,即便是抑郁了,弘治皇帝还是很在乎自己最后的那么一丁儿尊严的。

        方继藩便道:“除了臣,再没有人看过。”

        弘治皇帝这才吁了口气,他突然抬头看着这榻前的纱帐,愣了愣道:“朕……是昏君吗?”

        “不是!”方继藩说得斩钉截铁。

        弘治皇帝突然怪异地道:“那么朕是什么?这些日子,朕一直在想,朕到底是什么?”

        方继藩毫不犹豫地道:“陛下是皇上啊。”

        弘治皇帝却是叹了口气。

        方继藩见机,突然板起脸来:“陛下看了这些书信,有何感想?”

        “……”

        “陛下不说,臣也愿意猜测一二,他们……都是孩子啊,他们还没有到懂得人心险恶,更不知人生多艰的年龄。他们未来的道路既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里,可也掌握在了陛下的手里。”

        “天下有千千万万个王三,也有千千万万个小王三,陛下,王三们都已经这样了,陛下还要在此茶饭不思,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吗?陛下,这些小王三们,对他们的未来还抱着期望啊。”

        “他们的未来,正是维系在陛下的身上,或许陛下不可能给他们前程,也不能给予他们锦衣玉食,可以陛下的勤政,能让他们明日多吃一口米饭,后日能多添一件衣衫,这……就足够了。”

        弘治皇帝目光一怔,而后突的凝视着方继藩。

        方继藩其实也是在赌,他在赌弘治皇帝是个有情怀的人。

        历史上的弘治皇帝非常的勤政,因而在后世有两个说法。

        一个说法是弘治皇帝出于维持统治的需要;而另一个说法则是弘治皇帝有很大的情怀,是个真正怀有爱民之心的人。

        两种说法各有各自的观点。

        可方继藩却认为,这两点在弘治皇帝的身上都有。

        他是发自肺腑的爱民。

        既然要治这心病,那么就必须得用民来治!..

        这时,方继藩又接着道:“二十年后,这些学童可能会如从前的王三一样颠沛流离,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对朝廷生滋生恨意。二十年后,这些学童也有可能如现在的王三一般,日子过得安稳,虽没有大富大贵,却也有衣穿,有饭吃,有遮风避雨之地,他们会像许多承平世道中的小民一般,卖着气力,虽是微不足道,可劳作下来,却也能养家糊口。”

        “二十年后,他们是什么样子,其实都在陛下的一念之间,陛下若是如今日这般,一直食不甘味,那么他们将来便也要饿死了。陛下若是今日不忘初衷,照常吃用,使天下大治,那么他们便有机会有饱饭吃。天下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一朝一夕能做成的……”

        听到这里,弘治皇帝移开了视线,没有再理方继藩,却是将一封封书信取起来,重新看了一遍。

        “……”

        方继藩心里打好的腹稿,顿时没了用处,他原本早就准备好了长篇大论,可现在……有点尴尬了啊。

        弘治皇帝则是聚精会神起来,认真地看着书信中的每一个字,有时……他不禁莞尔,有时微微皱眉。

        犹如他阅读奏疏时那般。

        仿佛他在处置天下大事一般。

        当他看到一封书信之中一句话——皇上要好好做皇帝,不要偷懒……

        他突的觉得鼻头有些发酸。

        历朝历代,想来也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敢说这样作死的话吧。

        可这话……却莫名的令他感到有一点暖心。

        童言……本就带着治愈功能的。

        一个成年的人,越是见多识广,越是见多了各色人等的心思,越是有了城府,便已很难受到旁人的感染了。

        可一些带着童真的话语,却总容易让人感触万千。

        弘治皇帝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睛却已经赤红了,他久久地盯着那信笺上的那句‘要好好皇帝’,这歪歪曲曲的笔画,却如甘霖一般,使他的心都热乎了一些。

        “此人叫什么?”弘治皇帝指着信道。

        方继藩凑上去,见落款处写着,下意识地道:“圈叉叉啊。”

        “这孩子……”弘治皇帝突然笑了,笑中噙泪:“哈哈,其他的字都会写,唯独不会写自己的姓名吗?”

        “还有这个许杰,为何总是欺负人,他已揍了三个同龄的孩子了。”弘治皇帝的心情难得有这样的轻快,或者从他登基开始,他就一直的紧绷着,现在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居然很有耐心地将这每一封信笺都捋平,很认真地收拾好!

        而后,他抬眸看着方继藩道:“你方才想说什么?”

        “……”方继藩愣了一下:“臣想说,陛下乃维系……”

        弘治皇帝却是一挥手:“不用说这些连篇废话了,道理……朕比你懂得多,你这点所谓的谏言,一个小小翰林就可以说的比你好一万倍。”

        他伸出手,吁了口气:“来……扶朕下地吧。”

        方继藩大喜,弘治皇帝……心里的那股子闷气,终于纾解了。

        只是……陛下都这个样子了……扶起来会不会受不住?

        弘治皇帝冷冷地瞪他一眼:“不扶朕起来,朕怎么用膳?”

        弘治皇帝见方继藩还有点儿踟蹰,便索性自己扶着床榻起来,微微颤颤地踏上了靴子,下地,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许多。

        此时弘治皇帝才又道:“你说的对,世上有许许多多的王三,朕已经辜负了一群王三,再不能辜负他们了,朕有错嘛,施政定是有所失误,可这又有什么要紧呢,亡羊补牢、为时不晚,那些学童真有趣,难得他们写了这么多的书信,就是胆大包天了一点,朕的家事,他们也管?”

        方继藩汗颜。

        弘治皇帝背着手,虽是气弱,可精神总算好起来了,徐徐绕过了屏风,边道:“朕年幼的时候吃了许多苦,所以便在想,朕的儿子,也就是厚照,决不可重蹈朕的覆辙,朕要让他无忧;同样的道理,王三们也吃了许多苦头,可王三的儿子们,他们的父母,一定不希望他们和自己一样吧,朕也不忍心让他们与王三一样,朕从前总是想要做圣君、贤君,想要什么太平盛世,什么海晏河清,其实这是虚名,毫无益处,与其总是想着如何去做圣君,还不如脚踏实地的做个不坏的天子,这就够了,你……还愣着做什么?不说话可?方才不是很能说的吗?来来来,朕坐这里,朕听你讲。”

        …………

        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件事,今晚大家不要等凌晨更新了,都早些睡。因为老虎明儿要一早上做个检查,医生要老虎空腹,今天必须早些睡,明天老虎尽量早些起来先码些字,而且明天还是五更哈,只是情况特殊,更新时间不能稳定!也希望大家能谅解!嗯,最后顺便求点支持,给点小安慰吧,不说病不舒服,每天打针,也是真的痛的!